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師談動畫:在《幸福路上》相遇

動畫師談動畫:在《幸福路上》相遇
Photo Credit:傳影互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可能不知道,《幸福路上》除了導演「宋欣穎」之外,還有兩位動畫導演「黃士銘」與「趙大威」,動畫是集結眾畫師、工作人員的心血結晶。此片尚未下檔,無論你是否喜愛動畫片,仍可透過大銀幕綜觀台灣近四、五十年來的興衰變化,體驗其不容忽視的歷史價值。

文:徐拉瓦(動畫師,曾獲第53屆金馬獎最佳動畫短片獎)

或許是因為從事動畫相關工作,我跟一般大眾認識《幸福路上》這部作品的方式與時間點可能不太相同。從去年年初,就陸陸續續聽到許多關於這部國產動畫電影的各種消息、身邊也有許多優秀的朋友在製作團隊中擔任原畫師,讓我對於這部作品益發期待,一心盼望這部作品能成為台灣動畫的另一個里程碑。

《幸福路上》是一部以女主角小琪的生命故事為主軸,來關照台灣近代歷史與狀態流變的台灣國產動畫,以下心得與評論皆會涉及電影情節與內容,如害怕影響觀影體驗者可自行斟酌觀看。

02
Photo Credit:傳影互動

台灣動畫與宋欣穎

先說我個人特別在意的動畫處理上。將現實與幻想以不同畫風來作呈現,這部分相當有意思,我認為也大大提升了影片的藝術表現。在藝術動畫創作中,內容與形式是否緊密結合是我個人特別在意的重點,而在商業動畫上要處理複合風格的銜接與整合往往都會是一件增加溝通成本與製作難度的事,但若能善用,能替作品帶來更多的能量與可能性。

電影開頭從小琪的夢境揭示了整部作品的敘事結構,全片基本上以其當下心境與成長回憶互相交織,並且夾雜不同畫風的想像片段,交錯插敘的手法展現敘事上的企圖心,同時也以動畫的處理來回應了劇情的安排。大家可能不知道,《幸福路上》除了導演「宋欣穎」之外,還有兩位動畫導演「黃士銘」與「趙大威」。以複合風格的處理手法來說,可以在黃士銘導演的舊作《》 中看到類似的表現。

"蠱 GU" Animated Short Film from gudancing on Vimeo.

而在趙大威的《黑熊阿墨》裡則可以看到帶有一點魔幻寫實氣質的交錯敘事結構,從中似乎都能窺見一些脈絡,也讓人好奇宋與兩位動畫導演在畫面處理上的討論狀態與創作過程,是否有許多來回的拉鋸或激盪出意料之外的火花,這些經驗若能分享出來肯定對於未來的導演與創作者有許多幫助。

Black Bear Moon from David Chao on Vimeo.

以無線框風格來作畫的想像段落極其令人驚艷,有著美式動畫的風格化美術設定與自由奔放的動態表現,也與較平鋪直敘的現實段落相輔相成。而小琪所觀看的「小甜甜」、「科學小飛俠」也都成為了幻想的素材 ,讓小琪以童話、卡通的情境來演繹當下心境 ,交代了部分隱去不說或是沒有直接提及的想法與價值觀,非常高明。個人尤其喜歡「禁止讀書王國」一段的處理與隱喻,許多事情點到為止,但對理解白色恐怖歷史的觀眾來說卻又是不言自明。

反觀寫實段落雖在場景美術的處理上多有考究與巧思,動態細緻度則略感可惜。不過相信其中絕大部分也是受制於時間與預算的緣故。動畫作為故事載體,是一種彈性極大的媒材,但精緻度絕對與時間及成本成正比 。

如同日本動畫史上由手塚治虫發展與推廣的「有限動畫」,極大程度壓縮動畫的品質與成本來提高動畫的生產效率,雖然讓日本動畫得以在戰後拮据的社經狀態中建立起一套完整的產業模式,卻也留給日本動畫產業諸多值得檢討的弊病。也因此,當宋欣穎曾在訪談中提到:新製片照著團隊目前的製作速度去計算,發現這部片要花17年才能做完。

宋欣穎笑道:「所有人就傻了,全部都想落跑。」不過最後他們用兩年就做完了。問題在於,台灣並沒有很好的原創2D動畫製作管理模式,花出去的每一分錢都像燒錢一樣,無法得到很具體的成品和成效。

對此我也是百感交集。台灣的原創動畫產業確實還未成氣候,好像也沒有建立起一套屬於台灣動畫的標準作業流程。但製作時程的大幅縮減到底是管理效率的提升還是品質的犧牲?該歸功(或究責)給誰?而成本與品質的拉鋸該如何去取捨?雖然目前的我完全沒有高明的見解能提出、或想試著點出這部分的問題,讓大眾能試著去關注與思辯相關議題,但我會持續在動畫相關領域中去作出個人的實踐與追尋。

但以結果而言,能在台灣這樣艱鉅的環境中激起許多關注與討論,《幸福路上》 無論如何都完成了相當程度的挑戰,對我來說是一部值得借鏡與學習的商業動畫案例。該片的題材涉及台灣政治、多元族群等諸多議題,一方面豐富了台灣動畫的內容與譜系,讓一些不同的群眾產生興趣,進而接觸到台灣動畫。

另一方面,許多台灣新生代動畫師因此擁有一個難得的機會來參與一部長片動畫的實際製作,這些幕後團隊的才華也灌注到了這部電影之中,展現了台灣當代的動畫能量。

前文主要聚焦於動畫表現與製作面進行討論,以女主角小琪的生命故事為主軸,來關照台灣近代歷史與狀態流變:主角林淑琪出生於蔣公逝世當天,成長於1970年代的台灣。影片裡對於1970年代以降的社會狀態描寫豐富,結合對台灣當下政經狀態的反思,構成一部六七年級知識份子的成長回憶錄。

