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蛙麻痺疏離感的藥效退去後,「蛙奴」還剩下甚麼?

養蛙麻痺疏離感的藥效退去後,「蛙奴」還剩下甚麼?
圖片來源:旅行青蛙遊戲畫面 Design: Alex La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養蛙」成為大眾最流行的活動,不論名人或普通人都愛上,熱潮不輸當年的電子雞。這些療癒小物反映的其實是現代人的自我投射,但熱潮結束,麻藥退去後,可能反而帶來更大空虛。

文:里歐趣

日本手遊「旅行青蛙」風靡亞洲,從一般民眾到五月天阿信、Selina的知名藝人,都成為了「蛙奴」,關心的程度不下於真實的「毛小孩」。流行事物的背後通常隱含內在意義,旅行青蛙的熱燒風潮,或許就反映出了現代人的心境。

「旅行青蛙」既名有「旅行」二字,意味著玩家培育的青蛙會有時空、地點的轉換,玩家培養的青蛙會到各地旅行,地方特色之文物、景色亦會呈現在遊戲當中,青蛙還會很貼心的帶著「伴手禮」送給玩家。雖然遊戲畫面中永遠只有青蛙的家,但拿到出遊萌蛙送的禮物,玩家自是備感暖心,能稍稍撫慰現代人的心靈。

旅行青蛙,其實是一種渴望自由與解放的投射

現代人的工作忙碌,職場競爭壓力大,請假放鬆要冒著被老闆殺頭的風險,鮮有時間可供喘息,往往一項任務完成後,緊接著又有新的任務,一但在工作的時間軸裡,少了「休息」的空間,無論生理、心理的工作倦怠、精神疲乏,到更嚴重者的憂鬱、躁鬱等身心靈文明病便會出現。

不論是缺少了出國透氣和轉換環境放鬆心情機會的職場人士,抑或是現面臨升學壓力,天天有寫不完的考卷、討人厭的試題、念不完的書,分數彷若人生唯一意義的學生們,無止盡的壓力只得往肚裡吞,這時候手機的角色便有了轉變,不再是通訊、視聽娛樂的複合體,而是對自由與解放渴望的投射。

人們透過手機所裝載的App追求現代僅有的一絲自我空間,伴隨著「既然沒辦法出國,那就讓蛙蛙代替我出國吧」的想法,透過走出螢幕的「旅行青蛙」,找到屬於自己的自由與解放。

相信許多玩這款手遊的玩家,不論有意、無意,大概都抱持如此想法,青蛙如遊子一般出門,但在心理投射之下,遊歷的,變成玩家本人。

養蛙對我們而言,其實就是當時的電子雞

或許是城市化的外部因素使然,人心不古的內在因素亦有所影響,少有過往世代常說的「知己」,反成「朋友很多,知己沒有」的情況,吃飯狂歡有人揪,深入談心誰人理,更遑論職場上的爾虞我詐,已讓人與人之間的心靈距離變得有如千里遙遠。

人長期處在缺乏「知己」的狀態,心會變得孤寂,時間久了以後,這種孤寂會長成疙瘩,傷害心的健康。而「旅行青蛙」正反映出「人渴望被關心」的事實,由明信片和伴手禮在冷冽的環境中帶來人性的溫暖,看似萌呆的青蛙,就成為了現代人宣洩寂寞的出口。

還記得十幾年前超潮的電子寵物「電子雞」嗎?作者從前去一間診所看診時,曾見過醫生對電子雞說話,問它會不會餓、會不會冷。人一直都需要心靈方面的出口,當時我們仰賴電子雞,現在我們掛念蛙蛙。

暫時的療癒結束後,可能帶來更大的空虛

不論是旅行青蛙或電子雞,都算是「療癒小物」的一種,某方面而言也是「小確幸」風尚的副產品。

療癒小物固然提供一種簡單的心靈慰藉暨出口,但替代性高、時間性短,過沒多久會有新的療癒小物出現,經過商人和廣告商炒作後,取代現在的慰藉目標,今天我們把自己綁在旅行青蛙上,經過短暫的喘息與自由,洗牌之後重新投射在新的療癒小物上,而問題的根源卻也還在。

小物所能給予的療癒都是暫時的,像是毒品或是特效藥,短暫的麻痺過後,可能留下更大的寂寞空虛。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