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跨基女:排斥跨性別的基進女性主義流派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排跨基女主張自己並非仇恨跨性別群體,而是想要廢除整個性別系統(gender system),他們假設在一個沒有性別的烏托邦,是不會有跨性別、多元性別的存在。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這幾天女權大遊行的浪潮再度席捲全球,這幾天跨性別社群卻被一張廣為流傳的照片給震驚了,在溫哥華女權大遊行中,有一名順性別女性高舉著「跨性別女人是男人。真相不是仇恨,別相信謊言。跨性別意識形態是厭女與恐同。女人不是一種感覺、服裝或刻板印象的表現。女人是生物事實!沒有任何倫理與道德責任為了安撫男人的感受而說謊。」

一場以女性權利、性別多元平權、反性/別暴力為號召的遊行,卻有人意圖排除被社會歧視、遭到邊緣化、高度面臨暴力威脅的跨性別女性,否定跨性別女性真實的經驗與感受,並對跨性別女性施以仇恨言論(hate speech)。

這群人被稱作「排跨基女」(TERF),全名是「排除跨性別的基進女性主義者」(trans-exclusionary radical feminist),意思是在百花齊放的眾多女性主義流派中,屬於基進女性主義者當中的一部分具有排除跨性別,特別是排斥跨性別女性意識形態的人。

雖然排跨基女本身認為這名詞是一種誹謗(slur),偏好自稱為「性別批判女性主義者」(gender critical feminist),就像「反墮胎」(anti-abortion)人士喜歡自稱為「支持生命」(pro-life)。他們刻意放大有人高喊要殺了排跨基女的網路言論,以及激進跨性別運動者毆打排跨基女的新聞,來佐證他們的論點。

可是排跨基女這個名詞並非由反女性主義者發明來詆毀他們,而是那些支持跨性別的女性主義者、基進女性主義者為了指出與他們的不同,為此創造出來的中性名詞。即使有人高呼要殺了排跨基女、真的去毆打排跨基女,也不代表排跨基女本身是誹謗,因為也有許多人高喊要殺了種族主義者厭女主義者,以及激進黑權運動者毆打種族主義者、激進女權運動者毆打厭女主義者的新聞,當然這未必是正確的作法。

排跨基女主張自己並非仇恨跨性別群體,而是想要廢除整個性別系統(gender system),他們假設在一個沒有性別的烏托邦,是不會有跨性別、多元性別的存在,認為所有對他們仇恨言論的禁止,都是「跨性別意識形態對所有女人的禁聲(silence)」,那些提出不同意見的女人似乎根本不存在。

不僅如此,這種假設是一種「訴諸未知謬誤」(argument from ignorance),在沒有性別的世界可能女性主義也不存在,連人類會怎麼建立親密關係與性關係都不得而知。既然要拆解現有的性別框架,怎麼會攻擊受到性別框架邊緣化的跨性別群體呢?

況且他們的訴求包含了「從女性空間(包含女廁)排除跨性別女性」、「反對跨性別女性獲得醫療保險」、「用男性代名詞稱呼跨性別女性」與「將性別認同從反歧視法刪除」等,這些幾乎與「廢除性別」毫無關係,甚至背道而馳的概念:到底要怎麼將女性代詞視作專屬順性別女性的尊稱、建立順性別女性專屬空間,同時卻又要廢除性別呢?

關於排跨基女的歷史,最早可以回朔至1973年被譽為「最大的女同志集會」的西海岸女同志會議(WCLC),擔任討論會協調者的跨性別女性貝絲·埃利奧特(Beth Elliott)也遭到部分排跨基女暴力襲擊,即便一群基進女性主義者用肉身擋下,排跨基女也對這群盟友們施以暴力

跨性別理論家與藝術家桑迪·史東(Sandy Stone)就曾因為她在一個女同志分離主義的唱片公司工作,被排跨基女珍妮絲·雷蒙(Janice Raymond)出版一本書《變性帝國-人妖的製作》(The Transsexual Empire: The Making of the She-Male),指控跨性別女性是「男人侵入女性主義與女同志陣營的間諜」、「變性慾是對女性形象的盜用與強暴」。其後瑪莉·戴莉(Mary Daly)也在其著作《婦女生態學-激進派婦女主義的轉化倫理》中表示贊同珍妮絲,指控進行性別確認手術的跨性別女性是「父權醫學為男性幻想製造的科學怪人」。更因此在桑迪與所屬的女性主義樂團表演時,甚至收到了武裝的排跨基女組織死亡威脅

