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賴耶之人狐傳奇》:與愛妾生離死別,一代文豪紀曉嵐對佛家萌生興致

《阿賴耶之人狐傳奇》:與愛妾生離死別,一代文豪紀曉嵐對佛家萌生興致
Photo Credit: Unknown@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剛開始的拗口聱牙,到最後的唸而成誦,嫻熟到可以背誦,不用依靠經書。漸漸地從讀誦經文的過程中,他對於四句偈也特別有感覺,特別相應,特別是那一句「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薀老師

多情才子為愛傷別離
了悟人身難得壽幾稀

話說這紀曉嵐之所以會成為一介傳奇性的人物,在歷史上不斷地受人稱頌流傳,其中還有一段令天下男人皆稱羨的美滿姻緣。歷史上的紀曉嵐被形容為風流倜儻的一位才子,甚至於稗官野史上也都把他繪聲繪影地描述為多麼多麼地喜歡兒女情長。其實有些人是根據他在晚年的時候,他描述自己的生平所寫的《灤陽續錄》中,曾經描述過他和年少時期所認識的青梅竹馬文鸞的故事。這文鸞雖然出身低微,而且又是紀曉嵐的四叔家所買回來使喚的婢女,但是卻有著平常人家所沒有的一股氣質,樣子也長得極為秀美。兩個臉頰永遠紅通通地像熟透的蘋果一般,兩個烏黑銅鈴般的水靈大眼睛,把初見面時的紀曉嵐弄得神魂顛倒,整天往四叔家裡邊跑,兩人兩小無猜地過了一段為時不短的快樂時光。

紀曉嵐和她相處從來也沒有身分懸殊的感覺,就只覺得內心極為雀躍與幸福,後來是因為父親的升遷去往了北京。這一別數年,他再見文鸞的時候雙方都已經亭亭玉立,不再是小孩子。紀曉嵐後來因為要參加童生會考,所以有機會再拜訪四叔,其實他心裡面所惦記的無非是那一位闊別數年,一直在他腦海中縈繞不去文鸞倩影。紀曉嵐懷著忐忑怦然的心,直見到文鸞時卻因為緊張過了頭,說起話來卻有點結巴,口齒不清地對文鸞說:「妳願意嫁給我嗎?」文鸞心中很明白這雖然是一種夢想,但是心裡還是有一種僥倖的期盼,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直望著紀曉嵐,毫不考慮地一直點頭對紀曉嵐說:「我願意當你的小妾,一心一意地侍奉著你。」

只是這一對暗許終身的男女,誓言就隨著紀曉嵐的趕考歲月也跟著流逝。後來紀曉嵐很順利地考上了秀才,父親也幫他作主,娶了曾經擔任過內閣中書馬永圖的女兒為妻。當時婚禮辦得極為風光,場面浩大,那段日子紀曉嵐覺得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雖然他的這一位夫人馬氏比紀曉嵐大了整整三歲,但是因為出身於書香世家的緣故,倒也極為知書達禮,頗有女德閨範,對丈夫的才學更是仰慕加崇敬。當紀曉嵐跟她說了文鸞的事情之後,馬氏不但沒有心生妒意,反而極表贊同。

但是文鸞和紀曉嵐這件事,後來卻因為她那個不懂事的父親,心中竟然泯生了貪念,暗中瞞著文鸞,趁紀曉嵐要納女兒為妾對紀家索價上千兩的銀兩,這件事令紀家極為不快,便暗中把文鸞遣送回家。起初紀曉嵐並不知情,直到後來文鸞返鄉之後,因為過度地思念紀曉嵐,再加上精神方面種種的不快,過沒多久竟然撒手人寰,等到後來紀曉嵐知道的時候,已經過了極久的一段時間。這件事直到紀曉嵐暮年,心中仍然有著隱隱的感懷和傷痛……。

