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右派的《德意志危機》:梅克爾難民政策是無知、狂妄與欺騙

極右派的《德意志危機》:梅克爾難民政策是無知、狂妄與欺騙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界及媒體圈在難民及移民議題上數度嘗試釋出壓力並且抑止抒發意見的自由,批評的聲浪會被以不正當以及不道德為由加以排除。

梅克爾感受到了這份數據背後的危機,試圖解釋她的政策。不過基本上她只是泄露了她似乎手足無措的窘態。在《法蘭克福匯報》對她進行訪問的過程中,她十分正確地做出以下要求,「首先我們要有效保護歐洲的外部邊界,其次是在歐盟境內公平地分發難民,第三是要探究引發難民潮的原因。」她對於邊界管制仍是一如既往地持反對意見:「我已經說過,我們沒有權力決定,多少人能到我們國家來,我相信,我們無法輕易封閉一個像德國這樣的國家,就算是柵欄也無法阻擋絕望的人民。」這時候人們不禁要問,就她的說法,如果德國邊界都不能有效地管制,那麼到底該怎麼防衛歐洲外部邊界?

歐盟裡所謂「公平地」分攤難民數的說法是不現實的,包括瑞典,任何一個夥伴國家都沒有準備好要分攤德國部份因為開放邊界政策所必須承受的重擔。

梅克爾提出的第三項要求「探究引發難民潮的原因」完全是烏托邦式的說法,西方國家70年來試圖利用外界的力量改變非洲及西南亞情勢的發展援助計畫一直沒有成功,在這些地區所發生的難民流動的核心原因和發展落後、人口爆炸及不良執政有關,再加上內戰從來就不是靠外界調解就能有效解決的。

梅克爾隱藏不了她心知肚明的事實:「可惜的是,西方國家達到的成效比我們所預期的低得太多」,她在《法蘭克福匯報》的訪問中表示,關於敘利亞的問題她亦證實:「全球社會目前為止在外交上沒有辦法改變什麼。」如果她要求「歐洲必須更強勢地解決敘利亞的衝突,甚至盡可能地避免衝突發生」,那麼她追求的是一個模糊原則下的希望。

難道梅克爾要持續開放德國邊界(在絕對不建立柵欄的情況下)直到世界其他地方的情勢,在西方國家的協助下不再有難民逃亡到德國的情況發生為止嗎?這若是一位積極參與政治的搖滾明星或是資淺國會議員的想法可能沒有問題,但這顯然不是。梅克爾的決策讓我們必須思考:如果一國政府喪失了判斷能力,那麼誰來保衛這個國家?走向末日的東德有幸能被西德接管,那麼未來誰要來接管德國?

面對民調逐漸下滑的壓力以及基民黨內不安情緒的高漲,德國政府在2015年11月對於開放邊界的政策做出了半調子的修正,不過他們並沒有成功地達到以下目的:

  • 在義大利及希臘的申根地區外部邊界設立一個有效的控管制度,並且在這個基礎之下直接阻止無權入境者的非法入境行為或進行原地遣返;
  • 決定適用於歐洲的難民分配模式,更不用說要貫徹實行了;
  • 立刻遣返申請庇護被拒的難民;
  • 實施更嚴格的家庭團聚政策。

就司法的角度來看,梅克爾在《萊茵日報》(Rheinische Post)的訪問中說的:「對於受政治迫害者所提供的庇護沒有上限 」當然有其道理。聯邦政府在法律上所依據的一大弱點可以在司法部長海科.馬斯(Heiko Maas)的論戰中發現,他在面對嚴肅法學家指摘聯邦政府的難民政策並沒有遵循相關法律時表示:「聲稱國家違法的流言就是支持『愛國歐洲人反對西方伊斯蘭化』(Pegida)這個團體以及網路上的陰謀論者。」他就這樣以秋風掃落葉之姿解決了這個法律的爭議點:不支持我們的人就是針對我們,而且肯定是邪惡之人。

即使完全沒有司法在背後撐腰,這個政策中的缺失仍會演變成為沒有上限的難民潮。

RTX4MG22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關於邊界控管:德國為何失敗?

是什麼造成在這過去30多年裡沒有任何人嘗試消弭導致嚴重錯誤發展的原因呢?

無知:錯估現實

身負重任的政治人物大致上低估了申根協議長期引發的錯誤誘因,他們錯失了建立歐洲外部邊界制度的良機,天真地相信義大利和希臘的邊界監督會運作得和德國聯邦於在冷戰時期的邊界管制一樣良好。他們長期以來顯然沒有注意到來自非洲和西亞的移民壓力,在庇護審理的申請過程中沒有做好充分準備。

狂妄:錯估自身行動的可能性

德國的政治人物顯然相信他們對那些搞砸邊界制度或者明顯違約的國家,比在現實情況中具有更大的影響力。他們大致上低估了自身行為所產生的副作用,或者甚至對其視而不見。梅克爾在不安的情況下親身體驗的「歡迎文化」的牽動效果,以及她對抗持續增加的難民潮的象徵性措施中就暴露了這一點。

輕率:默許連帶傷害

欲擁抱一項歡迎文化的願望以及將自己套上一個神聖的光環,會把德國帶往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最大危機。聯邦總理竟然為了稍縱即逝的光輝接受一項失控的、外來文化的移民現象,這將可能危害德國長期的繁榮與造成文化的破裂,進而可能摧毀國家認同。

自私與欺騙

隨著風險及災難程度日漸清晰,梅克爾反而開始推托及扯謊:

  • 她所建議用來對抗難民潮的方法,在中短期內根本無法奏效(例如改善原籍國家的情勢)。
  • 她在公開場合中錯誤解讀了合法庇護權。
  • 她提出沒有任何意義的論調,人們根本無法有效防衛邊界。
  • 她為了挽回顏面及權力不惜謊話連篇,並且不願承認開放邊界的決策可能是錯誤的,因為一旦承認可能就代表她政治生涯的末日。

她顯然不願放棄邊界管制的廢除之舉背後的政治象徵作用,為了掩蓋隱藏的風險,她依自身需求淡化這個重點並且欺騙國民。

自我欺騙

聯邦總理似乎對於自己編的謊話越來越深信不疑,並且可能仍然持續地在撒謊,否則她的言論和作風早就會出現變化。如此一來---結合了私心妄想、機會主義、考慮欠佳、低估情勢及缺乏清晰思路---就產生了政治無法隨之應變的大問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德意志危機》,光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蒂洛.薩拉辛(Thilo Sarrazin)
譯者:張綱麟

反難民、反環保,提倡優生學。
這本看似瘋狂的極右派著作,在德國發售一個月狂銷11萬冊。

「冷靜而理性」的德國,究竟怎麼了?

蒂洛.薩拉辛(Thilo Sarrazin)可說是德國最受爭議的作家。早在2010年時,他就已經撰寫、出版《德國自取滅亡》(Deutschland schafft sich ab)一書並締造百萬銷售,同時也在社會上引爆一場激辯。本書中他也毫不避忌地大談他為什麼反對梅克爾的減碳政策、為什麼德國需要菁英教育,而對於接納難民問題,他更強硬主張應該把難民遣送回原國,必要時派出軍隊。

然而,這類乍看之下極其政治不正確、反人道的言論,不但讓他的書暢銷百萬冊,更逼得梅克爾競選時調整自己的政見。但閱讀他的主張,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這樣的書會在德國暢銷?向來被認為是冷靜而理性的德國,究竟是怎麼了?

(光現)德意志危機_建檔封面立體300dpi
Photo Credit:光現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