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非法移民背後的「狗哨政治」:這些「華人川粉」都被川普給戲弄了

反非法移民背後的「狗哨政治」:這些「華人川粉」都被川普給戲弄了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受影響最大的莫過於美國的華人了,因爲美國華人長期都是依親移民的最大得益者之一,遷就非法移民對合法移民不公平,又是華人川粉反民主黨的主要動機之一。篤信川普的華人川粉都被川普的戲弄了。

川普上台一週年當天,美國聯邦政府可不好過。由於兩黨對聯邦臨時撥款未能達成共識,聯邦政府只得在1月20日至22日停擺三天。這次撥款爭議緣於歐巴馬(Barack Obama)時代「2016-2017年度財政預算案」在去(2017)年9月30日結束。

川普的首份財政預算案應該在此前通過。但預算案爭議太大,加上8月底的美國遭受暴風襲擊,兩黨同意先擱置新財政預算案,用臨時撥款的方式為聯邦政府「續命」。

此前國會已經通過兩次延長臨時撥款(12月8日、22日),上次的臨時撥款在1月19日到期,但爭議尚未解決無法投票,國會又不得不表決延長臨時撥款,以便有更多時間供討論。衆議員通過了延長決議,但在參議院卡住了,因爲無論財政預算案還是「延長決議」都需要參議院60票才能通過。共和黨有50票,它們雖然獲得五名民主黨人加入支持,但同時又有四名共和黨人「倒戈」加入民主黨的反對陣營,於是最後支持票數只有50票。這就是爲何聯邦政府要停擺的原因。

兩黨在預算案上的分歧主要集中在兩個移民議題:建美墨邊境牆與非法移民。共和黨要求撥款建牆,民主黨要求特赦(部分)非法移民,雙方都不讓步。

在延長決議問題上,如何把責任推向對方,讓對方不得民心是重要的技巧。爲了讓民主黨讓步支持「延長決議」,共和黨提出建議,可以在兒童保健計劃(CHIP)的長期撥款上讓步,加上暫緩實施幾個不受歡迎的健保稅。共和黨領袖預期如果民主黨不接受就會被民意反彈,誰知道民主黨「死牛一邊頸」(固執),不惜讓政府關閉。

雖然民主黨嘲弄這是「歷史上第一次總統與兩個國會全面執政下還政府關門」,還搬出川普以前指責歐巴馬的話:「政府關門就是總統無能不懂談合約」,但民意的壓力果然還落在民主黨上。於是,到了1月22日晚上,民主黨讓步,在共和黨參議院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表示「自己有意願討論非法移民問題後,雙方才達成延長協議讓政府重開,投票推遲到2月8日。

政府關門危機雖然已過,但預算案的本質矛盾,即移民問題還遠未解決。

非法移民對兩黨是政治問題,無關人權

川普在競選時有三大口號與移民有關:第一,在美墨邊境建牆阻止墨西哥非法移民;第二,遣返所有非法移民,其中最大部分就是來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第三,減少接收難民。前兩項都與非法移民有關。

墨西哥邊界牆的爭議不必多說。簡而言之,川普競選時,每次演講都不忘要築牆把非法移民拒之門外,又誇口會讓墨西哥政府給錢,但墨西哥可想而知地一口拒絕。於是川普不得不以聯邦預算撥款250億蓋牆。民主黨從一開始就嘲笑這個計劃,當然更不可能看到川普真的幹成了這個標誌性的政績。

川普與兩黨最大的拉鋸點是已經在美國境内的非法移民。美國國内非法移民人口龐大,截至2016年初,大約有1,100萬人。其中大約一半是墨西哥人(50%),中美洲人占第二(16%),亞洲人占第三(14%)。其中墨西哥人與中美洲人大都通過美墨邊境進入美國境,其他人則主要以合法身份到達美國再非法逾期不歸滯留。

歐巴馬與民主黨非常偏向非法移民。在語言上,他們把「非法移民」說成是「沒有檔案的移民」(Undocumented Immigrant),去掉「非法」的標簽,增加其認受性,讓人覺得「只是還沒有檔案而已」,在話語上構建出他們的合理性。

在制度上,各州設立各種「庇護城市制度」(Sanctuary City),規定庇護城市居民就業上學也不須出示身份證明文件,其享受福利與待遇與美國人及合法移民無異。城市警察與州警察不得無故查居民的移民身份,在其他案件中抓到非法移民也不得送給聯邦警察。

