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柯文哲登歐洲議會不提「台灣價值」,只談自己的「台北價值」

【全文】柯文哲登歐洲議會不提「台灣價值」,只談自己的「台北價值」
Photo Credit:柯文哲Twitte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先前總統蔡英文拋出「台灣價值」問題後,今晚柯文哲也高談「台北價值」。當時蔡總統接受專訪被問到柯文哲還是民進黨盟友嗎?蔡總統說,柯文哲須再次確認「台灣價值」

(中央社)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晚在歐洲議會演講提出「台北價值」,將西方社會進步的價值,涵納入華人社會,並強調台北有活躍公民社會、亞洲最大的同志遊行,和其他華人社會不一樣。

柯文哲在本地時間晚間7時30分,以「進步價值光榮城市」為題,發表約15分鐘的英文演說,有30位歐洲議員,合計近百位來賓出席,柯文哲獲得熱烈掌聲。

他在演說中介紹自己背景與大部分台灣政治人物不同,在台灣大學醫學院當外科醫師超過30年,並說:「因為台北的人民已厭倦長久以來的政黨對立、政治鬥爭,他們渴望改變、渴望不謀私利、不為政黨服務的人帶領城市的未來。他們非常絕望,所以他們選擇了我。」

他也首度正式提出「台北價值」說,向在場來賓介紹在各種思想與價值衝突的十字路口上,台北處於什麼樣的位置。

他說,台北與其他華人社會很不一樣,並舉例包括有很活躍的公民社會。台灣的非政府組織(NGO)或非營利組織(NPO)數量大到難以掌握,但一般粗估大概是超過1萬個。

此外,台灣沒有審查制度,根據「無國界記者」發表新聞自由指數排名報告,台灣是世界上言論自由程度很高的國家。「無國界記者」最近將亞洲總部辦公室從香港移至台北。他看著大家說:「當水往低處流,記者往自由的地方跑,大家應該知道我想表達什麼。」

他還說,去年的開齋節活動,有5萬名穆斯林在台北車站與親友一同慶祝。而同樣在去年10月,12萬人參與同志大遊行,規模為亞洲最大。另外,大法官還作出了同性婚姻釋憲案,好多外國朋友特別飛來台北,見證這同性婚姻權利的里程碑。

柯文哲表示,為什麼這些可以和諧地存在於台北?「我想,這就是台北價值,將西方社會中進步的價值,涵納進華人社會來。」

柯文哲致詞全文如下:

各位議員、曾大使,大家晚安,我是台北市長柯文哲。身為第一位從台灣來到歐洲議會演講的市長,我感到相當榮幸。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進步價值 光榮城市」。

城市在這世界的角色越來越重要。現在的城市人口已超越鄉村。世界都市化的趨勢,會越來越快。我相信,這對世界是好的,因為城市提出的不是問題,而是解決方案。我擔任市長,就是要解決市民每天生活的問題,著重於解決問題,不分黨派。我常說,只要把每一個小問題解決了,就不會有大問題。

先介紹我自己,我的背景與大部分台灣的政治人物很不同。我在台灣大學醫學院當外科醫師超過30年,事實上,在當市長之前,我還擔任台大外科加護病房主任長達17年。我醫師生涯的日常就是看診、開刀、研究還有教學。後來,2014年2月17日上午8點,我值完大夜班,脫下白袍、掛在牆上,走出台大醫院,投入當年市長選舉。

為什麼沒有從政背景的我個人生涯大轉彎,決定投入台北市長選舉?因為我想改變台灣的政治文化。台北的人民已厭倦長久以來的政黨對立、政治鬥爭,他們渴望改變、渴望不謀私利、不為政黨服務的人帶領城市的未來。他們非常絕望,所以他們選擇了我。

我不具政黨背景,沒有甚麼可以失去的,所以我盡力去做。如果失敗,就是回去當醫生而已,而且論收入來說,醫師的收入還比市長還高。

因此,當年的選舉口號是「改變台灣從改變台北開始,改變台北從改變文化開始」,我的選舉團隊是在網路上號召年輕人來參與;我的選舉經費依靠小額募款、甚至提早停止募款,並且在投票前公開所有競選帳目。我們贏得了選戰,這代表台北市民改變台灣政治的決心。

我的價值理念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人權、法治及永續。我是醫生,也是教授。我喜愛閱讀、思辨。前半輩子,我是個自然科學背景的人。後來我把這些價值以及科學方法帶入我的施政,讓我們來看看,這樣是否真能為人民帶來更好的生活?

