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共攻台大解密》作者易思安:如果解放軍誠實,就會說2020還沒準備好

Photo Credit: 崔芳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算2020年習近平說:「你們一定要攻台。」如果解放軍誠實的話,他們會跟習近平說:「不好意思,主席,我們還沒準備好。」或者說雖然沒有把握,但解放軍還是會試試看,只是失敗的機率很高。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採訪:彭振宣、丁肇九
攝影:崔芳瑜

對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每個人來說,最大的威脅便是來自中國的軍事壓力。由於中國政府始終不願意放棄以武力「統一」台灣的野心,因此台灣的安全始終籠罩在中國侵略的陰影下。由於中國方面從來不公開對台攻擊的相關計畫,因此過去台灣內部對中國入侵的討論,多半是以中國媒體放出的官方宣傳以及對岸網路上流傳的小道消息來進行臆測。

今年(2018)華府智庫「2049計畫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研究員易思安(Ian Easton)在台灣出版了《中共攻台大解密》一書,突破了過去討論的限制。易思安透過管道取得大量中國解放軍內部的文件,這些文件包含了教範以及各軍種攻台計畫的細節。因此這本書是第一次可以透過解放軍內部的資訊,具體檢討中國是否有能力攻台、如何攻台;易思安也搭配台灣的軍力進行分析,推估中共攻台最後可能的結果。

針對台灣民眾對中國攻台的疑慮,關鍵評論網專訪了易思安先生,請他就這本書寫作過程中所蒐集到的各種資料為基礎給予我們解答。易思安先生提到他研究台海問題的契機,來自於他在上海短期留學半年的時候遇到的一件事情。當時適逢台灣2004年總統大選,總統陳水扁遭受槍擊。在此之前易思安對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所知甚少,但陳水扁總統遭到槍擊的事件,讓他感受到台海關係的氣氛非常具有戲劇性。

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忽然覺得這很嚴重。一個總統可能被暗殺,有一個陰謀。哇!這太有戲劇性,跟電影一樣。

於是易思安開始尋找資料想了解兩岸關係,但在復旦大學附近的書店買到外媒報導相關事件的雜誌時,卻發現雜誌中有相關報導的頁數通通被剪去,這讓他第一次了解台灣議題在中國的敏感性。就在這件事情發生後沒多久,易思安在大學中語言交換的夥伴,一位中國的研究生忽然約他去喝咖啡。

螢幕快照_2018-01-30_下午9_55_00
Photo Credit: 崔芳瑜
《中共攻台大解密》作者易思安(Ian Easton)

在喝咖啡的過程中,這位研究生問了易思安對台灣問題的看法。問易思安支不支持台灣,支不支持美國對台軍售?當時易思安沒想太多,只回答「當然支持啊,台灣是個民主的國家,是美國的好朋友,為什麼不支持?」這個中國同學忽然變了一個人,生氣地罵說「如果你的想法是這樣,美國跟中國一定打仗,只是遲早的問題。」當時易思安只是笑笑,因為他覺得中國人不可能那麼蠢,在軍力如此低落的狀態下挑戰美國。但在這件事發生後,當易思安在中國遊覽時,都會有不認識的西裝男子尾隨,並且上前攀談對台灣問題的看法。

這個經驗讓易思安感到非常不舒服,但也讓他感受到台灣問題對中國來說的重要性,以及中國「吃掉」台灣的決心。對中國來說,只有「和平便宜」的吃掉台灣跟通過「戰爭」吃掉台灣兩條路。在台灣唸碩士學位時,易思安在政大袁易博士的課堂上聽到了許多有趣的內容,這些經歷奠定了易思安研究台海問題的興趣。

在開始研究台海問題後,除了感受到台海問題非常錯綜複雜,易思安還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研究台海問題的學者,多數不敢去碰有關「安全、國防」的領域。政治、經濟、文化大家都可以研究,但軍事的部分,尤其是有關解放軍攻台計畫的部分,卻幾乎沒有人研究。就連2010年易思安回到美國的「美國海軍分析中心」工作時,發現美國所謂的「中國通」,都不願意觸碰這個議題。這些專家研究南海問題、太空戰、網路戰、釣魚台,卻不敢研究台灣問題。因為一但研究台灣問題,中國方面就會切斷交流,讓學者得不到來自中國的相關資料,對中國來說台灣是最敏感的問題。

