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出軌,又要專一:夫妻感情破碎背後的人性面貌

好想出軌,又要專一:夫妻感情破碎背後的人性面貌
Photo Credit: 電影《5 to 7》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藉學者整合、革新男女婚姻的心理與演化理論,帶出當代兩性關係種種痛苦與掙扎的人性根源。

美國總統與夫人的「雞場故事」,如一言驚醒夢中人?

Screen_Shot_2018-02-02_at_7_10_03_PM
Photo Credit: 電影《愛情限時戀未盡》

有時候最簡單的道理,只要領悟得不夠深刻,便會逐漸隨時間遺忘。

曾經,已有不少智者賢士,經常提醒我們,各大民族自古以來充斥道德教育,甚至數千年歷史有再多的宗教教條,還是未能好好克制人們之殘殺與暴虐。反映的,是人性自我規範是如此艱難,即使無數難堪的事實擺在眼前,仍會有許多人視追求崇高的美德為理所當然,他人稍有錯失,足以口誅筆伐。

亦可以想像,一旦談及婚姻與忠貞,如果人類悠長歷史告訴我們,廝守終生的愛情竟如此理所當然,那一切又何須誓言?至於那些能廝守終生的夫妻,數十載之後,還能互相扶持、甜甜蜜蜜,剩下的又有幾對?

歌德勸勉世人,別把愛情、婚姻的理想與現實弄錯;而德國社會學家盧曼也同樣為理想與現實道出不少真象:

「我們在置身天堂時結婚,在共乘一輛車時離婚。」

雖說, 難能方知可貴;然而,我們還是可以追問,那絕大多數當代生活的男男女女,陷入「好想出軌,又要專一」的無盡矛盾之中,到底發生甚麼事?除了性格、價值觀不合之外,沒有其他原因了嗎?我們且從心理學家克里斯多福.萊恩(Christopher Ryan)、卡西爾達.潔莎(Cacilda Jethá)在《樂園的復歸?》(Sex at Dawn),多角度剖析現代人感情生活一些痛苦與掙扎,繼而直指背後的人性根源,有不少獨到見解;難怪,著名的動物行為學家法蘭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稱《樂園的復歸?》不愧為一本「令人激動的好書」。

先不大談研究理論,可能有些人性智慧,早在社會流傳揭示。假如你隨便詢問美國人,可能他們早已聽過關於第30任美國總統柯立芝(Calvin Coolidge)的一個小故事。

在1920年,總統與夫人有次外訪一座養雞場:

碰上雞場農夫後,夫人率先問他:「公雞那麼少,怎能生出這麼多受精的蛋?」

農夫答道:「公雞很樂意每天『幹活』數十次。」

於是夫人說:「或許你可以跟總統提提這件事。」

總統在旁邊聽在耳裏,便問農夫:「每隻公雞每次都服務一隻母雞嗎?」

農夫答道:「啊沒有,牠總是這隻完了換下一隻。」

於是總統說:「我明白了,或許你可以向柯立芝夫人指出這一點。」

可能出於這流傳已久的小故事太有趣了,不管真偽如何,後來被心理學者拿來描繪人們渴求轉換性伴重拾激情(多指雄性)的傾向,用了這位美國總統的名字稱作「柯立芝效應」(Coolidge effect)。

那些法國夫妻各自出軌,婚姻更穩定?

Screen_Shot_2018-02-02_at_7_11_22_PM
Photo Credit: 電影《愛情限時戀未盡》

性與愛之間的密切關係,從來含混得難以撇清。不過,既然在說人性面貌,真正談論的時候要公道一點,儘管「看起來」男性對轉換性伴、情人的渴求十分強烈,但這方面的性激情訴求,現實世界又豈止男性?大約十年前,才有紀錄片《租個牙買加人》(Tent a Rasta)告訴世人一個更立體的現象,大批歐美中女湧至牙買加租個男人享受一段時光,有多「大批」?據當時統計每年平均有8萬名女性光顧,未知當中偷偷出軌的又佔多少?

