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人喜歡「打野砲」?三種角度理解「公共性行為」

為什麼有人喜歡「打野砲」?三種角度理解「公共性行為」
Photo Credit: the tearo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如Dean在《Unlimited Intimacy》其他章節中,對「無套文化」用人類學認識論的提醒:如果我們不會只用某種形容詞來認識某種次文化(例如我們不會用「傷害身體」單一解讀來看待刺青文化),那麼我們就不會只用淫蕩、不道德來看待公共性的文化。

除了書籍研究之外,英國的紀錄片Dogging Tales(中譯《我們喜愛野外露出》)在2013年於英國第四頻道(Channel 4)公開播出,也成為當年討論度最高的紀錄片;該片在2014年「新北市電影節」放映。該片直接探討打野砲社群文化,講述英國有一些郊區公路旁的森林,是打野砲(dogging)者的聚集地。紀錄片從一位對自己沒自信的女性開始出發,她透過化妝、打野砲,來重拾自信。因為在打野砲的過程中,她確切的感受到她被「想要」,以及被一堆人觀看所帶出的成就感。

另外有一對夫妻,他們對在室內一邊看A片一邊進行性行為已經沒了興趣,於是開始嘗試打野砲,他們認為打野砲「永無法預測」的特性提供了比在家裡還要刺激的感受。同時,享受被觀看的過程(森林區某處每到了晚上,就成為打野砲者的性慾地景)讓自己變得很重要。先生會讓他的妻子給野砲區的男人幹,但他有一套規矩(例如:不是說幹就可以幹,而且他必須在旁邊觀看);這讓他很有成就感,有野獸般的刺激慾。而對妻子而言,她希望能被越多陌生的男人上。

「上癮,誰不會愛?」他們說。

這些訪談與田野文本和前述的理論有諸多呼應之處,包括「打野砲永遠無法預測」之於陌生特質與精神分析的他者關係、「被觀看的過程」之於主客體之間的轉換和互為主體的意義、「野獸般的刺激」之於獸性與文明疆界的碰撞以及色情元素的內涵等,這些是公共性的重要特質。另外對於親密關係的擁有與釋放也跳脫既有主流性愛合一的價值觀,公然猥褻帶給當事人與觀看者的快感、彼此建構出的社會過程(social process)、將身體作為公共財產對當事人來說是多麼重要且有實質意義的事等,讓公共性的內在紋理整個鮮活了起來,正如Dean在《Unlimited Intimacy》其他章節中,對「無套文化」用人類學認識論的提醒:如果我們不會只用某種形容詞來認識某種次文化(例如我們不會用「傷害身體」單一解讀來看待刺青文化),那麼我們就不會只用淫蕩、不道德來看待公共性的文化。

本文完稿時,正好出現「港鐵裸男」新聞,他正是在我公共性研究中的「暴露型」,雖和本文討論野砲的「狩獵型」無關,但當中亦有諸多關於邊界(無論是身體,或是文明/羞恥界線)的挑戰。有興趣的人可以閱讀我的論文,當中亦有訪談到暴露型的公共性實踐者。

無論是哪一種類型的公共性,它本身就能承載著核心的命題和犯戒意義。

延伸閱讀:為瞭解社群而違反倫理:《茶室交易》爭議的啟示

本文經Fashion Sex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