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歷史看「華人」子女教養:宥勝的管教方式是對人性的誤解

從歷史看「華人」子女教養:宥勝的管教方式是對人性的誤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撕毀他的玩具,反而讓女兒學到,早睡不過是保住自己玩具的「手段」,而不是自己真正追求的「目的」。真正的理性,是自己知道追求的目的,並且設法以適當的方法達成的能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知名藝人宥勝2月2日在臉書上公開了一則管教女兒的心得文章。因為女兒不乖乖收拾玩具,宥勝撕毀了女兒最心愛的玩具。這則貼文在公開後,不只像宥勝說的「她的心也跟著被撕碎。」也讓許許多多的網友回憶起小時候被父母摧毀心愛物品的創傷經歷。因此這則貼文在PO出後,招來網路上許多負面的聲音,認為宥勝教育女兒的方法過於極端,是錯誤的。

宥勝在隔天(2月3日)更詳細的寫了一篇事件的前因後果,談到讓他做到如此極端的原因。儘管如此,這件事還是讓許多網友回想到自己的經歷,紛紛批評父母不應該將子女或是孩子的物品當成自己的所有物施行體罰或摧毀。另外也有一些網友找到宥勝在其他採訪中提到過去曾經體罰女兒的經歷以及「發現華人小孩非常需要揍。」的觀點加以撻伐。並且衍伸出對「華人」傳統教育觀念的批判。

孔子支持體罰子女嗎?

不過有趣的是,對孩子施予打罵威權教育的觀點雖然流行於華人世界,但很少有人能準確說得出這樣的觀念究竟是從何而來。雖然有些人會歸咎於「儒家」的遺毒,但至少在孔子的時代並沒有推崇這種對子女動輒打罵的教育。

像是《孔子家語・六本》中有一則「曾子受杖」的故事。故事裡面以孝順聞名的曾子,因為除草時不小心砍到作物的根,被暴怒的曾老爹暴打一頓後昏過去。曾子甦醒後為了讓曾老爹好過,先是去對曾老爹說「老爸你教訓的對」,接著又故意開心唱歌表示自己身體沒受傷讓曾老爹放心。但是當孔子聽到曾子這種自以為孝順的行為時,反而氣的要弟子不准讓曾子進他家門。

孔子說當年「舜」的老爸「瞽瞍」想殺他,舜就跑的遠遠的,讓他老爸「不犯不父之罪」,這才叫「烝烝之孝」。如果小孩只會「委身以待暴怒」呆呆被家暴,這叫做「陷父於不義」,是最大的不孝。孔子認為「小棰則待過,大杖則逃走」面對父母過度的責罰,子女反而應該避開。

而在《孝經》裡,孔子對親子關係的立場就更加對等。在〈諫諍〉章中,孔子談到父母有過錯,子女必須當面跟父母爭辯「故當不義,則子不可以不爭於父,臣不可以不爭於君。」因為不讓父母犯下過失,才是大孝,「從父之令,又焉得為孝乎?」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是怎麼被以訛傳訛

但是不知道這中間是出了什麼毛病,到了清朝冒出來的《弟子規》,孝順就演變成奴性深重、不問是非的「號泣隨,撻無怨。」甚至有人會覺得「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父母做什麼都是為兒女好,所以做得再過分也不能算錯。

疑?原文的意思真的是這樣嗎?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最早可考的出處是宋儒羅從彥在聊舜的故事時講出來的。黃宗羲的《宋元學案・豫章學案》中記載:

又曰:舜之所以能使瞽瞍底豫者,盡事親之道,共為子職,不見父母之非而已。昔羅先生語此云:「只為天下無不是底父母。」了翁聞而善之曰:「惟如此,而後天下為父子者定。彼臣弒其君,子弒其父者,常始于見其有不是處耳!」

原本的出處裡,談的又是想要謀害親生兒子舜的千年壞老爹「瞽瞍」。只是這邊聊的是說:既然老爸是個人渣,為何舜最後還能孝順他呢?原來是「不見父母之非而已」就是舜把無視技能點到滿了,不去看他爸壞的一面,所以才孝順的下去。如果只看到老爸壞的一面,那兒子都要砍老爸了。所以這根本就不是在說父母做什麼都是對的,只是因為在孝子眼中可以假裝看不見,父母看起來才沒有錯(不過對照孔子的教誨,舜也是要先落跑逃出鬼父的魔爪,才有命可以無視老爹的過錯)。

