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的腔調才道地?走進檳城華人「迅速切換語言」的日常

誰說的腔調才道地?走進檳城華人「迅速切換語言」的日常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檳城的華人,或者說馬來西亞華人,除了語言混雜之外,迅速切換語言亦是種平凡的日常,多元文化著實地體現於地方生活空間,以及個人尺度的語言之中。剛開始和當地人閒聊或訪談的時候,對方講了一串華語混英語,我卻有「嗯?我剛剛聽了甚麼?」的感覺。

文、圖:郭育安

2016年的寒假,台灣特別的冷冽,我在霸王級寒流壟罩之際,第一次獨自來到馬來西亞檳城。這全年熱帶的島嶼,第一個面對的就是一下子切換超過20度溫差,身體一度受不了。當地安娣(auntie;意即「阿姨」)介紹我100號水(像台灣的舒跑),說喝了會比較舒服。跟天氣一樣的熱心,是我對檳城人的印象,而100號水反倒是第一個認識的馬來西亞飲料。

南洋的台灣剪影

因緣際會,在Jalan Muntri(南華醫院街)度過第一個晚上7點才天黑的夜晚,是喬治市世界文化遺產(簡稱世遺)裡的老房子旅舍。街上時不時還會聽到台語經典老歌,比在台灣聽到的機率還要高,甚至也會看到安哥(uncle)安娣在看台灣鄉土劇。即使檳城小吃琳瑯滿目,在kopi tiam(當地傳統咖啡店),可以看到的福建麵炒粿條豬腸粉沙嗲Laksa肉骨茶等,或是Nasi Lemak(馬來椰漿飯)、在小印度區嘗鮮等,後來最常點的還是雲吞麵(wan tan mee),因為跟台灣的口味最接近。

old_map
Photo Credit: GTWHI
世遺區範圍,紅色為核心區、綠色為緩衝區。

世遺區的租金實在太貴,安娣介紹Jalan Macalister(中路)附近的學生宿舍給我,曬衣服的窗台可以看到光大(komtar),是政府辦公大樓,也是當地的地標。對街的早上會有印度小販,以及土產榴槤,後面的圍牆上掛著孫中山的印刷布幔,身為台灣人眼睛下意識地睜大,就是新台幣百元鈔上的人物,原來這裡是孫中山紀念館。

孫中山1910年於檳城創辦光華日報,當時是為了向華裔族群宣傳革命理念,以檳城為基地,推翻滿清、建立共和之用,是中華民國的南洋剪影,至今已是世界上僅存歷史悠久的華文報紙,而在馬來西亞華人圈,兩岸統獨的議題依然敏感。

C:\Users\user\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IMAG1622.jpg
Jalan Macalister上的孫中山紀念館。

許多7點才天亮的早上,在布幔旁的印度小販報到,用破破的馬來語混英語點些roti canai(印度煎餅)和kopi pin(冰咖啡),然後說kurang manis(少糖)。第三次田野的時候,心血來潮問旁邊排隊的安娣,一位皮膚很白的華人,說「那個橘橘的飲料是甚麼?」但他似乎不會講華語,用福建話回問「你會講福建話嗎?」,「那是teh pin(冰奶茶),好喝~」

隨後我用台語和安娣小聊,還能聊得起來!發現她是印尼華人來檳城做工,想不到兩個異國人在異鄉的共同語言,竟然是福建話的域外變體(編註:台語與檳城福建話皆是閩南語離開福建原生地後,到台灣與檳城接觸到日語和馬來語等不同其他語言,產生的變體[variety])。

多元族群的轉運小島:殖民歷史的故事

馬來西亞是多元民族的國家,由馬來人、華人印度人土著(Bumiputera)及其他殖民時期留下的英國、葡萄牙和荷蘭人等歐洲後裔共同組成,國家主權由馬來人執政。

檳城(Penang),亦稱檳州、檳城州,馬來西亞十三個聯邦州屬之一,位於馬來半島西北側,檳州被檳威海峽分成兩部分,檳島(別名檳榔嶼)和半島上的威省,一般人說的檳城指的是檳島地區,檳城為馬來西亞華人最多的地區,也是少數由華人執政的州屬。其首府喬治市(Georgetown)位於檳島的東北側、是個擁有超過200年歷史的城鎮,城鎮範圍通常指比世遺區大一些的市區地帶,僅次大馬首都吉隆坡、柔佛新山,為馬來西亞第三大城。

