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得一無所有」,你我都屬於馬克思所定義的「工人階級」

「自由得一無所有」,你我都屬於馬克思所定義的「工人階級」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台灣或歐美,學界(尤其是社會學界)對馬克思思想的理解往往有一項重大缺陷,就是對他的政治經濟學理論掌握不足,而我認為主因之一是不夠重視《資本論》的第二卷與第三卷。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萬毓澤

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分析

批評馬克思(主義)的人,往往喜歡凸顯馬克思做過的極少數「預言」, 並強調這些「預言」並不準確。比如說,常有人把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分析歸結為「資本主義崩潰說」,以為馬克思的理論要旨在於「預言」資本主義必然崩潰。但實際上,古典馬克思主義的傳統,包括馬克思在內,並不特別關注「預言」或「預測」的問題,而是試圖對資本主義的運作機制提出一套複雜的因果解釋,其中包括資本主義的危機趨勢與「反」趨勢(而非簡單的「崩潰」)。

奧地利經濟學家、社會學家熊彼得(Joseph Schumpeter)如此評論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分析:

要研究資本主義,就是研究一種演化過程(evolutionary process)。 奇怪的是,有人竟會看不到馬克思很久以前就強調過的如此明顯的事實……資本主義本質上是一種經濟變動的形式或方法,它不僅從來不是、而且也永遠不可能是靜止不變的……啟動和保持資本主義引擎運轉的根本推動力,來自於資本主義企業創造的新消費品、新生產方法或運輸方法、新市場、新產業組織的形式。

這段評論堪稱中肯。馬克思投入政治經濟學的研究之後,就逐步把資本主義當成一個世界性的、動態發展的體系來考察。 這段知識旅程歷時數十年。 目前學術界大致認為,若要完整瞭解及評估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理論,必須將馬克思正式出版的著作和未出版的手稿視為一個逐步開展、修正、深化的整體。這篇導言當然無法完成這種任務,讀者也不可能在閱讀幾段選文後,便徹底掌握馬克思的經濟思想。以下,我只能藉由有限的文字,初步澄清幾項常見的誤解。

一、關於「絕對貧困化理論」

鼎鼎有名的奧地利學派經濟學家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曾如此批評馬克思的經濟學說:

工人階級無法避免地日益貧困化,這樣一條已被歷史引人注目地證明為錯誤的規律,對馬克思及其追隨者來說,卻仍然是經濟學和歷史演化的兩條基本規律中的一條。另外一條與之相伴的規律,早在馬克思之前就被經濟學家稱為「工資鐵律」,儘管馬克思出於純粹的個人原因不喜歡這個術語,但他所有的經濟學說,如《共產黨宣言》和《資本論》所闡述的理論,都是以這條鐵律為基礎。

上述命題,通常稱為「絕對貧困化」(absolute Verelendung;absolute immiseration),背後的基礎則是所謂「工資鐵律」(工人領取的工資總是只能維持最低的生活所需)。許多對馬克思學說感興趣的人,都堅信馬克思有這種主張。但真相要複雜得多。

的確,在1848年的《共產黨宣言》中,馬克思和恩格斯確實提出了類似「絕對貧困化」或「工資鐵律」的說法,比如說,他們寫道:「雇佣勞動的平均價格是最低限度的工資,即工人為維持其工人的生活所必需的生活資料的數額。因此,雇佣工人靠自己的勞動所佔有的東西,只夠勉強維持他的生命的再生產」;「現代的工人卻相反,他們並不是隨著工業的進步而上升,而是越來越降到本階級的生存條件以下。工人變成赤貧者,貧困比人口和財富增長得還要快。」

然而,要瞭解馬克思的經濟學說,不能只以《共產黨宣言》為根據。畢竟馬克思當時才剛開始對政治經濟學做系統性的研究,尚未成一家之言。事實上,成熟時期的馬克思,是明確反對任何「工資鐵律」的。舉例來說,他在 〈工資、價格和利潤〉(1865年在國際工人協會總委員會會議上的報告)中便指出,勞動力的價值除了「純生理的要素」外,還有「歷史的或社會的要素」,也就是「每個國家的傳統生活水平」,其中不僅包括「生理上的需要」,也包括「人們賴以生息教養的那些社會條件所產生的某些需要。」

