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工作兩年婚姻破碎,來台九年後,Lilis蓋了屬於自己真正的家

海外工作兩年婚姻破碎,來台九年後,Lilis蓋了屬於自己真正的家
Photo Credit: One-Fort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了支付女兒的學費,Lilis 去新加坡工作兩年回來後,發現想好好守護的家庭,卻因為先生的外遇而破碎了。而後在台灣工作九年,Lilis 靠著自己的力量,買地、蓋房、整修,而有了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

文:黃妤婷
攝影:陳凱翔

我是Lilis,我今年38歲。2006年時我先去新加坡工作。以前如果要去台灣,他們(仲介)說要先去馬來西亞或是新加坡,才可以出去台灣工作,以前是這樣的。

在新加坡的時候,我照顧三個小孩、打掃、煮飯。我跟雇主都很好,我們都現在還有聯絡。之前我在雅加達要去台灣工作的時候,我們也有在雅加達見面,她問我要不要回去新加坡(笑),我說不要,我說我想要去台灣,去看看別的地方。

我要看看外面啊!我去過香港了,所以想去台灣看看。

聽他們說,台灣錢比較多,而且台灣有夏天、有冬天,空氣好像也比較好。

oneforty_migrantstory_lilis-2
Photo Credit: One-Forty

我第一次去台灣的時候,是二月份,那時候很涼、很冷啊,我嚇到,我都沒有帶外套,我的老闆娘看我很冷買一件給我,我現在還放在我的家裡。

第一次來台灣工作,很辛苦,我要24小時照顧病人。我一到台灣,就是到醫院,那個護士教我怎麼弄、怎麼照顧病人。我照顧一個年輕人,我很嚇到捏,那個病人有氣切,我要學怎麼幫他抽痰,在印尼我從來沒看過。我感覺很累、很辛苦。可是我一直想著「我要自己蓋房子」,所以我要忍耐。

再回去台灣後,我還是一樣在桃園,但這次是照顧阿公。比較好,就陪他去散步而已,還有看電視。他們在家的前面有小小的地,因為太無聊,所以我還自己在上面種東西、種菜。後來只有照顧兩年,因為我阿公過世了。我一直哭。

阿公過世後,我就回來印尼休息,但是我還想去台灣,因為已經習慣了。

以前去台灣工作我很累,我的心很……。可是現在看到這個房子,心裡就會想:「這個是我的」(抱胸笑)。

我覺得很捨不得,這個我自己的家,現在沒有人住。

我現在,每天早上三點半起床,會做一些便當拿去市場賣。早上把我老公家整理好了,我就會來我自己的家工作,像是做衣服啊。我最近要一個月做 104 件衣服,這是小學生的制服。

我最近也做了這個袖套,我在台灣常常看到有人騎機車會用啊。印尼也很多人騎機車,但是我看在印尼都沒有人用這種,我想說做一些,然後去跟他們 promotion(推銷) ,賣賣看啊!

在印尼,什麼都要做,因為錢很難賺,所以什麼都要做才有錢。

oneforty_migrantstory_lilis-4
Photo Credit: One-Forty

現在我還一直在想。我很想做珍珠奶茶,我在想我要開那個有賣珍珠奶茶、漢堡的店。噢!我今天在做那個吐司,我把它捲捲捲,裡面放熱狗,然後再用蛋煎一煎。早上我做完給我哥哥的女兒去學校賣(笑)。

其實以前我剛回來印尼有做過啦,我女兒去上課會帶去賣給他的同學,他的同學都很喜歡!我每天都會做,但是後來我女兒說她不要賣了,她要認真上課啦(笑)。這個熱狗吐司是我在新加坡學的,我老闆的小孩早餐愛吃這個!

我覺得人要有錢啊,才會快樂。現在跟我老公,總共有三個小孩要讀書,所以我們還需要很多錢。我很想要回去台灣賺錢,我希望有一天看到小孩順利畢業,我就高興了。


採訪後記

採訪那天,我們和 Lilis 相約在一個中小型火車站,她和弟弟專程開車來載我們。經過將近三個小時車程,我們終於抵達了一個小村莊,一下車,Lilis 就熱烈地和我們介紹他在這裡的生活圈。走著走著,Lilis 問了一個我起初不太明白的問題:「你們要先去我老公的家?還是要先去我家?」。

原來,為了支付女兒的學費,Lilis 去新加坡工作兩年,回來後,才發現那個自己想要好好守護的家庭,卻因為先生的外遇而破碎了。而後在台灣工作九年,Lilis 靠著自己的力量,買地、蓋房、整修,而有了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家。

今年二月,在家人的熱切催促下,Lilis 回到印尼和現在的老公結婚。訪談之中,可以感受到 Lilis 對於能夠靠自己的力量蓋出一個屬於自己的房子的驕傲,更可以感受到她即便回到家鄉,仍無法住在自己的這個家的微微失落。

儘管如此,照顧新家庭之餘,Lilis 一有空還是會往這個自己蓋的家跑,這個家也就成了她自己的小小工作室。實際拜訪她的家,從家中的擺設和物件,就可以看出在新加坡和台灣工作這幾年的時間,佔她心中多大的份量。

和 Lilis 相處的過程中,常常感覺到用「移工」來介紹她這個人,有點太淺、太窄。「移工」並不是一種職業類別,更像是一種狀態。

而曾經是移工的 Lilis,現在回到家鄉後,努力的接各種工作、做各種嘗試,試圖把自己在海外的生活經驗帶回印尼,做些什麼,像是她最近正在嘗試台灣的摩托車袖套、新加坡的熱狗吐司。我想,我們甚至也可以稱她是創業家。

期待下一次再去拜訪 Lilis 的時候,可以看到她做出一番屬於自己的小事業。

oneforty_migrantstory_lilis-5
Photo Credit: One-Forty

更多回國移工的故事: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