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夜百鬼夜行記

萬聖夜百鬼夜行記
Photo Credit: Ivani Chang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有辦法回憶甚麼時候開始台灣有這麼多小孩都在大肆慶祝萬聖節了。所謂的傳統都是被發明的,我們或許可以從中觀察一個正在台灣社會裡被發明與被建構的傳統。

前面講到台灣人反應很兩極。雖然沒有天主教傳統也沒有城市主保聖人,我們依舊不假思索地吸收了萬聖節。然而這個島上目前有幾十萬外籍工作者會共同慶祝的日子,伊斯蘭教的開齋節,我們至今就仍然處於一個打死不認的狀態。這可能是我們所共同認定,為了維持台灣最美麗的風景,而必須有所堅持吧。

下了公車我到了頂好商圈,一台正藍媒體轉播車停在路口,人們目光的焦點看著馬路對岸一片人海好不熱鬧,原來是一群某黨候選人正在掃街拜票。為了讓這群貴冑及其附庸人馬浩浩蕩蕩掃過路口,警察就這樣控制了燈號,讓我的馬路過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

但沒有人抱怨,畢竟擋馬路的不是華隆工人、不是國道收費員、不是大埔農家、不是巢運也不是彩虹圍城,既有天蓬元帥與天兵天將出巡,警察大人為它們行個方便、把交通堵塞個十來分鐘,自然也是天龍京城的尋常風景。

我終於懂了,萬聖節果然是天龍城髒東西都跑出來百鬼夜行的時刻。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Flickr CC BY SA 2.5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Flickr CC BY SA 2.5

後記

順便告訴你,全台灣的小孩除了一個扮成媽祖、一個扮成安娜貝兒之外,其它有百分之八十的小孩都是迪士尼公主,這些公主裡有超過一半是Elsa。

想像與認同的貧乏是我寫這篇文章的主因。

我寫這篇文章就是在想,嫁接西方與文化接近這件事情,遠比我們想像的複雜許多,複雜到我覺得我的文章根本沒有確定任何事情,只是觸發我更多疑問而已。

例如聖誕夜的核心儀式在望彌撒,但是這在台灣只有教徒才這麼做。而在西方世界裡,就算是新教國家,也仍然藉由聖誕節傳遞分享、關懷弱勢,分享給無家可歸者,或是家族團聚的親情,互送禮物的貼心,以及聖誕節早上拆禮物的驚喜等等。

可是傳到台灣來以後變成甚麼了呢?聖誕舞會聖誕大餐老公公裝扮然後是要大家買禮物消費。

這就是我的問題核心。

在沒有任何文化基底的基礎上被嫁接過來的西方宗教節日,對我們來說除了物質性,尤其是符號消費以外,我們到底得到了甚麼?

你沒有經歷過齋戒的辛苦就不能體會開齋的喜悅或是嘉年華的百無禁忌,你不是教徒也不用守教規那這個耶穌的生日到底對你有甚麼意義呢?

你為什麼不過佛誕節呢?因為它比較不炫嗎?因為美國不過嗎?還是面對耶穌與佛祖,你覺得耶穌才是自己人,佛祖是外國人?(一種美國很近花蓮很遠的概念)

然後台灣的文化來源,我還是再說一次,有漢文化原住民文化又加上西荷殖民鄭氏王朝清領日治民國據,所有的政治經濟原因都是文化的底層土壤。

然後,漢文化還是中華文化,不論你怎麼叫她,漢人來自中國大陸,過清明除夕中元都是同一團被建構起來的巨大東西,不要急著去中國化,好好面對中國,好好承認我們與中國的臍帶關係,要獨立更要認識自己的基底,我一直這樣認為。

菲律賓是天主教大國,它們被殖民所以過萬聖節一點意外也沒啊,這就是我說被天主教文化浸潤四百年的殖民地,我一直在想的是,我們被佛教文化浸潤的結果,還是沒甚麼人在過佛誕節。

然後還有很多人說,萬聖節就是好玩、就是樂趣,不要去想甚麼意義,根本就沒有意義。

我很贊同,我不是愛潑冷水的人,我懂純粹的樂趣有多可貴,尤其在這個乏味的時代,乏味的社會裡。

但是要說最歡樂最有樂趣的節日,我真心覺得當推潑水節莫屬。

好,你看幾個台灣人在過潑水節,除了中和泰緬街的朋友以外,台灣很少看到。

不是說樂趣最重要嗎?為什麼遇到潑水節又沒反應了呢?又回到打死不認了。

我想說的是,文化的批判性思考,我們應當反省的,永遠是抉擇,不是實踐與執行操演文化儀式所帶來的樂趣。

我尊重所有的儀式,我也相信參與者的熱情與樂趣,所以我從頭到尾不曾去批評小朋友的扮鬼遊街。

我只是想說,這都是抉擇。

你為何選這個不選那個?當你試圖回答時,你決定了你的價值、你也決定了社會看待各種事物的價值。

而我們這個社會如何看待各種事物的價值:人權的價值、工作權的價值、自由的價值、愛情的價值、誠實的價值、房地產的價值、三代公務員的價值,就決定了我們這個社會的格調。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李律臉書

Photo Credit: Ivani Chang @ Flickr CC BY ND 2.0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