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的世界史》:不要感情用事,我承擔不了比神更愛紙的後果

《紙的世界史》:不要感情用事,我承擔不了比神更愛紙的後果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紙本書都在探討數位傳播對人類和文明所造成的毀滅性影響。它們說我們會喪失記憶力,會失去保有思想的能力,會失去思考的能力,以及構思概念的能力。當初傳播方式從口頭改為書寫的時候,也曾出現過一模一樣的警告。

文:馬克.科蘭斯基(Mark Kurlansky)

二十一世紀初另一個常見的預測是,電子書將會取代紙本書。然而結果是,大家喜歡紙本書。即使是從事電腦工作的人都愛紙本書。年輕人尤其愛紙本書更甚電子書。在二○○○年早期,電子書產業成長速度飛快。但大家總是健忘,就像摩爾忘了他的定律一樣,當一切從零開始時,成長最快。假設你去年賣掉一本電子書,今年賣掉兩本,那個成長率是百分之百。不過隨著數字愈來愈大,成長的百分比就會變小。到了二○一○年代,電子書已然完備卻沒有成長。這真的令圖書出版商很失望,他們一直依靠電子書的銷售成長來抵銷其他形式出版品(例如紙本書)的銷量下降。

有些種類的書做成電子書很成功,而有些書大家就是想要實體版本。這點其實讓書市更好。在電子書問世之前,成本壓力很大的出版商,早已用減少高級用紙來降低開銷;一直以來,在出版商產製一本書的成本裡,紙的費用占去將近三分之一。過去會用一種白色塗層處理木質素含量太高的紙,可是久而久之木質素的褐變就會從切割邊露出來,導致書頁中央部分是白的,邊邊一圈褐色。今天,大部分出版商相信,為了和電子書競爭,紙本書必須成為品質更好的產品,因此他們費盡心思、花一點經費,把產品做得更精美。

數位時代對書籍產業所帶來的最明顯改變是,首刷的印量變少。原因不是出版商賣的書愈來愈少,而是因為這樣可以降低庫存成本;反正現在再版書可以短短兩週之內就印好。雖然印刷書籍的科技已經徹底改變了,但毫無例外的,這種「新科技」其實是在回收舊的科技再利用。書籍曾經是透過攝影來印製,在底片上做雷射顯影。如今則是用油墨和防水物質印在鋁板上,也就是平版印刷。現在裝訂書籍用的是熱融膠,再放在轉動的旋轉圓盤上冷卻,這個靈感仿自烘焙坊用來冷卻蛋糕的方法。這有何不可呢?古騰堡的活字印刷術也是模仿酒標印刷而來。

一九六五年,網際網路的發明人之一利克萊德(J. C. R. Licklider)寫過一份關於未來圖書館的報導。他總結出,藝術和文學作品不適合電子化,但書籍卻是需要的。和布希一樣,他相信電腦最適合用於貯存、分類,以及取得純粹的資訊。電子產品永遠不會成為書的替代品。


在這個世紀裡,用量減少最劇烈的紙品是新聞紙,這是一種最便宜的傳播用紙。二十一世紀新聞紙印量每年下降一成。這不只歸咎於報紙的衰退。新聞紙也用於印製電話簿和型錄這些幾乎被電子產品趕盡殺絕的行業。如果取得資訊是電腦的最強項,那麼純粹資訊性的出版品當然注定式微。

毫無疑問地,報紙也陷入泥沼。並不是大家不想看報紙,而是創造報紙的經濟模式已經行不通了。「斯克利普斯.霍華德新聞集團」(Scripps-Howard)的聯合創辦人霍華德(Roy Howard),一九二一年在底特律表示:「我們單純地以新聞商人的身分來到這裡。我們在這裡賣廣告,以一個獲利比例把它賣給那些買的人。可是我們必須先生產出一份以新聞為訴求的報紙,讓它能夠流通使廣告發揮效果。」