Photo Credit: Google Map與作者註解。
檳島面積約293平方公里(比台北市大一點) 。

回到1786年,英國殖民時期的第一任總督萊特(Francis Light)來到了檳城喬治市,以當時的英國君主喬治三世命名,為英國最早在遠東殖民的轉口貿易自由港之一。因當時殖民政策的需求,分而治之的種族政策,萊特招募大批華裔移民、印裔等各族人民的定居檳城,造就喬治市成為東西文化交融之地,至今留下超過萬間華人宗祠與會館、清真寺、印度廟、教堂、歐化建築等,這些戰前建築物依舊為市民的日常生活場所,街上有時也會出現雙語路牌,形成獨特的城市地景。

雙語路牌。

喬治市,殖民歷史而衍生獨特的混雜文化,以及幾乎完整保留下來的城鎮中心,特別是大面積的戰前建築──樓下商家、樓上住家,住商混合的店屋(shophouse)。

這些有形與無形的多元文化,反映在不同宗教的建築、不同民族的居所、語言、食物節慶、服裝與日常生活的城市地景中,符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文化遺產的三項傑出普世價值(OUV)標準,於2008年7月7日與馬六甲雙城,以一座「馬六甲海峽歷史城市」齊名寫入世遺名錄,而喬治市與馬六甲分隔南北兩地的歷史城鎮同時入遺,是亞洲的特色案例。

C:\Users\user\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Content.Word\IMAG0234.jpg
喬治市的店屋。

在第四次田野的時候,我以志工的身分參與喬治市2017年第九屆世遺慶典,是繼各民族的宗教節慶之外,檳城數一數二需要封街的大型活動。那年世遺慶典的主題就是「口頭傳統與表述」,展現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潛力。其中特別介紹不同支派的印度語系,檳城的印度人使用淡米爾語(Tamil)的人口最多,平時顯少在華人圈被使用,就連不同支派的印度人可能也不太懂彼此的語言,不過這些少數語言確實仍在這個城鎮角落生存著。

迎接世遺慶典的前幾天,我和團隊們到市區拜拜,祈求活動順利,除了與台灣相似的民間廟宇,如福德正神、玄天上帝,另外也有印度廟、聖喬治亞教堂,以及在城鎮角落常看到的拿督公,這些廟宇的距離,不過短短幾步路,可見密度之高。

光大與印度廟。
在馬來西亞角落常看到的拿督公。

一個人語言,反映你在哪裡生活

以當地華人來說,講華語時尾音會出現「liao」(ㄌㄧㄠˇ)、「woh」、「lah~」、「咩?」,單兩句話內,除了因人而異會參雜很多福建、廣東或客家方言之外,還會混很多英文與馬來字,比如說「你parking要park哪裡啊?」、「你的file要save給我咩」、「來幫我mop地」、「pandainya!(哇好聰明喔)」、「很geli(噁心)」等等。

檳城的福建話雖然我大概只能聽懂三成,大概就是和台語最接近的三成,「呷霸袂」的寒暄還是可以溝通的,不過和台灣一樣,年輕一輩的人講方言的比率也低很多了。當志工的時候和同事去書店挑選美工用紙,老闆是一位老安哥,印象很深刻的是安哥以「I think 嚕齁⋯」起頭給我們建議,「嚕」是你(汝)的意思,相當於台語的「哩」,這個福建話混英語也是老一輩檳城人的日常語言。

某次訪談一位組織的老闆,他和我聊天的時候講華語,當然偶爾混一點英語詞,訪談之間偶有幾位員工來處理公事:當華人同事來到辦公室的時候,華語混英文的比例變高了;當馬來人同事來的時候,變成馬來語混雜英語;當歐美人打電話來的時候,幾乎全英語;而當老闆拿起話筒和老朋友聊起天的時候,就是當地的福建話!另外,除了語言運用自如之外,看我是台灣人,對方似乎還會不自覺調頻成「台灣腔」,這些,都在不到一小時的訪談中。

檳城的華人,或者說馬來西亞華人,除了語言混雜之外,迅速切換語言亦是種平凡的日常,多元文化著實地體現於地方生活空間,以及個人尺度的語言之中。

何謂標準語言?