其實從孔子時代的父母有錯,孝順的子女應該要跟父母爭辯,到宋朝的孝子看到父母過錯要裝死,就看得出來子女的地位已經越來越艱難。結果這段話又不知道怎麼以訛傳訛,到了同為宋朝人應俊的《琴堂諭俗編・孝父母・續編》,居然又被斷章取義成了「父母慈愛而子孝,此常事也,唯父母不慈愛而子孝,乃可稱耳。」「蓋天下無不是底父母,父有不慈而子不可以不孝。」

順帶一提,紀曉嵐在《四庫全書》提要裡說這本書是:「其書大抵採摭經史故事,闗於倫常日用者。旁証曲喻,以示勸戒。故曰『諭俗』。文義渉於鄙俚,然本為鄉里而作,以文章工拙論之失其本意矣。」我們可以發現,這本書因為只是編給鄉下愚夫愚婦隨便看看的,所以紀曉嵐也勸我們對裡面的內容不要看的太認真。

但就是在這種以訛傳訛、斷章取義的歪曲之下,中國傳統的親子關係才會隨著時代發展越趨惡化。

RTR1TEQB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打罵教育如何讓一個王朝滅亡

從歷史上來看,靠「打罵」教育兒子最出名的鬼父,阿,應該說是「虎爸」皇帝,就是前幾年因為偶像劇《蘭陵王》而出名的北周武帝宇文邕。但他教育出來的兒子表現如何呢?〈周書・宣帝紀〉記載:

帝之在東宮也,高祖慮其不堪承嗣,遇之甚嚴。朝見進止,與諸臣無異,雖隆寒盛暑,亦不得休息。性旣嗜酒,高祖遂禁醪醴不許至東宮。帝每有過,輒加捶撲。嘗謂之曰:「古來太子被廢者幾人,餘兒豈不堪立耶。」於是遣東宮官屬錄帝言語動作,每月奏聞。帝憚高祖威嚴,矯情修飾,以是過惡遂不外聞。

宇文邕對兒子宇文贇犯錯「輒加捶撲」動不動就痛打一頓,並且威脅說你不聽話就把你廢掉。而且不准兒子喝酒,不管天候有多嚴苛,都要兒子參與朝會見習。還派人仔細監視他的一言一行,每月奏報。在這種嚴厲的菁英教育之下,宇文贇有成為一代明君嗎?不只沒有,史書清楚告訴我們,宇文贇只是害怕老爸很兇,所以陽奉陰違的應付老爸。等老爸一死,宇文贇立刻:

嗣位之初,方逞其欲。大行在殯,曾無戚容,卽閱視先帝宮人,逼為淫亂。纔及踰年,便恣聲樂,采擇天下子女,以充後宮。好自矜誇,飾非拒諫。禪位之後,彌復驕奢,耽酗於後宮,或旬日不出。公卿近臣請事者,皆附奄官奏之。所居宮殿,帷帳皆飾以金玉珠寶,光華炫耀,極麗窮奢。及營洛陽宮,雖未成畢,其規模壯麗,踰於漢魏遠矣。

簡單來說,宇文贇之前的乖巧都是害怕老爸宇文邕的暴力所以裝出來的。所以老爸一死,宇文贇立刻慾望爆發。後來為了更專心享受,繼位一年就提早讓出皇位給自己7歲的兒子當太上皇。但大概是因為慾望積壓太久、縱情酒色過度,沒過多久就以22歲之齡早逝。而野心家楊堅也因為這段時間的國政真空趁勢而起,逐步掌握權力最後篡奪了北周。

這就告訴了我們,表面上嚴格的打罵教育有立竿見影的神效,但這種教育實際上只是讓孩子學會如何陽奉陰違。孩子只是把欲望跟傷害積壓在心裡,等到形勢對自己有利的時候再爆發出來。在歷史上,這種教育模式是曾經讓一個王朝滅亡的。

Zhou_Wu_Tang
Photo Credit: 閻立本 @ public domain
用暴打教育兒子的宇文邕
宥勝對人性的誤解

其實回到宥勝管教子女的方式,他似乎也沒有想要做的那麼誇張。根據他第二天澄清的貼文,他這麼做的用意是希望讓女兒覺得他可以「言出必行」。因此他本人其實不願意做到這麼絕,只是孩子的媽媽時常拿這種狠話來嚇女兒卻從沒有落實,他認為久了會讓小孩覺得父母的標準只是說說,因此他才痛下狠心。宥勝認為這是父親「理性」的展現。