這套公式始終都是要賣愈多報紙愈好,而且要賣得便宜,再從願意花更多錢來換取更高銷量的廣告商那裡賺到錢。報紙和銷售廣告的關係緊密相依,以致於報紙的張數不是根據世界或城市裡正在發生的事件來決定,而是取決於多少廣告銷量。記者都知道,就連最不受歡迎的新聞都有機會在假日版見報,因為假日會有廣告增頁。

今天的問題是,廣告商寧可把錢花在電子廣告而非紙本報紙上。紙媒的廣告營收不斷持續蒸發。到了二○一四年,《紐約時報》有一半以上的營收來自於賣報紙而不是廣告收入,在該公司的財務上呈現一次歷史性的轉移。奄奄一息的廣告營收裡,唯一的亮點是他們的電子報流量,這個流量穩定吸引愈來愈多廣告商。

根據達克特(Ken Doctor)的說法:「《紐約時報》現在有百分之六十二營收來自訂閱,以往有百分之八十營收來自廣告收入。」達克特曾是資深新聞編輯,如今經營「新聞經濟學公司」(Newsonomics)觀察報業。

同樣的事正延燒全世界。廣告營收的萎縮一直在摧毀英國報業。達克特觀察到,《每日電訊報》(The Daily Telegraph)是倫敦唯一獲利不錯的報社,其來自付費訂閱者的營收比例高得不尋常。「放眼全球,報紙遭遇的問題大同小異。印度由於中產階級穩定成長,因此比其他國家震盪稍小。同時,因為《印度時報》(Times of India)和其他報紙都是具有廣泛商業利益的企業,所以能熬過新聞部門的艱困。

在美國,報社都在開始向讀者收取更多錢以增加發行收入。讀者普遍都已經能接受漲價不再抱怨。報業也努力想從電子版的廣告上賺到更多錢。《紐約時報》和《金融時報》現在所擁有的電子報訂戶都比紙本訂戶多。然而電子報和電子雜誌的廣告量,一直都難以趕上擁有更大網路曝光度和財力更雄厚的企業,譬如Google和臉書。

有些報社已經停刊,但數量不是很大。達克特估計,美國在二○○○年大約有一千四百五十家日報,二○一四年還有一千三百八十九家,只減少了六十家。可是他表示,真正的損失不是報社停刊,而是報社縮減營運和員工。比起二○○○年,今天報社的記者少了百分之三十。而且由於廣告量變少,報紙張數也明顯變少。

達克特猜測,紙本報紙終將消失,全數轉往網路,因為網路是個更好的經濟模式。他們可以像過去那樣向讀者收取和紙本同樣多的報費,卻只要以花費少很多的方式送報。他們的獲利將能大幅提高;也就是說,只要廣告商不唱反調就沒問題。


資深廣告人法密納(Jerry Della Femina)就在網路上做廣告,因為他的客戶要求這樣。法密納據說是電視劇《廣告狂人》(Mad Men)的角色靈感來源,以多支成功廣告著稱,例如他在一九七○年所作的第一支廣告,將平庸無奇的德國葡萄酒「藍仙姑」捧成美國家喻戶曉的品牌。

做廣告的首要信條就是,你必須懂得你的市場。你要向某個特定性別、年齡層和特定收入、教育階層的對象提出訴求。你透過某一家特殊的報紙或某一齣特殊的電視節目,找出那群人(電視通常是公認做廣告的最佳途徑),那就是你要下廣告的地方。

然而談到網路廣告,法密納說:「沒有人真正知道數位廣告效果如何。你能接觸到無限多的人,可是他們有誰會買這個產品?沒人知道在臉書上會發生什麼事。沒有成功案例可循……但若是紙本廣告,我看得到結果,隔天或隔週銷售量會上升五個百分點。在數位上面你看不到那個。沒有辦法證明它有效。但是,如果你去和客戶開會,不講一講你的數位團隊有多厲害,就死定了。」

