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羅馬人無關、也不是很神聖的「神聖羅馬帝國」

跟羅馬人無關、也不是很神聖的「神聖羅馬帝國」
Photo Credit:Friedrich Kaulbach@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宗和皇帝之間的爭鬥在「俗人授職爭議」問題上達到最高峰。教宗額我略七世甚至更進一步宣稱,教宗的至高無上權力凌駕於皇帝之上,只要他認為合宜,就有權罷免皇帝。

文:大衛.班特利.哈特(David Bentley Hart)

「建立一個神聖的基督教帝國,由一位正式任命的皇帝來擔任好的領導者,行使所有合法的管轄權」這樣的概念打從君士坦丁大帝時代開始,便一致深植在東西方的基督教社會傳統思想中。在東方,就某種意義上來說,羅馬帝國仍原封不動地留存至15世紀中期;但在西方,隨著各蠻族王國的興起,基督教皇帝的概念就變得有些抽象了。

西元476年至800年之間,西方沒有人能自號為帝。此時唯一的皇帝位於君士坦丁堡,除了查士丁尼大帝建立的督主教教區,他的律令在西方只被當作一種法律上的形式(而且還得是律令被承認的情況下)。但從800年至1806年這一千年的時間裡,只有「神聖羅馬帝國」(Holy Roman Empire)這個政治體宣稱它是基督教西羅馬帝國的唯一正統;然而,這個帝國跟羅馬人從來就沒有關聯,也並非總是一個完整的帝國,更遑論神聖與否。

被教宗加冕後,昔日蠻族成羅馬的神聖守護者

「神聖羅馬帝國」這個詞出自13世紀,但帝國本身始於800年的聖誕節,查理曼在羅馬接受加冕。當時,教宗順利地將自己宣誓效忠的對象,從拜占庭皇帝轉移到法蘭克皇帝身上,也因此承認了這個新的帝國是西方基督教世界真正神聖的政體。這個動作就教宗的角度來看是具有實用主義色彩的,因為他需要法蘭克人提供軍事保護;但這麼做也造成了一種帝國與宗教的新迷思,並在接下來的數個世紀裡形塑了西歐的政治與宗教。

後來的幾個世紀,教宗與帝國之間的關係如此緊張,也是出於這個因素。在舊體制下,皇帝之所以具有治理國家的權力,這是由於「上帝」(也許有人會將之解讀為「軍隊」)將這份權力授予皇帝。正因為如此,「做為羅馬議員和人民的代表,來治理國家」──這個承自舊羅馬共和的古老說辭,從來沒有一個皇帝曾正式加以拋棄過。但是當教宗為查理曼加冕時,這個可說史無前例、且於律法上毫無意義的動作,似乎表示──皇帝的政權來自於教會。

查理曼逝世之後,法蘭克人之間的互相殘殺,更形鞏固了教宗的地位。查理曼之子──「虔誠者」路易(Louis the Pious,778年-840年)以非常認真的態度看待自己繼承自父親的皇位,只是他的臣子並不總是依照他的意願做事;由此,儘管他已於814年繼承政權,仍舊在817年要求教宗為他加冕,以期強化他的地位。

「虔誠者」路易的兒子,同時也是共治皇帝的洛泰爾一世(Lothair I,795年-855年),亦於823年也如法炮製自己父親的作法。但整個帝國在九世紀後期遭遇到急遽衰退,到了十世紀初期,加冕儀式成了某種滑稽的表演──無能的皇帝從無能的教宗手上繼承政權。924年,皇帝的稱號則完全被獨斷獨行的羅馬貴族克里先提(Crescentii)氏族去除。

真正的羅馬帝國風華?