但易思安認為,正因為台灣是中國戰略中最核心的目標,如果沒有人研究台灣問題,尤其是解放軍進攻台灣的各項計畫,美國又如何能真正了解解放軍,又如何擬定真正有效的戰略?不了解放軍的真實狀況,將更容易讓美國在未來面臨中國時產生誤判,而誤判將造成真正走向戰爭的風險提高。只有當真正了解中國的想法,才有機會說服他改變,或是恫嚇中國讓他不敢發動,避免戰爭發生。

RTS1HXP2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易思安談到他在《中共攻台大解密》書中章節所選擇的主題,都是過去他自己很好奇,卻苦於缺乏相關資料的領域。因此這本書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在回答他過去自己的疑惑。而書中引述的內容都是來自中國解放軍軍內文件的第一手資料,易思安提到中國為了規劃攻打台灣,很仔細的製作了大量的文件讓軍方研習,讓每一個軍種、單位都熟習攻台戰爭中的任務。當他拿到第一份解放軍相關的教範,以其中解放軍慣用的術語去搜尋後,便發現大量過去因為事涉敏感而少有美國學者研究的材料。

  • 關鍵評論網:在《中共攻台大解密》中設定了一個代表中國攻擊發起的「Z日」。在書中並沒有提到這個日子會時何時,只提到當接近這個日子時,中國政府行為會有哪些特徵。如果根據中國解放軍的內部文件,這個Z日有可能在近期的哪個時間點發生嗎?

易思安研判,其實中國政府自己也不知道Z日會是什麼時候。中國確實有一個2020年攻台的時間表,但這個時間表是一個「希望」,希望解放軍能在2020年之前準備好進攻台灣。差不多距今十年前,中國共產黨下令要解放軍做好攻台準備,為此也增加了許多軍事預算、更新裝備、大規模展開軍事演習。但至今解放軍其實還沒有做好攻擊台灣的準備。

可是我覺得他們速度太慢了,他們還沒有準備好。所以就算2020年習近平說:「你們一定要攻台。」如果解放軍誠實的話,他們會跟習近平說:「不好意思,主席,我們還沒準備好。」或者說雖然沒有把握,但解放軍還是會試試看,只是失敗的機率很高。如果那些將領沒有Guts的話,他們就會說:「沒問題,可以。」於是就攻過來,只是他們最後會失敗。

易思安提到打仗是一個非常複雜的事情,所以打仗講的是機率。從美國在阿富汗、伊拉克的經驗,就知道當你跟一個國家作戰,那個國家一定會準備很多讓攻擊者不舒服的「驚喜」迎接他。就算這個國家比你弱,他仍是會想盡辦法準備很多讓敵人預料不到的驚喜。因此就算是美國自己的經驗,都證明了戰場上充滿變數,沒有一個國家的軍事專家或是參謀體系能跟你保證開戰後必然會如何,只能跟你說演變成哪種情況的機率較大。

RTR2L4GJ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因此解放軍何時能準備好攻打台灣,也不會是一個確切的日期。可能是三年、五年,也可能是十年、二十年,因為台海的局勢是一個「動態」的變化。像是每次台灣部署了一個新的武器,發展了一個新的戰術,中國解放軍也必須因此調整他的計畫,評估台灣的改變會對自己原有的計畫造成什麼樣的影響,甚至也要部署一個新的武器來對抗。甚至美國、日本等周邊國家的態度都會帶來不同的影響,這都是讓中國攻台時程越來越複雜的因素。

  • 關鍵評論網:習近平日前談到希望讓中國變成東亞的「Peace Maker」,中國攻台是不是會違背習近平這樣的宣示,或是他們認為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問題所以進攻台灣與維持國際和平原則並不牴觸?

