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平衡男女平均壽命差異,男性應該接受特殊待遇嗎?

為平衡男女平均壽命差異,男性應該接受特殊待遇嗎?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性別平等是由什麼構成?對於性別平等的要求為什麼合理?另一方面,男女之間的哪些差異應該保留?為了平衡男女之間的平均壽命差異,男性應該接受特殊待遇嗎?

文:彼得.凱夫(Peter Cave)

男女真的可以平等嗎?

怎樣才算是平等?女性與男性是不同的,典型的女性與典型的男性是不同的,個別的女性也與個別的男性是不同的。男女在生理、基因、繁殖特性上各有差異,甚至壽命長短都可能有差異。確實,男女之間也有共同之處,但那只不過是因為他們都是人類。確實,男女在平均身高、體重、腳長都不同,流淚習慣、性偏好、購物欲望也都不同;但有些男女在這些方面卻有相同表現。從生物學來看,男女在情緒、智商、感知上的平均表現皆有許多差異,同時個別男性之間、個別女性之間與男女之間,也都有數不清的差別。

性別平等的討論一般都過於短淺簡略,許多人說女性與男性應該要被平等對待,認為平等對待不同性別才是合理。然而,女性與男性所獲得的平等,與健康的人與病人所獲得的平等,其實是差不多的道理:斷了腿的人,當然需要治療,但沒斷腿的人則不需要;如果沒斷腿的人也要求治療,那他們應該去其他科——精神科。我們不必幫男性篩檢子宮頸癌,或幫女性篩檢前列腺癌。這些例子都讓我們知道,用不同方法對待不同性別通常是正確的做法。

這裡的難題在於:性別平等是由什麼構成?對於性別平等的要求為什麼合理?另一種思考這個議題的方式,是問一個概括性的問題與一個特定問題:

男女之間的哪些差異應該保留?
為了平衡男女之間的平均壽命差異,男性應該接受特殊待遇嗎?

人們對於男女平等的訴求,或許指的是要給男性與女性,以及他們在社會上的角色平等的考量。這裡所謂的平等考量,通常僅限於機會的平等,而非結果的平等,不過這兩者的關係有時很難釐清。

一般來說,我們沒有道理只重視一種性別,但偶爾我們還是有這麼做的理由。當人口數量下滑時,鼓勵女性生育便成為優先考量,女性得到的資源也就多於男性。如果伴侶不想生小孩,政府就會提供鼓勵生育的措施。這就是男女並未獲得平等的例子,但支持者會以社會延續以及未來勞動力來為其辯護。但其實女性並不一定能從中獲益,因為不想要小孩的女性可能會因此受到壓力。在有些國家,人們則會面臨到相反的壓力,即限制生育。

在此有一個重點:先不管其定義為何,性別平等不一定是優先考量。給予不同性別同等的考量,並不表示大家的生活都要過得一樣。有些男人想要小孩,有些男人不想;有些女人想要小孩,有些女人不想。既然「性別平等」不只是生活上的平等考量,那我們仍然沒有找到「性別平等」的核心訴求。

有時平等的訴求與比例有關:當同一職業或科系中的男女比例嚴重偏離五十比五十時,我們便開始覺得事情不對勁。許多支持女性主義的女性,相當不滿女性比男性更常待在家帶小孩、沒有工作收入;然而,為何要用數字上的平等作為界定標準呢?或許我們可以用生物學解釋這些差異,這些差異並沒有什麼對錯。

或許沒有什麼對錯,但還是有些不對勁。事實上,這些數字上的差異並非來自生物學,而是不公或強制的結果。

首先來談不公。不管男女性之間有怎樣的生物差異,性別都不該成為得票數差異的主因。不過,在議會、國會或參議院講求男女數量平等,便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議員組成應該反映公民結構的話,那我們是否該無視投票結果,納入哲學家、同性戀者、芭蕾愛好者,甚至罪犯,以保障「正確」的議會組成呢?議員性別數量平等的訴求,反映出女性與男性族群在關心的事務上有顯著不同,而這也是弔詭之處:這項對於性別平等的訴求,也許是以一些重要、毋須根除的性別不平等論述為基礎。