然而,這個帝國才剛剛起步。955年,身為日耳曼的撒克遜國王與北義大利王國的統治者鄂圖一世(Otto I,912年-973年),他在決定性戰役擊敗入侵的馬扎爾人後,宣告成為東法蘭克皇帝。更重要的是,教宗若望十二世(Pope John XII,約937年-964年)因迫切需要義大利國王的軍事保護,於是在羅馬為鄂圖一世加冕,確定其「鄂圖」的皇帝稱號。

鄂圖的帝國版圖若與查理曼相比並不是很大,只包含了日耳曼和義大利北部。帝王的稱號主要是一種保證,用來表明鄂圖支持並維護教宗的權力地位。鄂圖甚至不曾替自己冠上「羅馬」的頭銜,但鄂圖二世(Otto II,955年-983年)卻因這個額外的頭銜,與拜占庭皇帝巴西爾二世「保加利亞人劊子手」(Basil II Bulgaroctonus,957年-1025年)之間產生了緊繃的政治關係。而一直要到康拉德二世(Conrad II,約990年-1039年)才想到稱自己的王國為「羅馬帝國」。

在新「羅馬」體制下,唯一一位對重現古代羅馬帝國風華認真以待的皇帝,是那位年方三歲便繼位、年輕又狂熱自戀的鄂圖三世(Otto III,980年-1002年)。997年,他將羅馬設為國都,以拜占庭為典範訂定了奢華的宮廷儀式,為自己封了許多偉大的稱號(其中一個叫做「世界的皇帝」),後又於999年扶植他的盟友思維二世(Sylvester II,約945年-1003年)為教宗。不過,他稱霸世界的夢想沒有持續很久,1002年羅馬發生了暴動,他被迫撤退到拉溫納城外的一座修道院避難,於等待援軍抵達的期間逝世。

p_212
從800年-1806年這一千年的時間裡,只有神聖羅馬帝國這個政治體宣稱自己是基督教西羅馬帝國的唯一正統。但法國作家暨思想家伏爾泰曾如此諷喻:「它既非神聖,又非羅馬,更非帝國。」│Photo Credit:好讀出版

教宗與皇帝,誰能凌駕誰?

11世紀後半期,在連續幾任強勢教宗的努力下,教宗的權力轉化成足以與皇帝匹敵的力量。與西西里的諾曼人王國之間的盟約,讓羅馬脫離了之前完全受制的情況,成為有如皇室的力量;而在義大利和勃艮第,有許多帝國臣民不喜歡被日耳曼帝國統治,自然會傾向於視教宗為「羅馬基督教王國」的實際元首。教宗和皇帝之間的爭鬥在「俗人授職爭議」問題上達到最高峰。教宗額我略七世甚至更進一步宣稱,教宗的至高無上權力凌駕於皇帝之上,只要他認為合宜,就有權罷免皇帝。

但任何一位皇帝都不曾為這個說法賦予合法性。自1138年至1254年(除了一小段時間外),統治帝國的是霍亨斯陶芬王朝(Hohenstaufen Dynasty),這個王朝在法典當中沿用了羅馬律法,因此對於帝國管轄權的問題大致上以羅馬律法為依歸。根據霍亨斯陶芬王朝的解釋,皇帝的權力是由日耳曼的王公為主體的參政會所賦予,參政會選出來的皇帝是基督教人民的共同君主,教宗在這方面沒有置喙的餘地,而教宗為皇帝加冕,此儀式代表的是對該次選舉結果的封印證明,而非本源。

1157年,「紅鬍子」腓特烈一世(Frederick I Barbarossa,約1123年-1190年)為自己的王國採用了「神聖帝國」之名,彷彿表示其自內而外都是神聖的。接下來13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裡,帝國為了在日耳曼和義大利重新分配勢力而忙得焦頭爛額,而教宗方面則經常企圖摒棄帝國對教宗權力的解釋;例如,腓特烈一世之子亨利六世(Henry VI,1165年-1197年),由於和諾曼人的公主康斯坦絲(Constance)結婚,而成為西西里與南義大利的國王;也是出於這一層緣故,他才能在義大利重申前面一段提到的帝國主張。

霍亨斯陶芬王朝最後一位偉大皇帝亨利之子──腓特烈二世(Frederick II,1194年-1250年),他在擔任皇帝的數年之中,是一位成功而令人敬畏的皇帝,但最後證明了,想與日耳曼的王公貴族以及教宗同時保持良好關係,這是不可能的。在他去世之後,這個保持著中世紀形式的帝國只繼續維持了四年多。