重要的是,「這一歷史的或社會的要素可能擴大,也可能縮小,甚至可能完全消失」,因為「資本家總想把工資降低到生理上所容許的最低限度,把工作日延長到生理上所容許的最高限度,而工人則在相反的方面不斷地對抗。歸根到柢,這是鬥爭雙方力量對比的問題。」

此外,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一卷也明白指出「和其他商品不同,勞動 的價值規定包含著一個歷史的和道德的要素。」 總之,對馬克思來說,工資(勞動力的市場價格)問題,是動態的歷史發展過程,既取決於資本積累的動力,也取決於勞動者在既有條件下施展的「能動性」(比如說前文提過的工會實力)。馬克思的研究方法始終是動態的、「辯證」的,與任何高舉末日(或拯救)將至的預言書都格格不入。

二、關於「工人階級」

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分析中,有個著名的命題:「資產階級不僅鍛造了置自身於死地的武器;它還產生了將要運用這種武器的人——現代的工人,即無產者。」 但什麼是「工人」?一項常見的誤解,是以為馬克思所謂的「工人」是指製造業工人(藍領工人),而既然製造業人口比例下降、服務業不斷擴張等「去工業化」(deindustrialization)現象乃大勢所趨,馬克思的分析恐怕只適用於他當時的主要考察對象,也就是十九世紀的英國。

但實際上,馬克思並沒有把工人階級等同於特定的職業類別。對馬克思來說,「工人階級」就是這樣一群人:他們是「自由人」,能夠自由支配自己的勞動力;但同時又「自由得一無所有」,他們沒有「生產資料」(Produktionsmittel,如原料、廠房、生產工具),也沒有充分的「生活資料」(Lebensmittel,經濟、社會、文化生活所需的物品),因此不得不出賣自己的勞動力。

接著請注意,馬克思是這樣定義「勞動力」的:「一個人的身體即活的人體中存在的、每當他生產某種使用價值時就運用的體力和智力的總和。」 因此,不管是以腦力勞動為主的「白領」,或是界定寬鬆、包山包海的「服務業」(其中許多是高度體力性質的勞動),只要是出賣勞動力、領取薪資維生,都符合馬克思對工人階級的定義。他在《資本論》第一卷就這樣寫過:「大工業領域內生產力的極度提高,以及隨之而來的所有其他生產部門對勞動力的剝削在強度和範圍兩方面的加強,使工人階級中越來越大的部分有可能被用於非生產勞動。」

再者,也有許多人認為,馬克思的時代只有兩大階級(資產階級和工人階級),但今天的世界早已更為多樣化。然而,馬克思在《剩餘價值理論》中曾說明,為了分析需要,他必須暫時「不考察實際的社會結構」,而「社會絕不僅僅是由工人階級和產業資本家階級組成的。」 這表示他是在進行社會科學研究所需的「抽象化」,而不是主張資本主義社會真的「只有」兩大階級。如他所言,即使是當時最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英國,「階級結構也還沒有以純粹的形式表現出來。在這裡,一些中間的和過渡的階層也到處使界線規定模糊起來。」

這不是說馬克思的階級分析是完整的、不容挑戰的。恰恰相反,馬克思確實沒有發展出一套足夠細緻的階級理論。因此,後來有許多馬克思主義者,都試圖以馬克思的分析為基礎,進一步拓展階級分析的方法及視野。

三、別忘了《資本論》有三卷

馬克思作品受重視的程度,大致上與經濟的繁榮與蕭條呈現「負」相關。 自近幾年的次貸風暴、歐債風暴以來,《資本論》再度成為學界、政界與社會運動界關注的對象,甚至一度登上德國的暢銷排行榜。當前熱門的經濟學著作《二十一世紀資本論》(Le Capital au XXIe siècle,法國經濟學者皮凱提 〔Thomas Piketty〕著,英譯本及台灣中譯本出版於2014年),也不斷被拿來與馬克思的《資本論》比較。

很可惜的是,不論台灣或歐美,學界(尤其是社會學界)對馬克思思想的理解往往有一項重大缺陷,就是對他的政治經濟學理論掌握不足,而我認為主因之一是不夠重視《資本論》的第二卷與第三卷。

