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女性主義者「沒有人」為賽車女郎被解雇而開心

大部分女性主義者「沒有人」為賽車女郎被解雇而開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女性主義者認為保留賽車女郎是可接受的,只是要更重視她們的權利,包含不再強求虛假的笑容、制服應該以舒適代替性感、職場性騷擾應有公正有效的申訴救濟管道,這些才是女性主義者真正關心的議題,也就是所謂的「女性工作權」。

這幾天關於F1高層取消賽車女郎的決議,引發關於女性主義的相關討論,甚至有賽車女郎指控是女性主義害她們失業,也有女性主義團體發表聲明支持此決議;做為一名致力於多元性別平權與反性暴力的女性主義者,為此我要釐清一些事情。

避免誤讀,我先把結論寫在前面:女性主義有很多流派,諸如自由、社會、基進與生態等,當中同一個流派還會再有小流派;像是基進派裡面還有支持跟反對跨性別兩派,甚至同流派裡的不同人也會有不同想法。女性主義不是不能批判,歷史上女性主義就是靠著互相批判而進步的,但是我們可以更深度討論,來理解彼此關心的部分,而不是劃一而論地否定。

為了探究事實真相,我很認真地閱覽了全部我所知的英文女性主義網站,除了像是「女性主義浪潮」(feminist current)這種經常攻擊酷兒、跨性別與後現代主義的派別,大部分的女性主義網站,尤其是強調多元交織性的女性主義網站,並沒有人為賽車女郎被解雇而欣喜若狂。

是的,再次強調「沒有人」。

相反地,女性主義者很認真在探討與反思這件事情的意義,畢竟這件事情並不是女性主義者們的決議,絕大多數女性主義者也是看新聞才知道的,因為我們也只是平民老百姓跟網路鄉民而已嘛。幾乎所有女性主義者都肯認不再將女性視作賽事上「性觀賞物」的想法,不過重點並不在要不要解雇賽車女郎,也沒有人認為解雇賽車女郎就有辦法解決此問題。而是認為應該更關注「女性選手」在賽事上的「表現」,不要把所有女性都當成賽事中的「花瓶」,無論是賽車女郎或女賽車手。

許多女性主義者認為保留賽車女郎是可接受的,只是要更重視她們的權利,包含不再強求虛假的笑容、制服應該以舒適代替性感、職場性騷擾應有公正有效的申訴救濟管道,這些才是女性主義者真正關心的議題,也就是所謂的「女性工作權」。

並且這些女性主義者由衷地希望,賽車女郎可以轉型成更具有知識性、多元美感與種族平權的職業,像是讓更多體態豐腴、身心障礙、多元性別與少數族裔的女性成為賽車女郎,而不是現今幾乎全由纖瘦、健全、順性別、異性戀、白人女性擔任賽車女郎。更應該讓她們在賽程中展現自身的專業性,像是之前女模特兒在選美上發表對女性議題的觀點,且要求社會尊重賽車女郎,不要把她們當成單純的「性觀賞物」。

試著想想看,讓酷酷的黑人中性女同志、知性的亞裔身障婦女、親和力十足的原住民族胖女孩、造型豐富的拉丁裔扮裝皇后來擔任賽車女郎,將會是多麼振奮人心且令人動容地畫面呢。

同時女性主義者也發出疑問:女性選手的表現、女性工作權等女性主義者關心的議題,平常並不受大多數男性所重視;但是在性感漂亮女性相關的事件中,卻總是引發男人極大的攻擊女性主義聲浪,還不少男人對女性主義者進行外貌及性羞辱,這樣的做法本身是在紮稻草人。

本文經吳馨恩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