回到就業的問題上。如果女性求職時僅僅因為「是女性」而被拒絕,這通常可稱為不公;但要是有部電視劇在徵求男性演員,那便沒有不公平可言。如果美容沙龍傾向雇用女性員工,也不算是對男性不公,因為多數顧客比較喜歡被女性觸摸;但要是女性與男性做的是相同的工作,那當然理應得到一樣的酬勞。如果社會上有女性(而非男性)為了小孩辭職的習俗或甚至法規,那麼雇主偏好同樣優秀卻沒有這種未來顧慮的員工,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合理。是這樣嗎?

像這樣的差別待遇很可能是不公平的,因為女性也許是在強迫或社會壓力之下生了小孩;關於強迫,我們在下面會討論到。如果雇主認為「因為她們是女性」所以就一定會想生小孩並辭職,那這種差別待遇同樣是不公平的,因為她們也許根本就不想生小孩或辭職;這個觀念也是值得建立的。然而,至少就表面看來,許多女性與男性確實想要孩子,並非因為壓力才這麼決定;而且從生物學來說,女性因為小孩而不能工作的時間通常多於男性,這在一些前提下或許也會影響她們的職涯。若要解決這樣的不公,許多人認為這類女性必須獲得特別補助才行。

一旦我們提到補助的合理性,一個我們不得不觸及的議題,我們會發現,找到可以支持補助的有力依據並不容易。以下便是個有點蠢的例子:有群人很想要成為消防員,但體力相當不足;一般來說,沒有人會去特別考量這群人的情況,如提供特別健身訓練、給予藥品或減少出動次數;然而,我們卻會為容易生病的人提供特別補助。在此的問題是:哪種特別補助才是合理的?

「強制執行!」我們現在遇上了性別平等的另一個要素,而這個要素可能促成特別補助的發放。有個稱「馴服家庭主婦」的聲明是這麼說的:家庭主婦因為受到洗腦或被「馴服」,所以才喜歡照顧家庭,但這並非她真正想要做的事。家庭主婦也許就像從小受奴役的奴隸一樣,不知道自己還有更好的選擇。在有些社會中,女性無法自由實現自我、無法受教育、無法脫下面紗,或處於其他更糟的處境。即便是在自由的社會中,壓力與習俗也仍然會使某些自由抉擇成為禁忌。所以,在此又有另一個問題:哪些禁忌是重要的?如果男性銀行員被禁止穿裙子,我們應該感到憂心嗎?

如果我們都擁有自由,但男女性仍然得到不同的結果,我們為何因此覺得不對勁?有人認為性別在數值上的差異,如公司主管、數學家與議員較多為男性,就表示我們顯然不夠自由,而這一定是不當的教育或文化壓力所導致,所以我們必須提供受害者特殊幫助。但是,我們又怎麼知道壓力就是造成差異的主因呢?確實,在有些國家,大多數的場合我們都可以感受到強制力與壓力,但如果就此做出結論,認為數值差異仍然存在(要是數值沒被發現,那一定也是因為它們尚未被發現)也是不合理、不穩當的。

奇怪的是,我們似乎認為出於「自然」如生物因素的差異是可接受的。這似乎表示我們認為教育與文化並非自然產物;但是,它們還可能從其他地方來嗎?話又說回來,這些所謂的先天與後天差異,為何可以決定事物應有的樣貌呢?我們不也時常想要干涉自然天性嗎?

以上的這些討論,不應讓我們忽視世界各地因身為女性而處境艱難的人們,也不應讓我們忽視各地因戰爭、腐敗與冷漠而受苦的男男女女。

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曾說出以下的危險言論:

女人總是很容易就能擔任幼兒的護士或教師,原因很簡單,因為她們本身就很幼稚、愚蠢且短視,簡而言之,她們一輩子都像個大孩子……女人可以日復一日跟孩子玩耍、跳舞、唱歌,而男人即便十分樂意這麼做,又怎麼可能做得比她們好呢?

