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不打不成器的華人思維:家教嚴格小孩才會乖?

關於不打不成器的華人思維:家教嚴格小孩才會乖?
Photo Credit: wikiped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人喜歡看勵志的故事來學習如何教小孩,但就像考試應該看考古題,有時候各種「負面案例」才是督促自己反思的最好教材。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兩天看了關於宥勝帶小孩的新聞,又是撕書又是揍小孩的,感覺真的是滿嚴格的家庭。

由於個人只是略懂法律,幼兒教育上則是門外漢,但這週末剛好看了一本書,似乎有些許關聯性,也順勢跟大家分享一下,書名是誰都可以,就是想殺人,副標題是「被逼入絕境的青少年心理」。

為何我要看這本書?

大家或多或少都曾有考試的經驗吧!要考高分有一個關鍵,就是必須練習寫考古題。主要的原因是從自己寫錯的題目中,發現思考盲點,然後趕快修正,如此一來就可以避免考場上犯同樣的錯誤。

換到教育的層面上,大家應該知道我的意思:要學會當父母,最重要的其實是先看負面教材。了解這些問題少年的家庭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督促自己進行反思,換言之,太勵志或正面的書籍其實沒什麼幫助,因為那通常都是一種事後包裝的成功論點,會讓你誤以為那是通往正確教育的捷徑。

關於撕毀小孩書籍的類似案例

書中對於「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犯罪少年的家庭有這麼一幕的描述,以下僅摘錄部分:「加害者哥哥(意指殺人犯)與弟弟小時候也有幸福的時刻,一家人快樂聚在一起,玩撲克牌,但父母的家教越來越嚴格。有一次吃飯時,母親對哥哥大怒,情緒激動高亢的攤高報紙,把飯、菜、味增湯全都倒在上面,要哥哥把報紙上的飯菜全吃完。」

作者藉由這個案例提出,孩子成長過程中「斥責」雖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但是,千萬不要給孩子超過限度的悲痛記憶。畢竟父母罵小孩的方法有效地讓孩子聽話了,但也帶給孩子內心強烈的不安感。而只會說對不起、乖乖順從的小孩,其實是默默承受了父母親的情緒。

至於宥勝說他撕書時能夠沒情緒,我很佩服,有小孩的讀者可以模仿看看。因為在他描述的那種情境下,如果不是有點搞笑的撕書動作,要不然就是過於冷酷的情緒,而對於後者只讓我聯想到電影《人魔》中漢尼拔的經典表情。

關於不打不成器的華人思維

台灣很多事情喜歡參考先進國家的作法,因此要說到「體罰」這件事,其實最「先進」的國家是隔壁的小日本,他們體罰小孩的程度超乎想像。這本書的作者也談到:「父母也是一邊教育小孩,一邊學習如何與小孩溝通,讓孩子聽話。但一旦習慣了體罰這種強制手段,反而沒辦法培養與教育孩子溝通的能力。」

書中近一步談到:「體罰更可怕的副作用是,就算父母心理想正確的教導孩子什麼道理,孩子所學到的卻是『必要時候使用暴力也沒關係』的觀點」。從這裡我們可以發覺,小時候被體罰的經驗有可能在長大後,成為不自覺加害他人的潛藏因子。

然而當我看完本書作者的描述後,我真的認為「華人」做事總是做半套,體罰小孩的程度贏不了小日本,導致後續青少年犯罪的驚恐程度也輸給小日本。請有心讓台灣成為另類亞洲之光的父母親,務必徹底貫徹不打不成器的觀點,相信假以時日,少年犯罪研究最豐富的資料庫一定非台灣莫屬。

過猶不及,都是錯誤的家教

其實台灣很多家庭不是家教不足,而是以錯誤方法的過度家教。本書作者也談到:「最兇惡、殘暴的少年犯,通常就是小時候受過最嚴格家教的孩子。」作者進一步表示:「事實上,嚴格家教並不是不可以,但如果讓孩子覺得父母管教毫不手軟,就會像一把刀子直直的刺進他們的心臟。」

最後再次引用作者的話予以本文的結尾,即實行嚴格家庭教育的基礎是:「讓孩子感受到父母給他們的愛與寬容」,與讀者共勉之。

延伸閱讀

本文經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