易思安認為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先清楚中國政府對「和平」的定義。

共產黨對和平的定義,據我所知就是:「大家聽我的話,我們就『和平』啦。但如果你不聽我的話,你就會被我攻擊,而且錯的還是你,麻煩製造者是你不是我。」

檢視中國跟周遭國家的互動,就會發現不只是台灣,包括日本、南韓、越南、菲律賓、印度、美國都是如此。中國對「和平」的定義跟一般民主國家對和平的定義很不一樣。而且易思安在搜集這本書寫作的資料時,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那就是在馬英九政府執政時期,承認「九二共識」,照理來說兩岸關係應該會趨向平穩。但中國從2008年以來,反而更加快進攻台灣的準備,制定相關計畫的數量也高過馬英九上台前。而中國對台進攻的準備,在五年前習近平上台後更為加速。

這或許是中國認為台灣軍力越來越弱,或是台美關係沒有突破性的進展讓中國覺得有機可趁。但無論是基於什麼考量,這都跟台灣和美國過去對中國政府的猜測不同。過去台灣跟美國政府都以為只要先對中國「釋出善意」就能夠換取中國的回報建立合作的契機。希望能夠讓中國改變,讓中國成為一個願意負責任的國家。但事實卻剛好相反,證明了過去台灣跟美國「對華政策」的失敗。這也讓美國目前上台的新政府決定停止過去那種錯誤的政策。中國政府的態度證明過去對中國友好的政策是沒有用的,相反的,只有你夠強,懂的捍衛自己國家的利益,你才會得到中國政府的尊重。

RTS197GQ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對於中國政府的態度,易思安從他的研究中歸納了兩大重點:第一點是中國近年來確實加緊攻台的準備,在軍備上也有很大的進步。而中國做這些準備的目的,就是一定要「解放」台灣,對中國而言只是或遲或早的問題。第二點是台灣面對中國入侵所帶來的威脅,只要繼續做好防禦準備,就能夠嚇阻中國,讓台海發生戰爭的機率降到最低。如果台灣做好準備,戰爭發生的機率將會非常低,但如果台灣方面沒有準備,台海很可能在五年內發生危機,戰爭很可能在十年內發生。

  • 關鍵評論網:台灣社會其實有很多人對台灣自己的軍力不太有信心,但看到您在《中共攻台大解密》書中對台灣的軍隊戰力有很高的評價。您對台灣人對自己軍力沒有信心的現象有什麼樣的看法?另外台灣如果要面對中國的威脅,應該要努力做好哪方面的準備?

易思安認為最重要的就是「教育」。易思安談到台灣的軍隊其實相當專業,掌握了相當多可以說是「秘密武器」或是「秘密能力」的戰力。但由於台灣國防部比較保守,加上很多時候要顧及政治上的輿論觀感;加上在川普(Donald Trump)上台前,美國的政策相對親中,為了避免招致美方批評,因此大多數的機密資訊台灣民眾並不知道。

易思安覺得台灣人喜歡批評自己,在意外事件發生時更傾向自我檢討,因此軍方的小小誤判往往被批評得很厲害。加上台灣是一個媒體自由度非常高的國家,媒體與立法院等民意機關都能對軍方進行調查,因此軍方的一點點醜聞,很容易就被放大為嚴重的新聞。例如幻象2000失事的悲劇意外,台灣會當成一個非常大的新聞。美國空軍每年平均也都會有七個飛行員殉職,海軍直升機駕駛員也損失非常多,但在美國這不會被當成重要的新聞。

螢幕快照_2018-01-30_下午10_03_58
Photo Credit: 崔芳瑜

台灣的社會大眾常常因為這些消息,批評軍方對戰爭的準備不足,但其實這是包括美、日等先進國家的軍隊都會發生的正常狀況。因為一個國家的軍隊為了準備戰爭而認真操演時,他們本來就會面臨安全的問題。尤其是為了提高戰備能力追求真實感的時候,自然會不得不面對一定的風險。

因為這些原因,台灣人會對自己的國防部沒有信心。因為工作需要,易思安參觀過非常多的軍事基地,日本、南韓與美軍自己的基地,包括海軍、空軍、陸戰隊等軍種。因為有這些比較的基礎,易思安認為台灣的軍隊雖然在自己國民的眼中達不到期望的理想,但對照其他國家來說仍是相當優秀,是亞洲最有充足準備跟中共開戰的國家。尤其是易思安從中國解放軍內部的文件,看到中共怎麼評價台灣的軍隊。

「他們內部的資料其實很尊重『國軍』,中華民國國防部。解放軍覺得國軍很專業的,跟解放軍不太一樣。解放軍因為是共產黨的軍隊,有很多政治派系的問題、貪污的問題,所以沒有那麼好。當然解放軍因為心理戰的關係,他們所謂政治戰、媒體戰,他們都會跟大家說:『我們解放軍多麼好、多麼強。我們的航母很棒,我們的飛行員都沒有損失,我們中國軍隊沒有什麼問題。』其實他們問題多了,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因為大家只會看他們的宣傳。

