宥勝生病了,他的心需要治療,而他的腦需要知識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性不是一成不變的,宥勝認為的人性,不是現代人的人性,而是我們還是原始人時的人性;所以他認定的教育,也是原始人的教育,是用力量、用威權的教育,但人類從來不是靠強壯生存,我們是靠彼此尊重跟團結才走到今天。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當面撕毀小孩最心愛玩具的宥勝,去年也有一篇專訪提到他會打小孩,當時他的小孩只有兩歲半。「我在旅行時研究不同國家的人、國際性格的研究,發現華人小孩非常需要揍!」那篇專訪裡他是這樣說的。

我不知道他這個「研究」是怎麼來的,但他清楚告訴我們不讀書光行萬里路是沒有用的,他充分展現了沒有知識的公眾人物會有多可怕。原諒我無法用什麼溫柔的口吻談這件事,我實在受夠這種把小孩當作自己所有物,而非當成「人」尊重的父母。

如果我們討論的是教育方式,那沒有共識就算了,但今天不是,我們討論的是人權,是宥勝根本不把小孩當人看。什麼叫不把小孩當人?就是他說的話做的事,只要把小孩換成人,就會狗屁不通。

比如他說華人小孩欠揍?如果有人旅遊心得是「華人就是欠揍」、「亞洲人就是欠揍」,你不覺得怪嗎?撕爛小孩玩具?不知道宥勝心愛的玩具是什麼,我最愛的玩具大概是我的車,如果我車沒收好(違規停車)的代價是有人可以當著我的面砸爛它,不覺得這人有病嗎?

宥勝生病了,他的心需要治療,而他的腦需要知識,對於「規矩」這件事情的知識。

他認為的規矩,用他的說法是「違反人性」的,所以他也必須也用違反人性的方式才能教會小孩「規矩」,但事實上是這樣嗎?

我們都知道蜜蜂、螞蟻都具有高度組織的社會,有負責生產的蜂后、負責交配的雄蜂、負責工作的工蜂,好,問題來了,要一隻蜜蜂按照他的天職工作,是「違反蜂性」嗎?他們需要被施以「違反蜂性」的教育才知道該做什麼嗎?

為什麼蜜蜂會發展出這樣的社會?這是天性嗎?是、也不是。大約在一億多年前,部分昆蟲發展出這種群居分工的訣竅,進而擊敗了不懂得組織的昆蟲,當時群居昆蟲只佔百分之二,而今他們已經成為強勢。

人類也是一樣,我們之所以能脫離霍布斯筆下「孤獨、貧困、污穢、野蠻和短暫的人生」,正是因為我們意識到我們必須放棄一些自由(如隨意殺死他人的自由)才能保護自己的自由;我們必須尊重他人的權利(如尊重他人的玩具)才能保護自己的權利;我們必須如此才能保障群體的安全、也才能互信互利進而建構一個有組織的社會來對抗其他比我們更強壯的生物。這就是我們說的「社會契約論」或宥勝說的「規矩」的由來。

Leviathan_by_Thomas_Hobbes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霍布斯《利維坦》封面

就像蜂性一樣,人性也不是一成不變的,宥勝認為的人性,不是現代人的人性,而是我們還是原始人時的人性;所以他認定的教育,也是原始人的教育,是用力量、用威權的教育,但人類從來不是靠強壯生存,我們是靠彼此尊重跟團結才走到今天。

所以現代人需要的教育是如何互相尊重的教育,而不是服從強權跟武力的教育,不是像宥勝在去年專訪中說的「自從揍了蕾蕾之後,她再也沒有犯過相同的錯誤」的那種教育。這放在家庭叫家暴,放在政府叫白色恐佈,才不是什麼教育。

宥勝今天失控了,他做了一件原始人才會做的事,我相信許多父母、包含只是幫朋友帶過小孩的我都失控過。但可怕的是他不知道自己失控,他沒有透過理性反省、沒有跟孩子道歉,反而是寫了第二篇文章繼續濫用理性來合理化自己的失控,把錯都推給一個三歲的小孩,那還是自己的孩子。

父母不該這樣,擁有超過百萬的粉絲的偶像也不該是這樣,隨著粉絲增加,你是可以從粉絲身上得到資源的。而這些資源應該用來讓你跟你的粉絲變得更好,而不是反過來給予錯誤的教育還得意洋洋沾沾自喜。這種讓你變得更糟、浪費你給予他的資源、聲望及地位的偶像,沒有崇拜他的價值。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林艾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