紀曉嵐雖然重感情,一生對正房和偏室都是一視同仁,但不知是情途多舛還是造化弄人,一生中陪伴著他的幾個妾室,也好像都沒辦法和他白首至老。也許是因為這樣子的緣故吧!紀曉嵐對於人世間的因果業力是極為深信不疑的,他每每心中有事,就會到附近的一處寺廟裡找一位禪師,述說著自己內心的世界。這位禪師是一位開悟的和尚,從西昌的靈山寺雲遊到離紀曉嵐居所不遠處的寺廟中掛單。某次紀曉嵐因為他的愛妾明軒身體始終抱恙,和藥石脫不了緣,紀曉嵐天天看著愛妾斜躺在病榻上,終日昏昏沉沉,他心中也很是罣礙, 因此有空就會去寺廟參拜,並且祈福迴向。某日,碰巧這位禪師要出寺雲遊, 恰逢紀曉嵐要進廟禮佛,兩人撞個正著。這禪師就像火眼金睛一般,很厲害地一眼就望出紀學士心中的隱傷,於是他信口就吟唱了一首禪詩給紀曉嵐聽:

寒風凜凜雪花飄,多少豪門富貴嬌?
煖閣紅爐炙炭火,金瓶酌酒賞香羔,
身穿綾羅併錦綴,日食馨香滿口消,
觀看如斯受大福,夙生曾種善根苗,
今生富貴受榮華,皆是前生種善芽,
莫道人間無活佛,分明報在長者家,
左右梅香圍擁護,繡鞋三寸羅裙遮,
又向福中重作福,猶如錦上再添花。

紀曉嵐聰明絕頂,一聽便知道眼前這一位出家人定是位世外高人,於是拱手作揖,便請問道:「師父,在家弟子應該如何是好?」這和尚本來是要出門, 一看和紀曉嵐有緣,便又拉著紀曉嵐進入方丈室煮茶閒談了起來。禪師說:「施主過去世種植過諸多善緣,且又樂善好施,常布施湯藥救濟貧疾。某一世也曾出家為僧,且貴為一派宗祖,期間印贈大量經書與人結緣,同時也修繕了許多寺廟。因而此世自然相貌莊嚴,受人愛戴,無病無災,今生應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柄和福報可享,而且應該可以妻妾成群,受享齊人之福。但是我要奉勸,福報是有用盡的一天,即便你現在夏天可享涼亭水閣,冬天有烘爐暖屋, 講話一呼百諾,出入縱橫自在,只是聰明如你,有見過萬年的青山嗎?有看過不枯的溪水嗎?人生難得,人壽幾長?趁施主現在風華正茂,好好地運用公門 好生修行,廣施功德,這才是真正的迴向啊!」

紀曉嵐聽了這位禪師的話之後,既有如大夢初醒一般,也好像和前世因緣接上軌一樣,若有所思地邊聽邊點頭,但接下來仍然沉默不語,專注地聽著這位禪師還要說些什麼。這位師父繼續接著說:「我知道你心裡面很罣礙家中的眷屬,但是你要明白,人世間的一切都是無常,即便是同枕共眠的恩愛夫妻, 也有大限來時各自分飛的命運啊!一切就順其自然吧!」紀曉嵐聽到這裡,忍不住心中的悲愴,用極度誠懇的聲音向面前的高人祈求:「師父,可否有任何的回天之術?我願意盡一切所能地做布施和供養。」禪師搖搖頭說道:「你心裡要有所準備,她活不過三十歲。」紀曉嵐聽了之後兩眼茫然,不知如何是好……。禪師接著送了兩本書給紀曉嵐,要他回去好好尋求生命的答案,這兩本書就是《六祖壇經》和《金剛經》。後來果然他的愛妾就在三十歲那年,禁不起病魔的折騰離開了人世,這件事情也帶給紀曉嵐極大的傷慟。紀曉嵐也曾經多情地在他的詩作中,寫給他愛妾一首詩:「幾分相似幾分非,可是香魂月下歸;春夢無痕時一瞥,最關情處在依稀。」

經過和愛妾的生離死別之後,紀曉嵐頓時對人世間的一切就好像有種既抽離又超然的感覺。有時在自己的書齋裡閉門靜坐,有時卻又如瘋似癲地飲酒唱詩,與幾個死黨唱和終日不輟,幾個當代的大學士就在他的軒堂裡各自拿起了大菸鍋,較量誰的菸抽得多。這群人都是老菸槍,都有大半輩子的菸齡,其中有好幾位甚至還可以表演從吞雲吐霧之間變化出連環的圖騰,時而群鳥齊飛,時而群鴨嬉戲,有時又如置身於變化莫測的仙境之中不亦樂乎。這就是當時大清舉國上下盛行的一種消遣,文人雅士乃至於豪門閨女都將此視為時尚,甚至成為一種禮尚往來、互相饋贈的伴手禮。而紀曉嵐更是箇中好手,除了吃飯和睡覺以外,可說是煙桿不離身。

