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國家發生的事令人可恥」川普下令解密敏感「備忘錄」,說自己人也曾被監聽

「這個國家發生的事令人可恥」川普下令解密敏感「備忘錄」,說自己人也曾被監聽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主黨認為,川普下令公開高度敏感的機密資料,意圖破壞特別檢察官對他的調查,也警告川普,如果開除司法高層,美國恐陷入憲政危機。

美國總統川普昨(2)日批准,將一份由關於「通俄門」調查的備忘錄解密。這份共4頁的備忘錄,內容指控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濫用監控權力調查「通俄門」,甚至拿背後由民主黨出資、含有高度政治動機的資料,申請監聽川普前競選幕僚。不過川普下令公開這樣的文件,也讓美國政治圈憂心,恐造成司法高層動盪。

(中央社)川普批准公布的機密備忘錄,內容只有4頁,是由共和黨籍聯邦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努尼斯(Devin Nunes)所撰寫,聚焦在法院同意監聽前川普競選幕僚裴基(Carter Page),並指FBI拿前英國情報員史蒂爾(Christopher Steele)的資料來聲請監控令。

川普在2016年7月贏得共和黨提名之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的支持者透過華盛頓的Fusion GPS公司,資助史蒂爾調查川普與俄羅斯的關係。

備忘錄顯示,「史蒂爾檔案」是調請監聽聲請令不可或缺的一環。FBI前副局長麥凱比(Andrew McCabe)去(2017)年12月向眾院情報委員會作證時坦言,若無「史蒂爾檔案」,他們沒法拿到海外情報監聽法庭(FISC)核准的監聽令。而FBI與司法部共向法官取得4次監聽令,包括第一次聲請的監聽以及3次延長令。

備忘錄稱,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與希拉蕊競選陣營付給史蒂爾16萬美元,供他彙編指控川普與俄羅斯有接觸的檔案。但無論是2016年10月第一次的監聽聲請令,還是3次聲請延長令,全都沒向法官揭露民主黨所扮演的角色,即便司法部與FBI高層官員都已知道史蒂爾檔案的政治動機。

備忘錄指出,史蒂爾2016年9月曾告訴當時的司法部助理副部長奧爾(Bruce Ohr),他「不顧一切要讓川普落選、熱衷讓川普當不了總統」;奧爾後來把此事轉告FBI,並於官方建檔,但監聽聲請令全沒提到這部分,聲請令也沒提到FBI授權付錢給史蒂爾拿檔案。

獲准公開的備忘錄內容

FBI反對,川普為什麼想公開備忘錄?

不過,FBI強力反對發布備忘錄,並警告關鍵事實遭到省略。FBI幹員表示他們沒有,也不會允許黨派色彩影響手上的工作。FBI局長瑞伊(Christopher Wray)更以「內容不準確及誤導」為由,明言反對公開這份備忘錄。

不過,川普批准公開備忘錄,他說這能呈現「司法部與FBI高層當中,存在偏袒民主黨的成見」。

談到備忘錄內容的時候,川普說:「我認為這很可惡,現正發生在我們國家的事是一大恥辱。」他還說:「許多人應該感到羞愧。」

撰寫備忘錄的共和黨籍聯邦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努尼斯(Devin Nunes),在一份聲明中說:「委員會發現有嚴重違反公眾信任的情事,當重要機構的官員因政治目的而濫用權力時,美國民眾有權知道。」

聲明更說,「我們的情報與執法機構的存在,是為了捍衛美國人民,而不是被用來代替一個集團攻擊另一個集團。我希望委員會揭發這一系列令人震驚的事件,能使我們進行改革,讓美國人民對他們的執政機構充滿信心和信心。」

機密文件解密後,美國是否陷憲政危機?

不過,川普決定備忘錄解密,卻讓外界擔心,剛上任才6個月的FBI局長瑞伊(Christopher Wray),很有可能會因此下台,而調查通俄案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的職務也恐怕不保。

特別檢察官穆勒在2017年5月接手通俄門案,負責調查俄羅斯涉嫌介入去年美國總統大選一案。在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迴避督導「通俄門」調查後,負責督導通俄案調查的羅森斯坦成了唯一能動穆勒的人。

而美國政治網站「POLITICO」2日報導指出,有2名川普身邊關鍵人物的律師透露,穆勒很有可能以干預司法為由起訴川普,最快可能在春季就提出起訴(以避開期中選舉)。而截至目前為止,穆勒已起訴了前川普競選助手保羅·曼納福特(Paul Manafort)和他的商業夥伴蓋茨(Rick Gates)。

民主黨認為,川普下令公開的備忘錄扭曲了高度敏感的機密資料,意圖破壞穆勒主持的調查。他們警告川普,不要拿備忘錄當作「擋箭牌」,用來開除羅森斯坦及穆勒。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眾議院少數黨領袖裴洛西(Nancy Pelosi)以及其他8名重量級民主黨人在一份聲明裡說:「我們要知會您,我們會把這類莫須有的舉動,認定是妨害通俄案司法調查。」

聲明說:「開除羅森斯坦、司法部領導階層或穆勒,會導致自週六夜大屠殺以來所未見的憲政危機。」所謂週六夜大屠殺,指的是美國前總統尼克森在水門案醜聞期間下令開除多名司法官員。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資深民主黨議員希夫(Adam Schiff)也說,備忘錄排除並扭曲了許多聲請外國情報監聽法許可的關鍵資訊,「共和黨發表這個文件的唯一目的就是護航白宮、保護川普」。

去年因拒絕表明忠於川普而遭開除的前FBI局長柯米(James Comey),也在備忘錄公開後推文道:「就這樣?」

「不誠實與充滿誤導的備忘錄,損及眾院情報委員會、摧毀與情報圈的信任、破壞與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法院的關係,且令人無法接受地曝露一位美國公民的機密調查,這是為了什麼?司法部和FBI必須繼續做好自身工作。」

《華盛頓郵報》也質疑備忘錄的準確性,認為監聽非同小可,柯米過去講過聲請監聽所需的資料疊起來「比手腕還厚」,不可能光憑「史蒂爾檔案」就能說服法官同意監聽。報導也指出,檔案背後的公司已在國會作證檔案內容的真實性,不是出於政治動機,檔案究竟由誰資助,對法官來說並不重要。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