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有一天,台北市不會只有利益,而沒有記憶

希望有一天,台北市不會只有利益,而沒有記憶
Photo Credit: 松菸護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N+N》是一個令人熟悉的故事,在香港、在台灣,在所有政商資本強權下的各個角落,以各種不同的形式全面上演著,而你、我皆是劇中人。

10月26日松菸護樹的朋友們舉辦松菸影展首映,播放在香港熱映中的電影《N+N》,導演賴恩慈小姐和編劇楊秉基先生亦特地來台,全程參與並與桃園航空城反迫遷的朋友進行映後座談。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mUpNZ0NHzc]

你我皆是《N+N》劇中人

《N+N》是劇情片,藉著影片中爺孫的親情與老東西(人)的言說,卻記錄了因高鐵徵收而遭港府強拆的菜園村故事。開場以文字指出問題的源頭——利益掛帥、為消費而消費、為生產而生產的資本主義,片尾也以文字告訴觀眾,本片「獻給因發展而被毀家園的人」。導演與編劇擺明不僅要挑戰地產霸權,更要挑戰以各種形式、無所不在的資本主義政經結構的剝削。

其實,《N+N》是一個令人熟悉的故事,在香港、在台灣,在所有政商資本強權下的各個角落,以各種不同的形式全面上演著,而你、我皆是劇中人。

每一個故事都是這麼開始的……,政經結構這個壞東西,以各種變形樣貌現身,諸如地產霸權、政商集團、地方派系等,他們握有政治權力、掌控地產資本、追求無盡利益,那是一種大還要更大、永遠不夠大的利益追逐。

每一個故事都是這麼繼續的……,壞東西不僅操控了制度與法令,也在每個人的腦子裡植入(利益的)晶片,於是土地、環境、生命、世代與當代弱勢成為他們的肥肉,於是強凌弱與不正義的掠奪、壓迫、犧牲成為常態,壞東西可以輕易地將人性、希望連根拔起,讓民主、法制與人權面目全非。

Photo Credit: 松菸護樹

Photo Credit: 松菸護樹

在政商地產霸權眼中,只有利益、沒有記憶

那晚,我坐在光復南路紅磚道上的小板凳看著影像,左側卻是台灣地產霸權建立起的突兀、聳立巨獸——大巨蛋,不時還從高處竄出施工焊接的火苗與煙霧,而身旁是一群影片中所謂的「常常被誤解的人」。

我想到松菸園區已消逝的最後一棵老樟樹。2009年2月27日,移樹的怪手與警力,與爬樹、護樹的朋友們僵持著,我在樹下,聞著被切斷的樹根飄出濃濃的香氣,聽著風與葉共鳴所發出的聲響。立地生根何其不易,但剷除、移平卻是輕而易舉。樹不僅是樹,他是牢牢抓住土地的生命。

我明瞭,在台北城的政商地產霸權眼中,只有利益、沒有記憶。歷史的記憶對他們來說,從來都只是選票算計的點綴和花邊,因此,那些老東西和舊東西,諸如老街、老屋、老樹、老人、老記憶,都只是該刨除、推平的累贅。

這個遺棄過往的城市,將是不知從何而來、不知站在什麼歷史當下的城市,也註定會是個不知走向何方、隨波逐流的城市。在松山菸廠孵建大巨蛋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發生的一切都是見證。

Photo Credit: 松菸護樹

Photo Credit: 松菸護樹

松菸護樹:讓繁華若夢的台北城不是只有眼前利益

還好,有松菸護樹這群人,讓繁華若夢的台北城,不是只有眼前利益。如同《N+N》中的爺孫倆,在土地上種下城市長遠與共同的富與貴,松菸護樹的朋友們也為我們留下城市的夢。

還好,一如航空城反迫遷的朋友們,台灣各地遍佈堅持、前進的在地守護者,為我們保有最後的希望。

從《1+1》到《N+N》,「誤解」才可能成為「正解」。朋友們,這是我們共同的《N+N》,且N等於無限大。我們彼此珍惜,彼此加油。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