有一次他差一點犯了大錯!那時乾隆早有規定在內廷閣中行走當值,斷不可攜帶菸管和菸絲入內。紀曉嵐每每都夾帶在袍內,幾乎天天暗自偷偷享受。某次乾隆突然微服駕臨,這會兒嚇壞了紀曉嵐,一時之間就把菸管塞入靴管內。 等到乾隆靠近時,他早就渾身冒煙,而且腿也燒焦了,紅紅的一大片。乾隆又好笑又好氣地對他說:「你給我好好地寫一篇自罪文……」據說事後乾隆被紀曉嵐自己所寫的自嘲書弄得啼笑皆非,最後知道他菸癮難改,乾脆就讓他在館內執勤時破例可以吸菸。當時替紀曉嵐全家看病的一位老中醫經常告誡紀曉嵐說:「脈象上有顯示,肺部經常有瘀痰橫阻,長此下去非善……」這紀曉嵐也不知從哪裡聽來,說喝上等的普洱茶可以清肺化瘀,於是他每吸菸必佐配大杯普洱茶。不知道這究竟管不管用?不過也是從紀曉嵐開始流行開來。

紀曉嵐也好食肉,每頓飯無肉不食,以肉當飯。後來是因為禪師的建議,在他的妾室做七的期間一定要茹素、放生、廣印經書,好迴向給她,使其不落三惡道。那段期間紀曉嵐雖然極度難受,但為了讓愛妾能夠有個好的去處,他也真正做到了甘之如飴的地步,但卻沒想到這也讓他幾乎天天一下朝,就往書齋案前坐定,正襟危坐地唸誦《金剛經》。從剛開始的拗口聱牙,到最後的唸而成誦,嫻熟到可以背誦,不用依靠經書。漸漸地從讀誦經文的過程中,他對於四句偈也特別有感覺,特別相應,特別是那一句「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Soutra_du_diamant_ouvert
Photo Credit: fr.wikipedia.@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他經常反覆地思惟他的一生——仕途順遂,家世清白,妻小賢順,也頗得聖上和士林所倚重,家中雖然不是富可敵國,也算是殷實人家,衣食從未虧欠, 但幾次家眷一一離世,令他覺得這人世間的一切有如浮生幻夢,就如同春天的燕子堆壘巢穴一般。文章蓋世又如何?富貴資財又如何?即便貴為君主,庸庸碌碌雪白頭;即使伴侶美貌似仙,柳眉星眼似嫦娥,玉體如酥如凝脂,一旦無常來時,九竅堵塞,蛆蟲滿身;即便如膠似漆又如何?無常來時,只剩下一人獨自悵然!因此紀曉嵐從唸誦經文中,對佛家的思想萌生了極大的興致,漸漸地改變了他慣有的一些習性,只要一有閒暇他也試著深入經藏……。

從那時候開始,紀曉嵐便好與方外人士廣交往來,也時常往道觀、寺廟參訪化外高人請益指點。他因為四叔早年慕道之故,認識了當時名重一時的道教泰斗——婁道長。這婁道長師事楊純一和龍虎山的一位老道學習步罡踏斗一切陣法,後來著書立說,引來十方追隨者極多,甚至於受到了雍正皇帝的賞識。 這雍正早年時也是在他的太子宮殿廣開門庭,吸收供養儒釋道三家一時之士。 雍正自己也很好學,常常於早朝時,對一般臣子的對話就如同打禪七一般;所批閱的奏摺,如對張廷玉等,也常用硃砂批註禪語予以開示。