只讀《資本論》第一卷,將無法掌握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完整分析,也就難以瞭解他對資本主義運作機制的分析在哪些層面至今仍展現驚人的洞察力。

舉幾個例子:《資本論》第一卷只分析剩餘價值在「直接生產過程」中的生產機制(也就是剩餘價值如何生產),而把剩餘價值在商品流通過程中的「實現」問題留到第二卷處理;而一直到第三卷引進不同部門的資本「競爭」因素後,才分析剩餘價值如何以不同的形態(利潤、利息、地租)分配。又如馬克思在第一、二卷都假定「價值」等於「價格」,到第三卷才討論市場價格的運作機制,但許多人卻習慣將第一卷對價值規律的討論直接拿來分析「價格」, 這完全違背馬克思本人的理論邏輯。

最重要的是,第二卷和第三卷都處理了資本主義的危機趨勢,特別是第三卷13、14、15章討論「利潤率趨向下降的規律」等章節,如果輕率忽略,將難以理解馬克思如何將資本主義視為一個 不斷演化、週期性出現經濟危機的競爭性積累(competitive accumulation)體制,當然也就更難回應經濟危機方興未艾的今日世界。

也有人主張,《資本論》對資本主義的「分析」已黯然失色,但對資本主義的道德批判仍有價值。但這種說法同樣值得商榷。如果把《資本論》的 「分析」成分拿掉,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就顯得貧弱蒼白了。首先,早已有眾多(政治)經濟學者在從事經驗研究的過程中,試圖運用、發展或修正馬克思在《資本論》等著作提出的概念、命題或理論。比如說,資本主義危機理論(特別是上一段提到的「利潤率趨向下降的規律」),就是近來隨著全球陷入經濟與政治危機而重新受到關注的「分析性」理論。

其次,只要稍微關心晚近社會科學的研究動態,就會注意到,從哈維(David Harvey)到詹明信(Frederic Jameson)等頂尖學者, 晚近都出版了(重新)閱讀詮釋《資本論》的著作。 如果《資本論》(只)是一本對資本主義提出「道德批判」的作品,恐怕禁不起一再的深入挖掘、鑽研。由於馬克思的資本主義分析有太多值得討論或爭議之處,非隻字片語能道盡,因此這篇導言多引用了一些文獻。 讀者若想一窺堂奧,除了參考本章選文外,請根據參考文獻來按圖索驥。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你不知道的馬克思:精選原典,理解資本主義,尋找改造社會的動力》,木馬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萬毓澤

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博士,現為國立中山大學社會系副教授。主要學術興趣為社會理論、社會科學哲學、政治社會學、(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當代歐陸政治與社會思想、社會科學翻譯研究。著有專書Reframing the Social: Emergentist Systemism and Social Theory(Ashgate, 2011)及多篇中外文論文,另有多部譯作。曾獲科技部吳大猷先生紀念獎(2011)、中央研究院年輕學者研究著作獎(2013)。

沒有馬克思,就沒有今日的社會!

已經兩百年了,為什麼馬克思依然重要?馬克思對資本主義、勞動、政治、歷史的剖析,為什麼依然犀利有效?坊間已有許多馬克思相關書籍,為什麼還需要這本書?

和一般解讀馬克思的著作不同,本書是第一本將馬克思的核心思想,例如人應該如何生活、資本主義如何運作、勞動與工時問題、如何理解社會主義等,依原典分類摘錄並加以詮釋的著作。每個主題都有一篇導讀,帶領讀者從宏觀的視野理解馬克思和當代社會的關聯,並掌握馬克思極具爆發力的思想火花。

如果你對馬克思的學說已相當熟悉,這本書為你整理出重要的原典段落;如果你剛開始接觸馬克思,這本書既有原典的忠實度,又有學者的解說導讀,是最快速精確的入門讀物。

本書特色

本書以較易吸收的摘錄原典片段方式,拉近馬克思和讀者的距離。然而在片段中,本書依然保持馬克思思想的原貌,是非常獨特、好讀,又親近的寫作方式。

萬毓澤 你不知道的馬克思:精選原典,理解資本主義,尋找改造社會的動力
Photo Credit: 木馬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