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射的耀光,褶皺的底色——淺談西恩貝克作品

散射的耀光,褶皺的底色——淺談西恩貝克作品
Photo Credit:高雄市電影館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恩貝克固然對邊緣族群充滿友好之情,可是他沒有刻意要讓觀眾同情他們,更不流於充斥獵奇感的單向刻劃。電影裡的主角不盡然討喜,也不盡然是純粹的悲劇受害者,往往褶出複雜立體的形貌,以其頑強生命力,在廢土殘壁下掙扎。對導演來說,這是還原與尊重人性之必然⋯⋯西恩貝克是相信人性本善的吧。或許是基於這股信念,讓他的角色與角色撞擊之時,迸發更耀眼的光,漆出現實皺痕亦無損的彩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謝佳錦

西恩貝克(Sean Baker)電影裡的片名出現方式,讓我印象特別深。

早期的《外賣》(Take Out)與《百老匯小王子》(Prince of Broadway),前者片名由略帶橘紅的霓虹燈管顯示,燈管或因快壞而微微閃爍,並傳出令人不安的嗡嗡聲響。後者原本是一片黑暗,充滿人車喧鬧聲,忽然出現寫著片名、感覺有點舊的金屬吊牌,一陣彷彿車燈的光線掃過,照得吊牌強烈耀光。

後來的《小明星》(Starlet)、《夜晚還年輕》(Tangerine)、《歡迎光臨奇幻城堡》(The Florida Project),他開始採用單一色彩為背景來打出片名。《小明星》是一片細看略有紋理的淡淡黃色牆面,陽光從側輕微灑入。《夜晚還年輕》是一張布滿劃痕與一個顯著菸孔的亮黃桌子,背景放聖誕歌曲,這天是聖誕夜,兩位主角在這張桌上寒酸地分食一個甜甜圈。

《歡迎光臨奇幻城堡》是一片薰衣草般浪漫的粉紫牆壁,配上高唱「我們來慶祝吧!」的歡樂歌曲,然而牆面上顯而易見的皺痕,又留在腦海揮之不去。老舊卻散射耀眼的光,褶皺卻彩亮的現實底色。片名的出現方式,彷彿濃縮了西恩貝克的創作世界觀。

投向現實底色的邊陲

台灣影迷初識西恩貝克,應始於《夜晚還年輕》——這部乍看似乎以iPhone拍攝、跨性別阻街女郎為題材作噱頭,實則激盪出嗆辣橘紅滋味,角色間火花激射、「番」到極點,讓人爆笑之餘又悲從中來,展現編導深厚功力的當代奇片;從而對他大獲好評的最新力作《歡迎光臨奇幻城堡》翹首期盼。

事實上,西恩貝克出道多年,1971年生於紐澤西,在紐約大學唸電影,以其擅長的低成本製作活躍於美國獨立電影圈(《外賣》是最極端的案例,只花3000美金),《夜晚還年輕》已經是他的第五部劇情長片。過去作品不乏在台曝光,與台灣女導演鄒時擎合導的《外賣》曾入選2009年台北電影節的「華人影像精選」單元,《小明星》曾在2013年的高雄電影節放映。2012年時,他還參加過金馬創投,計畫跟鄒時擎拍台灣夜市,可說與台灣相當有緣。

02
Photo Credit:高雄市電影館提供
《歡迎光臨奇幻城堡》劇照

很多導演會從自己的生活周遭取材,但西恩貝克不這樣作。身為一個白人、男性、異性戀,在種族與性/別上皆居主流,可是他把目光投射到主流之外的邊陲,拓展銀幕呈現的形象。

《外賣》與《百老匯小王子》都發生在紐約,前者講一位在中國餐館送外賣的非法中國移民,面臨暴力討債的壓力,得在一日內靠顧客「施捨」的小費籌足欠款;後者講一位街頭兜售仿冒貨的非洲黑人移民,忽然前女友現身,扔給他一個兩歲大男嬰,聲稱是他的種,從此沿街作生意外,還兼當奶爸。

《小明星》與《夜晚還年輕》都發生在洛杉磯,此地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莫過於冠蓋雲集的好萊塢,可是前者發生於有「色情業的好萊塢」之稱的聖費南多谷,並聚焦在一名初入行的年輕色情片女演員與自我封閉的老太太(原本這角色想找沒成功走紅的老好萊塢女演員飾演,因找不到人而作罷);後者則拍下這群明明同樣身在好萊塢,卻極少呈現於大銀幕的跨性別性工作者。