《紐約客》(The New Yorker)編輯瑞姆尼克(David Remnick)說過,這是傳統的思維。「我的工作是給讀者他們想要的看報方式。我無法固守某一個科技。上網並在彈指之間訂閱,貯存起來或者在手機上看報。我是在賣酒,不是在賣瓶子。」但一直以來《紐約客》不只換了瓶子,也改變了付費方式。這家雜誌不再把重心放在廣告,營收有八成是從雜誌本身的收入裡賺到的。不過現在他們有一半營收來自賣廣告,一部分原因來自他們在網路上的曝光率。

不過,瑞姆尼克的電子版《紐約客》經驗,證實了法密納的論點。紙本雜誌有一百零五萬個訂戶,雜誌社員工對他們是些什麼人知之甚詳。比方說,他們知道每本雜誌平均會經過四個人傳閱,也就是說他們的雜誌發行量其實是大約四百萬人。可是他們卻對這些讀者一無所知。他們不知道這些人是否只是路過,也不知道每個月是否都是同一群讀者,或者相同的讀者是否每個月都會習慣性地造訪。他們的網站每個月造訪人次是一千萬或可能有一億兩千萬,但他們不知道讀者的閱讀習慣,更別說他們的消費習慣,甚至對方究竟是不是認真的消費者。

瑞姆尼克的辦公室位於角落,明亮而通風,可以同時看到《紐約客》的古老銅頂石砌大樓,以及隔壁《時代雜誌》高聳的玻璃大樓。高坐在此,他告訴我,他花了很多時間沉思該如何應付數位時代。他說:「我承受不起感情用事。沙林傑(J. D. Salinger)對感情用事的定義是,你愛某樣東西勝過神愛它。我承擔不了比神更愛紙的後果。」


改變總免不了有人贏、有人輸,還有人一點都不受影響。時尚雜誌一直都能維持廣告獲利,也沒有受到二十一世紀印刷業問題拖累。不過紙業愈來愈辛苦,原因是愈來愈少人需要紙,市場競爭愈來愈激烈。

自一九六九年就一直從事紙張買賣和經銷生意的高德(Harold Gould),對未來這樣說:「對手會少很多,可是在鋼鐵或鋁這類日用品裡面,如果你是僅剩的五個之一,那麼你將能大賺一筆。」對於紙業他還做了其他預測,包括有些小型紙廠將能生存下去,還有,藝術用紙的銷售也會維持穩定。「辦公用紙的銷量每年將會掉三個百分點,但那個數量不算嚴重,而且隨著競爭變少,價格就能攀升。」公司行號訂製信紙的銷量會下降,但是個人用文具,特別是那種高級布紋紙,前途看好。「紙尿布和紙袋,」高德這麼說,「絕對不會衰退。」

數位時代的最大贏家之一是包裝用紙箱和厚紙板,不論白色或棕色。拜網路購物所賜,包裝材成了繁榮的產業,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通訊紙在全球紙產量中少於一半的原因之一。事實上,現在是歷來第二度發生這樣的事。在古代中國蔡倫造紙之前,紙主要是用來做包裝的。


高德的最後一個預測是:「紙可能永遠不會消失。」

就目前來說,確實紙雖然稍稍式微,但是在我們的文化裡,它的地位穩如泰山。卡普爾說:「此時此刻,紙仍然有一些優點勝過螢幕。柔韌。它壽命很長,因為它有一些無可取代的特性。我認為我們還會有很長一段時間要用紙,但不表示永遠。」

紙還有一個優勢。套句電子產品的用詞,紙很「安全」。電子訊息會被駭、被進入、被更改。紙不會。當初,美國國家安全局的洩密者史諾登(Edward Joseph Snowden)在向記者格林沃爾德(Glenn Greenwald)透露安全局監視大眾一事時,他們很害怕他們的通訊被政府攔截,而且極有可能。他們能交談,可是房間可能被竊聽;他們可以寄發高度複雜加密的電子訊息,可是即使那樣也未必安全。最後,他們坐在一起,交換事後可以撕毀燒掉的手寫紙條。紙的另一個優勢是,很容易消滅掉,比電子訊息容易多了。

