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話雙學三子贏咗又輸咗?

點解話雙學三子贏咗又輸咗?
photo credit: AP Photo/Vincent Yu/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公民廣場案雙學三子上訴得直,贏的有兩樣,輸的卻是更多。

贏咗嘅部份好簡單,得兩樣,第一,可以唔使再返入去坐監,判返社會服務令同緩刑,點都係好嘅;第二,羅冠聰同黃之鋒本來被判監6至8個月,由於判監超過3個月,未來5年都無得參選,而家判返社會服務令,理論上攞返參選資格。

但輸嘅就多好多。

要搞清楚,終審庭判三子上訴得直,唔係因為覺得佢哋做得啱,又或者上訴庭判得重,而係「技術上」認為,上訴庭喺東北案定出嚟嘅判刑指引,唔應該追返轉頭,套用喺早啲發生嘅公民廣場案度,所以判返原審個判刑咁解。

三子案最理想嘅情況,喺終審庭認同公民抗命、覺得上訴庭個判刑指引有問題、又或者覺得重奪公民廣場唔算暴力,但結果係三樣都無。

第一,終審庭喺判刑時,近乎完全無考慮 「公民抗命」作為一個求情因素。

第二,終審庭完全同意,重奪公民廣場案係「暴力」。

第三,終審庭照單全收上訴庭訂嘅新判刑指引,公眾集會涉及暴力,主事人就罪加一等,幾乎一定要判監(以往呢類case好多時判社會服務令或緩刑)。

概括曬三點意思就係,日後類似公民廣場衝擊嘅案件,就係暴力,主事人就一定會判監,而你以公民抗命理由去抗辯求情,法庭係完全唔會考慮。

我明,個概念係有小小複雜,藐視法庭嘅嘢無謂講啦,不過所有話正義得勝或者好高興之類,可以慳返,唔好咁易俾人呃,以為唔使坐監就好好啦。

官喎。

本文獲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