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杯是什麼?達文西把密碼藏在〈最後的晚餐〉裡

聖杯是什麼?達文西把密碼藏在〈最後的晚餐〉裡
Photo Credit:Leonardo da Vinci@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耶穌獲定位為上帝之子,就是在尼西亞大公會議時正式提出表決的議題。而且僅險勝幾票,」提賓補充說。

文:丹.布朗

李伊・提賓爵士在壁爐前跛足踱步,鐵鞋在石地上喀答響,目光炯亮。

「聖杯啊,」他說,語調近似牧師在布道。「多數人問我,只想知道聖杯在何方。這問題,我恐怕永遠無法回答。更為適切的問法應該是:聖杯是何物?我們必須先瞭解《聖經》。妳對《新約聖經》的瞭解多深?」

蘇菲聳聳肩。「不深,其實是一竅不通。」

提賓的表情是又驚又喜。「好極了!那麼,妳必然知道,達文西是聖杯機密的捍衛者之一,而且他把線索藏在作品裡面。」

提賓指向客廳另一邊的書架。「羅柏(蘭登),勞駕你,書放在最下面一層。」

蘭登走向書架,找出一大本藝術書,抱著走回來,放在大家中間的桌子上。提賓翻開這本厚重的巨冊,特別指出其中一句。「我想妳稍後將發現,這句與我們的討論息息相關。」

蘇菲閱讀這一句。

諸多人等矇騙愚民,以散播妄想與偽奇蹟為業。—李奧納多.達文西

「另一句也讀讀看。」提賓說,再指不同的一句。

蒙昧無知誤導吾人。
唉!可憐的凡俗,快睜開眼睛!—李奧納多.達文西

蘇菲感受到一小陣寒意。「達文西談的是《聖經》?」

提賓點頭。「達文西對《聖經》的觀感和《聖經》有直接的關聯。事實上,達文西把真聖杯畫出來了,我待會兒再拿給妳看。現在,我們先探討《聖經》本身。」他微笑。「《聖經》是凡人的產物,不是上帝。《聖經》不是神奇從雲端墜地的東西,是凡人創作的,經過無數次轉譯、增訂、修改而成。歷史上從未出現『著毋庸議版』的《聖經》。」

「取捨由誰決定?」蘇菲問。

「啊哈!」提賓講到興頭上了。「基督教的一大諷刺!今人所知的《聖經》,校勘者其實是信奉異教的羅馬君士坦丁大帝。」

「咦,君士坦丁不是基督教徒嗎?」蘇菲說。

提賓低聲笑了。「君士坦丁的生意頭腦非常敏銳。他知道基督教後勢看漲,賭注當然要算準一馬當先的宗教。君士坦丁想出一套高明的對策,歷史學者至今仍讚嘆不已。他把異教徒的符號、假日、儀式融入茁壯中的基督教傳統裡,另創一種東拼西湊的宗教,皆大歡喜。」

「牛頭配馬尾,」蘭登說。「在基督教的符號裡面,異教留下的遺跡是無可否認的。例如法冠、祭壇、以麵包為基督肉身、以葡萄酒為基督血的聖餐禮。」

提賓嘟噥著。「符號專家一講到這事就沒完沒了。基督教從頭到腳沒有一個是原創的。即使是基督教每星期一次的禮拜,都是從異教剽竊而來。」

蘇菲覺得暈頭轉向。「這全和聖杯有關聯?」

「的確,」提賓說。「基督教和異教融合的這段期間,君士坦丁決定,有必要為新的基督教鞏固傳統,於是召開知名的尼西亞大公會議,會中針對基督教許多方面辯論表決,最重要的是討論耶穌的神性。」

「我不懂。耶穌本來就是神啊。」

「親愛的,」提賓高聲說,「在史上那次會議之前,耶穌在追隨者的眼裡,一直是個有血有肉的先知,一個不折不扣的凡人。」

「他不是上帝之子?」

「對,」提賓說。「耶穌獲定位為上帝之子,就是在尼西亞大公會議時正式提出表決的議題。」

「而且僅險勝幾票,」提賓補充說。「縱使如此,君士坦丁藉此正式贊同把耶穌定位為上帝之子,把耶穌變成神。如此一來,不僅能阻止異教徒進一步挑戰基督教,基督的追隨者若想贖罪升天,唯有成為羅馬天主教徒才行。」