諷刺的是,許多紙本書都在探討數位傳播對人類和文明所造成的毀滅性影響。它們說我們會喪失記憶力,會失去保有思想的能力,會失去思考的能力,以及構思概念的能力。當初傳播方式從口頭改為書寫的時候,也曾出現過一模一樣的警告。柏拉圖與蘇格拉底在辯論概念時,有一些確實所言不虛,至今不假。試想你和手機不離手的討厭傢伙在交談,而對方不斷Google每個問題搜尋似是而非的陳述,這時你就會很容易理解在柏拉圖〈斐多篇〉裡,蘇格拉底在說什麼:「(書寫)會將健忘植入他們的靈魂:他們會停止運用記憶力,因為他們依賴寫下來的東西,回憶事情再也不是來自於內在……而且它不是真正的智慧。」

不是真正的智慧。對那些從網路嘔出真相的人,你想過幾次那不是真正的智慧?柏拉圖所寫的那些依賴書寫的人,不就像是如此依賴搜索引擎的人嗎?「他們看似懂得更多,實則多半一無所知。」但即使有了文字,人類的交談和智慧的追求依然持續不輟。文字證明是有用的。借用西元前五世紀詩人賀拉斯(Horace)的話,「文字會留下」。

別急著預測所有東西都將在數位時代銷聲匿跡,要記得,口語也依然留了下來。促銷新書的第一招就是讓作者當眾朗讀,因為當大家聽到它時,會讓他們也想去讀。有聲書一直極為暢銷。

口頭傳統也盛行不墜-非洲的說書人,千里達地方歌謠卡力騷歌手(calypso musicians)以別樹一格的節奏和押韻做即興歌唱比賽;古代猶太祈禱文,如喪禮的卡迪什(Kaddish)祈禱文,音律清晰入耳難忘。在口頭傳統裡,節奏和押韻對幫助記憶不可或缺。

巴斯克人有一項傳統稱為「即興詩歌比賽」(Bertsolari),這些詩歌的節奏和韻律都非常強烈。在巴斯克地區,一場即興詩歌比賽可有多達一千四百人參加,還會有電視轉播。確實如此,不論來自哪一種文化,詩歌本身就是口頭文學以文字形式持續不輟的例證。誰要是懷疑書寫下來的詩歌具有口語本質,不妨去聽聽愛爾蘭詩人葉慈誦讀自己詩作的古老錄音。

人類顯然具有一種內在的欲望,想要互相聯繫。人類的腦子有一部分使這種最社會化的動物,想要彼此有所關連。我們的腦部已經按這樣的方式進化了;它存在於我們的基因排序裡,而隨著人類進一步進化,很可能它也會愈來愈強烈,因為這樣一個特性有利於生存。這也是為什麼人類會發明語言,接著是文字,再來是紙,之後是印刷,還有電子產品。這是進化,不是革命。

文字本身也一直在重新回到它最初的發展,回到圖形文字和象形文字。路邊有符號,女性和男性的洗手間有符號,在數位通訊裡有愈來愈多的表情符號——代表情緒的小圖案。我們為什麼一再重回早期的書寫形式呢?為什麼這些表情達意的圖形,例如笑臉圖案代表快樂,日益增多變成二十一世紀的數位字彙?全是因為,改變和抗拒改變總是手拉著手地同時並進。

相關書摘 ►《紙的世界史》:是什麼讓我們能知道巴哈在教堂裡演奏了什麼?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紙的世界史:承載人類文明的一頁蟬翼,橫跨五千年的不敗科技成就》,馬可孛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馬克.科蘭斯基(Mark Kurlansky)
譯者:王約

