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自主是不是台灣價值?」管中閔這句話真是問錯了

「大學自主是不是台灣價值?」管中閔這句話真是問錯了
Photo Credit:台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管中閔經遴選成為台大校長之後,政治介入校園和藍綠惡鬥的批評不斷,但家大業大、學閥各據山頭的台大,政客反而是這場學術鬥爭的棋子,整場局,其實是台大「校園介入政治」的展現。

文:Hao Chuang

管中閔在自己臉書問:「大學自主是不是台灣價值?」這句話真是問錯了。因為現在的情況並不是外界(尤其是指國家機器)想要強硬介入台大校長選舉,而是台大內部勢力想要引政治入關,藉政治力來達到自己目的。台大依然自主,不由自主的是政治人物。

所謂「大學自主」就和「言論自由」一樣,是針對一個高高在上的威權統治者,和一群卑微弱勢的學校師生的情境,而產生的論述,目的是希望「大的」不要欺負「小的」。

在這個「大學自主」的論述裡,作為相對方的國家機器和大學,都被預設為「內部團結」——也就是說,大學有一個一致的、團結的意志和方向,而政府在外部作為權力較大的相對方是在試圖改變這個方向。對許多學校來說,「大學自主」可能是一個真實的困境,他們面對來自政府和政治人物的壓力時,沒有能力或者資源反擊,因而深受困擾。

但是台大不一樣,作為台灣第一的大學,台大歷史悠久,校友無數,資源龐大,傳統「豐富」。特色之一就是校內的學閥政治。各系有各系的門派,各所有各所的傳承,各院有各院的勢力,院際還有院際的恩怨。這些糾葛不僅是在爭奪校內的預算資源,更在於爭奪各式各樣能搶的東西,學術方向、系所地位、聲望名器,甚至也許還包括停車位。

校長的位置當然也是鬥爭目標,而且是最大目標。對這個位子的競逐,不僅只是出於個人意願,也不是只憑個人意願就能達成;每一個主要參選人背後,都是龐大的學術血緣、人脈網絡、院系政治、校友團體,甚至政治勢力和企業捐贈者等等有形無形資源的整合。

其實這次的事件,是「校園介入政治」

「大學自主」議題在台大選校長這件事裡,和政府相比,比較大的恐怕是台大,或者說台大內部的各方勢力。

各方勢力為了得到「校長」這個位子,各自派出代理人,彼此使出各種手段來達成目的,而「政治人物」在這件事上的角色,可能只是個跑腿小弟。與其說政治黑手伸入台大校園,不如說台大黑手伸入了政治;與其說國家機器試圖控制台大,不如說台大試圖控制國家機器。真正想要大喊「饒了我~放過我吧~」的,恐怕反而是被動捲入學術鬥爭的政客們。

台大, 台灣大學
Photo Credit: Sai Mr. CC By ND 2.0

能對政治和政治人物發揮這麼大影響力的,大概也只有台大。那些高喊「政治介入校園了」、「看到民進黨的恐懼」云云的不相干校外人士,也不要再拿「大學自主」的帽子戴在質疑者頭上了!和那些真正身在台大的質疑者比起來,他們反倒更像是「外界陰謀勢力」,或者說,只是校園內部勢力所發動的「借兵」棋子吧?

我是覺得,管中閔只是台大校內某些力量合謀推出來的人,這些人可能原本有屬意人選,可能原本在表面上並沒有強力運作,甚至可能只是對原本的熱門人選不滿。在權衡各種利弊得失之後,寧願讓「校邊(校內的邊緣人)」管中閔來當這個位子,也不願讓對手掌權。也就是說,這是一種「寧與外人,不與家人」的內部恩怨的結果,不願讓不同路數、距離最遠的人坐上這個位子,寧可讓一個沒有利益糾葛的邊緣人來當。

所以管才會在結果發佈那天說「自己也沒有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在校長這件事上,台大的「自主性」早就脫離政治掌握了,要說是自主到可以掌握政治也不為過。管並不是一個能夠統領校內各方勢力的「台大自己人」,就算當上了校長也管不動這些學閥,到時候很可能成為各方威逼勒索的對象,或者任人擺佈的傀儡。那些公開或暗中支持管的,不管是校內還是校外,有幾個是真心擁戴管的學術成就或者人格品德能力?又有多少只是想利用這次事件,用管當棋子來打擊自己的敵人?

