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策中的「家庭主義」,讓手足關係演變為骨肉相殘

日本政策中的「家庭主義」,讓手足關係演變為骨肉相殘
Photo Credit: geralt@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要養家裡的小孩和老人,我們的口袋裡絕對不能沒錢,所以一定要有工作、不能辭職。可是我們要能放心地出外工作,就需要社會提供托兒或照護的服務。儘管如此,政府卻認為我們「還沒到走投無路之前,基本上要自己搞定」,這種想法豈不是很矛盾?

文:平山亮、古川雅子

特定家庭才有感的「家庭主義」

本書前面的章節,從各種面向來探討「成年手足」的關係會對我們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風險,以及為何、又如何帶來風險。

第一章具體談到我們對兄弟姐妹的存在懷有怎樣的不安;第二章從歷史的角度思考現代手足的關係如何形成;第三章根據各種案例探討手足關係帶來的問題,尤其是兄弟姐妹之間的依賴會如何不斷地影響家人間的關係;第四章則把焦點轉移到背景(或說黑幕),也就是這個社會把老年或貧窮問題全都囚禁在家庭這個牢籠裡。

了解這一連串的問題和結構後,第五章介紹了具體的對策,用以消除對手足的不安,並解決先前各章節提出的各種問題,同時提示如何把手足關係轉變成未來的希望,以及實踐的可能性。

事實上,何謂「手足風險」?手足為什麼、又是如何演變成風險?這是本書的大哉問,我想在前面五章已經有了明確的答案。因此在這一章,我想提出前幾章比較少觸及的、日本家庭政策和制度方面的情形。打個比方來說,前幾章主要是「兄弟姐妹領銜主演的『話劇』」,而這一章我想介紹的是「話劇」的「舞台」示意圖。

第四章曾指出,這個社會使得「依賴的對象(依存對象)」集中在家人,因此導致有關「父母和家庭」的手足關係演變成骨肉相殘的局面。

「如果遇到問題,家人就應該先想點辦法」,講得深入一點,就是「我們若想要『幸福(Well-being)』、『想過著身心健康的充實生活』,要負最大責任的就是家庭」,這便是家庭主義的前提。而日本對於福利的想法,就是以家庭主義為出發點。

如果凡事以家庭主義為前提,那麼各種社會服務整體上只要準備一部分就夠了。以托兒或照護為例,大家的基本態度是,只有發生某些事情(如經濟困難等)導致家人無法做到時,才由社會「代勞」。

可是仔細想想,這種觀念實在很奇怪。為了要養家裡的小孩和老人,我們的口袋裡絕對不能沒錢,所以一定要有工作、不能辭職。可是我們要能放心地出外工作,就需要社會提供托兒或照護的服務。儘管如此,政府卻認為我們「還沒到走投無路之前,基本上要自己搞定」,這種想法豈不是很矛盾?

這個矛盾,源自大家對家庭主義中「家人」的認知。所謂家庭主義並非對所有「家人」都一視同仁,大家心目中的家庭主義,其實已經有了特定的家庭形式。也就是只有兩種人,一種人出外工作賺錢,另一種人則負責照顧「服務」——在家做家事、帶小孩和照顧長輩。這是以性別來分工的家庭,在日本來說,就是落合惠美子女士口中「家庭戰後體制」(請參照第二章)下的家庭。

在家庭主義這項概念中壓根就沒想過,出外工作和為這個家提供照顧「服務」的會是同一個人。其所設想的是,出外賺錢的只有前者(通常是男性),而照料家庭的則是由前者扶養的後者(通常是女性)。一旦採用這樣的設定來制訂政策和制度,如果出外工作和照料家庭的是同一個人,馬上就會出現紕漏,換句話說,這項「基本設定」會難以兼顧。

家庭主義的前提是只由男性賺錢養家,在這種情況下,就會出現以下的單一解釋——家庭陷入貧窮是因為身為一家之主的男性無法工作賺錢。因此家庭主義制度下的社會保障,會優先保障必須養家的男性的工作和收入(各位如果先意識到這一點,應該就比較能認同本章後面的內容)。

反過來說,其他屬於個人的貧窮風險,幾乎都不會被列入考慮,即使是被扶養的家人也不例外。

的確,被扶養的家人可以透過一家之主納入社會保障的傘下,可是這只限於(應該)被扶養的人,也就是只限於(被認為)無法自立的人。這麼一來,被扶養的家人就會被認為是長期處於「依賴狀態」的個人。

如果有一天一家之主不在了,處於「依賴狀態」的家人就很可能陷入困境。從這個角度來看,被扶養的家人可以說經常要面臨窮困潦倒的風險。但社會保障的架構如果是以個人為單位,面臨窮困風險的這些被扶養的家人,應該就可以擺脫「依賴狀態」。

順帶一提,處於「依賴狀態」的家人依賴的往往是一家之主。這樣說來,這個家人要想進入社會保障的傘下,條件便是徹底依賴一家之主(從屬關係),一家之主一旦不在,他就會立刻陷入困境。

cute-kids-2435549_1280
Photo Credit: 5712495@Pixabay CC0

也只有家庭對生命負有道德責任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家庭主義不能忽視的層面,就是在家庭主義之下,生命的道德責任也(只)會歸咎到家庭。

家中若有處於「依賴狀態」的家人,而支持這個人的社會服務又極有限(除了家人以外幾乎沒有可以依賴的人),那麼一旦家庭不支持這個人,他馬上就會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因此,要是家庭不幫助或無力幫助這個人,基於道德的觀點,他的家人就會受到譴責(他們見死不救!)。

可是家人之所以無法伸出援手,就是因為社會提供的服務有限,所以即使已經「超出能力範圍」,家人還是得「概括承受」。

也就是說,這個人只能依賴家庭、家人無法再幫忙抑或明知自己無力幫忙也不敢隨意放手,都是因為社會提供的服務有限,「社會資源不足」。儘管如此,大家卻把問題指向「不道德」的家人,認為錯在他們。

面對處於「依賴狀態」的家人,兄弟姐妹往往會覺得非常為難,就是基於這個原因。之後我會提出具體的案例,說明日本社會保障的架構不一定能夠協助處於「依賴狀態」的人,但是如果他的手足不伸出援手,就會被追究生命的道德責任(包括自責),所以這些手足才不能置之不理。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