人類最偉大的科技發明,歷史由黑暗走向光明的關鍵
在電子媒體興盛、紙本書日漸衰微的現代,透過爬梳紙張的千年發展歷程
反思人類如何走到今天,以及在接下來的世代中,人類將如何向前邁進

紙,是人類邁向文明最重要的關鍵。

打從蘇美人開始在泥板上寫字、埃及人以紙莎草記錄,直到中國人正式發明「紙」,舉凡政治、社會、宗教、教育、文化領域,無處不見人類用紙的痕跡,若說紙是奠定人類文明的基礎,可說恰如其分。

本書作者馬克.科蘭斯基試圖破除大眾對於「科技改變社會」的迷思,認為是社會先有需求,進而發展出科技。紙,就是人類有記錄需求,才應運而生的載體。需求一現,解決之道立見,科技發展就是這樣不斷地向前滾動。時至今日,你我手上的書本,正是數千年來人類累積的智慧。

在《紙的世界史》中,科蘭斯基先從紙的前身:泥板、莎草紙、羊皮紙談起,細說蘇美人、埃及人、希臘人是如何發明這些書寫的載體。接著,作者將帶領我們進入偉大璀璨的中國文明與伊斯蘭文明,這是世界上最早用紙的兩個民族。進入中世紀後,文明隨著紙張傳入歐洲,其後引發十五世紀的文藝復興運動,歐洲人自此才脫離「蠻荒」,開啟新的視野。

歷數世界史上的幾個重要時刻:宗教改革、英國光榮革命、美國獨立戰爭、工業革命,這些都與紙張(印刷術)息息相關。以宗教改革為例,假如沒有大量印製的紙本傳單為媒介,馬丁.路德的理念根本無法席捲整個宗教界,興起劃時代革命。

在全書最後,作者將回到現代,探討許多人議論紛紛的問題:紙會不會被新科技(如電腦、手機)所取代?紙本書還有沒有未來?對此,作者仍回到那句老話,「需求改變社會」,端看你我如何看待眼前這一頁頁薄紙而定。

getImage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猜你喜歡


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每一處設計,都是為了淘煉金獎級頂尖創意——專訪電影導演許智彥、音樂製作人余佳倫

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每一處設計,都是為了淘煉金獎級頂尖創意——專訪電影導演許智彥、音樂製作人余佳倫
Photo Credit:ASU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巨大如同房間的第一台電腦,到可以隨身攜帶的筆記型電腦,科技發展的方向,一直是朝著帶給人們更便利的生活而去。正因為如此,好操作、易攜帶、續航力長等特色,已經成為筆電標配。

一台符合重度使用者需求的筆電,必須以其獨有的功能和特點,在每一個細節上,為使用者帶來更靈活、有效率,以及高質感的體驗;輔助工作順利前進,才是新時代筆電顯學。這一切,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做到了。

出色質感,為領先科技的使用體驗再加分

對創作者來說,當靈感來臨的時候,順暢的創作環境是精彩作品誕生的基礎。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搭載第12代Intel® Core™ i9-12900H處理器,以及專業級獨立顯示卡,再加上32GB LPDDR5記憶體,和疾速1TB PCIe® 4.0 Performance SSD,多工任務同步進行,還能快速存取大容量檔案。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神級內在配置,讓坐在電腦前天荒地老的等待,成為上個世紀的殘餘記憶。

除此之外,被譽為旗艦級創作者筆電的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當然在細節上有更多令人驚豔的巧思。例如ASUS IceCool Pro散熱系統,搭配AAS Ultra自動抬升7度的設計,不只可以增加30%的氣流通過,有效解決散熱問題,抬升角度更符合人體工學,使用者的手腕和肩膀可以自然放鬆,降低長時間使用所帶來的疲勞感。為了讓創作者在工作上更行雲流水,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加入了一顆實體的ASUS Dial繪圖旋鈕,在自訂義之後可以更貼切符合創作者的使用需求,不管是筆刷、縮放、調整音量等,隨心所欲搭配更順手。