雖然因為軍售的問題,台灣的軍備相對比較老舊。但除了軍備以外的因素,台灣軍隊的素質非常優秀。一但真的開戰,台灣軍隊的表現一定會非常好,尤其是軍人的訓練素質,台灣無論哪一個軍種水準都在中國解放軍之上。

易思安認為台灣軍人比中國優秀有很多原因,其中一個是「教育」。因為學中文的關係,易思安曾接觸過中國與台灣的大學,易思安認為台灣大學的教學系統比中國優秀太多。台灣的教育與中國相比,根本是兩個世界,台灣的大學教育非常公開、自由,比起中國,台灣更能激發學生的創意性,這讓台灣的學生比較聰明。這不是說中國的學生天生比台灣不聰明、不努力,而是在政治系統影響下的結果。這也代表台灣軍隊的士兵,會比中國聰明。

第二點是台灣的軍人有捍衛自己國家的自覺。台灣的軍人保衛的是自己的城市,自己的小鎮。每一個台灣的後備軍人,保衛的都是自己熟悉的鄉土。無論是海灘、路口、機場、隧道,都是自己熟悉的地方,身旁也都是自己的家人跟朋友。在這種情況下,台灣軍隊在戰時的決心跟心態,跟中國解放軍是完全不一樣的。

螢幕快照_2018-01-30_下午10_01_06
Photo Credit: 崔芳瑜
  • 關鍵評論網:大家印象中教育比較差的士兵會比較容易服從,比較聽話。而教育程度比較高的士兵比較可能有自己的想法,不受控制。這會不會影響士兵在戰場上拼死作戰的決心?還有實戰經驗的問題,在這些變數下,台灣跟中國的軍隊何者戰力會比較高?

易思安認為就算加入這兩項變數來看,台灣軍隊的戰力還是比較高。因為在一胎化政策下,中國士兵其實都是家中的獨子。如果是以紀律的角度來看,中國新一代的年輕人大多是家中的「小皇帝」,這些年輕人不只不聽話,更沒有辦法吃苦。台灣的年輕人比較像美國的青年,受過高等教育後雖然也有點叛逆,但就像美國青年在911事件前後的轉變一樣。

易思安談到了自己成長的經驗。在911 事件發生前,自己也生長於一個支持反戰思潮的家庭。因為從小的興趣,易思安喜歡研究國家安全、戰略問題,讀了很多軍事相關書籍。這讓他在同學、朋友眼中成為一個怪人。當時美國的小康家庭認為蘇聯已經瓦解,美國人根本不需要當兵。只有出身美國南部貧窮家庭的青年,才會因為生計問題選擇當兵。

說實話,在90年代,「愛國」在美國是很不時尚的。如果你是一個愛國的人,你就不Cool。因為我比較愛國一點,大家就覺得是個怪咖。當時我一直在考慮要不要去唸軍校,大家就覺得我很奇怪。911事件我們被恐怖份子攻擊之後,在幾個小時之內,全國大家的看法、概念都完全變了。每一個人都變得很愛國,都開始支持國防部、CIA、FBI。在以前大家都討厭死他們、恨死他們、抨擊他們,但在你被攻擊之後,大家就會體會到他們的重要性,你會開始崇拜他們。就算現在已經十幾年之後,美國人還是非常崇拜軍人,因為他們非常重要,犧牲很大。

易思安覺得台灣青年就跟美國一樣,沒事的時候討厭當兵,覺得國安局、國防部沒用,只會惹出一大堆的醜聞。可是當中國真的開始轟炸台灣、封鎖台灣,殺台灣人的時候,當第一個台灣人犧牲的時候,台灣青年就會有很大的改變。在被打之前會很天真,但被打之後激發出危機意識,就會改變很多。英國在二戰前後民心的變化也是如此,這是每一個民主國家必然的情況,對於這點他敢保證一定會發生。

RTX2MY0Z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 關鍵評論網:中國的經濟跟軍事一直在成長,台灣成長的速度沒有那麼快。因此台灣在軍備上面對中國將會越來越失衡,您會怎麼回應這種觀點?