叔本華的這番發言,不意外受到女性大力抨擊。但他到底希望我們思考什麼呢?他的論理依據又是什麼?即便我們不接受叔本華的說法,也不表示我們該全盤否定男女在觀點與情緒上的差異。當女性與男性有完全自由的選擇權時,他們很可能會呈現相當不同的生活形式,以及不同的職業比例―某些人確實也已經這樣做。

照理說,我們的理想目標是讓全體人類都過著安康的生活。性別平等的訴求,卻常讓我們更注重女性的需求,更關注生育的重要性。鼓勵生育的做法之一,是設置給媽媽與爸爸的育嬰假,有些不擔心人口數減少的國家常會這麼做。問題在於,幫家長謀求福利比幫沒有小孩的男女謀求福利更重要嗎?沒有小孩的人,為了過得健康,也許必須放長假、做志工或甚至喝香檳,才能持續工作。讓自己過得好的方法有很多,而每個族群都想獲得比別人更多的機會、過上更好的生活。這個社會在選擇需要關懷的族群時,常遇到困難,但哪個族群才值得關懷?哪種差別待遇是公平的?哪種平等是值得追求的?是性別?教育?或甚至是收入與生活品質?

說到「過得好」,多數人都認同合理的壽命是要素之一。在許多國家,男性的壽命都比女性短上許多,其中差異就跟窮人跟富翁的差異差不多。若能延長男性壽命,對兩性都有益處。我們需要將這一點列入性別平等的考量嗎?答案或許是肯定的。那也許男性就需要比女性更早的退休年齡門檻,或增加額外醫療照護措施,或較多的閒暇時間。但這該是我們的優先考量嗎?這值得提出來討論嗎?

性別平等的核心難題仍然沒有解決。哪些因為性別而導致的差別待遇是不合理的,以至於成為性別歧視?應該提倡哪種性別平等?而哪些又不應該提倡?不管怎麼說,女性美容師的需求總是比男性高,這應該要改變嗎?

相關書摘 ▶希望自己死後可以「被吃掉」,道德上有問題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為了活命,你會吃人嗎?:33則有夠弔詭的邏輯悖論》,EZ叢書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彼得.凱夫 (Peter Cave)
譯者:鄒詠婷

「在這幅圖中,你看到的是鴨還是兔?」
「熊朝你跟另一個朋友奔來,你該逃生還是犧牲?」

這些時常出現在臉書上的心理測驗小遊戲,背後其實都是哲學問題!

熊出沒!快逃啊!
潘妮洛普和奧菲莉亞在山上冒險,突然發現遠處有隻棕熊直奔而來!
「我們最好快逃!」奧菲莉亞說。
「不行啊!我們怎麼可能跑得比熊快?」
「我們不必跑贏熊——我只要跑贏妳就行了!」話還沒說完,奧菲莉亞已拔腿狂奔!
為了活命,我們的道德界線應該設在哪裡?

  • 吃豬、吃牛、吃雞、吃魚都沒問題,為什麼就不能吃人?
  • 瀕臨絕種的北極熊、跳鼠該救,為什麼路邊的蟑螂、老鼠卻該死?
  • 去藝廊看裸體素描很高尚,在家看女優寫真集就是下流?
  • 悅耳歌聲與擾人噪音該如何區分?
  • 美甲護膚沙龍限定女性職員,算是性別歧視嗎?

作者彼得.凱夫設計了33道最搞笑、最弔詭、最令人瞠目結舌的情境兩難問題,從飢餓的棕熊到只想整日放空的樹懶,引導你我進入邏輯思辨之旅。本書挑戰你的道德直覺、打破是非善惡的刻板印象,進而幫你釐清盲點、突破迷思,透過反覆論證的過程,幫助我們在多元價值的現代社會中,強化思考能力,建立自己觀點。

為了活命你會吃人嗎
Photo Credit: EZ叢書館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