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選民不只要聽好話,還會懲罰唱衰美國正在衰敗的政客

美國選民不只要聽好話,還會懲罰唱衰美國正在衰敗的政客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給美國選民戴上玫瑰色眼鏡看世界,描劃一個美好的未來,告訴美國人受上帝榮寵,是所有在美國從事政治所要學的第一門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川普(Donald Trump)跑到瑞士達沃斯(Davos)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大鬧全球菁英的天宮,很多人等著看好戲。達沃斯這地方,歡迎好萊塢明星,歡迎企業巨頭,也歡迎政治人物,雖然眾人衣冠楚楚地參加大拜拜,但老讓人覺得有臭味。

這臭味,到頭來還是左派菁英那種從鼻孔噴出來的自大臭氣,「世界就是要我們這種有進步理念,關懷人權、環境,擔心貧富不均,力求世界和平的知識份子、影視明星,一起坐下來研究人類的未來,才有前途」,多自大、多臭呀。

那川普到達沃斯湊什麼熱鬧呢?「種族歧視、拒簽氣候協定、減稅劫貧濟富,還堆高貿易壁壘」,有什麼資格參加達沃斯?這就是左派媒體不懂川普的地方了。

左派以為川普是巴農(Steve Bannon)流的「美國衰敗論者」(Declinist),這種極右派的美國衰敗論者,想要用極端手腕「恢復美國榮光」的右派份子,在左派眼裡正是世界的問題所在,怎麼可以到達沃斯一起討論重要的世界問題呢?所以他們擁抱習近平作為全球化菁英的新共主,卻誓死抵抗川普。

但他們並不討厭所有的美國衰敗論者。除了極右派相信美國已經在衰敗了,美國的很多主流左派,相當諷刺地,也相信美國不是已經衰敗了,就是正在衰敗中。

集大成者就是歐巴馬(Barack Obama)。

歐巴馬美國衰敗論的結論就是,美國已經不是以前的美國,所以美國要從神壇上走下來,不當頭頭領導,就算要帶領盟友處理世界的問題,也是「從後面領導」。所以美國要捨棄所有軍事、經濟力量帶來的特權,不要在世界到處生事,而且事事都要和其它國家商量,必要的時候,比如說面臨氣候變遷的問題時,美國要能夠做出重大犧牲。

這樣的論點,廣受歐洲菁英喜愛,歐巴馬到達沃斯是像回到老家一樣,受到好萊塢巨星一樣的待遇。

但這種美國衰敗論,從來就不是美國的性格。

1800年,共和國成立還不久,美國將要選出第三任總統。前兩任的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和亞當斯(John Adams),在意識型態上都屬於聯邦黨(Federalist Party),主張強化聯邦政府。

聯邦黨的主要領導人,首任美國財政部長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非常擔心瘋狂的亞當斯連任,所以出了小冊子爆料亞當斯的瘋狂行徑,間接毀了亞當斯的連任希望,但也把漢密爾頓自己搞臭了。

聯邦黨一旦沒有了希望,漢密爾頓轉而擔心民主共和黨(Democratic-Republican Party)裡,會選出伯爾(Aaron Burr)這個腐敗小人,所以漢密爾頓轉頭和多年宿敵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談私下交易,而把傑佛遜送入白宮,開啟了民主共和黨二十幾年的當政。漢密爾頓一敗塗地,聯邦黨自此一撅不振。

寫漢密爾頓傳記的切爾諾夫(Ron Chernow),評論這政治生涯的大失敗說:「漢密爾頓從來不相信人類天性的完美,他經常違反美國政治鐵律的第一條,〈當你面對選民的時候,你得永遠樂觀〉,他拒絕用選舉語言去討好美國人,拒絕稱讚美國人是世上最好,最明理的民族。」

漢密爾頓支持民主,相信美國的潛力,但他不相信人民,因為他深刻地知道人性本惡的一面。另一方面,傑佛遜在相信人民、徹底擁抱民主、抵抗集權的認知上,是站在歷史正確的那一面。傑佛遜和漢密爾頓,一正一反的爭鬥,造就美國的偉大。但美國人作為一個民族,性格上是偏民主自由、偏樂觀的,這點在立國之初,由漢密爾頓的失敗就可看出端倪。

所以美國的總統,都是賣樂觀的美國夢給美國人。雷根(Ronald Reagan)稱美國是「山丘上的光明城市」(A shining City on a Hill),是世界人類的希望;甘迺迪(John F. Kennedy)要美國十年內登陸月球,因為那不是容易的事,美國人專做困難的事;就連歐巴馬的「改變」,也是帶給美國人一個族群終於平等的希望。

給美國選民戴上玫瑰色眼鏡看世界,描劃一個美好的未來,告訴美國人受上帝榮寵,是所有在美國從事政治所要學的第一門課。

世上有很多國家,政治人物是靠恐嚇人民而長期當權,世上也有很多國家,政治人物是靠開漂亮的空頭支票當選。但美國國族的樂觀性格,不是只要聽好話,而是還會懲罰唱衰美國的政客和政黨。所以當歐巴馬和民主黨顯露出相信美國衰敗論的跡象,美國人就毫不猶豫地捨棄他們,寧取一個恐怖、未知的川普,也不願意相信美國衰敗了。

川普和巴農決裂後,《華爾街日報》很高興地宣稱,「僅管說了那麼多民粹語言,川普並不是美國衰敗論者」。其實也有道理,一輩子榮華富貴,享盡身為美國人、美國富豪帶來的好處、特權,看到的世界都是美好的,臨老還當上美國總統,有什麼理由相信美國衰敗了?

所以,川普到底去達沃斯做什麼呢?「來,來,來,大家都來美國,美國開門做生意」,這是他「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表現,「你們左派的臭酸味,只能靠我的銅臭味壓過去了」。談美國衰敗,還早得很。

本文經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