易思安認為從軍備上看,台灣面對中國的軍事實力早已失衡,但台灣並非沒有優勢。從中國內部的作戰計劃來分析,中國要攻佔台灣需要考量空戰、海戰、登陸戰、特種部隊奇襲、媒體戰、甚至太空衛星等非常多的環節。而當中只要有一兩個環節出現問題,就會讓中國的軍事行動陷入困境,因此整個戰爭局勢遠比一般人了解得更複雜。

如果只是單純從帳面上盤點軍事武器,中國對台灣確實相當失衡,但戰爭的成敗並非考慮武器數量這麼簡單。戰爭不只考量飛彈、戰機的數量,更比較哪一方的領導人有決心、將領跟參謀長的素質、作戰計畫的優劣、軍隊訓練的素質。這不是單純比誰比較勇敢,因為在真的開打之前,沒有人知道哪一方才是真勇敢。

在諾曼第登陸之前,美國人也曾經陷入一種迷思,認為德國人非常勇敢,納粹對美國人能夠以一敵十。大家都受了納粹心理戰的影響,得到德國人很強壯,會拼到底的印象。因此一開始美國人也沒有信心。但到了諾曼第登陸真的開始時,美國人發現他們的青年勇敢的程度並不遜於德國人。面對諾曼第堅強的德軍工事,美國青年仍是奮勇作戰拼到底,在太平洋上也是如此。這是一開始沒有人能預期的。

D-Day Landing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因此易思安認為面對悲觀分析家的預測,如果我們沒有全盤考量地理、心理、智慧的因素算進去,很有可能會得到錯誤的結果。而且軍事史上的經驗,顯示了「重質不重量」往往比「重量不重質」更有可能獲得勝利。所以台灣跟中國在軍備上雖然失衡,但台灣仍然具有很多的優勢。再加上面對中國威脅,日本、美國都極有可能援助台灣的防衛。因此台灣不是獨自面對中國,如果我們將以美國為首的盟友算進去的話,台灣面對中國的軍力是沒有失衡的。

問題在於在過去十年,由於美國的政策較為親中,台灣很多重要裝備換裝所需的軍購受到阻撓。包括新一代的戰機、潛艦、戰車等等。在過去小布希(George W. Bush)執政後期,還有歐巴馬(Barack Obama)時代華盛頓比較聽信北京方面的觀點。但那個時代已經結束了,從新出來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書》還有美國國防部的《國防戰略報告書》就可以看到美國政府說得很清楚。美國對中國的戰略已經越來越務實,這對台灣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 關鍵評論網:您在《中共攻台大解密》中把台灣的後備軍人也列為戰力。一但後備軍人在中國解放軍的攻勢下傷亡慘重,就算最後中國得勝,帶給台灣人的仇恨將會讓中國的統治很不順利,中國政府有意識到這一點嗎?另外對具有後備軍人身份的一般平民來說,應該做好什麼樣的準備呢?

在中國解放軍登陸灘頭的時候,和他們「面對面」在碉堡、壕溝、陣地裡交手的確實是後備軍人,但這些後備軍人其實並不是面對「第一波」。面對第一波攻勢的軍人其實是在金門、馬祖、澎湖等離島,還有國防部等軍事要地裡的軍人。因為中國的第一波攻勢一定是飛彈攻擊重要的軍事目標,這些設施裡的都是專業的職業軍人。中共可能要花一個禮拜、兩個禮拜的時間才能真正發動登陸作戰。

就算在登陸的現場,也是有專業的軍官幹部在指揮這些後備役的軍人。而且這些軍人的任務並非要擊敗解放軍的登陸部隊,而是作為哨衛確認解放軍的登陸地點並且爭取時間,在一個小時之內戰車、攻擊直升機等真正的主力就會出現擊敗解放軍。後備軍人的任務其實只要拿著武器固守自己的陣地,而且當全台灣的成年男性都接受動員,在灘頭防禦,反而是解放軍的登陸部隊要承受「數量失衡」的絕對劣勢。而且後備軍人的任務只是爭取時間,因此在真的實戰中,後備軍人的傷亡其實不是大家想像的那麼恐怖。

螢幕快照_2018-01-30_下午9_58_07
Photo Credit: 崔芳瑜

專訪《中共攻台大解密》作者易思安:解放軍上岸後,弱勢的是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Patrick』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