實際上,普遍在先進國家生活的男女,不管受著法律上的一夫一妻制,抑或文化上典型要求忠貞的婚姻觀影響,絕大部分人的「說辭」都在淡化一對一關係帶來精神壓力、情慾危機,彷彿互相催眠塑造了一個虛假的世界,舉目所見,卻不乏因出軌而破碎的婚姻和感情,猶如每天向外給予「假證供」一樣,人人說出來的想法觀念與事實不符。(遑論歷史上太多虛假且扭曲女性因「缺乏性慾」容易忠貞之說)

在歐美跨文化比較之下,相對來說,法國、義大利的情況或許穩妥,當地人都「想辦法」在若即若離又漸趨乏味的關係之中,不時添加新鮮感尋找出路。尤其法國,有些夫妻似乎摸索出一種當代社會「頗有韌性」的感情關係,夫妻們既能保存傳統家庭樂,又「隻眼開隻眼閉」容忍各自出軌。

別以為這樣的故事只是電影《愛情限時戀未盡》的浪漫情節,那個故事講述一位法國中年人妻不但生兒育女,還一邊跟丈夫生活之餘,不時在週五下午時分,抽著煙等待能喚起她各種激情的情人出現,果然碰上了一位年輕作家,二人混得其樂無窮:定時「守候」,按時「回家」,歡愉過後,輕鬆繼續享家庭之樂。甚至夫妻能互相邀請大家「心知肚明」的情人作客共聚晚餐,期間並不會感到特別妒忌難過。只是故事為了突顯美國vs.法國愛情倫理觀的分別,有了其他拉拉扯扯的瓜葛。

你固然不必盡信電影情濃的戲劇效果,跳出電影世界,現實大有類同之處。萊恩引述潘密拉.杜克曼(Pamela Druckerman)在《外遇不用翻譯》(Lust in Translation)的研究,說比較其他文化而言,法國人對外遇態度寬鬆且普通:

「法國人將愛與性脫鉤之後,覺得較不需要『先抱怨婚姻以合理化外遇』。但她發現英美的婚姻劇本演的卻是另一齣。杜克曼觀察到:『一次外遇,甚至是一夜情,婚姻就完了。』『我曾跟一些女性談過,她們一發現丈夫偷吃,立刻打包走人,因為『這種時候你就要這麼做。』不是因為她們想要這麼做,而是她們以為這就是規矩。她們似乎不明白還有其他選項。⋯⋯我是說,真的,就像她們手上有本劇本。』」

這麼一比之下,法國社會有較多夫妻能「直面人性」而來的痛苦,協調出尚且能兩全其美之法。假如你仍在疑惑,明明人類的妒忌心帶有強烈的「本能」,難道你同時在說法國人特別「火星」不像人?

英美世界的婚姻觀對於「全人類」來說,絕不典型

Screen_Shot_2018-02-02_at_7_13_15_PM
Photo Credit: 電影《愛情限時戀未盡》

可是,一方面我們不應忘記,歐洲數千年歷史的男女性趣與外遇逸事何其多,另一方面若說本能和人性,我們還是要比較一下,究竟只有近萬年的「農業社會」塑造心理直覺強烈,抑或,十萬年計乃至百萬年計人屬祖先的「狩獵採集社會」,演化塑造的心理直覺才夠強烈?

人類學家威廉.達文波特(William Davenport)在上世紀60年代,便親身跟太平洋美拉尼西亞(Melanesia)島民同住一段日子。當地男女不但早已「理解」結婚數年後,對對方的興趣自然會消逝,不會特別限制外遇:

「當地人認為性自然又不複雜。所有女性都表示自己非常容易高潮,大部分的人說自己會經歷多次高潮,而伴侶卻只有一次。

⋯⋯一直到殖民地法律禁止之前,這群美拉尼亞人避免單調的方式就是讓已婚男人和年輕女人交往。妻子非但不吃這些小妾的醋,反而覺得那是地位的象徵,而據達文波特所說,不論男女都覺得西方文化接觸後最不好的結果就是失去這個習俗。」

