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魚很暴戾?這是錯覺:細節透露《水底情深》的獸性、人性與神性

那人魚很暴戾?這是錯覺:細節透露《水底情深》的獸性、人性與神性
Photo Credit: The Shape of Water /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逐點分享電影《水底情深》的細節,如何層層帶出了當中的「獸性、人性和神性」。

《水底情深》的製作高度和亮眼度,蓋過了所有同期電影

MV5BMDJlMDYzZWYtMDJkMC00OTc5LTlkZWItYzNk
Photo Credit: The Shape of Water / IMDb

今年如果有人說:不看《水底情深》,說愛電影也枉然。大概,這句話未至於誇張得難以接受。

這部作品不管你最喜歡的元素是甚麼,編導都要緊扣在這一點上:在日常生活之中,若出現一些深深觸動你的無形直覺,不斷呯嘭躍動,請抓緊它,也許,會牽引你找到撫慰與安頓人生之處。

發生在上世紀冷戰時期的故事首尾呼應,女主角Elisa Esposito生活原本只是重重複複過日子,依稀記得一些夢裏迷霧般的碎片,無論她每天如何在浴缸自慰,跟畫家知音聊天,還是寂寞難耐;直至遇上人魚,那種藕斷絲連的直覺,終於牽引她找到自己所愛和身世源頭。

為了向這部奇幻唯美作品致敬,導演Guillermo del Toro及編劇Vanessa Taylor的名字應該並列,二人聯手編寫如此出色的原創劇本,當中有太多令人回味的細節,才令《水底情深》的效果極為醉人,遠不止有出色的鋪排技巧和豐富元素,只是劇本有一處小小的敗筆,亦無損整體效果,這點留待稍後部分再作交代。

劇本之美,美在那些林林總總的對照、組合和諷刺,一開始看似輕描淡寫,由一位基層清潔啞女工的日常,經歷的過程之中,間接洞悉生命的獸性、人性和神性(文藝層面),每個角色都有典型的象徵意義:

MV5BZDdmMDU2OWUtMzY2NS00YmIyLWJhMGEtYzlh
Photo Credit: The Shape of Water / IMDb

象徵

角色性情

獸性

(盲目的暴虐傷害)

保安主管Richard Strickland(極端威權和自私、不擇手段、白人優越、鄙夷其他位階和生命)

黑人丈夫Brewster Fuller(好吃懶做、無賴)

兩位俄羅斯特務(無情、刻薄、自私)

人性

(有靈性的美德)

畫家Giles(才情、寂寞、固執、重情、時脆弱時堅強)

黑人女工Zelda Fuller(善良、堅強、重情義、有情趣)

科學家Dr. Robert Hoffstetler(理智、克制、有情、有原則、迂腐)

神性

(包含神秘力量)

人魚水怪Amphibian Man(神秘再生和治癒力、受亞馬遜部落崇拜)

橫跨人、神二性

女工Elisa Esposito(寂寞、內涵、有氣質、有修養、真性情、勇敢、友愛、犧牲)

這部電影的濃厚味道,在於你不可錯過許多情感與細節(以下部分包含劇透)

MV5BZjFjNWQ0MjMtOGNhYi00Njg5LTk5NjMtOWM5
Photo Credit: The Shape of Water / IMDb

Elisa的身世不明,人們只知她是在亞馬遜河流域被發現的孤兒,確認是先天啞巴,離開孤兒院後做了多年清潔工,她每天的生活非常規律:作夢、起床、煮蛋、沐浴、自慰,然後寧願冒遲到之險,每天也要珍惜光陰撫慰寂寞的心,珍惜與一位事業失意的同性戀畫家吃早餐,一同欣賞歌劇,聊聊生活事之後,才趕忙上班。

除了有藝術家與她傾訴,還有個善良又有情趣的同事Zelda Fuller,沒留意嗎?她連苦悶照顧那位好吃懶做的無賴丈夫,也能苦中作樂自嘲:

我給他吃甚麼都沒給個反應⋯⋯如果放屁是讚美,他就是莎士比亞。

剎那間,對白如詩。是的,她人生遇不上莎士比亞,唯有以情趣安慰自己,也扶持好友Elisa。

由於工作機關來了一位新保安主管,又迎接了一隻神秘人魚水怪,顛覆了她們的命運,尤其是Elisa的命運。

這位保安主管Richard Strickland有無盡的野心和慾望,為了權力與利益不擇手段,平日手執一本正向思考的著作催眠自己,明明地位不高不低,卻有著「大地在我腳下」的嘴臉,做事心狠手辣,對天地間的一切充滿鄙夷,對信仰毫無敬意旨在利用,對人任意踐踏。甚或他跟太太做愛的時候,動作上也要完全「征服」,強行用手按住太太嘴巴,不准她發出呻吟聲。別說刻意踐踏基層員工的尊嚴,亦一度想佔有Elisa的肉體,更別說視人魚水怪為無物,肆意虐待。

而且,是因為他的傲慢,崇尚個人的正向「型式」,否定直覺、觸覺,才會多次流失了細緻查探人魚下落的機會。

更訝異的地方是,他童年最懷念與深刻的回憶,竟然是「想當年」手上那盒糖果,皆因小時候這盒糖果能顯示自己比其他同學更優越,長大後每次放糖果進口品嚐仍回味無窮。

覺得人魚水怪很暴戾嗎?這只是一種錯覺

MV5BZWUwNjM0ZGItOWViZC00MTA4LTg4NjktNDdh
Photo Credit: The Shape of Water / IMDb

直至人魚水怪來到了研究機關,有些朋友可能被他的外型和其他氣氛影響,以為他本來暴戾的性情,是因為遇上了Elisa的愛,才被馴服。然而,表面上是這樣,實情在故事裏,人魚並不真正暴戾。人魚之所以割斷了主管Richard的手指,是因為遭電擊棍虐待,出於捍衛自己才反抗他。

