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同行》的地獄,跟佛教有什麼不同?

《與神同行》的地獄,跟佛教有什麼不同?
《與神同行》,采昌國際多媒體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一般想像中的「地獄」是一個地方,住在其中的人稱為「鬼」,這種說法其實也是民俗信仰借用佛法用語而產生的視角,不是佛法的觀點。

前一篇文章〈《與神同行》的轉世是一種獎賞,跟佛教有什麼不同?〉提到,《與神同行》採用的是民俗信仰世界觀、冠以佛法世界觀的名字,除了上次提到的一個差異外,第二個差異,是對於「地獄」看法的不同。我們一般想像中的「地獄」是一個地方,住在其中的人稱為「鬼」,這種說法其實也是民俗信仰借用佛法用語而產生的視角,不是佛法的觀點。

先說佛法的六道觀:地獄、餓鬼、畜生、天、人、阿修羅,此處要注意的一點是:地獄、餓鬼,是兩類不同的眾生。

佛法分類眾生的方式,是從眾生的「身心理狀態」來分類的:就像我們會以人的膚色(生理狀態)來分類白人、黃人與黑人。同樣的,佛法也是從一個眾生的生理與心理特質來定義他的分類:先以「餓鬼」來看:顧名思義,餓鬼常處於飢渴不堪的痛苦、也往往無法成功進食,帶有這樣特性的眾生、佛法稱之為餓鬼。

而「地獄」一詞,則是古代譯者把印度的「Nāraka」一詞翻譯成中文時,所使用的用詞:但這往往會讓人以為,地獄是一個地方,但其實「Nāraka」一詞原本的意思是「無可樂」(《婆沙論》語)。換句話說,「地獄」不是指一個地方、而是指一類眾生:這類眾生的特性,就是非常的痛苦、毫無一絲一毫的快樂存在:無論這類眾生住在哪裡,它們的特性就是如此。

這聽起來有點困惑,但我們先拋開「地獄」這個詞、暫時把它替換為「無可樂」,就會很清楚了:

佛法的六道輪迴,分別是無可樂、餓鬼、畜生、天、人、阿修羅。「無可樂」這類眾生的特性,是毫無快樂可言、一直感受著炎熱或酷寒的兩種痛苦,這就是「無可樂」。

把上面這段話裡面的「無可樂」換成「地獄」,應該就會懂我的意思了。

所以,地獄是一種生物的名字,不是一個地方。

把地獄視為一個地方,應該是在佛法傳譯入中國產生的誤會:早在佛法傳入前,漢文化中就有使用「地府」、「黃泉」的案例存在(這方面我只是略知一二,並非專家,若有民俗信仰專家能給予點指導會給完美),傳譯者在翻譯的過程中,或許覺得用這個詞來對應「Nāraka」會比較好讓人理解,所以就將其翻譯為「地獄」。

Ksitigarbha_with_the_Ten_Kings_of_Hell_(
Photo Credit: Goryeo-Dynasty artist @ public domain
《地藏十王圖》

當我們視角對了,知道「地獄」是一類生物的名字而不是地方,我們就能用正確的視角來看待「十八地獄」:應該是「十八類地獄」而不是「十八層地獄」,雖然這十八類的生物中,部分的居處的確有上下相疊、有層次關係,但實際上,這「十八地獄」是在指十八類「無可樂」的生物:這些生物在同樣「無可樂」的前提下,感受著不同樣式的痛苦。

或許,把它視為生物學分類中「界門綱目科屬種」的方式來理解會更簡單:「地獄」是科,十八地獄是「屬」。佛法對眾生種類的分類方式,歡迎參考拙作《辯經.辨人生

地獄是一種生物、不是一個地方,但問題來了:在佛法的許多經典(比如《地藏經》)中,非常詳細地談到了地獄的位置、地獄的員工(獄卒)與執行長(閻羅王),這要怎麼解釋呢?

前面我用了一個例子:

佛法分類眾生的方式,是從眾生的「身心理狀態」來分類的:就像我們會以人的膚色(生理狀態)來分類白人、黃人與黑人。同樣的,佛法也是從一個眾生的生理與心理特質來定義他的分類歸屬。

也就是說,地獄、餓鬼是屬於眾生的「種類」而不是地區的分類,就像白人、黃人是人的分類一樣,雖然如此,但「大部分」的白人、跟「大部分」的黃人,居住的地方也是不太一樣的吧?大部分的白人都住在歐美地區,而大部分的黃人也都住在亞洲地區。相對的,根據佛法經論的記載,大部分的「地獄眾生」都住在地底下(其實大部分的餓鬼也是,但深度有差),這就是為什麼,不少經典會將地獄講的像是一個「地方」,其實那是在描述大部份那些「地獄眾生」的居處。

Yama_tibet
Photo Credi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 public domain
圖博繪畫中的閻羅王畫像

但當然也有例外,有一些白人會住在亞洲、也有一些黃人會住在歐美,同樣的:有一些地獄眾生、餓鬼眾生也是住在地面上的人類世界中。

下一個問題是,那地獄的那些工作人員哪來的?這邊我先擷取一段《解脫莊嚴論》的內容給大家看:

形如人類的獄卒和鐵嘴鳥等地獄管理者們是生物嗎?說一切有部認為他們是生物,經部等部派則不這麼認為,而根據瑜伽諸師,以及瑪爾巴、密勒日巴師徒的說法來看,他們認為這是眾生造惡而使心性投射出的影像,《入行論》亦云:「有情獄兵器,施設何人意?誰製燒鐵地?妖女從何出?佛說彼一切,皆由惡心造。」

換句話說,在佛法裡面,對於那些獄卒、使者是哪來的有不同的主張,但現在在藏傳佛法的主流,認為那是眾生各自的業力投射出來的形象,現在有一個特別有趣的機器可以讓我們便於理解:VR實境。

想像世界上每個人都帶著一個VR實境用的眼鏡過日子,所以每個人其實都只能看到自己眼鏡裡投射出的影像,而這影像大抵有六種版本,每過一段時間,我們就會依循一定的規則重新設定我們看到的影像。

這六個影像,對應的就是六道輪迴:眾生們會因為各自的情緒、慣性與行為,而投射出六道不同的影像,但其實這都不過是影像而已、沒有絲毫外在的真實可言;是我們業力所導致的投射,用更詼諧的方式來說,是「我們眼睛業障重」。

當你有一天脫掉這個眼鏡,發現不但自己之前看到的,都是VR實境,連其他人也都戴著眼鏡過日子,那一天,就相當於我們所說的「成佛」。從凡夫到覺悟、成佛的過程,歡迎參考拙作《辯經.辨人生

客觀來看,《與神同行》的功課做的挺足的,很多東西值得討論,接下來我會以5-8篇的文章慢慢剖析一個又一個的主題;如果迴響熱烈也有可能來點直播,大家有問題也歡迎留言提問,興許就變成我下一篇的主題囉。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原文發表於()(
作者網站:羅卓仁謙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