2017宜居城市評比

經濟學人發表的2017全球宜居城市排名報告,在所有140個宜居城市裡,得分為80分以上的城市,就算生活品質優良。全球第1名是澳洲墨爾本,而歐洲城市排名最前的是維也納,位居第2。總體來說,排名前面的城市,還是以歐洲以及北美為主。

華人文化圈裡排名最前的5個城市,依序是新加坡(90.4分)、香港(88.8分)、台北(83.9分),再來是大陸蘇州(75)、大陸北京(74.9)。和蘇州、北京相較之下,台北在Healthcare、Culture & Environment還有Education項目表現較好,Stability以及Infrastructure項目則同分。

這些指標顯示出,民主、自由、多元、開放的社會,基本上就是現代宜居社會的必要條件,也才能吸引人才,提升經濟競爭力。這些都是軟實力,也是台北的強項。

台北經驗獨步華人社會

各位可以看到,我一直拿台北跟華人社會比較。華人社會有自己獨特的文化與價值觀,西方社會也有西方文化的價值觀,但是如何將西方價值與觀念融入華人社會?台北克服了挑戰,並且成為一個很好的範例。台北處於華人文化圈內,然而已經把進步的西方價值涵納進我們的社會。

身為台北市長,我希望我們在台北嘗試的改變,會擴散到亞洲其他城市。接下來我將分享幾個實踐理念的案例。

正義:2016年,台北的房價所得比為15.64。這表示,一般的家庭要花15年以上的所得,才能買下一戶一般的公寓。住房問題的確是一個大問題,尤其對青年來說更是如此。我們的解決方案是,透過更多的只租不賣的公共住宅,提供給需要的市民、以及在台北工作的人民。新建的公共住宅,都會是綠建築、智慧建築,納入在地安養以及社區幼托的服務-讓大家在台北安居樂業。到今年為止,約1萬2,000戶的公共住宅都會完工或動工。未來,公共住宅政策將延續,維護居住正義、兼顧人民參與。

平等:台北是亞洲最性別平等的城市。性別平等若做好,可以解決勞動力不足,少子化兩大問題,進而提升城市的競爭力。台北除了有全台灣第一個地方政府成立的性平專責辦公室之外,今年也會推動性別平等企業標章,這是借鏡聯合國及歐盟的做法。

公眾信任:如果要看一座城市文明的程度,就看廁所,如果要用三分鐘了解一座城市,就去逛他們的市場。讓人民相信政府,不管前任市長做不做,我相信,應該堅持做該做的事。老舊市場改建,通常會需要超過4年的時間才能完成,所以前幾任市長並未太著眼在此。如今,環南市場經費55億台幣完拍板,並預計於3年內(2021年)就能全部完工。它將符合綠建築、智慧建築標準,可容納超過1,000個攤位。

開放:世界關注台灣海峽兩岸的關係發展,而台北與上海這兩個兩岸最大的城市,每年合辦台北上海城市論壇,這是海峽兩岸城市交流的例證。不管中央政府由誰執政,我們成功地把論壇辦下去。

台北、上海彼此努力達成共識,即追求兩地人民的福祉,因此雙方能繼續合作下去。

不要害怕失敗:2016年2月,我騎腳踏車從台灣最北端的燈塔出發,一直騎到最南端的燈塔。這種「Just Do It」的精神再度在2017台北世大運實踐。這是臺灣首次舉辦如此大規模的國際盛事,近1萬2,000名選手及貴賓從134個國家來到臺灣。讓台灣人民相信We can do something impossible. 我們是個海洋國家,如果我們失去了勇氣,那我們什麼都沒有。

台北世大運的精神是,「台灣走出去,世界走進來,讓世界看見台灣」。

2017台北世大運把台灣人民的自信心都提升起來。一開始,有些人抱持懷疑、批評的態度,到後來他們很期待台北世大運的到來-台北世大運讓他們很驚喜,也很感動。我相信,這場活動的記憶會存在所有台灣人的心裡。

世界走進台灣,台灣走進世界

我認為,向世界學習是很重要的。我上任以來,每一次出國參訪,對我來說都是寶貴的課程。我把很多寶貴的經驗帶回台灣,然而,讓世界認識台北也同樣重要。這也是我願意去其他台灣市長沒去過的城市的理由。這一趟旅程,我將是台灣首度出訪土耳其的市長。

台北,進步價值的光榮城市

台灣中研院許倬雲院士,過去曾擔任瑞士日內瓦大學、捷克查爾斯大學的漢學講座。他觀察到,近年來有些國家的選舉結果顯示,許多選民只顧私利,拋棄了基本價值。富人動用金錢操縱媒體、媒體則控制了公眾輿論。另外,工業化生產的效率巨大,但往往榨取大自然近乎掠奪一空。這些現象,有別於傳統華人文化裡,講求個人與群體、個人與自然的相處之道。

那麼,在各種思想與價值衝突的十字路口上,台北的位置在哪裡?