03
Photo Credit:高雄市電影館提供
《夜晚還年輕》劇照

《歡迎光臨奇幻城堡》同樣關注導演自身以外的人事物,主角是海莉與夢妮這對貧窮母女,更有意思的或許是空間設定。故事發生在佛羅里達州的迪士尼樂園外的廉價汽車旅館「奇幻城堡」,此處曾遊客雲集,如今遊客稀少,由眾多無家者暫居。這個空間設定,可說創造出西恩貝克至今社會評述力度最強,又最舉重若輕的社會階級呈現。

如果迪士尼樂園是最好的美國夢象徵,那「奇幻城堡」就是最犀利的美國夢暗面,毋需多費批判筆墨。導演並聰明地把敘事收攏於夢妮的兒童視角,在攝影指導Alexis Zabe所謂「特別酸的藍莓冰淇淋」的視覺風格下,讓我們跟著她來一趟夏日漫遊玩樂,大人所要面對的現實愁苦,在旁枝末節的暗示裡、貧富近在咫尺卻如天涯的最遙遠距離裡,留待觀眾細細品嚐。

04
Photo Credit:高雄市電影館提供
《歡迎光臨奇幻城堡》劇照
散射角色的耀光

西恩貝克固然對邊緣族群充滿友好之情,可是他沒有刻意要讓觀眾同情他們,更不流於充斥獵奇感的單向刻劃。電影裡的主角不盡然討喜,也不盡然是純粹的悲劇受害者,往往褶出複雜立體的形貌,以其頑強生命力,在廢土殘壁下掙扎。對導演來說,這是還原與尊重人性之必然。為了塑造多面向的角色,他也在戲劇結構上作出調整。

《外賣》是他唯一一部以「困境」為明確情節導向的作品,堅決矇著頭硬幹的主角騎著腳踏車送外賣,來回於餐館與顧客家,穿梭於車水馬龍的紐約市街,時遇爆胎,時遇暴雨,固然過程緊張驚險,還透過不同顧客的空間與反應,拉出討論空間,卻也限縮鋪陳生活感的篇幅。因此他在接受《Film Comment》的訪問時說,自《百老匯小王子》起,他開始設計更多小事件,而且要能讓不同族群都能獲得共鳴,抗拒情節導向的三幕劇劇本寫作傳統,以免人物淪於情節的附庸。

生活感的鋪陳,《歡迎光臨奇幻城堡》可謂爐火純青,115分鐘的片長,亦是所有作品之最,提供鋪陳必要的時長。我相信一定有某些觀眾,在一開始會對吐口水、滿嘴髒話的夢妮沒有太大好感,童真單純和「猴死囝仔」只有一線之隔,然而隨著各種事件的綿密推展,觀眾陪伴夢妮編織「樂園」的時間積累,很可能就會改觀,或說多了另一層認識,增加一份移情的基礎。乍看非常不稱職的母親海莉亦然,她的確不稱職,可是久了我們也會發現她的努力痕跡,及其旺盛生命力背後的可愛與率真。

在刻板印象的打破上,《小明星》應該是走最遠的。西恩貝克因製作MTV台的電視節目而接觸到一些色情片女星,發現她們不同的一面,促發此片拍攝。全片直到接近一半,才明白告訴觀眾女主角的工作是演色情片,更多在經營這些人的日常。演色情片「正常來說」會衍生的羞恥或罪惡感反省情節,沒有出現,更多在講老太太對她從伺候防狼噴霧的高度不信任,到相濡以沫的忘年之交。

這種彼此袒露真心、伸出援手的時刻,出現在他所有電影的尾聲。《外賣》與《百老匯小王子》的主角與其同事、雇主,彼此間的金錢契約關係,在其他電影或許是悲劇的未爆彈,卻從未發生在他的作品裡。甚至出現像《歡迎光臨奇幻城堡》旅館經理巴比這樣面惡心善的角色。

西恩貝克是相信人性本善的吧。或許是基於這股信念,讓他的角色與角色撞擊之時,迸發更耀眼的光,漆出現實皺痕亦無損的彩色。

影展資訊

名稱:「焦點導演:美國獨立製造-西恩貝克的無瑕青春」專題
時間:2018/02/04-02/25
地點:高雄市電影館3樓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