那麼,他後來吃了畫家Giles的貓咪潘朵拉又怎說?你便要問問在大自然世界,自古以來人類為了飽腹吃掉了多少不同的動物,判斷的準則應當如何比較,便心裏有數;而且,假如你了解過美國的統計調查,貓咪平日在社區獵殺小動物數量之龐大,便明白人魚受貓咪挑釁之下吃掉充饑,在生物世界並未至於要大加譴責。

還有,難道你沒察覺,當人魚知道那些貓咪是朋友的寵物之後,他沒有再吃小貓咪,還跟Giles道歉與療傷贈髮嗎?真的要算一算人類「這種生物」殘殺的歷史帳簿,你可能會考慮收回「那人魚很暴戾」的想法。

是的,電影氣氛令人魚多了點肅殺感,但訊息很分明,人魚倒沒多少獸性,倒是能夠理解人性之餘,擁有自身獨特的神性(神秘治癒力量)。而科學家對人魚的神秘充滿好奇,對生命有基本的尊重,同時希望有機會探究真相。

就是這樣,當最重要的人物都出現之後,他們象徵的獸性、人性、神性水乳交融在一起。

Elisa與人魚,從此不再寂靜

MV5BNGY1MzdlMmItNTEwMi00NTU5LWExM2UtZDVj
Photo Credit: The Shape of Water / IMDb

Elisa是個有生活品味、率性又追隨直覺的人,她總直覺自己與人魚之間那種「不完整」意味著甚麼,碰上他,愛上他,一起吃蛋聽音樂,絕不忍看著情人快遭肢解而見死不救,冒險犧牲亦在所不惜。驚險萬分從研究機關救走人魚之後,有一天,她很快不再掩藏自己的情慾,浸在水裡就浸在水裡,轟轟烈烈來一次徹底的愛撫。編劇的用心加上女主角的演技,Elisa不論突然想跳舞,抑或沉醉在幻想世界與人魚共舞,都是那麼自然,沒有突然加插進去的感覺,毫不違和。

當10號水漲的日子到了,保安主管才追蹤到Elisa等人要放生人魚,到了二人受槍傷,人魚復生殺主管後抱重傷的Elisa到水裏,一切的謎底終於解開。原來,Elisa極有可能是「人類與人魚水怪」混種的後代,只是人類基因佔多一點,先天頸部看似被抓傷的疤痕,是封存了的魚鰓,經過人魚以神能激活之後,能在水中生活。正是這一幕,解答了Elisa何以能兼備人性與神性,溝通兩者。自然,Elisa找到了歸宿,她與人魚互相找到了「欠缺的那部分」,從此不再寂寞。

可商榷的一點筆敗位 諷刺對照感情濃

MV5BY2Q0OTVhZWUtMWJiMS00N2YyLWIwMTAtZjg0
Photo Credit: The Shape of Water / IMDb

至於那劇情的敗筆在那裏?就是在城河邊「之前」的一幕發生,科學家臨死之前,純粹出於要恥笑保安主管,以為偷走人魚要出動俄羅斯特務小隊才做到,甚麼「姓名、軍階、位置」?通通都不是,剩下一口氣都要說,只不過是那些你看不起的清潔工,她們搞的計畫足以把你弄得如廝田地。老實說,臨死前要確保人魚被放生,應該斷氣也不說出口,這種意氣用事,讓主管簡單知道了真相有點反高潮。

雖然情緒有主觀性,並非說這一幕完全說不通,但大家可以回想一下,「相對來說」,如果編導好好利用更早的伏線,既然主管有次在飼養室拾起過一顆雞蛋,一度疑惑過,為何不再利用「拾蛋回憶」,在10號前的一小段時日,有次不小心撞到了Elisa手上有一包雞蛋,從而開始探查?又或者,科學家知道隨時被俄羅斯特務刺殺,事前把心一橫去探望人魚,終被撞破?比起科學家純粹為了恥笑主管而「爆料」,後者稍為沒那麼錯愕。

當然,電影包含的諷刺對比,蘊含階級、宗教、種族、性向,交織起來叫人深刻:

MV5BNWQ3MDg1NmYtYzc4MS00ZTA0LWJkZTAtYmEx
Photo Credit: The Shape of Water / IMDb
  • 以基層清潔工生活豐富、美善、喜樂,諷刺高層保安主管的枯燥、殘酷、沉鬱。
  • 以畫家的才華與真情,諷刺店主、廣告公司的偽善與庸俗。
  • 以科學家的情理兼備、尊重生命,諷刺將軍、俄羅斯特務自私又冷血的國家民族主義。
  • 以人魚的靈性與尊重,諷刺人類權貴的庸俗與暴虐。
  • 以救人又充滿使命感的溫馨小貨車,諷刺標榜雄偉事業未來被撞毀的私家車。
  • 以融入文藝和想像的生活情趣,諷刺只為權力、純粹生存,重複過著空殼生活的人。
  • 以亞馬遜河域的人魚水怪的神性,諷刺白人與宗教優越的可笑與無知(誰說若有神,只會像人類的形態?)。

這些諷刺比照,加上全戲以藍綠色貫通美感主調,映襯愛情文化寓意,記憶之中,大概,你應有一段時間沒有欣賞過如此佳作,是嗎?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