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擲百億育兒津貼不但無法催生,連下一代的國庫都掏空了

豪擲百億育兒津貼不但無法催生,連下一代的國庫都掏空了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報載行政院將在過年後推出生育政策,考慮普遍發放一個月2500元的津貼。說真的,身為幼兒媽,還有我身邊的很多家長,都不乏質疑這樣的政策是否可以「催生」的聲音。我和我身邊許多父母,是不會為了一個月可以領2500元,就再生一個小孩的。

文:進擊的家長們

報載行政院將在過年後推出生育政策,考慮普遍發放一個月2,500元的津貼。說真的,身為幼兒媽,還有我身邊的很多家長,都不乏質疑這樣的政策是否可以「催生」的聲音。我和我身邊許多父母,是不會為了一個月可以領2,500元,就再生一個小孩的。

原因有以下幾點:

一、2,500元對育兒家庭是杯水車薪

生了孩子,才讓我理解到,就算是已經擔任中階主管的我,孩子嬰兒期每個月的奶粉、尿布、添購衣物、副食品、日用品等等等等的費用,就足以迫使我從以前每個月可以存下一點小錢的小資族,正式加入月光族的行列。身邊有些初為人父母的朋友,沒有家人可以分擔育兒重擔,還必須負擔每月1.8萬起跳的保母費或托嬰費。

上了幼兒園,更是燒錢的階段,孩子上小學前要花掉近100萬,而這些父母未必都是抱著怕孩子輸在起跑點的心態去報名貴族學校,有很多是因為收費較親民的公托、公幼抽不到(公幼中獎率不到一半,公托不到三成),所以只能選擇私幼、私托,然而收費親民的私幼、私托,自然會在開獎後瞬間額滿。還有名額等著家長的,很多是收費昂貴的私幼。而連可托之處也找不著的,也是大有父母在。

一個月2,500元的津貼,能夠解決上述的問題嗎?

二、補助到底幫了誰?

2,500元至少可消弭公幼和私幼間開支上的落差嗎?其實很難,以幼兒園來說,就算註冊費都是兩萬元(私幼比這高的比比皆是),私幼還多了每個月的月費、雜費、點心費、材料費、才藝費等等等等,最起碼每個月上萬起跳,有抽中公幼和沒抽中一年差到10萬以上是很正常的落差。所以才有幼兒父母叫三歲小孩拜文昌帝君求錄取呀!

縣市間,特別是選舉時,候選人也很愛拿生育津貼當競選籌碼,但往往縣市宣布要發津貼的那一天,就是全縣市的私立托嬰中心、幼兒園很有默契一起宣布漲價的日子,而且通常發多少津貼、學費就漲多少。如果漲的價,是給勞苦功高的老師們加薪水,那還說得過去,但數據偏偏不是這樣說的。2017年私立幼兒園員工的平均投保薪資才25,864元,而全台灣勞工平均將近31,000元,顯然不斷上漲的收費,並沒有分配到第一線老師的手上。

三、在台灣,工作和小孩之間只能單選

台灣在亞洲算是性別比較平權的國家了,但台灣的女性「就業率」與「生育率」卻是雙低,低到在全球敬陪末座。

這邏輯很簡單,當兩個選項只能選一個時,自然兩個選項沒法都得很高分。先說說有幼兒的家庭,很多家長發現每個月的月薪,幾乎都是直接匯進保母/托育中心/幼稚園,加上又沒有人可以共同分擔,乾脆辭職在家(又以女性為主)顧小孩。很多女性在育兒期過後,想回職場卻回不去了,長期來說家中更是少了一份收入來源。收入變少了,也讓更多父母不敢生第二個。而且也隱性的拉開家庭與家庭之間的經濟差距。

在職場舞台和尿布台當中只能擇一,是很多女性的痛苦單選題,尤其越來越多女性看重工作帶來的自我成長,以及對社會的貢獻。當面對單選題不能兩全時,自然就只能放棄生育的念頭。

然而,社會對於女性的想像(或期待),卻是所有女性天生都有強烈到可以放棄一切的母性,所以還有論調認為「不願生育的女性是自私的」。同時,卻又認為在家帶孩子的女性,是不長進、與社會脫節的。即使像筆者這樣幸運可以有工作,又能下班自己顧小孩的幸運兒,也因為不能長時間離開小孩去出差,被男老闆罵過「你們女人就是麻煩」。

當這個社會,還停留在連工作面試時,面試官都只問女性求職者「要不要生小孩?」來評斷是否要率取時,就不該指責有越來越多女性為了追求更平等的機會,而放棄生育。

說到底,沒有解決幼兒的托育問題,會進一步加深這個社會的性別平權、分工的不公,還會加深社會資源分配的不公。而這一切,絕對不是靠發錢可以解決的。

請停止不能解決問題的補助,把錢花在公共托育的刀口上

根據遠見雜誌報導,一年撒的育兒津貼林林總總可以達500億,撒大錢的結果是2017年的生育率跌到20萬以下,再創史上新低點。即使是被質疑比其他國家貴的大巨蛋,造價都只有300億,提出津貼的官員們應該想一想,500億的都可以做巨蛋都有找,為什麼還是不能讓大家敢生小孩?

執政者撒錢就想解決問題的心態,在我們做父母的眼中是非常不可取的,我們在教育孩子儲蓄、理財觀念的同時,這個國家卻只想用豪擲百億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而且不但解決不了問題,更加深國家財政負擔。相比之下,國家一年花在0-2歲幼兒公共托育的錢是15億,粗略算一下,一年都可以蓋30座公共托育中心了。而且,這個國家還有很多蚊子館、人數招生不足的學校可以釋出空間,也還有很多老師需要就業機會,請政府不要只是亂撒錢,而是花點心思解決問題。

我們呼籲停止不能解決問題的補助,把錢花在刀口上。讓孩子可以有品質、且負擔得起的公共托育中心可托付,別再讓更多母親放棄收入才能顧小孩。更重要的,每年動輒百億的預算,父母更希望可以留給下一代用,請不要再用競選支票,掏空我們下一代的國庫。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