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擺於歐亞間的沙皇們》:日俄戰爭後,俄羅斯「空有外表的立憲制」

《搖擺於歐亞間的沙皇們》:日俄戰爭後,俄羅斯「空有外表的立憲制」
|Photo Credit: 東城鉦太郎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在政治與社會的動盪,即使在戰爭結束後也未見平息之勢。四處不僅頻傳地主在農村的宅第遭放火的事件,鐵路員工及勞工也開始罷工。

文:土肥恆之

與日本宣戰

一九○二年三月,俄羅斯南邊的卡爾可夫、波爾塔瓦兩省發生農民起義,起義之下,約有八十間地主的宅邸遭到襲擊。這是在農奴解放後,第一次有這麼激烈的起義行為。隔年四月,奇西瑙發生反猶事件,到了同年夏天,喬治亞的巴庫發生政治罷工,影響遍及南俄各都。自由主義陣營也結成了「解放同盟」,強化了反政府的傾向。

於一九○二年四月就任內政部長的普勒韋,是位一般被公認為「反動的」內政官員。普勒韋曾說:「要抑制革命的發展,我們需要的是一場小小的勝仗。」也就是說,他認為若想恢復國內的治安,目前所剩的唯一手段,就是在遠東引起戰爭,並獲得勝利。普勒韋的發言,一直以來都經常被引為俄羅斯方促成日俄戰爭的原因,雖然他的言辭之中,也透露出了當時俄羅斯的國內氣氛,但仍過於斷章取義。畢竟當時的世局十分複雜,並非三言兩語就能道盡。

一九○○年,長期受到歐洲列強侵略的中國清朝,爆發了義和團事件。以「扶清滅洋」為口號發動的動亂勢力,包圍了各國設於北京的大使館,並殺害了日本、德國外交官,最後由八國聯軍之力將其制伏。順帶一提,當時的聯軍中,日本是派兵數量最多的國家。一九○一年九月,中國在與各國簽訂的《辛丑條約》中,被要求支付天價賠償金。

此時,俄羅斯應戰爭部長庫羅帕特金的主張,在鎮壓動亂後,仍不撤離於滿洲的部隊,在事實上占領該地。而早在兩年前,俄羅斯就已獲得包含旅順、大連在內的關東州租借權,以及西伯利亞大鐵路南部支線(東清鐵路)的鐵路鋪設權。俄羅斯為了建造鐵路與都市,派出了六萬以上的人員到了滿洲,於旅順(亞瑟港)建造了要塞,並配置了一部分的太平洋艦隊。日本見狀,便轉移了拿下朝鮮半島的野心,開始強烈警戒俄羅斯的行動,並與英國締結日英同盟。畢竟在能夠大量運送士兵的西伯利亞鐵路完全開通後,俄羅斯儼然成為日本的一大威脅。

一九○三年九月,日俄兩國的外交部長圍繞著滿洲與朝鮮的權益問題展開會談,可惜未有結果。翌年,日本宣告與俄羅斯斷絕外交,兩國進入戰爭狀態。一月二十六日,日本海軍開始攻擊旅順與仁川,在一九○四年的黃海海戰之後,俄羅斯的太平洋艦隊有超過半數的軍艦遭到擊沉。於是俄羅斯原先抱持的輕鬆取勝想法,就這樣遭到打破。

同年七月,內政部長普勒韋在首都聖彼得堡的路上,遭到社會革命黨的猶太人黨員阿瑟夫計畫殺害,這起槍殺事件最後引起了社會的大舉共鳴。普列漢諾夫甚至舉辦演說,表示「日本正在為了各個受到壓迫的民族代為復仇」。在自夏季打到秋季的滿洲陸戰中,俄羅斯亦陷入了苦戰,同年十月,俄羅斯決定派出波羅的海艦隊以支援太平洋艦隊,然而到了十一月中旬,日本自二○三高地向旅順要塞實施砲擊後,戰況便持續朝利於日本的方向發展。最終,俄羅斯總司令施托塞爾向日本大將乃木希典派出使者,宣告投降。施托塞爾的投降通知,在首都引起了騷動,然而到了隔年年初,聖彼得堡又爆發了另一起更大的事件。

「血腥星期日」事件

一九○五年一月九日(西曆一月二十二日)星期日上午,十萬名勞工帶著妻子,揭著教會旗幟、手捧聖畫或沙皇肖像,朝向冬宮行進。在困苦生活中喘息的人民,為尋求沙皇的「正義與庇護」,組成了這樣的一支示威隊伍。運動的帶領人,是一名叫做卡邦的教堂神父,他抱著必死的決心,立於遊行隊伍的先鋒,手上則握著工廠勞工等大量要交給沙皇的署名請願書,目的是獲得召開制定憲法會議等「近代的」權力。另一方面,位在冬宮的尼古拉二世,在將場面交給叔父弗拉基米爾大公處理後,就帶著家人們前往了沙皇村。在皇帝離開後,三萬名士兵便進入了首都,後來強硬派的弗拉基米爾大公,命令軍隊對著聚集於冬宮前的大量民眾進行射擊。此舉造成了包括小孩在內,超過一千人以上(官方公布資料為一百人左右)的死傷,廣場的白雪頓時染上鮮血。

「血腥星期日」事件,給予了民眾心中「好沙皇」的純樸觀念一個決定性的打擊效果,這對皇帝尼古拉二世所造成的影響,遠比九年前在莫斯科的霍登卡廣場上發生的事件都還要惡劣。運動領導者卡邦開始促成全面的起義,雖然聖彼得堡很快就恢復了原有秩序,但抗議的罷工潮仍遍及了全國。同年二月初,被當作「反動象徵」的莫斯科總督謝爾蓋大公遭人炸死,由於他是同樣死於暗殺下的亞歷山大二世之子,即是說父子兩人皆在恐怖攻擊下犧牲。聖彼得堡總督特列波夫為聽取勞工的要求而開設了會議,然而事件的發生,卻也成了讓社會大舉左傾化的契機。自春天到初夏期間,農村中亦產生了騷動;中央農業地帶的農民依全村商議的結果,要求減低地租、提高薪水,並在莫斯科成立全俄羅斯農民同盟,開始向國家提出召開憲法制定會議以及「廢止土地私有」的要求。

日本海海戰的敗北

在遠東的戰況中,俄羅斯每況愈下。一月,由乃木希典指揮的第三軍占領了旅順。二月底,俄軍在奉天(今瀋陽)的敗北,付出了大量的犧牲。為了支援太平洋艦隊,羅傑斯特文斯基司令指揮著波羅的海艦隊急駛向海參崴,並在五月上旬進入了對馬海峽。由於日本方面至終無法預料俄羅斯艦隊將走對馬海峽還是津輕海峽的航道發動攻勢,因此無法讓聯合艦隊編成兩隊分頭作戰。最終,日本選擇掐住對馬海峽來進入迎擊狀態。而就結果來說,這個作戰非常奏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