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擔心聯合漲價就算了,為何連書本打幾折都要管?

政府擔心聯合漲價就算了,為何連書本打幾折都要管?
Photo Credit: Tony Tseng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拯救出版業為名,文化部從2015年起就計畫限定出版品售價,藉以保障小型書店,但這樣的政策不但無法保障競爭公平,還可能因此把餅做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為了拯救圖書產業,文化部從2015年起就逐漸開始研擬「圖書統一定價制」的概念,當時就受到多方的反對,經過主政者的更替,蹭到了今天終究還是想推這個政策,唯一的差別就是文化部長鄭麗君,把這個計畫改名叫做「新書售價規範」,希望規定新書出版首年限打九折。對此議題,我提供幾個思考的切入點。

1. 限制差別取價幅度,會導致無謂損失

經濟學教科書裡,常見的供需交叉圖,左邊象限裡的小三角,就是所謂的無謂損失。稅收、價格管制,都是成因。講白了,就是原本可以完成,卻沒有完成的生產和交易。

套在書上說。一本書賣70塊有100個人買、80塊再有70個人買、賣90塊再有40個人買、賣100塊再有20個人買。允許差別取價,生產者盯緊邊際收益印到230本,消費者陸續買單。

限制差別取價的幅度,生產者盯著邊際收益,勢必降低原價,好讓折價和原價之間的邊際收益最大。但是因為只打算出70塊買書的那100個人,看到更高的標價決定不買,原本能賣給那100個人的書,出版方乾脆也不印了。這就是無謂損失,對應到日常生活當中,就是行業萎縮,把餅做小

2. 壓制貨幣價格,競爭還是會表現在其他維度

那些嚷著「書本不是一般商品」的獨立書店,老覺得網路書店和連鎖書店都靠價格來競爭,於是想壓制價格上的差異。卻沒有回頭想想,自己的競爭力不夠,才是問題的根本。

就算壓制住貨幣價格上的競爭,獨立書店的進銷存管理有人家做得好嗎?行銷企劃有人家強嗎?取得成本壓得過人家嗎?服務體驗、品相良好、存貨齊全鬥得過人家嗎?

以為壓住價格,就能廢了對手武功,卻忘了對手也是活人。價格面的競爭不讓做,餘裕的能量,照樣可以投入其他層面。相對地,獨立書店本來就在各個層面竭盡所能,已經沒有餘裕。到頭來,還是該怎麼輸就怎麼輸。不會因為壓制了價格競爭,就逆轉戰局。

3. 售價自決後果自負,就是最公平的競爭規則

之前談O2O的時候,有提過「線上通路搭線下通路便車,低價通路搭高價通路便車」的問題,並且據此說明「限制終端售價」當中的道理。

但我當時就強調:有道理,不代表大家都該這麼幹,尤其不代表政府應該規定大家都要這麼幹。因為不用這樣的經營模式,也有它背後的道理,我們得讓不同的做法,真刀真槍的在市場競爭中互幹,消費者才能用行動告訴我們,他們更喜歡哪種做法。

限制終端售價,如果對出版社有利,我們只需要允許出版社免受公平會騷擾,可以限制終端售價就好,至於有利無利,人人各打一把算盤,憑結果論成王敗寇,沒道理也沒必要要求所有人都用這一招。

可惜台灣人就是愛一窩蜂,什麼事情都要所有人一起做,覺得什麼好就想要政府規定大家都得照辦。

本文由真暴民的時事筆記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真暴民的時事筆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