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到只剩下拼經濟(下):讓高雄的城市記憶不只是工業和港口

窮到只剩下拼經濟(下):讓高雄的城市記憶不只是工業和港口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雄在上個階段的發展中,基礎建設已經逐漸完善,下一步應該由公權力運作引導,進行二三級產業的提升,把高雄的在地文化和技術,和國際連結,在促進環境永續的同時進行產業升級,讓未來的高雄人,不只有「幸福」而已。

文:歐瑋群(民間企業法務人員)

窮到只剩下拼經濟(上):效法美英德,高雄的轉型不是天方夜譚

高雄的發展,需要公權力運作的引導,經過過往幾年的大興土木,在重大基礎建設陸續完工下,高雄市政府應開始盤點現有及未來公私部門可以運用資源,避免再重複投資浪費,從而降低市府財政負擔。

TOD概念及社區營造,發展城市生活核心

隨著鐵路地下化等重大基礎設施完工,如何善用大量的場館與軌道場站就成了重點。

「公共運輸導向型開發」(Transit-Oriented Development,TOD)的概念,可以打破過去縣市的分界及加強與重劃區的公共運輸效能,建構以為車站為公共核心的生活中心,並能有效提高大眾運輸的運量及降低交通的瓶頸與污染,並降低各大場館與場站的租金,活用為住民的生活及商業中心,同時清點閒置大樓空間,由政府輔導轉型為社會住宅,以提升人口利用度。

此外,高雄也應該建構以社區發展為核心的社會安全網,以既有的社區營造為基礎,搭配現有社區活動中心,發展成為長照中心及托兒中心,且善加利用少子化後公立學校減班後增加的閒置空間。

以歐美新型的空間共享概念為例,就是如教室、學校、禮堂等公有的運動場所,都可經常性共享,增加寒暑假、假日與夜間的再利用,避免空間的浪費。

分配市場過剩資金、加強執法公權力

求國會檢討「兩稅合一」制度,善用金融業過剩資金,使導入企業對轉型與升級的資金需求。特別是對於穩定加薪企業提供補助或租稅優惠等政策性優惠,透過降低企業保留盈餘的誘因,達到資金流循環運轉,並將企業獲利轉分配於勞工的目標。

由市府主導,建立新創事業發展資金、基地與市場媒合平台,並結合保險業藉由互助的概念降低創業與營運風險。另鼓勵如中油等國營企業總部南遷,以打造完整產業鏈;或對將高雄設為南向基地之企業給予政策獎勵。

勞權方面,市府應盡力提升勞工勞資協商的能力,加強長期為人詬病的勞檢及執法力度。除了強烈要求設籍廠商在一定規模以上必須成立勞資會議,也應該同時對成立工會的廠商給予政策優惠,並由市府結合法扶及義務律師,主動為勞工爭取法律上權利,另提供未來產業的完整職訓、鼓勵輔導創業,以因應未來工業4.0的挑戰。

此外,有關機關應加強環保取締,舉辦環保評等,對於環保績優廠商予以獎勵,訂定空污改善自治條例,取法東京灣沿岸火力發電廠的環保再生經驗,訂定期程降低工業區裡的懸浮粒子濃度,對於改善設備的廠商給予政策性協助。

其中,現行空污費的徵收並不符合排放多少繳多少的公平稅收原則,以機車為例,一年總排放懸浮微粒5,822公噸,徵收費用為50億元;排放次多的工業1年總排放41,761公噸徵收,費用卻只為12億元,更誇張的是排放量最高的營建業一年達48,624公噸,徵收費用卻只有14億元。比較之下可以得知,占污染原多數的排放單位,相對的卻負擔較低的排放義務,如此對於空氣污染改善效果當然有限,調整徵收標準刻不容緩。

高雄_中油_石化_工廠_煉油_化工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盤整結合二級產業,引入學界資源加強多元性

提升二級產業的效能,市府應盤整工業區閒置土地,在現有土地被妥善利用前,不再開闢各種新園區,以楠梓中油五輕園區為例,可配合五輕遷廠作為產業研發中心,成為南台灣產官學整合平台。

除了產業,「學」的資源也應該進行整合。南台灣高教資源(各大專院、工研南院、中研南院)與園區產業鏈(各大工業區、南部科學園區、金屬研究所、電信園區)的上下游聯繫應做加強,打破過去區域、園區內外及學研機構的藩籬。以中央政府前瞻計劃裡落腳南部的計有:高雄海洋科技產業專區南科的智慧機器人基地、台南沙崙的綠能科技園區,再加上原先的綠能及遊艇產業,大致上未來產業的布局架構已逐漸明朗。若能配合南台灣數十所大學的高教與研發資源建構為「南高科研帶」,將有機會帶動未來潛力產業,將企業總部設在高雄。

高雄另應善用本身國防軍事學校與基地廠房的優勢,搭配如台船、漢翔岡山廠、205兵工廠等既有的工業能力,主動爭取中央政府國防工業自主政策的項目,以增加產業內容的多元性。

例如就軍事科技的民用化而言,無人機的各種偵測技術(Sensor)就可以應用到許多民間的救災產品上,更可以配合中央政府的軍用科技民生化的政策!

