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不讓我搭電梯,可以告他「強制罪」嗎?

鄰居不讓我搭電梯,可以告他「強制罪」嗎?
Photo Credit:Gideon Tsang@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糾紛常發生在鄰居之間,從垃圾、噪音,到刻意不讓搭電梯,法律可以解決很多問題,但有更多人情世故的問題,還是得要靠處世的圓滑度才能解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依稀記得是在某年同一個月份的午後,接受小蘇的法律諮詢。

那天的小蘇佩戴著粗框眼鏡,穿著白襯衫配牛仔褲,相當有文青感,一問之下果不其然,小蘇是名業餘的鼓手,正職是一名公務員。而作為一名公務員,小蘇每天上下班的時間都相當固定。但自從某次車禍後小蘇腿部骨折,由於行動緩慢可能上班遲到,便將出門時間提早了半小時。

問題出在,小蘇在13樓的住家每次都等不到電梯,電梯常常被卡在12樓,一等就是十幾分鐘,而受有腳傷的他也不太可能每次都走樓梯下來,最後的結果,就是上班還是遲到,小蘇心裡也知道是樓下鄰居刻意按住電梯不放行。

至於樓下鄰居這麼做的原因也不難猜,大概就是小蘇常在夜裡的自宅練習打鼓,鼓音聲響與地板振動的緣故,多次被樓下鄰居抗議擾人清幽。

雖然雙方透過大厦裡的主委坐下來談過兩次,但小蘇認為鼓音沒有那麼大聲,是樓下鄰居太神經質。樓下鄰居則認為自己剛好也是那時間出門,沒有電梯難等的問題,如果小蘇覺得電梯在12樓停留較久,那請再早一點出門吧!

想當然耳,雙方不歡而散。小蘇認為自己有權利搭乘電梯,且沒有義務要配合對方提早出門,因此對方限制了他的行動自由,想向對方提告強制罪

這樣的說法聽起來似乎有點道理,不過強制罪到底要如何解釋呢?

到底怎麼樣才算是強制罪?

讀者如果去查刑法條文,馬上就會知道刑法第304條的強制罪,是保護一個人(意志上)的活動自由。然而,假設你想上大號,可惜只有一間廁所而正被使用,客觀上算不算妨礙你的活動自由呢?

不要懷疑,答案當然是妨礙啊!

那會成罪嗎?如果認為會的讀者,請你以後上大號用噴的,而且不能給我滑手機,不然就3年以下有期徒刑伺候。所以一個簡單的結論:「不是你的活動自由被妨礙,別人就會有罪」,請記住這一點。

事實上,越是都市化的地方,人類生活的越是密集,在都市有限的空間中,活動自由被妨礙的現象其實才是常態。或許因為活動自由的妨礙會使得效率降低(因為必須花更多時間),如此一來便與都市生活求快的步調無法吻合。

此時人類的矛盾也徹底顯現出來,在解釋強制罪的時候,企圖擴張強制罪的成立空間,內心某程度想排除降低效率的問題,但這是相當不妥的一件事。

莫非傾向對於強制罪採取限縮的看法,有學者主張強暴手段的情況時,要限定在直接對於被害人周邊進行有形力的拉扯、推擠或拘束等作用。白話一點的可以舉「壁咚」為例,當你僅是把手貼在牆壁上,除非後續有拉扯被害人等動作出現,不然是不會構成強制罪的。

至於法院見解似乎沒有這麼嚴格,早期常被討論的案例是,被告拿走別人挑沙工具,法院認為讓別人無法工作,所以也可以成立強制罪(這些法官如果為人處事前後一致的話,想必當年上大號一定也是用噴的吧)。

1200px-福樂公寓一景1
Photo credit:Outlookxp @ Wikipedia CC BY-SA 4.0

講結論,樓下鄰居如果真的按住電梯讓小蘇等很久,縱然可稱為對物的強暴行為,但依據莫非前面的觀點,還是不應該成罪。畢竟小蘇還有樓梯可以走,即使活動自由有被妨礙了而且腳還會很痛,但仍舊不到刑法發動的能量。

讀者或許會想,那這樣怎麼辦呢?

我告訴你們最實用的方式,以往我搬家前,都是先樓上樓下左邊右邊各送一盒禮盒,打好關係。因為很多問題本來就不是法律可以處理,治本的解決方式,還是提升做人處事的圓滑度,共勉之。

延伸閱讀

本文經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