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聘請他追蹤朱克伯格的公眾形象 但他半年後就決定離開

Facebook聘請他追蹤朱克伯格的公眾形象 但他半年後就決定離開
Photo Credit: Stephen Lam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會去追蹤與朱克伯格公眾形象有關的各種話題與數據,例如大家喜歡朱克伯格的演講或貼文嗎?這些貼文的主流回應是什麼?

文︰Chris

去年,統計專家麥堅(Tavis McGinn)應徵了Facebook一份工作。他之前曾在Google工作過三年,專門幫助大型廣告客戶優化在Google系列產品中的行銷活動。原先麥堅以為這份Facebook的工作很單純,就跟他之前在Google做的差不多,沒想到Facebook卻交給他了一份極特殊的任務︰時時追蹤創辦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公共形象!

當時這位年輕的矽谷傳奇,正跟政治人物一樣在美國全境進行巡迴參訪;但當時Facebook也深陷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假新聞風波。你聽到這件事的第一個反應可能跟很多人一樣︰朱克伯格是不是要準備選總統了?

當初他親口說了「NO」。但是,一個公司全職僱用一個人來追蹤CEO的公共形象確實非比尋常,你若從麥堅的工作內容與其他跡象來看,朱克伯格在這方面下的功夫甚至到了「超總統級」。

大家喜歡朱克伯格的貼文嗎?

麥堅親口說明︰「我的工作是調查、研究朱克伯格的全球公眾形象,研究方法同時含括量化統計與質性焦點訪談,研究內容主要是大眾對他的信任感、知名度;這些研究在美國以外的地區尤其重要。」

他會去追蹤與朱克伯格公眾形象有關的各種話題與數據,例如大家喜歡朱克伯格的演講或貼文嗎?這些貼文的主流回應是什麼?他們喜歡朱克伯格在媒體上的相關報導嗎?他甚至得去算︰如果朱克伯格真想把在家裡後院烤肉的影片直播出去,人們到底會如何回文?

Depositphotos_145572073_xl-20152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麥堅進一步解釋︰「如果朱克伯格發表了移民、醫療保健或平等教育的相關言論,我的研究工作就是去觀察這些話題如何在全美不同人群中擴散、發酵,產生共鳴,是非常先進的研究。」

「非常、非常昂貴」的研究

而且麥堅不光只研究朱克伯格一個人,就連營運長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也是他的工作範圍,他也得去追蹤人們是否喜歡和信任桑德伯格、對其言論、報導與貼文的看法。這些研究資料會直接跟朱克伯格與桑德伯格報告,並給兩人的助理團隊和公關部門使用。不過麥堅不願透露詳細研究執行經費到底有多少,只說了「非常、非常昂貴」。

「Facebook是朱克伯格,朱克伯格就是Facebook。」麥堅說出了這句耐人尋味的話。

事實上,朱克伯格近幾年非常、非常用心經營自己的公眾形象。上個月《彭博社》才報導朱克伯格那些Facebook上貼文或照片,皆出自一組專屬公關團隊之手,這些公關還負責撰寫朱克伯格的演講稿、拍攝他家人和他的旅行照片,並在其中插入關於公司成長和業績圖表;甚至還有人負責刪除騷擾評論和垃圾郵件。

換句話說,朱克伯格那種「從億萬富翁走到魅力CEO、慈善家與意見領柚」的形象,全部都是被精心設計的;而且厲害的是這些形象非常真實。

從一些角度來看,麥堅認為朱克伯格並不只想自我造神,反而更多時候是為了並分散那些來自政府、媒體與使用者的嚴厲批判,去幫助公司渡過危機。

Facebook對社會的負面形響

跟很多離開Facebook的前高層一樣,麥堅認為Facebook已對世界造成了巨大的負面影響。「Facebook曾有一段時間追求盡可能增加使用者數量與佔用時間,但為了達成這個目標,Facebook忽略了真實資訊的重要性,扭曲了他們的觀點。」確實,Facebook裡有非常多優秀人才努力改變世界,麥堅也不認為Facebook刻意為惡,但他確實認為公司的優先事項對社會產生了消極後果。

「從商業角度來看,Facebook做得非常好,是一個巨大的搖錢樹;但從社會的角度來看,Facebook創造的利潤越多,就越是犧牲美國人的利益。」

他當初願意加入Facebook,就是看自己是否能改變這些事情。「但我在那工作了6個月,結果我意識到即使身處內部,我也無法改變公司的經營方式。我無法改變這些數值,這些文化。」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核稿編輯:tnlhk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