蘇菲瞥向蘭登,他微微向她點頭,表示認同。

提賓說,「耶穌的確是影響力遠大的偉人,沒人敢說祂是騙子。我們想強調的只是,君士坦丁覬覦基督的影響力和重要性,佔祂便宜,由此塑造出我們今日見到的基督教。」

「君士坦丁把耶穌的地位從凡人提升為上帝之子,為了重寫史書,君士坦丁自知非大刀闊斧不可。這是基督教歷史上非常重要的時刻。」提賓停頓一下,斜眼看蘇菲。

「君士坦丁花錢編纂新《聖經》,福音裡如果描述基督凡人特質,就進不了新《聖經》,如果描述祂像神,就加油添醋一番。不合格的福音一律被禁,全被集中起來焚毀。」

「幸好,對歷史學者而言,」提賓說,「君士坦丁企圖銷毀的福音之中,有些僥倖流傳下來了。在1950年代,藏在猶地亞沙漠洞穴裡的〈死海古卷〉重見天日。這些文物也記載真正的聖杯故事。梵蒂岡當然想盡辦法,不讓這些卷軸公諸於世。他們怕什麼?因為這些古文告訴我們,現代《聖經》是由一群爭權力的凡人集結成的一本書。」

Detail of Passion of Jesus Christ at Sacred Heart Church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的意思是,」提賓說,「祖先教我們的基督故事幾乎全是假的。聖杯的故事也一樣。」他伸手拿藝術書,翻至中間。「最後,在我展示達文西的聖杯圖之前,我想先讓妳看一下這個。我猜妳認得這幅壁畫吧?」

跨頁圖是〈最後的晚餐〉,達文西的傳奇名畫。「那麼,或許妳願意陪我玩一個小遊戲吧?請妳閉上眼睛。」

蘇菲遲疑著閉眼。

「耶穌坐在哪裡?」提賓問。

「坐在中間。」

「好。祂和使徒剝開分食的東西是什麼?」

「麵包。」一看就知道。

「好極了。飲料是什麼?」

「葡萄酒。他們喝葡萄酒。」

「所言甚是。最後一道問題:桌上有幾個葡萄酒杯?」

蘇菲慢半拍回答,心知這問題有詐。「一個杯子,」她緩緩說。「酒杯。」基督用的杯子。聖杯。「耶穌把一個葡萄酒餐杯傳著喝,和現代基督徒的聖餐禮習俗一樣。」

提賓嘆息。「睜開眼睛吧。」

她睜眼。提賓洋洋自得笑著,蘇菲向下看圖,訝然見到,全桌所有人各有一杯葡萄酒,包括基督在內。共計十三杯。更驚人的是,每個杯子都很小,全是無梗玻璃杯。整張圖不見餐杯。沒有聖杯。

提賓的眼珠閃亮起來。「此壁畫事實上是聖杯疑雲的唯一關鍵。」

蘇菲急切地掃視整張圖。「你的意思是說,〈最後的晚餐〉能對我們透露聖杯究竟是什麼東西?」

「不是東西,」提賓沉聲說,「而是誰。聖杯不是東西,其實是……一個人。」

蘇菲呆望提賓半晌,然後轉向蘭登。「聖杯是人?」

蘭登點頭。「確切而言是一個女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達文西密碼(少年讀本版)》,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丹.布朗 (Dan Brown)
譯者:宋瑛堂

「我的父母都是老師,因此我對歷史和研究才會如此著迷。事實上,如果我沒有成為作家,我很肯定自己一定會當老師。我誠摯希望這個版本的《達文西密碼》,能夠為青少年帶來發現被隱藏的歷史以及世界上神祕性事物的刺激感。」──丹・布朗

哈佛大學符號學教授羅伯・蘭登親赴巴黎舉辦講座。預計講座結束後與羅浮宮館長見面。但是,館長卻沒有出現。原來,館長早已在博物館內遇害,並留下一串令人匪夷所思的密碼。蘭登教授竟意外成為頭號嫌犯,他既要逃亡,也要想辦法解開謎題。他是否能夠順利解開線索,為自己洗刷清白?

一個讓牛頓、波提且利、雨果,和達文西都牽涉其中的祕密組織,隱藏西方文明史上最大的歷史真相,即將揭開。丹・布朗帶領讀者跟隨蘭登教授的腳步,從巴黎逃向倫敦,在著名景點之間飛奔穿梭,你必能體會為何《紐約時報》稱讚《達文西密碼》是「萬人空巷、極致完美」之作。

「符號不會從沙裡冒出來,所有密碼都是出自智慧意識的刻意發明。」我們身處在充滿了符號和密碼的世界,一切學問的基本條件就是懷疑的精神。《達文西密碼》兼具娛樂性、文學性和知識啟蒙,於是丹・布朗親自刪減、改寫,作為獻給全球青少年最佳指定讀物。

時報_達文西密碼(YA版)_立體_300dpi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