表面上看來,台北就像其他華人社會一樣,我們重視家庭、傳統與教育。我們鼓勵合作而非競爭。我知道我講的是刻板印象,但就像我方才說的,這只是從表面上來看。若你深入看,台北與其他華人社會很不一樣。我舉幾個例子。

我們有很活躍的公民社會。台灣的NGO或NPO數量大到難以掌握,但一般粗估大概是超過1萬個。

沒有審查制度。「無國界記者」發表新聞自由指數排名報告,台灣是世界上言論自由程度很高的國家;「無國界記者」並在最近將亞洲總部辦公室從香港移至台北。有個道理是水往低處流,記者往自由的地方跑,大家應該知道我想表達什麼。

去年的開齋節活動,有5萬名穆斯林在台北車站與親友一同慶祝。同樣在去年10月,12萬人參與同志大遊行,規模為亞洲最大。另外,大法官還作出了同性婚姻釋憲案,好多外國朋友特別飛來台北,見證這同性婚姻權利的里程碑。你們可能疑惑,為什麼這些可以和諧地存在於台北?

我想,這就是台北價值,將西方社會中進步的價值,涵納進華人社會來。

台北不一定要跟隨美國、中國大陸或是其他國家的腳步走,我們應該是朝向我們自己的價值與信念前進,那就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人權、法治以及永續。為什麼?因為這些價值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準,同時,這些價值與信念也是我當初當選的理由。這些呼應了歐盟的基本權利-尊嚴、自由、平等、團結、公民權以及正義。這也是歐洲城市應該與台北交往合作的理由,我相信若雙方合作,彼此都會受益。

大家都知道甚麼是對的甚麼是錯的,但是為什麼對的事情不堅持下去呢?台北市民投票給我,不是因為我遵守既有的政治規則,或跟現在的政治文化很契合,而是因為我相信人民本來就相信的,並且為此挺身而出:民主、自由、多元、民主、開放、人權、法治以及永續。

而且,我會堅持這樣的價值與信念,繼續奮鬥。

我永遠會記得,台北市民投票給我,不是要我適應這個政治文化,而是要我去改變它。

謝謝各位。

這場演講吸引了30位歐洲議員出席,除由友台小組副主席科瓦契夫 (Andrey Kovatchev)設宴外,另包括友台小組榮譽主席譚諾克(Charles Tannock)、歐洲議會副議長查內斯基(Ryszard Czarnecki)及外委會副主席蘇卡(Dubravka Suica)等人到場。

先前總統蔡英文拋出「台灣價值」問題後,今晚柯文哲也高談「台北價值」。當時蔡總統接受專訪被問到柯文哲還是民進黨盟友嗎?蔡總統說,柯文哲須再次確認「台灣價值」,「讓我們的支持者覺得,他是一個我們可以一起作戰的人」。柯文哲受訪說:「我很想知道她的台灣價值是什麼。」

隨後蔡總統在一場與柯文哲同台視察台北市健康公宅時主動表示,除台灣主體意識,照顧年輕人居住權益與環境也是台灣價值。為了年輕人,中央地方不分顏色共同合作。

中國批評「台灣價值」,姚立明離他而去

中國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上月31日在例行記者會中,被問到對於「台灣價值」有何看法,馬曉光說,蔡英文的台灣價值,就連柯文哲都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台北市長柯文哲表示,對國台辦發言,令外界認為這是拉柯打蔡(英文),他說,這種說法符合中國一貫作法,中國處理台灣問題第一步就是要製造內部矛盾,這是他們一貫戰略,「他們的講話我聽來不會意外」。

不過,他另強調,事實上中國也是講處理兩岸關係上,「互信比言辭交鋒重要」。

另外,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競選總幹事的姚立明31日也說,柯文哲選前從沒提過「兩岸一家親」,現在卻背棄自己價值,「不能隨他(柯文哲)而去」,會全力支持民進黨立委姚文智。

姚立明說,柯文哲在網路上還有一批「柯粉」,但他看過3份民調,柯文哲的泛綠支持者,已經只剩一成多,這是柯文哲自己造成的,因為柯文哲心中的價值觀,跟絕大多人不相同。

姚立明表示,他絕對不會說是「紅色柯文哲」,但若在兩岸關係上沒有價值,會隨著利益需求擺動,「這是非常危險」,柯文哲上次選舉時從來沒說過「兩岸一家親」,擔任市長後幾乎沒有遵守選前的概念,「對我來講不能繼續支持(柯文哲)」。

姚立明轉投姚文智陣營,柯文哲參訪荷蘭愛因霍芬市(Eindhoven)科技園區後接受媒體聯訪,對此回應表示,他的戰略是朋友要多、敵人要少,就算不能當朋友,也不能當敵人。最重要是彼此不要撕破臉,永遠留下以後可以合作空間。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