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販賣婦女到貧窮暴力:幾世紀以來,孟加拉灣都是男人的世界

由販賣婦女到貧窮暴力:幾世紀以來,孟加拉灣都是男人的世界
Photo Credit: Durer_Imon, pixabay, CC0 Design: Alex La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貧窮迫使年輕男性只能到海外尋求致富之道,也使絕望的父母為金錢所惑,讓女兒和仲介一起走:所謂的仲介就是「女裁縫」或是鴇母。孟加拉灣周遭的移民世界中,男人和比他們少得多的女人之間關係複雜。

文:蘇尼爾・阿姆瑞斯(Sunil S. Amrith)

幾世紀以來,孟加拉灣的世界都是男人的世界。男人橫渡海面前往外地,女人則留在後方。十八世紀和十九世紀,印度南方的穆斯林商人會同時在孟加拉灣的兩岸擁有家庭,他們娶當地婦女作第二個太太。異族通婚比較不常發生,可能性也比較小,因為上萬名從印度和中國來到東南亞的年輕人,絕大多數出身低下,也沒有什麼能耐。

在一九一一年的馬來亞印度社群中,每十名男性,只能分配到三名女性,在緬甸甚至更少;海外華人的社會比例又更失調。印度的民族主義者擔心移民中缺少女性,會導致「嚴重的不道德」:在關於契約勞工的爭論中,這種憂慮經常出現。一份印度報紙寫道,一九二○年代早期在馬來亞的種植工人,「他們的道德淪喪簡直無以名狀」,這同時也是常見的觀點。「很少有地方每十個男人就有超過一名女性。」英國官員(例如高階印度人)認為他們看到的每一處,都存在著邪惡。一位馬德拉斯的官員宣稱:「沒有任何一個泰米爾女性從馬來聯邦回來時,還會有一丁點好名聲。」

居住的問題與家庭生活的問題密不可分,在一個短暫居住者的社會中會出現什麼樣的新型態呢?除了工廠工人與三輪車夫的奮鬥之外,不乏女性勞工要在海外討生活的掙扎;街上的公開暴力,也反映出關起門來後家庭內的暴力。在印度洋和南海的交會處、上百萬年輕人遠離家鄉努力討生活的地方,皮條客、妓女和妓院老闆,也找到了他們的機會。進入二十世紀之後,東南亞對來自中國的年輕女孩有龐大的需求,幾乎無法滿足。

貧窮迫使年輕男性只能到海外尋求致富之道,貧窮也同樣驅使絕望的父母為金錢所惑,決定讓他們的女兒和仲介一起走,所謂的仲介就是「女裁縫」或是鴇母(這群人多在鄉間遊蕩)。工作的婦女也是透過類似的掮客和債權人的網絡。不過女性在性交易中的確容易受到傷害,而且甚至比男性錫礦工或是橡膠種植者所面臨到最糟的處境還要更糟。大部分華人妓女最後進了新加坡的妓院;許多人又從那裡再前往其他地方。她們會受到難以想像的暴力相向和虐待,離新加坡越遠的地方越糟糕。一樣有越來越多女性橫渡孟加拉灣到海外作妓女,到緬甸的人占其中最大宗。這些婦女的生活充斥著暴力,不過就和契約勞工一樣,她們只是大環境的受害者。

在孟加拉灣周遭的移民世界中,男人和比他們少得多的女人之間發展出複雜的關係,從各種形式的短暫關係到婚姻。一邊是商業上的性工作,另一邊則是家庭或娛樂的工作,兩者之間的界線會隨著時間和環境發生變化。絕大多數橫越孟加拉灣的女性沒有為她們的旅程留下任何文字或口頭的紀錄,我們都是透過有發言權的男性的眼睛(和偏見)去看她們。

不過還是有些觀察家比其他人更具洞察力,例如退休的移民保護官安德魯。安德魯寫道:「妓女的生活極為可憐。」他詳細敘述了勞工仲介在這條(以及其他)橫越孟加拉灣的移民之路中,扮演了什麼樣的核心角色。他注意到「只要在管理人的勢力範圍內,女孩們不可能有任何形式的自由」,「而且她們最後都變得只剩一具軀殼」。

不過安德魯也承認這個移民社會發展出各種不同的關係,他甚至認為可能有真愛存在。對於普遍存在於緬甸社會生活中的暫時關係,他寫道:「聯姻常出於感情」,不過其他「販賣婦女的特殊體系,也很常見」。如果一名勞工要回到印度(通常是回到妻兒身邊),他會把他在當地的女人「賣」給另一個男人,「並保留日後回來時可以買回的權利」。

根據安德魯的觀察,一個婦女為一群男人煮飯、照看他們,這是很普通的事,不過他堅稱一個女人與屋裡一個以上的男性保持性關係,就不是常態了。但仍然有些印度觀察家有不同的觀點;一位記者宣稱「一群碼頭工人會共同雇用一名婦女為他們煮飯,而且這名婦女也為他們提供性服務。他們很公開地告訴我這些事,講的時候也不覺得羞恥」。印度的民族主義者在討論離散社群的婦女時,不時會提到「羞恥心」這個主題,倒是很少談到女性本身的奮鬥和志向。

而不論當時或日後,最不會討論到的就是男性間的性關係。在數千頁官方通訊、大量新聞報導與數小時的口頭訪問中,我只看過一次同性戀的關係被提出來,經過諷刺的暗示,而且被民族的刻板印象嚴重歪曲。安德魯寫道:據說在緬甸吉大港的移民「沉迷於一種邪惡中,從事這種事是不會被法律接受的」。

招募勞工的模式也強化了民族的分裂。工頭制度適合在印度南部招募勞工,而且是前往特定的馬來亞農園;印度人都在橡膠園工作,華人則在錫礦場工作。婦女的移動也是一樣的。東南亞港口城市移民人口的多樣性,也反映在性交易上。

例如:許多東南亞的日本妓女(「唐行小姐」﹝karayuki-san﹞)只為日本客戶服務。緬甸的模式也很類似。仰光的「歐利亞旅舍」會為「路過的上千位歐利亞人提供慰藉」,包括提供歐利亞人妓女。仰光有些「泰米爾」妓院「只開放給遮地人」:大多數遮地人並沒有足夠的錢,他們「養不起從馬都拉和鄰近的馬德拉斯地區前來的織布工階級婦女」,只有一些比較有錢的人才做得到。不過總體而言,性交易並無種族之分。一位廣東妓女在新加坡法庭作證時,直接陳明:「我的恩客中有各國的人,也包括泰米爾人。」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