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模仿動漫的犯罪?《金瓶梅》序言裡就有最佳註解

如何看待模仿動漫的犯罪?《金瓶梅》序言裡就有最佳註解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是怎麼虛構的內容,血腥及暴力的陳述多取材自真實世界,作者只是反映真實。這些存於世界中的暴力,才是我們應該注意、杜絕的源頭。

文:蔡漢青

近年來,台灣社會的治安格外不寧靜:2014年發生北捷血洗案、2015年發生小燈泡事件、2017年發生南港小模姦殺案,乃至今年發生的彰化家暴夫殺妻案,都讓人心有餘悸。

然而,面對多次兇殺案,報章媒體卻容易把過錯歸咎於人犯模仿動漫情節,警方雖將包括《俠盜獵車手》(GTA)、《終極火力》(Extreme Fire)、《黑礁》(BLACK LAGOON)、《金田一少年殺人事件》、《名偵探柯南》等五項動漫列入犯罪研究,但這樣的防治方式,卻未必能夠真正解決犯罪問題。因為一個人會殺人,其長期塑立出的扭曲人格才是萬惡淵藪,動漫只是作為刑案發生的一個因素罷了。

文本解讀:揭示人性矛盾

早在金瓶梅序言中,即有對於人性的陳述:

「讀金瓶梅而生憐憫心者,菩薩也;生畏懼心者,君子也;生歡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禽獸也。」

由此觀之,文本的解讀,會因不同的人產生不同的詮釋。善良的,或說具有理智及社會道德的人,會因暴力、血腥的內容而感到憐憫、心生畏懼;反之,就會模仿其內容,在真實世界犯下不可原諒的罪刑。

文本僅是紀錄的媒介,而每位作者的創作,也僅是讓讀者體驗刺激、感受娛樂,閱聽者應有所警覺,不應做出模仿或學習的舉動。但無論是怎麼虛構的內容,血腥及暴力的陳述多取材自真實世界,作者只是反映真實。這些存於世界中的暴力,才是我們應該注意、杜絕的源頭。

教育的作用:化性起偽

在戰國《荀子·性惡》中談及:「故聖人化性而起偽,偽起而生禮義,禮義生而製法度。」人性本惡,必須透過後天教育去彌補,成就其善。

暴力的存在,既無法隱藏,也無法禁止,那麼作為韜養人格的家庭及學校教育,就格外重要。別再隱藏暴力,或將其拖延,並奢望孩子十八歲時心智成熟,足以辨識善惡,而是在長期的教育中,置入現實的黑暗面,坦然論述及剖析。

別再用威嚇或打罵的方式教導孩子,但必須告訴他們:我們的社會不完美,現實生活中,仍存在可怕的暴力,教導他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的道理。當孩子目睹犯罪、淪為加害或被害人時,作為大人不能逃避責任、更不能遮掩真相,反要清楚告訴他們其犯錯的理由,以及如何彌補這項錯誤,讓孩子心生警惕,讓可怕的犯罪不再發生。

我們可將文本當作揭示人性醜惡的教具,教導他們暴力文本為何產生及正確解讀的方式,警告孩子不可接受或學習書中的暴力行為;和孩子一同閱讀,分析含有殺人情節或血腥畫面的章節。不是為了讓他們習慣暴力,而是使他們產生警戒、厭惡感,減少未來成為加害者或受害者的可能性。同時,教導孩子尊重生命,因活著就是一種生而賦予的權利,這是沒有人可以、也不能剝奪的權利。

咬定動漫帶壞孩子,象徵社會教育的失敗

總而言之,這些犯罪防制的教育,都必須建立在大人「誠實面對、冷靜揭露」的基礎上。家庭、教育者及政府互踢皮球,將過錯都推給動漫。然而,將少數作品引發的犯罪結果,進而把過錯推給全部的動漫,這是相當不智,也相當不公平的。

在一個網路使用氾濫、暴力大量傳播的年代,我們不能逃避,更不能視若無睹。我們要正眼面對放置了幾千年的人性殘酷,教導我們的下一代,應對血腥暴力題材的方式,而不是說等你十八歲以後才可以讀,或稱這些作品只會帶壞孩子。這些僵化的思考應對,只會讓暴力繼續存活,並讓不幸被誤入歧途的孩子,成為下一個加害者或受害者。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