還有,巴西森林有稱為瓦老人(Warao)的部族,採取「梅花間竹、間歇性」的外遇方式,應付情感慾望:

「每隔一陣子就會暫停平時的關係,改由儀式關係取代,稱為『瑪繆斯』(mamuse)。在這些節慶期間,成年人可隨意和任何人性交。這些關係都上得了檯面,而且他們認為若生了孩子,還對孩子有益。」

這樣的話, 倒又顯得法國夫妻的處理方式其實沒那麼「火星」了。

另外,卡西爾達.潔莎(Cacilda Jethá)曾為世界衛生組織做過一項研究,調查對象是非洲莫桑比克(Mozambique)村民,當地人看待性事非常寬鬆,部分男性竟有八十多位妻子,而且另有二百多位長期性伴。你可以想像,如果任何一方堅持忠貞的話,其他性伴從村中那裏冒出來?

哦?人們性慾少反而像「禽獸」?懂得解放性趣才像一個「人類」?

Screen_Shot_2018-02-02_at_7_12_00_PM
Photo Credit: 電影《愛情限時戀未盡》

回到人類的演化進程,即使你對那些靈長類動物「呻吟聲」的研究,印證人類習性不合符「一夫一妻」的本性,對此不予置評。然而,萊恩提出一項動物比較事實,卻令我們難以否認:

「(人類)如此縱情性愛是否讓我們聽起來『有如禽獸』?不該是這樣的。在動物界當中,多的是間隔很久、只有雌性排卵時才性交的物種。只有兩種物種可以為了非繁衍的理由每週都來一下:一種是人,另一種非常像人。

因此,為了快感而和不同伴侶性交其實更符合『人性』而非獸性;完全為了繁衍、偶一為之的性,則更符合『獸性』而非人性。換言之,熊熊慾火焚身的猿猴表現得『很像人』,而對於一年性交一或兩次以上不感興趣的男女,嚴格來說,『表現如禽獸』。」

這正是萊恩、潔莎等人要帶出的重點,當代先進社會的男男女女,愛情與婚姻在現實世界出現諸般問題,很大程度是不斷強化一夫一妻制,無論是教育或法律上,當中的道德壓力強力綁住了夫妻間數十年的「性事」,令許多人沒有任何意圖探索「中間出路」,更無法緩解同一屋簷下,漸漸由性心理構成的衝突和歇斯底里。

無數的伴侶視傳統家庭相處方式是「唯一選擇」之下,帶來極大的痛苦與掙扎,期間卻不明所以,或大部分「說出口」的理由,在於糾纏對方之「人格出問題、思想出問題、忠誠出問題、責任出問題、情趣出問題、性技巧出問題」,鮮有坦然面對多數人在「不知不覺」間,跟頑強的狩獵採集社會「群交、群婚」的直覺對碰,感情屢戰屢敗。皆因遠古人類狩獵採集的日子,即使全球地域、部落兩性關係表現的方式大不同,還是有「共享性事」的類近之處。

學者談兩性一直以來有「選擇性」盲點?

Screen_Shot_2018-02-02_at_6_37_59_PM
Photo Credit: 電影《愛情限時戀未盡》

但是,萊恩沒有斷言典型一夫一妻的關係「必」有問題,或設法說服你人生100%「還是別結婚」好,卻是著墨於我們不如先好好了解人性為何,反思當代人像活在無間地獄不斷輪迴的感情破裂和難忍出軌,難道這些「問題」與我們真實的慾望無關嗎?是否真的「只有」人格和思想出問題、不道德所致?還是那些慾望你明明知道,因為我們身邊的文化慣性,只是你不敢宣之於口?

甚至,二人連帶批評過往的演化心理學家充滿盲點和偽善,既然在不同演化心理研究,他們強調人類、黑猩猩、巴諾布猿在數百萬年以前,有著遙遠的共同祖先(當然包括群交的本能傾向),大家近年已不再激辯這樣的基因演化證據;那麼,為何偏偏在談性論愛之際,學者們突然間只抽取人類農業社會的「性愛與婚姻」模型,選擇性地高舉有深厚的演化淵源?突然間接指向一夫一妻制還是有不少可塑性?