發布後造成種種爭議,這場遴選已經失敗了

為了這些事,我還去翻了兩年前管中閔在TEDxTaipei的演講,重聽了一次他講「決策模式的群眾化」。他在演講中一直強調「公開透明」、「資訊揭露」、「打破黑箱」、「避免代理人問題」。如果要用管自己說過的話來詮釋這一次台大校長選舉,最大的問題大概就是代理人制度的信心危機。遴選委員會的組成不被台大學術社群認可,只被視為討厭的外來干涉者,或者不得不接受的「金瓶掣籤」主權象徵,一旦遴選的結果和校務會議的方向有太大落差,必將導致各方勢力的群起反彈。

民主的理想是群眾參與可以讓菁英決策的弊病去除,但不成熟的民主中,代理人壟斷了「參與」這件事,校務會議是直接代理,參與者都是校內師生,就算結果不盡如人意也只能接受;但遴選委員到底代理了誰?他們真的有放下自身利益考量,真實反應被代理者(台大學術社群和「外界公正意見」)的最大利益嗎?

從結果來看,這次遴選已經失敗了,失敗的責任在遴選委員會,證據就是遴選結果引起的巨大爭議。這個爭議在這三週以來演變的結果,是各方勢力各取所需,各自透過不同的詮釋體系去「詮釋」管中閔的當選,從而演繹出各種解讀,然後依循這個解讀的脈絡,拿著管中閔這顆棋子的人頭去打擊自己想要打擊的對手,這些人在乎的是對手受到的傷害,而不是作為武器的管中閔是否頭破血流。

人生在世,與其做個棋子,不如歸去。

管中閔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羊正鈺
與其說「藍綠惡鬥波及學術」不如說「學術惡鬥波及藍綠」

台大內部的反管派在策略上先犯了錯,找政治人物爆料論文抄襲,讓擁管派抓住把柄痛打政治介入,見獵心喜之際又犯了泛政治化錯誤,一堆藍到發紫、紫到發亮的老公公老婆婆像是龍應台、趙少康、蔡正元甚至洪秀柱都跳出來挺管。這些不是學術人的深藍政客一出手,管爺就算本來只是淺藍,也都坐實成深藍,校長遴選就算本來一點都不政治,也都政治化了。

綠跟進操作在立院提案也是犯蠢,完全落實藍營指控,本來可以把論文爆料推給「個別民代的選民服務行為」,現在也推不掉了。

不負責任預測一下,擁管派一定會力推生米煮成熟飯,不管直柴還是橫柴通通塞進灶裡,倒管派可能還是從教育部使力,不讓教育部批公文,甚至動用殺手鐧找監委調查也不無可能。至於管爺,我覺得他現在就像是武俠小說裡描述的奇門兵器「獨腳銅人槊」,長得像是個人,但實際上是一件兵器,量體不小質感沈重,舞動時身不由己,哪時候會被對手或者自己人打壞,也不知道。

台大校長選舉本來就會被嚴格檢視,甚至爆料攻擊。管被檢視是正常,受點小傷也不意外,看看前幾任校長,出爐前後哪一個不是備受質疑,最後又有誰當不成校長,只是這次藍綠政客這樣一鬧,管爺不管當不當校長,都是重傷收場。

如果說這場「學術惡鬥」有什麼成果,大概就是被當成武器揮舞的管銅人,以及(又一次)被斲傷的台大。

延伸閱讀

本文經Hao Chuang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