從宥勝在其他訪談中談到對女兒未來的異性交往,還有未來人生的方向時,都顯露了他其實是希望女兒可以自主的發展。從這些方面來看,宥勝其實並沒有打算教育出服膺威權暴力的女兒。但是很可惜的,在權衡過後他還是選擇用比較激烈的手段來達成他的目的。既然宥勝談到「理性」,我們最後就來看看在西方以討論理性聞名的哲學家亞里斯多德(Aristotle),對理性的教育能帶給我們什麼啟發?

其實宥勝管教方式的問題,可能來自於他對「人性」有所誤解。宥勝在第一篇貼文中談到:

「規」是所有「違反人性」的社會秩序準則。

這代表宥勝認為人性天生是跟社會秩序相牴觸的,所以才需要用強悍的外力逼著人性去接受秩序準則。可是在《尼各馬科倫理學》裡,亞里斯多德告訴我們,人性中有合乎德行的部分,也有不合乎德行的部分。所以人去實行美德,不是去違背自己的人性,而是讓自己天性合乎德行的部分來引領自己。像是宥勝叫女兒收玩具這件事來說,如果收拾東西真的是強烈違背每個人天性的行為,那我們怎麼會覺得收拾東西是一件好事呢?

再來,每一種德性的行為之所以會被人稱頌,必然是因為這個行為有他的優越之處,而且這個優越之處能讓我們的生命更加幸福。這裡說的幸福比較接近讓生命更圓滿、成熟,所以德性帶來的快樂是長久的歡愉,而不是短暫的快樂。

因此亞里斯多德雖然認為德行的養成需要靠「習慣」,但亞里斯多德並沒有談到習慣的養成要靠外力強制。他反而提醒我們,應該從「感受苦、樂」下手,因為優越的行為帶給我們的快樂是長久的,在我們體會到這一點後才會自發地去尋求德行。

如果我們想應用培養德行的方式來教小朋友,怎麼做會比較好呢?

宥勝在第二篇文章中,提到了他的女兒其實早已養成了睡前收玩具的習慣。那一次不收玩具,是意圖用不收玩具這件事情,去挑戰父母要求早睡的界線。所以與其說是收玩具,宥勝希望女兒知道的應該是早睡的重要性。既然如此,與其去把女兒的玩具撕掉,反而不如讓女兒親身感受到早睡的重要。例如可以試一次真的讓女兒隨他的意願晚睡,但隔天無論女兒睡不睡得飽就硬是讓他起床進行一天的活動。

或許這麼做會搞砸隔天女兒整天的心情、破壞他的表現、讓他錯過期待的事情,或是讓他因為睡眠不足感到痛苦,這些痛苦的影響可能更廣,時間也更長。但這些負面影響帶來的教訓,才是真正在教育女兒「早睡的重要」。如果只是撕毀他的玩具,反而讓女兒學到,早睡不過是保住自己玩具的「手段」,而不是自己真正追求的「目的」。但真正的理性,是自己知道追求的目的,並且設法以適當的方法達成的能力。撕毀玩具的做法不只是讓女兒喪失了一次學習的機會,也讓宥勝希望女兒了解早睡重要的目標落空。

從上面的討論,我們也可以推測為什麼宇文邕用暴打兒子的方式來嚴格教育宇文贇,反而加速了國家的滅亡。因為宇文贇所有的表現,都是為了從老爸嚴格的要求中存活下來。他沒有機會訓練自己真正用「理性」去決定一件事情,他沒有機會發掘自己天性中具有德行的一面。宇文邕要求他的一切價值,在宇文贇眼中恐怕都是虛假的,都只是為了逃避暴力的手段,因此他恐怕打從心裡不相信宇文邕教他的一切事情。

當然,宥勝的做法遠沒有宇文邕這麼誇張,所以這次事件對他女兒帶來的負面影響可能也沒有那麼巨大。然而宥勝在這次事件中採取的教育方式,仍然是讓女兒錯過了一次透過自己行為帶來的苦樂,訓練理性發展的機會,這是非常可惜的。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