當然,雖然筆者很欣賞萊恩、潔莎等人對新舊理論的釐清和整合度,然而,他們即使帶出「性與愛」痛苦掙扎的一種根源,可能礙於篇幅所限,未能詳盡剖析人類經濟生活跟「價值信仰、兩性關係」的密切關聯。更甚,當代的社會「制度」應當如何調息?未來100年或更長遠的世紀,人類受各種科技和經濟模式不斷形塑之下,是否永永遠遠無法適應一夫一妻制?這些方面的討論,著作還是有所局限。

最後,如果一些朋友仍未忘記,筆者介紹過十分欣賞的德國思想家.普列希特(Richard David Precht)所寫的《愛情的哲學》,除了海倫.費雪(Helen Fisher)經典著作之外,大可把普列希特與萊恩等人看似部分對立的觀點,加以對照,如是,相信思考當代兩性關係的視野,想必會更加立體。

延伸閱讀:

  1. 全球婚姻觀念無奇不有,原始部落大不同
  2. 為何專一男人這麼少?
  3. 教你打破 「性愛」心理包袱的兩本書
  4. 談談情:韓國的戀愛文化 港女一定比台灣、日本女人差?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tnlhk


猜你喜歡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適配器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適配器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宏科技新推出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適配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飛宏科技在2021年底推出全新280W GaN(氮化鎵)高功率電競筆電電源,超緊湊尺寸160*69*25mm(276cc)與700g輕量化設計,使其功率密度突破業界多年來設計極限,達到眾所期盼的16W/in3(1W/CC),因而相較一般市面販售相同輸出功率產品,體積縮小約50%,重量減輕約30%,大小重量相當於一般180W電源。

飛宏科技這款電競電源的設計研發–電路上結合了高效率拓樸結構、零電壓零電流軟切換技術、新型GaN半導體元件、與自主開發數位控制機制等技術;工藝上則採用了3D零件配置與佈線技巧、功率模組設計、及獨特GaN生產製程管控,最終成就了品牌客戶與終端使用者所冀求真正輕、薄、窄、小的高功率適配器,為電源業界與電競市場帶來突破性的研發創新亮點。

電競電源渲染圖1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安全可靠280W GaN頂級規格適配器

飛宏科技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謂的GaN電源都著重強調在所謂的小型化,但往往都忽略電源設計更應重視安全性、可靠度、及滿足終端使用者真實的使用情境。飛宏科技此款新小型化電源已取得各項國際安規認證包括IEC/EN/UL 60950-1 & 62368-1、CCC(5000m)及電磁相容(EMC)認證包括EN55032 Class B EMI & EN55024 EMS等規範。

此款電源更是針對高階電競筆電應用需求如:支援高階處理器及顯示器的瞬間峰值功率拉載、玩家日以繼夜的重度使用、酷炫輕薄的外型、與輕巧好收納及攜帶方便等,同步提供以下的頂級規格及功能:

  • > 95%滿載轉換效率與< 0.2W空載待機損耗
  • 560W(200%額定功率)瞬間峰值功率輸出
  • 3年/26,280小時,滿載高溫下長壽命保證
  • 五種數位化安全保護機制
  • 2公尺輸出線上不需加任何EMI磁芯輔助即能通過EMI認證
  • < 150uA低漏電電流

電競筆電首選 極緻設計之展現

近年來電競筆電產業蓬勃發展,品牌廠商無不卯足全力導入最新軟硬體技術與材料來提升性能,使產品設計上能不斷推陳出新,以滿足電競玩家挑剔與追求極緻體驗的渴望,唯在配角「電源適配器」上無太多創新,而導致玩家也只能默默接受彩盒中所附帶大而笨重的電源。

飛宏科技新推出這款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適配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突破過往的設計瓶頸與極限,可充分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本文章內容由「飛宏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