當帝國的傳統於1273年再度以另一種不同方式出現時,帝國已經由另外一個新的王朝治理──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s)。

偉大的皇帝,腓特烈二世

在神聖羅馬帝國的眾多皇帝當中,執政最有特色(或說最多采多姿)的便是腓特烈二世。他在兩歲時便被選為日耳曼國王,三歲時成為西西里的王位繼承人,22歲受加冕為帝。腓特烈在位期間幾乎戰火不斷,但這並非他所願——出生於帝國和教廷關係複雜難解的時期,而且很早就被迫為保有西西里而戰,腓特烈二世做為皇帝的目標就是創造一個穩定的政權,並和羅馬保持良好關係。

他創建了那不勒斯大學(University of Naples),設立市民服務,扶植商業發展,建造海軍;此外,也嘗試在義大利重新施行若干帝國特權,但這個目標受到強大的北義大利倫巴底聯盟(Lombard League)阻撓而落空。1220年的加冕典禮中,他向自己起誓要發起一次十字軍東征,而實際上,在他於1225年迎娶布里昂的約蘭蒂(Yolande of Brienne)之後,已經足以擁有耶路撒冷王國的所有權。

在這次的十字軍東征中,他首次和之前的盟友教宗額我略九世(Pope Gregory IX,1170年-1241年)發生了出乎意料的不愉快,由此,教宗出於若干原因轉而反對腓特烈。1227年,部隊裡出現了傳染病,因此延誤腓特烈向聖地出兵的時間,額我略指責他耽誤軍機,而革除他的教籍。腓特烈於盛怒之下痛斥教宗,卻仍在1228年向東出發;而後經過與埃及蘇丹的協調,一路拿下拿撒勒、伯利恆和耶路撒冷。1229年,他為自己加冕為耶路撒冷國王,這個舉動在他的支持者看來,正代表了他是上帝選出來做為基督教王國的統治者。

然而在1230年凱旋歸國後,他被迫將一支教宗的軍隊趕出西西里,由於腓特烈對教宗的侵略動作採取消極回應,因此沒有被革除教籍。他試著進一步強化帝國的權力,但卻失敗;甚至,在他於1238年對倫巴底聯盟取得勝利時,也沒能確保北義大利的所有城邦都向他歸降。1239年,擔心羅馬遭到入侵的教宗,又再一次革除了腓特烈的教籍。這導致帝國於1240年進軍教宗國,也許,只有教宗的死能夠解除圍城的危機。

1245年,教宗英諾森四世(Pope Innocent IV,卒於1254年)在里昂會議(Synod of Lyons)上廢除了腓特烈的皇帝頭銜。在那之後,教宗與帝國雙方人馬互相攻訐指責,一連串無法預料的挫折磨耗了腓特烈的壯志。他在1250年突然去世,戲劇性的一生就此告終;然而,他在支持者心中的印象仍然非常深刻,許多人拒絕相信他已死去,或者說,難以想像他真的不會再回來。

相關書摘 ▶美國「福音基要主義」和現代唯物主義思想衝突中最有名的一頁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基督教的故事》,好讀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大衛.班特利.哈特(David Bentley Hart)
譯者:王聖棻

亞馬遜網路書店5顆星評價,最高榮譽,最令讀者驚喜的宗教歷史著作。
修訂平裝新版,帶你一睹當代文明的宗教根基!

《基督教的故事》提供了一個基督教歷史的概觀,全書由50章組成,每一章都著重於基督教歷史或神學上的某個重要面向。從耶穌的生平,到基督教對整個世界產生的巨大影響,帶你一點一滴追尋教會成長的足跡。從殉道者的年代到十字軍東征、宗教改革和啟蒙運動,到21世紀所面臨的挑戰等基督教歷史上的重要事件,作者全都詳細說給你聽。

從早期教會受到羅馬帝國迫害,到中世紀中期教宗與帝國的衝突;從16和17世紀在告解聖事上的爭議,到現代科學與世俗化的挑戰;從非洲和亞洲的古代基督教團體,到當代中國的家庭式教會,本書成功捕捉了基督教傳統和經驗中真正的精髓。

基督教的故事書封
Photo Credit:好讀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