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得少也不見得會瘦:「卡路里等式」的荒謬

你吃得少也不見得會瘦:「卡路里等式」的荒謬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今天以前你都沒時間看醫藥新聞的話,我接下來講的,可能會嚇你一跳。多吃高脂食物,不但死亡率比少吃高脂的低,而且心血管疾病率也比較低。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寫《反糖運動》(編譯,The Case Against Sugar)的托布斯(Gary Taubes),說過一個有趣的比喻。如果你問一個理財專家,比爾.蓋茲(Bill Gates)怎麼會這麼有錢,他告訴你:很簡單,比爾.蓋茲不過是賺的錢比花的錢多很多而已。這是事實,但也是廢話,你會痛罵這個理財專家。

但如果你問一個營養專家,如何不會體重過重,他告訴你,只要你吃進去的卡路里,比消耗的多,那你就會變胖。這也是廢話,但是很多人會把營養專家的話當成重要的道理,認真思考如何吃進更少卡路里、消耗更多卡路里。

托布斯認為,把這「卡路里等式」當成不可打破的鐵律,就像想要多賺少花就變成比爾.蓋茲是一樣的荒謬。我們受科學訓練的,通常對「等式」這漂亮的數學有祟高的敬意,我以前也覺得人會胖,就是因為卡路里在身體積累,「你會胖,就是你沒有定力少吃多運動」,所以聽到托布斯這觀點,有點傷腦筋。所以我試著了解托布斯的論點,為什麼這卡路里等式是荒謬的。

一是卡路里並不全都一樣。如果今天以前你都沒時間看醫藥新聞的話,我接下來講的,可能會嚇你一跳。多吃高脂食物,不但死亡率比少吃高脂的低,而且心血管疾病率也比較低。

知名醫學期刊:高碳水化合物飲食,與較高心血管致病率有關

沒錯,以前的飲食指南講錯了。

脂肪、膽固醇沒有以前認為的壞,而碳水化合物如米、麵、糖這些,是比以前想的更壞,高碳水化合物的飲食,雖然不會增加心血管疾病的機會,但卻是增加了總死亡率。《刺胳針》期刊(The Lancet)去年8月29日出的重要論文,應該是把脂肪和碳水化合物在飲食界的地位定錘了。

這種推翻前人的研究,固然很重要,但卻讓人不知所從。今天你們專家教我們吃低脂,明天卻告訴我們脂肪不但好吃,還比較健康,那後天呢?如果聽了你的話,開始改變飲食,那天你們又有什麼「新證據」又改了呢?到底一般人該怎麼看這種新研究?

這就回到卡路里等式的問題。

科學上雖然有所謂「典範轉移」的事情,像是牛頓力學過時,而愛因斯坦相對論出場這種重要的改變。但當我們對物理有更多了解的時候,我們知道牛頓哪裡不對,什麼定理在什麼時候還是對的,這不是推翻知識,也不是像衣飾流行一樣,像鐘擺一樣搖來搖去。所以我們不會擔心說有一天,「地球是方的」這樣的學說又變成新的典範。

所以有關於卡路里並不全都一樣的事實,我們大概也可以相信不會像鐘擺一樣,哪天專家又告訴我們碳水化合物多吃才對,因為我們慢慢地知道這些飲食進到身體裡的機轉了。碳水化合物,尤其是糖,進到人體裡,不只是產生熱量,糖本身和身體的互動,尤其是胰島素,會造成人體很多的問題。高糖食品進到人體,促發胰島素釋放,讓糖轉為脂肪存起來,這機制如果運作得太好,血糖降太快,不但餓得快,也讓你沒精神。

所以胰島素要能夠精準調控血糖,但如果一直食用高碳水化合物,胰島素在血中濃度一直處於高點,身體不再受胰島素調控,糖尿病就來了。《剌胳針》的研究沒有說高碳水化合物的高死亡率的成因,但如果最後發現是和糖尿病,或是胰島素的耐受性有關,我也一點都不會覺得意外。

托布斯說卡路里等式的荒謬正在此。營養專家教你多運動,少吃。但如果你少吃,但吃的都是高碳水化合物,不但你餓得快,而且沒力氣讓你運動,最後餓得頭眼發昏,抵抗不了糖的誘惑,反而吃了更多不好的碳水化合物,整個惡性循環。另一方面,如果少吃碳水化合物,但吃高脂吃得飽,不但不會讓胰島素過度作功,身體也比較有力氣,那時再來談卡路里等式的少吃多動,才有道理。

在科學家對胰島素和其它物質有更進一步了解之前,遵守古人名言「事事採中庸之道」(Moderation in All Things),適量的攝取各式營養,但傾向少糖、多脂肪、多運動,大概是目前最好的飲食健康之道。

本文經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