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片男星大告白》:文化部列「超限制級」,但我真心推薦列為「普遍級」

《G片男星大告白》:文化部列「超限制級」,但我真心推薦列為「普遍級」
Photo Credit: torbakhopper@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不是教條式的以「用性的身體來工作就是出賣靈魂!」來看待性工作,就可以看到G片產業裡面的多元性與樂趣。當然就像其他工作一樣,它都有它的身體或情緒勞動需要學習,也或多或少會有產業環境或勞資結構的議題,以及產業如何與政府斡旋制度化治理的互動。

文:爵士流理臺

女性主義陣營裡面有很多派別,其中有一派「基進女性主義」是反色情的,大概是說A片就是活生生男性宰制女性的影像證明,並且透過攝錄、傳播、大量複製,使得這樣有宰制性的言論廣泛傳播,造成女性在性別階級上持續受到壓迫與物化,因此要反對色情產物。

但基進女性主義沒有回答到的是,如果A片女優是自願參加的(但對於基進女性主義者而言,會說這個女優很可能已經被有問題的性別壓迫結構給洗腦了,所以這個自願不是真自願)?以及,如果有女性享受在合意性交過程被男性宰制的權力關係呢?或者,眾女調教男優的A片是不是就能反轉男性宰制女性的性別階級,而成為基進女性主義的A片楷模?還有,如果反色情是基於男、女性別階級的差異壓迫,那麼全為男性演員的G片(或全為女性的A片)總可以了吧?抑或,說到底「性別壓迫說」其實就只是包裝,包裝著「反對任何情慾的傳播」?

不過,這些問題無法全由《G片男星大告白》來回答,但它或許能夠提供一些視角來幫助我們了解性影視產業。《G片男星大告白》是一部紀錄片,紀錄四個美國G片界裡面的男星,片中至少包含下列的問題:「為什麼會來拍G片?什麼機緣投入的?男星的背景為何?男星的工作專業為何?G片的工作如何影響男星的生活?就產業面來說,G片產業的發展史為何?以及政府有哪些制度跟產業互動?」

為什麼會來拍G片?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國G片片商給男星的酬勞豐厚,薪資酬勞比例上大概是一個男星要拍4部A片,才等於1片G片的酬勞;所以有許多異性戀加入G片產業擔任男星。另外,在A片市場裡,因為男性競爭激烈,真的要很有本事才可能保持在A片產業裡,而且可能僅一次拍攝的表現出狀況,之後就沒有公司要用你了;但G片產業相對沒有這麼嚴苛。

什麼機緣投入G片產業?除了錢的誘因之外,有一個男星是因為初戀情人的嗜好鼓勵他一起拍攝色情影片,半推半就之後把影片寄給片商,就收到試鏡通知,從此投入G片行業。其他有男星是本身個人特質「活著的每一天就應該多嘗試各種事情」,他發現接了G片之後他可以多出3/4的時間做自己的事情(因為男星拍1部G片的酬勞是A片的4倍),嘗試更多興趣(例如旅遊、健身、吃美食等)。還有一個男星自稱「性上癮」,無論對方的性別如何和性器官大小怎樣,只要是有健美感的,都可以跟對方發生性關係,這樣的特質也幫助他在A/G片行業中勝任許多要角。

老實說,筆者在看這部紀錄片之前,平時看的情色影片都以東亞為主,愈黃種人感、愈簡單樸實、愈日常生活的愈有感覺,而且大部份都是看素人拍的短片、很快進入高潮。在看完紀錄片之後,我想我也會開始試著去看美國的G片,看到他們的產業是如何賺了大把銀子(片中更指出在美國色情影像比音樂產業的產值還要豐厚)之後,是如何在場景佈置、道具安排與劇情設計上投入更多資源——去看他們的用心。

婚姻狀態部分,這幾個男星當中,一個異性戀男星和跨性別(男跨女,並且在婚後進行陰莖摘除手術)結婚;另一個男星和女性結婚後,目前生了兩個孩子;還有一對是男同志結婚配偶,其中一位從事男星工作。社會背景方面,有念MBA的人、高級業務人員等等的。之所以要帶出婚姻狀態和社會背景,可以看出導演想要對話的是:從事性影像產業的影星,不一定是沒有感情生活、社會底層而沒有其他選擇才「只好」下海。美國G片男星可以是因為酬勞豐厚以及產業結構良善,而自主作為生涯考量。

說到道德上的議論,難免就會遇到親子議題。裡面一個男星說:「跟爸媽出男同志的櫃已經夠可怕了;後來還要出G片演員的櫃,實在是不想給他們雙重打擊。」但因為他很重視跟父母的關係,所以決定向父母說他的職業。沒想到父母不僅接納他的行業,甚至還認同他,他的媽媽在房間櫥櫃裡擺了好多她兒子得到的獎盃和證書(榮獲多項「最佳G片男主角」此類的獎項),也多次跟先生一起蒞臨孩子G片的頒獎典禮。

另一個異性戀(跟跨性別結婚的那個)男星同樣給父母雙重打擊(跟有屌的人結婚、然後又拍色情影片),但可能是因為美國文化重視個人自主的發展,強調成年之後的獨立性,他的母親在聽聞之後就斷絕跟兒子的往來,但男星就只是理直氣和地跟紀錄片導演說:「媽媽不能認同就算了,那是她的問題,我在拍G片這件事情上我尊重我的情慾和職業」。

22412758617_725b00720a_k
Photo Credit: Kevin Lee@Flickr CC BY 2.0

不過,美國「G片產業與制度健全」的背後也是有代價的,有某些意識形態的權衡與讓渡。例如:有些法律規定色情影片演員必須通過性病檢測才能拍攝;或者2012年11月洛杉磯通過演員必須戴保險套的「B法案」,這些都是在制度化的過程中讓渡掉的事情。其中一個男星就說了,我支持拍攝時戴保險套維持健康,但這應作為男星個人的選擇,如果法律強制要求,就違反了言論表達的自由。以及,那些性病檢測為陽性的人,就很難在合法的色情影片產業中生存;檢測以量度身體狀況應是自身對身體管理的選擇(例如其中一個男星說他每兩週就會固定去做檢測瞭解自己的身體)。

台灣在法律上已修改為「在性交易專區內娼嫖皆不罰」,未來總會有縣市開始設立「性專區」,我們可以持續觀察,在制度化的過程中,哪些變成合法,哪些「更」為非法?什麼意識形態是政府企圖跟主流大眾共構的(例如:協助性工作者就業輔導與職業轉型、定期性病檢測與工作環境衛生條件、嚴禁皮條客拉客等)?這當中誰更有能力往上爬、跟政府合作、企業經營資本化等;而在國家全面治理與監控之中,哪些人事物是被犧牲的?台灣這部分關於性產業的相關論述,若讀者想進一步了解可參考「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