說到疲勞感,除了姿勢不良引起的腰痠背痛之外,眼睛更是首當其衝。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OLED螢幕,挾帶著自發光性、廣視角、高對比與高反應速度等優點,具備劇院級100% DCI-P3色域,有經過PANTONE®色彩準確度認證的精準顯色,更通過德國萊因/SGS護眼雙認證,在高效能絕美顯色之餘,也降低藍光對使用者眼睛的傷害。更準確地說,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從內而外的每一個細節,完全是為了創作者量身設計而來。

獨到不凡的選擇,才能成就頂尖的創作

「第一眼看到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沒話說就是帥。」,金獎導演許智彥,和金獎音樂製作人余佳倫,不約而同地這麼描述對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第一印象。視覺設計專業出身的許智彥第一部長片作品《誰先愛上他的》就風光拿下台北電影節最佳劇情長片大獎。而畢業於美國知名音樂學院,柏克萊音樂學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的余佳倫,回到台灣之後樂於挑戰各種配樂、聲音創作的可能性,《我們與惡的距離》裡低迴而動人的配樂,就是出自余佳倫之手。

Zenbook_Pro_平面素材_許智彥_1_0721
Photo Credit:ASUS

許智彥在研究所時期曾經前往紐西蘭留學,這段經歷讓他徹底體驗到生活才是創作的靈魂。很多時候,當下的感受或許不夠明確,甚至自己也理不清那些無以名狀的情緒和想法。但是隨著時間過去,這些曾經的經歷都變成養分,默默地滋養創作的內容和能量。許智彥那些動人的影像作品,多半是他在生活中默默觀察的累積,所以深刻,所以打動人心,一點一滴將他推向導演的位置。在《誰先愛上他的》之後,2019年推出首部VR電影《舊家》,入圍第77屆威尼斯影展VR非競賽單元、2020年翠貝卡電影節沉浸式作品單元中的Cinema 360項目,以及2020年韓國富川國際奇幻XR單元。2021年和知名編劇徐譽庭合作,推出雙導演電影作品《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每一部作品,都有著他獨有的溫暖質感。

Zenbook_Pro_平面素材_余佳倫_2_0721
Photo Credit:ASUS

情感細膩悠長的余佳倫,以非傳統音樂科班出身的身份,進入了美國頂尖的柏克萊音樂學院,以音樂製作與錄音工程主修畢業,留美期間曾獲最佳國際學生、最傑出音樂家等獎項。回憶那段留學生生活,從同學到師長,身邊環繞著的都是頂尖人才,興奮、刺激,幾乎令人目眩神迷。「那時的創作很驚人,隨便到任何一個琴房敲門,都可以找到某個樂器的高手來跟你合作。」「所以回到台灣後,我一直很喜歡和不同的創作者合作,享受彼此激盪的過程和結果。」他在2015年擔任《玩弦四度》樂團台灣首張爵士弦樂四重奏專輯的製作人,榮獲第26屆金曲獎演奏類-最佳專輯製作、最佳專輯錄音、最佳專輯及最佳作曲提名,並一舉奪下第六屆金音創作獎之最佳爵士專輯獎。隔年製作的《Semifusa》同名專輯,入圍第27屆金曲獎三大獎項。自2019年起,連續四年入圍金曲獎「最佳單曲製作人」,並以《不開燈俱樂部》拿下第30屆金曲獎最佳單曲製作人大獎。近年開始參與電影《紅衣小女孩》、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等錄音製作,是新一代備受注目的音樂製作人。

作為這個世代頂尖的創作者,筆電是絕不能少的工具之一,讓他們無論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都能自由工作,零時差記錄任何靈光閃現的內容,更別提在疫情的衝擊下,和所有合作夥伴保持順暢的溝通,交換工作成果。

