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瑪花曼打破沉默:曾遭強姦、韋恩斯坦企圖性侵、昆頓塔倫天奴罔顧我安危

奧瑪花曼打破沉默:曾遭強姦、韋恩斯坦企圖性侵、昆頓塔倫天奴罔顧我安危
photo credit: REUTERS/Jean-Paul Pelissier/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奧瑪花曼終打破沉默,訴說她踏足茄李活後面對的痛苦遭遇。

荷里活女星奧瑪花曼(Uma Thurman)接受《紐約時報》訪問,訴說她在荷里活的黑暗遭遇,包括16歲時被一名演員強姦、被金牌監製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企圖性侵,以及著名導演昆頓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在拍攝《標殺令》(Kill Bill)時,要求她危險駕駛,令她受傷入院。

奧瑪花曼在16歲時開展她的演藝事業,一天她在酒吧裡遇到一名30來歲的演員,年少無知的她被脅迫到該男星的住所。她哭著說不,但被告知大門已上鎖,她最終放棄反抗。她回家後,站在鏡子前,看到手腳並沒有因反抗留下的瘀傷,她為自己沒有奮力反抗、沒有嘗試打開大門感到悲憤。

在拍罷Pulp Fiction(香港譯作危險人物,台灣譯作黑色追緝令,大陸譯作低俗小說)後,奧瑪花曼認識了在荷李活呼風喚雨的金牌監製韋恩斯坦。事業初有成就的她,從來不是任何一家製作公司的寵兒,得到韋恩斯坦不斷讚美,令她放下戒心,

後來二人展開合作,在巴黎一家酒店房間開會討論劇本。面對只穿浴袍的韋恩斯坦,奧瑪花曼尚未警覺,直到韋恩斯坦要求她走入一個蒸汽浴室,奧瑪花曼隨即斥責他,二人不歡而散。

韋恩斯坦對奧馬花曼的首次「施襲」是在一家倫敦酒店的套房:「他把我推倒,壓在我身上,又嘗試露體,做盡不雅的動作,但沒有真的強迫我。我用盡一切辦法脫身,像隻蜥蜴或動物,奮力甩開他。」

RTX18YM0

事後韋恩斯坦送她一大束黃玫瑰,他的助手則如常跟她討論合作計劃。奧馬花曼決定跟韋恩斯坦攤牌,並要求友人化妝師Ilona Herman陪同前往韋恩斯坦入住的酒店。韋恩斯坦的助手要求奧馬花曼單獨與韋恩斯坦見面,Ilona Herman只好在樓下等。

奧馬花曼忘記了跟韋恩斯坦見面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記得自己警告他:「如果你把對其他人也是這樣,我擔保你的事業、聲譽、家庭都要毀掉。」

在樓下等著的Ilona Herman非常擔心,奧馬花曼遲遲都未下樓,Herman憶述終於見到奧馬花曼時,「她頭髮衣衫都亂了,看來很沮喪,整個人呆呆的,但她的眼睛像瘋子,我把她推上的士離開,她整個人在發抖。」當奧馬花曼再開口說話時,她說韋恩斯坦威脅要毀掉她的前途。

備受性侵性醜聞困擾的韋恩斯坦正在亞利桑那州接受心理治療,他透過發言人承認奧馬花曼確曾警告過他,但否認威脅要摧毀她的前途。

二人後來仍有合作,但奧馬花曼刻意保持距離:「如果有其他人同場,我還可以忍受這個人存在,雖然以我的年齡,應該已超出他打主意的範圍。」

在快要開拍《標殺令》時,昆頓塔倫天奴認為奧馬花曼對身為監製的韋恩斯坦態度不好,奧馬花曼指她早已向昆頓塔倫天奴提過曾被韋恩斯坦騷擾,但對方不以為然,認為純粹是韋恩斯坦求愛不遂。奧馬花曼向他再訴說倫敦酒店的遭遇,昆頓塔倫天奴恍然大悟,並隨即找韋恩斯坦對質。韋恩斯坦後來找奧馬花曼道歉,但奧馬花曼轉身離開。

在拍攝《標殺令》去到尾聲時,昆頓塔倫天奴要求奧馬花曼駕車在一條泥路上狂衝。一名工作人員警告奧馬花曼車子是由棍波改為自動波,且有點問題。奧馬花曼表示不願親身駕車,要求由替身拍攝,昆頓塔倫天奴非常不悅,又向她保證車子沒事,而且是直路,又著她「必須開到時速40英里,否則頭髮不會被吹起來就要重新再拍。」

AP_238702636767
奧馬花曼與昆頓塔倫天奴,攝於2014年5月康城電影節。photo credit: Dave Bedrosian/Geisler-Fotopress/picture-alliance/dpa/AP Images/達志影像

奧馬花曼形容那輛車「有如棺材,坐位都未安裝好。路是彎彎曲曲的泥路。」置於車子後座的攝錄機拍下一切,奧馬花曼駕著車子撞向一棵樹,她顯然受了傷,要工作人員扶她下車。她後來送院救治,脖子和膝蓋都傷,額頭腫如雞蛋。(以下為《紐約時報》獲得的片段)

奧馬花曼說:「韋恩斯坦侵犯我,但那沒令我喪命。令我氣憤的是,那只是個爛鏡頭。」「我的脖子和膝蓋卻受到永久創傷。」奧馬花曼曾多次與昆頓塔倫天奴,她形容跟他合作有如與一個脾氣極壞的兄弟玩泥漿摔角,但自己總是往好的方向想,但那次意外令她明白,其實她是被剝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