在法律上,即使聯邦警察抓到的非法移民,遣返之前也一律要經法庭審理,而且還可上訴,美國政府提供法律援助,用公帑養活了一大群移民律師。

民主黨的做法雖然有人文關懷的出發點,但獲取選票也是不可忽視的原因。民主黨本來就更多地代表少數族裔的利益,拉美裔(即主要是墨西哥人)是其票倉。很多非法入境的墨西哥人都是合法移民的親朋戚友,支持非法移民符合大多數拉美移民的利益。

且在1986年雷根(Ronald Reagan)時代,美國通過了移民改革與控制法(Immigration Reform and Control Act ,IRCA),建立大赦制度,非法移民總有一天可能變成合法移民;即使他們一直是非法移民,他們在美國出生的子女也是合法的美國公民,長大後能投票,培養下一代票倉。這進一步加強了民主黨支持非法移民的動機。

共和黨代表的勢力與民主黨恰好相反,所以多數情況是站在反非法移民的一面。但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其實對美國經濟也有很大貢獻,「髒、累、差」的工作很多由他們包辦。因此,共和黨也不是鐵板一塊。

對民主黨來説,非法移民合法化一直是其心願,但美國法律框架下,要把大批非法移民變爲合法需要國會立法。但移民問題牽扯很大,以致十幾年來綜合性的移民改革法案一直是兩黨拉鋸的焦點,到現在還沒有結果。

大選期間,川普提倡遣返非法移民的依據之一,就是符合「法律與秩序」,非法就是非法。川普執政後,民主黨也不能抛開法律地硬撐所有非法移民。於是,焦點就放在「追夢人」上。

所謂追夢人,主要指小時候就被父母以非法移民身份帶到美國,在美國讀書長大。他們大部分符合2001年提出的「夢想」法案(Development, Relief, and Education for Alien Minors Act,DREAM)的要求而得名,但該法案一直未獲通過。他們有的已經長大成人,身份仍然是非法移民。他們生活在美國已久,墨西哥反而是陌生的地方,回到墨西哥生活存在實際困難。

2012年,歐巴馬通過「童年抵達者暫緩驅逐辦法」(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DACA),以行政命令的方法讓「追夢人」可以一直在美國生活,每兩年延續身份一次,惟其最終地位需要國會通過方案安排。2012年時,追夢人大概有180萬;現在則還有80萬左右註冊在案。

80萬人其實在非法移民中並不是一個很大的數目,但由於其與兒童保護這個價值觀上的「正義性」有關,吸引了非法移民拉鋸戰的大部分眼球,不少共和黨人也希望留下追夢人。

去年9月,川普宣佈不再接受DACA的新申請,但又說在今年3月5日正式停止前,願意與民主黨談判。這時就可知道,其計劃就是把處理追夢人與通過在預算案中撥款建牆相掛勾。這樣在國會通過稅改方案之後,就輪到DACA、建牆、移民以及財政預算案,成爲國會鬥爭的主要戰役。

RTS1G41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川普三支箭打非法移民

川普雖然在競選時主打「非法移民」牌,但上台後卻釋放出一系列信息,要大力減少合法移民,其途徑主要有幾個。

第一,減少難民名額。川普把難民視爲美國負擔,穆斯林難民更被視爲威脅。上台之初,川普就頒發「穆斯林禁令」,在禁止「穆斯林七國」公民入境的同時,還中止審核來自「穆斯林七國」的難民。法令隨即因涉嫌「種族宗教歧視」之故,被州法院與聯邦巡迴法院判違憲。政府在去年3月與10月,兩次給出替代版本的法令,大幅放寬了禁令中有關難民的條款。最高法院在12月4日終於對10月版本的法令放行。但12月22日,第九巡迴法院又在另一起上訴案中重新判10月法令違法。

儘管針對穆斯林國家難民的禁令受挫,川普仍然大幅減少了難民的接收名額。美國在小布希(George W. Bush)時代,每年接受難民的名額是五萬,歐巴馬時代逐漸增加,到2017年計劃到每年接收11萬。川普把2017年名額重新嚴格縮減到五萬,在明年還準備進一步縮減。

在縮減接收新難民的同時,川普還「清掃」臨時居留在美國的「災難難民」。這項臨時受保護身份項目(Temporary Protected Status program,TPS)是在1990年老布希(George H. W. Bush)時代就建立起來,旨在臨時接納因戰爭與天災而受難的特定國家公民(目前以薩爾瓦多、宏都拉斯、海地人最多)。