最挑剔的眼睛和耳朵,也無法抗拒的絕佳使用體驗

強大的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正好符合兩位金獎創作者在工作上的種種需求。「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螢幕真的很棒,畫質清晰而且顏色準。」這次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所選擇的OLED螢幕,具備同級產品中最佳色域,顯色能力可達100% DCI-P3廣色域,比一般LCD的可顯色範圍還要超過33%以上。OLED還有一個對影像工作者來說很重要的特色,就是它在播放較黑的畫面時,可以更多層次的展現細節,看起來更加清晰。OLED的反應也比一般LCD螢幕快,在畫面內容高速移動的時候,比較不會有殘影的感覺。以上特色,對最在乎影像細節的導演來說,是相當重要而且實用的功能。

Zenbook_Pro_平面素材_許智彥_5_0721
Photo Credit:ASUS

另外,螢幕的觸控功能也是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一大特色,靈活、精準而且觸感絕佳,余佳倫特別大力推薦:「以前我要用滑鼠拉一些效果鍵,其實很痛苦,現在不用另外接平板就可以做到,很有效率。」

Zenbook_Pro_平面素材_余佳倫_4_0721
Photo Credit:ASUS

「還有聲音我也很喜歡,有層次但是不會突兀,聽起來很輕鬆。」對導演來說,影片中的各種聲音,包括音效、配樂的搭配等,和視覺呈現同樣重要。許智彥很喜歡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清晰音質,有時候甚至不需要特別接耳機,也可以聽清楚影片中的聲音細節。

既然說到了聲音,當然也要來聽聽專業音樂人余佳倫的意見。耳朵最挑剔的他表示:「沒有辦法不佩服這六顆無失真音效的喇叭。」華碩電腦搭載世界一流音響製造工業頂級品牌Harman Kardon的認證喇叭幾乎已成標配,在1953年創立Harman Kardon的Dr. Sidney Harman與Bernard Kardon,本身熱愛音樂與藝術之美,對音質的表現有十分嚴苛的標準。這次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使用了六顆Harman Kardon認證喇叭,搭配最新的Dolby Atmos®環繞音效,在音樂播放時展現低音沈穩、中音清晰、高音爽朗的效果,專業使用上也毫不遜色。讓對音質有十分嚴苛標準的余佳倫,對此聲音表現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在這次體驗的過程中,許智彥和余佳倫,以及新媒體設計叁式,以靈感、探索、對話、實踐為主題,用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共同創作了多組NFT,成果如何令人十分期待。

Zenbook_Pro_平面素材_三位合照_1_0722
Photo Credit:ASUS

除了強大,它還很美

不只超強效能,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還獲得iF Design Award 2022、2022 Red Dot Product Design Award,設計界的兩大國際獎項肯定。許智彥特別分享了他從iOS系統轉換到Windows的感覺。因為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呈現了工藝和藝術的完美結合,從內到外都帶給使用者絕佳感受,「即使過去都是使用iOS系統,但這次轉換對我來說幾乎沒有障礙。」許智彥很真誠地表示。頂尖設計工藝,成就了一台不平凡的筆電,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是金獎導演與音樂製作人在創作上的最佳夥伴,也是陪伴未來的你,將靈感化為現實的不二選擇。

必用圖片
Photo Credit:ASUS

了解更多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


【ASUS Zenbook Pro創作者之夜 - 跨界共創分享會】

華碩將於9月17日邀請電影導演許智彥、音樂製作人余佳倫與叁式創意總監曾煒傑,與您一起面對面,分享共創實驗計畫「21天」的幕後故事、日常靈感捕捉與創作成果,歡迎報名共襄盛舉,前來體驗最新的創作者筆電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還有機會獲得「ASUS Zenbook Pro共創實驗計畫-限定版NFT」與精美好禮!

時間:09 / 17 (六) 18:30 - 21:00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 台北文創大樓6樓多功能廳F廳(臺北市信義區菸廠路88號)
活動報名:https://twasus.site/bE8Ka(本活動為免費報名,限額60人,額滿為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