懶人時報看什麼?潘朵拉餐盒裡 我們到底吃了什麼、禁止餵食遊民、庫克出櫃啟示錄

懶人時報看什麼?潘朵拉餐盒裡 我們到底吃了什麼、禁止餵食遊民、庫克出櫃啟示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連串的食安風暴,像是打開潘朵拉的盒子,飛出一堆妖魔鬼怪,最新的災厄是重組肉。重組肉不是新鮮事,然而,構成重組肉的添加物才是潛在危機。

【七先生周記】黃哲斌:潘朵拉餐盒裡 我們到底吃了什麼

一連串的食安風暴,像是打開潘朵拉的盒子,飛出一堆妖魔鬼怪,最新的災厄是重組肉。重組肉不是新鮮事,然而,構成重組肉的添加物才是潛在危機。

此外,別再用美耐皿當作兒童餐具了,除非你只裝冷食。大人們也是,外出吃拉麵等熱食,請注意湯碗是不是美耐皿。

香港公民抗命滿月,美麗灣官司縣府再敗訴,收費員癱瘓國道,敲打時代的美妙噪音。對了,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CEO出櫃了,我們可以怎麼看。

以下是七先生的一周大事。

卞中佩:美國遊民政策新趨勢──禁止餵食遊民

(可怕的法律,可怕的社會趨勢。以下引述內文)

但更深入探究,其實美國遊民問題最後搞到這麼沒下限,有著比政黨惡鬥更深層次的原因。美國在戰後的1950、1960年代的黃金時代,曾經雄心萬丈要永久解決美國的貧窮問題。詹森總統1964年提出的「大社會」(The Great Society)計畫,延續羅斯福總統的新政,擴展政府在社會福利的功能,期待美國能在職業訓練、都市計畫、社會福利等多重機制的完整配合下,永久解決遊民問題。但隨後越戰拖垮美國財政,加上戰後黃金時代的榮景只是曇花一現,1970年代美國進入石油危機帶來的滯漲經濟危機,美國政府的官僚、無效率被指為是拖垮經濟的主要原因之一,大社會計畫只能不斷打折。

禁止餵食遊民政策更代表了一般美國人最隱晦深層的危機感,當代美國社會已經讓許多人都離遊民一線之隔。現在最難堪的是美國其實正在真實上演2007年卡通《南方四賤客》(South Park)的「活遊民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Homeless)諷刺劇情,遊民大軍就像僵屍一樣攻擊社區,讓正常的民眾在失業大增、房價下跌、房屋被銀行沒收後也變成遊民,唯一的解救辦法就是把遊民引到別的城市。根據美國財務計畫協會等組織在2010年的統計,現在美國有高達三分之一的民眾離遊民只有「一張支票」的距離,也就是說,可能只要一份帳單付不出錢,就會全家破產睡街頭,在這種緊繃的社會環境下,用一切可能手段不讓遊民出現以提醒自己有一天就會淪為遊民,當然是正常反應。

而對禁止餵食遊民政策的抗爭過程,更凸顯美國社會的巨大不公平。2010年,美國最高法院基於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論自由,裁決美國企業可以無限制透過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 PAC)投入競選資金,民間團體及教會曾經援用同樣的條文控告奧蘭多市政府禁止餵食遊民政策違反公民言論自由權,結果在聯邦上訴法院被判敗訴。美國現在的司法,可以保護企業的言論自由,允許他們無限制丟錢支持政客,卻拒絕公民有權救濟遊民的言論自由。(懶人時報

庫克出櫃啟示錄

(當我們歌頌庫克出櫃。以下引述內文)

Apple 執行長 Tim Cook 出櫃了。人們讚美他的坦承,稱頌他的勇氣:當今最有權勢的商界巨擘 CEO 出櫃,且在全球企業五百強當中是唯一坦承自身同志性取向的執行長。Tim Cook 說,「我從未把自己視為一個同志運動者。但當我了解到自己的成功是來自多少人的犧牲,我必須站出來。如果蘋果的執行長宣示出櫃,能夠幫助一個掙扎著不知能否做他/她自己的人,抑或是讓一些人覺得自己並不孤獨、讓爭取平權的人們更加堅持,那麼我個人隱私的些許犧牲,就不算甚麼了。」

他說得真好。真好。人們說,他對這世界選擇了誠實,他真是一個偉大的人。

但我想,Tim Cook 並非特出於我們的,偉大的人。

(中略)我們必須首先承認,他不必「先是」一個優秀的人,才能夠是一個被世界歌頌的男同志。

(中略)誠如 Tim Cook 所說的,「此一身分艱困有時,也非時刻舒坦——但身為同志,它讓我有信心做我自己,把握每分每秒我所堅持的道路,使我超越一切的逆境與偏執。」我也但願我們每一個人都擁有那樣的品質,無保留無條件的愛,愛我們自己,並且愛每一個與我們同與不同的人。(懶人時報

中國蟹傾銷 大閘蟹業者棄養

(不可思議。以下引述內文)

大閘蟹養殖業者周永田表示,這兩年中國蟹低價傾銷,他飼養大閘蟹六兩以上原本每隻可賣一千元,今年降到六百五十元,但中國蟹每隻只賣三百五十元;五兩以上他從每隻七百元降到五百元,但中國蟹每隻只賣二百五十元。

更大的困擾則是中國蟹仿冒本土蟹。周永田說,本土大閘蟹價格雖高,但因為有通過藥物檢驗,安全無虞,仍有市場競爭力,但中國貨仿冒本土大閘蟹,對他們威脅更大。(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