2017年11月,白宮相繼宣布停止2,500名在美尼加拉瓜人與58,000名在美海地人的這種身份,2018年初又取消約20萬名在美薩爾瓦多人的這種身份。這些人最遲在2019年必須遣返回國。

第二,川普要取消俗稱抽籤移民的「多元化移民簽證抽籤程序」(Green Card Through the Diversity Immigrant Visa Program)。抽籤移民也是1990年老布希總統時代爲了增加移民多元化的立法,所有外國人(無論是否身在美國)都可以申請,從移民到美國人數較少的國家的人群中,以隨機抽籤的方法每年批准五萬個名額。

雖然被抽中的人,也需要有與其他移民項目一樣的背景審查才能發放簽證,但川普宣稱「美國根本不知道這些人是誰就發放簽證」,讓恐怖分子潛入,危害美國安全。

第三,企圖縮減依親移民,即所謂「鏈式移民」(Chain Migration)。在美國移民體系中,依親移民是重要的一環,歸化公民的父母、成年子女及兄弟姐妹都可以用親屬的名義,申請移民美國。川普認爲這些移民絕大部分都是來美國吃福利,損害美國利益,也要停止。

他希望把親屬的定義限縮到只有配偶與未成年子女這種核心家庭成員。除了指責依親移民「吃窮美國」之外,他也用上了「反恐」的由頭,比如在去年12月底的紐約車站爆炸案中,川普就趁機「揩油」,以嫌犯當初通過依親移民來美國論證他們危害安全。

此外,川普還出動多種措施減少批准工作簽證(H1B),也準備廢除H1B延期政策(H1B只有六年有效,現時在六年後可申請延期)。H1B雖然不是移民簽證,但這也是減少合法移民的重要途徑,因爲很多合法移民都先以工作簽證留美,再轉身份獲得綠卡與公民。

值得指出的是,取消依親移民與限制工作簽證對華人影響甚大。很多支持川普的華人,對川普口說打擊「非法移民」,實際卻想限制合法移民大表不滿。

其實,這就是美國的「狗哨政治」(Dog-whistle Politics)。好在,廢除抽籤移民與縮減鏈式移民都必須立法,川普說了不算數。

川普的計算:為非法移民而犧牲合法移民

爲了通過財政預算案,川普與兩黨議員陷入激烈的談判之中。川普最希望的目標就是美墨邊境牆的250億美元;他與共和黨人對非法移民問題也顯得立場堅定。民主黨堅持不能蓋牆,也堅持為「追夢人」提供歸化的途徑,而且進一步提出還必須歸化追夢人的父母。

各方又提出其他中間方案。年初的「屎坑國家」事件,就是川普與兩黨議員討論共和黨議員葛瑞姆(Lynsey Graham)與民主黨議員杜賓(Dick Durbin)聯手提出折衷方案時,川普脫口而出的。

「屎坑國家」粗鄙言論背後的「種族主義、性別主義、欺凌主義」

但如果認爲川普真的如此反對非法移民就錯了,在他心目中「追夢人」並非不可商量。

1月25日,川普抛出新方案,在非法移民的問題上大幅讓步。他不但願意讓80萬註冊的追夢人在12年内獲得美國公民權,還擴大到追夢人的父母,受惠人數達180萬人。條件是,在要求批准美墨建牆撥款的同時,也要廢除抽籤移民,以及縮減依親移民。於是,這兩個合法移民的類別就成爲川普的犧牲品。

這個建議將了民主黨一軍。對民主黨來説,非法移民對保住其票倉關係重大,依親移民雖然也重要,卻未見得是燃眉之急,民主黨有很大機會進行妥協。

但是,這樣一來相當於犧牲合法移民的利益去遷就非法移民了。非法移民不反了,反而反合法移民。這與川普原先鼓吹的「法律與秩序」、「反非法移民」的説辭根本背道而馳。

受影響最大的莫過於美國的華人了,因爲美國華人長期都是依親移民的最大得益者之一,遷就非法移民對合法移民不公平,又是華人川粉反民主黨的主要動機之一。篤信川普的華人川粉都被川普給戲弄了。

這些華人川粉的問題是:第一,對反非法移民背後的「狗哨政治」毫無認識;第二,輕信政客「法治與秩序」的説辭;第三,沒有了解美國亞裔的權益總是被兩黨放在後面,這是美國政治的常態;第四,不明白相對而言,民主黨還更傾向保證少數族裔權益,有利亞裔。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