此外,雍正不論是對道家和金剛乘皆有獨到的見解,有時還會延請成百上千的喇嘛在太子官邸主持共修,特別是對於格魯派的大威德金剛有深入的感應。雍正因為每天睡眠時間僅有三四個鐘頭,其餘時間日理萬機,每每抓緊時間,不是靜坐參究,便是禮請道士設鼎煉丹,要不就是請活佛入宮傳法。某一次雍正因為積勞成疾,宮中御醫束手無策,就在此時有人建議,婁道長丹術高深,可以給予機會試試。沒想到丹藥一服之後藥到病癒,雍正大喜之下便封他為四品提點,並且賜封他住持名號,永享朝廷厚祿。一直到乾隆登上了皇位, 還給他三品的官銜,足見應是有道之士。

紀曉嵐的四叔早年曾經潛心讀閱過《道藏經》,對於凝神內照、虛極靜篤之理頗有契入,據說也曾修煉到三花聚頂、五氣朝元之境界,也喜好仙佛之道,因此和當時佛道中著名人士多有往從,這一位婁道長也是他經常親近的一位亦師亦友之至交。紀曉嵐就在婁道士晚年時期,也有因緣請教歧黃內典之學,婁道長極為喜歡紀曉嵐,因此也提點了紀曉嵐許許多多養身之術。否則以紀曉嵐不受拘束,崇尚自然,日夜顛倒,視肉體於不顧,且菸酒不拘,不喜啖食蔬果之習性,哪有可能活到八九十歲?話說這位道長曾經傳授他如何臨爐,紀曉嵐得到後曾經有一段時期日夜精進,跏趺端坐,竟然也能夠身心寧靜冲和。

婁道長告訴他:「你早就是破漏之身,先天不足,而且日日虧損,把精氣神已消耗殆盡得差不多了!為今之道,只能用內視返氣的方法,才能漸補歸真。」紀曉嵐在道長潛心指導下,漸漸地無名火消卻,一段時間之後,他也知道如何修煉元精、元氣和元神。先甭論紀曉嵐是否有道,但是從他一生當中在官宦場所,能夠縱橫捭闔,春風得意,受當朝主子歡心,最後還可以全身而退, 幾乎毫無受損,不能小覷紀曉嵐的機智過人和內養功夫,否則以乾隆獨攬和猜忌的個性,早就成了無頭孤魂。

紀曉嵐對於佛教除了《金剛經》、《六祖壇經》之外,對於《法華經》、《圓覺經》也頗擅長,有時和幾位文淵閣的大學士和學士們,以及孫士毅和陸費墀等同儕,也常常會對他們說些人生難得的大道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阿賴耶之人狐傳奇》,拾慧文創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王薀老師

王薀老師繼心理勵志暢銷書之後,向一代文豪紀曉嵐致敬,打造現代奇幻穿越故事《阿賴耶》首部曲——人狐傳奇。清代著名學者紀曉嵐晚年所作的《閱微草堂筆記》,被中國文學家魯迅所高度讚譽,全書雖然記述狐鬼神怪故事,卻意在勸善懲惡,是明、清時期和《聊齋志異》並駕齊驅的傑出志怪小說。

《阿賴耶》讓人洞悉這位大清帝國的第一才子,在帝王腳下卻是不斷壓抑自我的一個煙鬼,他有滿腹無法宣洩的情懷。對於每每在生活職場、人際關係受挫的現代人而言,看到紀昀在威權下堅持操守的風骨,又不失宛轉幽默的智慧,正好作為今人的處世教材。

……有一次紀曉嵐曾經跟乾隆皇在討論《四庫全書》的時候,紀曉嵐曾經跟他說:「婁道長曾經說過皇上的前生應該是劉備……。」乾隆聽完紀曉嵐所說的話之後,他也對紀曉嵐說:「曉嵐曉嵐,有一件事我也覺得蠻奇特,現在我說給你聽。」……

《阿賴耶》開啟了人類意識中超越時空的記憶庫,讓讀者隨著主人翁身歷其境地穿梭於過去、現在縱橫交錯,卻又層次分明的虛實場景間,去體驗我們現實經驗中所知,卻難以接觸到的靈魂轉世、仙佛修道士、隔世姻緣、狐仙奇譚和歷史典故等等。作者以現身說法式地娓娓講述這些屬於異次的事蹟,令身處於網路科技的現代人,有機會從這些如幻不虛的古老史料中,發現亙古至今無法逃脫的因果定律。

阿賴耶之人狐傳奇
Photo Credit: 拾慧文創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