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2018年調薪幅度最高的勞工在哪國?當選舉遇上社經發展

東南亞2018年調薪幅度最高的勞工在哪國?當選舉遇上社經發展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裡,緬甸、柬埔寨、馬來西亞、印尼雅加達、泰國與越南都調整了最低工資,這些擁有低廉人力成本、力求企業進駐投資發展經濟的國家,同時也面臨著來自內部社會求生活的壓力,當這些因素碰上了選舉,就變成很難解的問題。

2018年在東南亞各國當中,最開心的勞工會是在哪一國?就目前最低工資幅度來看,應該是緬甸,因為該國最低工資國家委員會剛在1月初通過基本薪資調整方案,每日從3,600緬幣調升為4,800緬幣,調薪幅度高達33%。不過即將在7月29日舉行大選的柬埔寨,總理洪森則是一舉將最低工資從從每個月153美元調高為170美元,自今年1月1日生效,調幅高達11%。

洪森去年12月底在金邊波森芷區(Por Sen Chey)1萬4千名勞工面前表示,他對自己對成衣產業以及減少貧窮的努力感到驕傲,「這是為促使社經發展相關政策改進而做的努力。」他並告訴現場勞工們,「只要我還是總理,你們就會持續受惠⋯⋯我希望你們、你們的爸媽、還有爺爺奶奶,如果他們還活著,在2018年7月29日會繼續投給柬埔寨人民黨。」

2018年即將舉行選舉的不只柬埔寨,馬來西亞也將在8月舉行大選,而馬來西亞政府預計今年也將宣布最新調幅。在2016年西馬的最低工資是每月1,000令吉,東馬則是920令吉,2014年實施最低工資,望拉抬底層40%、月收入不到3,000令吉的家庭提高收入時,東馬與西馬則分別是900令吉、800令吉。

越南自今年1月1日起調整最低工資,按照四種級別各有不同的調整,其中包含河內、胡志明市與其他一級城市區域,每月最低工資調幅是6.1%,拉到398萬越南幣,發展程度最低的第四級區域,則是會享有6.9%的調幅,工資調整至276萬越南幣。

泰國將從今年4月1日開始調高每日最低工資,平均最低工資為315.97泰銖,平均調幅5%。整體調整計畫中按照地區分為7種工資金額:308、310、315、318、320、325與330泰銖,調整金額在5泰銖到22泰銖之間,調整幅度則是落在2%到7%之間。

緬甸則是2018年度東南亞各國當中最低工資成長率最高的國家——33%,但這樣的成果也不是輕鬆得來,在2017年8月,大約2,000名的工廠工人聚集在仰光街頭,要求每小時最低工資由3,600緬幣調升為5,600緬幣,好支應生活成本;另一方面,工廠老闆們則是努力尋求讓這個數字維持在4,000緬幣以下的方法,經過多方協商之後,今年最低工資調整為4,800緬幣。在國家委員會於1月3日通過後,若是在60日內無異議,可望在今年付諸實行。

競選時許下的承諾,選後就拋諸腦後?

但是,並非所有調整了最低工資的勞工們都很開心。印尼在今年一月剛提高主要區域如雅加達的薪資8.7%,只是,雅加達的勞工代表們對於8.7%的調幅不太滿意,甚至批評甫上任的首長Anies Baswedan不守信用。

雅加達政府在11月1日通過基本工資調整案,但因為調整後的金額是360萬印尼盾,比勞工團體要求、Anies Baswedan在競選中承諾的390萬印尼盾少。隔週的週五,數百名包含印尼鋼鐵業工人聯盟、印尼工會協會的勞工團體代表走上街頭,要求政府撤回最低工資計算公式與較低電費法規(PP No. 78/2015)。

當時,印尼工會聯盟副主席Muhamad Rusdi認為,考量到雅加達的生活成本較高,最低工資不應該與位於雅加達東邊、西爪哇省的勿加泗(Bekasi)與加拉旺(Karawang)水準相同。兩個工業重鎮的最低工資分別是360萬與350萬印尼盾。他認為,應該把基本生活成本、物價膨脹、經濟成長都應該考量進去,而不是只看物價膨脹與經濟成長。

當調薪成為政治籌碼,業者一旁看得皮皮挫

全球管理諮詢顧問公司光輝合益(Korn Ferry)在去年底公佈的2018全球薪資預測報告指出,扣除通貨膨脹的影響,亞洲地區薪資年增率將達到2.8%,為全球各洲冠軍,較全球僱員的實際薪資平均年增率1.5%,幾近倍增。

《日經亞洲週刊》為文指出,在這個區域的國家經歷一波的薪資調整之後,接下來的問題是:東南亞的經濟能夠挺過調漲薪資帶來的副作用嗎?

該篇文章指出,2018年東南亞部分國家最低工資的調漲已經超越通貨膨漲的幅度,國際貨幣基金預期該地區各國的消費者物價指數成長分別是:柬埔寨3.5%、印尼3.9%、馬來西亞2.9%、緬甸6.1%、越南4%。2018年的最低工資調整幅度,柬埔寨11%、印尼雅加達8.7%、馬來西亞尚不清楚、緬甸33%、越南6.5%

雖然調整薪資有望刺激消費,但國際大廠對於2000年前後的中國移廠潮記憶猶新,東南亞各國這一波的薪資調整對於想要成為新一代的世界製造基地訴求來說,實在不是個正向因素。

各國的製造業者也紛紛表達看法,像是越南紡織與成衣協會就向越南政府提出遞延兩年的訴求,認為2017年的7.3%調薪就讓整個產業的生產成本增加了2.9%,若持續這樣下去,在維持成本與獲利之間失衡,裁員或削減生產恐難避免,調薪應該是與生產力調整同時進行的。而緬甸當地成衣業者則是認為,改善經商環境也是非常重要的。

日經亞洲週刊文章最後提醒東南亞各個經濟正在成長的國家,此時正是藉著自身的低廉勞工優勢,吸引技術與投資的好機會,「若企業不留下資本、往其他地方移去,這套(經濟成長)的劇本終將消逝於煙霧之中。」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