讓文化和高科技產業展望世界,將本土化為國際化的代名詞

高雄擁有南台灣甚至全國最好的文化展演場地與場館,一定程度的文化娛樂工作可以給城市帶來多元的產業結構,獎勵文化產業、娛樂事業在高雄深耕與成長,除可帶動民間服務業消費,也助於建立城市性格與魅力。

以即將完工的海洋流行音樂中心為例,除了搭配行之多年具在地特色的「大港開唱」作為展演場地,更可延伸至愛河畔的高雄電影資料館、高雄音樂館作為獨立、地下樂團創作或者影視產業的基地,搭配音樂獎項頒發及國際音樂季的籌辦塑造成愛河流行娛樂帶。

高雄過去被稱為文化的沙漠,近來雖然文化建設頗多,但觀光的取向偏向媚俗、缺乏特色(如愛河貢都拉,如果以一個外國人來看,實在會想不通威尼斯的船怎麼跟高雄扯上關係)。城市的記憶除了工業就是港口,似乎忘記了這是全台灣最早設立的第一批城市。這城市擁有多重文化的底蘊也就長期被忽視。

高雄 愛河 gondola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想想看,現代高雄歷史的起點哈瑪星,居然是全台灣最沒活力的大學城!在本土化即是國際化的今天,文化政策除了文創事業外,更要與在地歷史做連結才有辦法接地氣,因此,駁二特區應該從點的設想,拓展到線的聯結,而把哈瑪星全區納入,成為全台獨一無二的濱海大學城;左營、鳳山的舊城文化,更應該配合文化部的計劃,以傳統民俗重新塑造古城魅力,既恢復了城市的記憶,也順便帶動城市的特色觀光。

最後,高雄應主動尋求國際合作與技術資源互補,藉由深化姊妹市的連結,加強城際外交,或引進先進國家的資源。

像是可燃冰等等的未來科技和能源趨勢產物,高雄在海洋科技及能源產業的發展基礎上,可以尋求日本相關的技術合作並尋求與南海周邊國家來共同開發,在環保、農業、生醫與水資源再生技術利用上,也應加強與以色列及新加坡等資源少但技術新進國家的合作,並以此作為南向輸出的方向。

有一天,住在高雄可以不只是幸福

走過工業污染與產業轉型,面臨人才出走與產業低薪,這是鏽帶城市面對全球化衝擊下的共同迎接過的問題。高雄從20年前決定轉型,走到今天,既努力補足了基礎建設,也努力產業再造,但卻未竟全功。從「鏽帶」走到「智帶(brainbelt)」高雄尚有一段路待走。

縣市合併後,擁有山區的原住民文化與農業、濱海區的養殖技術與漁業、產業區的工業基礎與技術、都會區的商業繁榮與文化,港區的運輸雙港與觀光的高雄市,市政管理的眼界與規劃的挑戰更甚於僅有舊市區的時代。如何發展各區特色均衡發展,互補共榮就成了最大課題。尤其全球城市區域整合的競爭,高雄更兼有帶領南台灣的任務。

未來世代,城市面貌勢必以物聯網與智慧城市為重心,一個永續發展的城市更少不了未來產業的支持。

  1. 國際雙港與魅力城鄉的高雄。
  2. 多元就業與未來產業的經濟。
  3. 生態永續與文化樂活的環境。
  4. 公平安全與幸福安心的生活
  5. 在地發展與區域均衡的治理。

決定從重工業轉型的高雄,可不可以造就這樣的樣貌?

這些概念與議題取向,應能給未來的高雄治理帶來些許激盪。高雄的市政發展,從國民黨時代的「台灣重工業引擎」,首次政黨輪替謝長廷時代的「海洋首都」到花媽時代的「幸福城市」,可以明顯看出高雄轉型的軌跡——除了城市自身在台灣國土規劃裡的定位,更要尋求自己在世界地圖上的地位,未來的市政發展除了在這些既有基礎上來解決未竟的問題,如何擘劃下個世代的高雄將是重要的課題。

高雄 工地 工人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高雄的經驗,其實也可以套用到台灣其他城市的現代化。

台灣的每個地方都有各自的特色產業、特殊地景風貌,但地方的經濟發展卻都是集中在兩個方向:迷信越多基礎建設經濟自然越好,以及千篇一律的「拼觀光」,好像除了觀光之外地方政府絲毫無任何方向可以提昇地方經濟。

但從高雄的願景來看,事實上各地都可以有非常亮麗的經濟展現,只要選對了自己地方利多的特殊性,好好發展,經濟提升的模型道理都是一樣,以不斷的創新來刺激不斷的欲求與消費。

這就是經濟流通量加速循環的最佳秘方。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