雖然主題環繞在「幸福」一詞之上,看似尋找個人生命意義,實則是一部充滿對台灣社會提出種種詰問的成人政治動畫。在主題上相當類似2007年上映的法國動畫《茉莉人生》(Persepolis, 2007),導演宋欣穎事實上也多次提到,其創作過程受到《茉莉人生》啟發甚多。

這部動畫電影藉著一個成長於德黑蘭左翼知識分子家庭的小女孩——瑪嘉的成長過程,讓人看盡近代伊朗的政治流變並感受到瑪嘉作為伊朗女性在歐洲生活時所感覺到的疏離與挫敗,在國際間得到相當漂亮的評價與成績,也讓我益發期待《幸》片的表現。

然而在離開電影院時,我個人第一時間其實並不那麼喜歡這部電影。故事的時間跨度大、資訊量繁多,頻繁切換不同的時間線⋯⋯雖透過前後呼應交織成複雜而緊密的結構,卻也給人一種難以親近的感覺。雖然是以成人為客群所設計的劇本,但在對白的設計上顯得過於淺薄,主題雖確實環繞人生意義的自省及自我認同的追尋,卻又極其直白地反覆提及「幸福」一詞。

文字質量感覺較鬆散,許多小琪自問自答的獨白亦有些造作而不自然、缺乏情感,個人覺得難以沈浸其中。這部分個人認為可以拿《幸福路上》 與《茉莉人生》作對照與比較,即便同樣是動畫電影、同樣談論國族與成長,在敘事視角上同樣有種企圖保持客觀的疏離感,但《茉》片在對白的寫實性與情感表達上似乎更勝一籌。若是要在台灣電影中找出同樣是以大時代與個人的交互映照的其他作品,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女朋友。男朋友》(這兩部作品的女主角皆由桂綸鎂所飾演)。

《女朋友。男朋友》是我個人極為喜愛的一部電影作品,楊雅喆將時代狀態蘊含在角色本身的成長與關係變化之中,讓角色帶動故事推進,歷史事件鋪墊在後方,私我的焦慮與大環境困境隱隱疊合;但《幸福路上》從時代記憶裡提取故事的敘事觀點,似乎缺乏距離美感,甚至帶有特定的意識形態與批判意味,那些回憶與情懷顯得有些直接,讓人難以沉浸在故事之中。

03
Photo Credit:傳影互動

或者像是移民美國這個對小琪影響極大的決定,也可以回頭從《青梅竹馬》中看到同樣的時代風景,楊德昌的《青梅竹馬》將1980年代台灣人惘惘的美國夢,與中產階級的焦慮迷惘展現得絲絲入扣,移民美國彷彿是生命困境的一切解答,然而真是如此嗎?

《幸福路上》提供了另一種範本,那些成功到了美國、透過婚姻實現了社會流動的人們,反而在完成夢想之後反而感到更加虛無(如小琪剛從台大畢業時出現在電視螢幕中的《畢業生》經典結尾鏡頭),找不到自身的定位與意義。

我很喜歡林淑琪與莊貝蒂這一組角色,利用動畫人物的鮮明特徵,以及後半段兩個極為不同的人生境遇,創造出一組強烈的對比。但電影對於小琪失敗的異國婚姻卻又著墨極少,讓人有種好像少了些什麼的感覺。

當你在看完電影後重新回想整個劇情,會發現整部電影林淑琪都在不斷面對與接受生命中的挫敗,到最後決定接受美國夢碎、與丈夫離婚,帶著懷中的小孩待在台灣,直至片尾斷在小琪父母爭論318學運事件,小琪依然沒有在故事中得到什麼明確的救贖,電影彷彿旁敲側擊地對台灣社會狀態作了一番批判,然後也沒能留下一個結論或定見,便陡然落幕。

04
Photo Credit:傳影互動

懷著一種若有所失的心情,回到家後我閱讀了相當多的專訪與影評,從中也慢慢閱讀到一些我在觀影當下沒能解讀出來的訊息。其中有一篇較為冷硬的分析文將故事背後的意識形態剖析出來,對於故事中的諸多細節也才有了更進一步的認知與理解,也補充了許多主題相近台灣電影裡的相關論述。而對於《幸》片那樣迷惘的結尾,也在看了小說家朱宥勳跟影評人鄭秉泓的評論後,才對於那樣的狀態有所釋然。

即便在閱讀了大量影評後,理解到自身對於台灣社會過去的諸多歷程還了解得不夠多,也察覺導演在影像中欲傳遞的資訊比我原本理解的還多。但作為一個觀眾,我對於這部電影依然無法全然地喜歡。然身為一位創作者,我對於宋欣穎能將如此大量的訊息安插於故事中還是必須感到佩服,其野心之大彷彿要以小琪的一生來綜觀台灣這四、五十年來的興衰變化,將各種議題都囊括其中,一吐為快。

雖然我並不那麼喜歡這部電影,但《幸福路上》絕對有其歷史價值,而我們也得以透過這些文本,無論是電影、小說、動畫等等,刺激台灣社會辯證我們的身分認同、探究我們對自身環境的反思與期許。

文末也附上《幸福路上》部分工作人員的相關作品網站連結,他們在幸福路上的創作結束後也陸續投入其他動畫團隊與工作室中,準備給我們帶來更多值得期待的作品,期待這些新生代的動畫工作者能替台灣動畫開創出不一樣的風景。


幕後動畫工作人員列表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上篇下篇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