以排除跨性別聞名的排跨基女活動「密西根女性音樂節」(Michigan Womyn's Music Festival),1999年時也曾發生對跨性別女性施以暴力驅逐出會場的事件,以及當面集體羞辱一名16歲的跨性別女孩與她的女同志朋友們是強暴者,並有排跨基女持刀恐嚇這群女孩們,也是因此才有了「跨性別營」(Camp Trans)的活動。

近年來也有一些案例,排跨基女希拉·傑弗里斯(Sheila Jeffreys)指控跨性別女性是「男人透過扮演女性的屈從享受性高潮」,認為跨性別女性作為女性所承受的性別歧視甚或性暴力,都是一種男人淫慾驅使的喪心病狂,並出版一本書《性別傷害-一名女性主義者對跨性別政治的觀點》(Gender Hurts: A Feminist Analysis of the Politics of Transgenderism),指控跨性別女人以手術創造的陰道是噁心的,就像反女權人士對於順性別女性的汙衊。

與排跨基女吉曼·基爾(Germaine Greer)在媒體上表示:「跨性別女人不是真正的女人」,並在2016年編著了一本名為《剷除女性—一場向女人、女性及人權宣戰的性別政治》(Female Erasure: What You Need To Know About Gender Politics' War On Women, the Female Sex and Human Rights)的書,陰謀論地指控跨性別運動是為了剷除女性的生物現實,可是跨性別運動未曾聲稱過「生理性別/生物女性不存在」或「女性並沒有因為生理性別受到歧視」,不過是指出跨性別女人也屬於廣大女性的一環、也受到對女性的壓迫而已。

從政策層面來看,像美國號稱基進女同志的排跨基女組織「婦女解放陣線」(Women’s Liberation Front)居然接受反墮胎、反同志團體的贊助,完全違背他們創立的宗旨與政治正當性,只為了在新墨西哥州提出訴訟反對美國司法部將性別認同納入保障性別平權教育的第九條修正案,對抗了跨性別權利與墮胎權利的聯合陣線;加拿大排跨基女組織也抗議保障性別認同的 C-16人權法案,認為將會使男性暴力罪犯有機會進入婦女庇護所,理論上暴力罪犯怎樣也不可能隨便進入庇護所,何況該法案只是保障受暴的跨性別女性可以接受婦女庇護所的保護而已;英國排跨基女組織也在網路上募款,要將跨性別女性參選人從工黨的女性參選人名單中剔除,忽視跨性別女性處於更不利政治地位的現實。

回到這一次女權大遊行的事件中,排跨基女網站「女性主義浪潮」(Feminist Current)的創辦人梅根·墨菲(Meghan Murphy),更是撰文指控這些譴責的聲浪,認為這些聲浪是網路霸凌質疑性別認同政治的女性。同一篇文章也指涉支持性工作權利的跨性別女性都是「鼓吹性暴力的男人」,雖然性交易政策女權運動本來就有不同見解,但將想要保障性工作者權利的倡議者等同於支持性剝削,這實在是一種「稻草人謬誤」(straw man)。然而梅根卻認為對排跨基女政治理念的不認同,都是一種針對婦女的暴力(violence against women)。

跨性別女性並不是某種為了侵入女性陣營、強化女性刻板印象、教導女人怎麼當女人、消滅女性生物事實的怪物,跨性別女性也困於對女性的限制及壓迫,是真實從在於歷史文化及現代社會的一群人,對於性別的感受與認知本就有很多種不同經驗,沒有人的應該被另一群人擅自定義與否定。

誠如偉大的基進女性主義法學家凱瑟琳·麥金儂(Catharine MacKinnon)所述:「生理構造不能定義女性特質(womanhood),女人是個政治群體」,和墮胎權運動先驅葛羅莉亞·斯坦能(Gloria Steinem)曾代表女性主義者向跨性別群體道歉:「我相信跨性別的人,包括那些已經進行性別轉換的人,都真正的、真實的活著。應該為這些生命喝采,而不是質疑。 」

許多跨性別女性正在為性別平權奮鬥與努力,理應當是女權運動的盟友,而不該是他者或敵人。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吳馨恩(壞情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