剛開始和當地人閒聊或訪談的時候,對方講了一串華語混英語,我卻有「嗯?我剛剛聽了甚麼?」的感覺。

有時就算講英語,當地腔的緣故偶爾也使我一時之間難以意會。有一次在301號公車上忘記怎麼和隔壁安娣聊起來,當時她說了一個字,唸起來似「tonp tan」,比手畫腳好久才知道原來是在講「Top 10」,就像台灣人講英語有台灣腔,日本人講英語有日本腔的道理一樣。

「哇你們會說、也聽得懂好多語言。」當我這樣投射敬佩的眼光時,當地人的反應總是無奈笑說「可是每一種語言都不精阿,因為我們的環境就這樣嘛。」華人甚至也會說「我華語不好」,特別學生時期是唸英校出身的,中文字可能也看不太明白,但華語溝通上是沒有問題的。

有些馬來西亞華人會在大學主修中文、或到中國大陸、台灣等地方求學,學成歸國時,中文能力通常會比一般人好上一些,「主修中文系」這件事的社會意義與功能,與台灣的脈絡就有很大的不同。

一位在台灣念書、畢業的多年檳城朋友,他比喻「在台灣得到的自由是學會講話,可以很貼切地表達自己,於是我有了自己。」他說以前他講一句話需要想很久,我在想,可能光一個單字就有太多語言可以選擇表達,這種懊惱對我來說,還真不容易體會。

另一位朋友曾說,他和馬來人同事講的馬來語沒有很標準,甚至很多華人也不太會講馬來語,他覺得這個國家的人民有一種默契是,雖然你講的華語、我講的馬來語、我們講的英語,都沒有很「標準」,「但就是你懂我也懂,知道彼此在說甚麼就好,因為語言就是用來溝通的嘛」。

我突然明白,在台灣講英語,總是很容易被糾正發音,而在馬來西亞被糾正發音的機率好像特別少的原因了。

我聽過一個例子,就連在台灣,一位出身在台北、會講台語的人,都會覺得宜蘭腔台語「怪腔怪調好好笑」,於是那位宜蘭阿姨,剛開始到台北生活都怯於開口講台語,只有回到宜蘭家鄉才真正敢大剌剌地講話。

到底甚麼是才語言的標準腔調?英式或美式的英語嗎?大台北或南部地區的台語?新加坡的Singlish、菲律賓的Taglish、被認為「軟軟的」台灣腔的華語就不標準嗎?當我們說「你不標準」的時候,不免在背後預設某種語言霸權,好像只有霸權才是對的、正確的、最標準的?一個人的語言,除了反映你在那裡生活,就算換了一身異國容貌,也難改一口本土腔調,腔調亦是「只有這個地方才有」的本土認同,而我們的世界從來就不是只有一個地方,因此也不只存在一種樣貌。


註解

註:據幾個當地朋友表示,檳城人對於住在威省地區的人,有時泛稱過港人、北海人,而北海(Butterworth)是威省的熱鬧市鎮;當地人常稱喬治市區的人為「坡底人」,市區外則稱「山頂人」。另外威省的大山腳(Bukit Mertajam)也是華人密度高的城市。

延伸閱讀

本文經GeogDaily地理眼獨家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楊之瑜


猜你喜歡


如何喚起全民「數位韌性」意識?《全球串連早安新聞》專訪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從國家、企業、民眾三大構面提供建議方案

如何喚起全民「數位韌性」意識?《全球串連早安新聞》專訪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從國家、企業、民眾三大構面提供建議方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局勢迅速改變,數位韌性越顯重要,從個人、企業乃至於國家,如何保持數位主動性防禦,即時修復受損,甚至從被攻擊中成長?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執行長黃勝雄,與我們分享他的觀點。

收聽完整訪談

美中科技戰吹響關稅壁壘號角,接著新冠變種病毒造成塞港、斷鏈,再到俄烏戰爭加劇能源、通膨問題,以及近期部分地區緊張的政治關係。各種大環境衍生的灰犀牛(gray rhino)風險,凸顯國家政策乃至於企業對策在數位科技扮演要角,如果能加強「數位韌性」(Digital Resilience)累積籌碼,將更有餘裕面對未來各種政經事件的衝擊。

不過究竟數位韌性的概念是什麼?甫成立的數位發展部部長唐鳳指出,「韌性指的是在任何時候遭受到不利的影響,透過完善機制的即時應變並快速恢復;甚至從被攻擊的經驗中學習、強化自身體質」。另外,我們採訪到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執行長黃勝雄,他用更好懂的概念譬喻,電腦備份以前靠人力執行,可能有資料遺失或備份不完全風險;但現在透過自動備援或容錯機制,等於強化電腦的韌性之後,一旦當機就會自動把資料存放到別的系統,讓業務保持可持續性及順暢性。

台灣數位基礎建設程度名列前茅,但是連帶的資安攻擊也不少

了解數位韌性的內涵之後,我們接著要問,在強化韌性的反應能力之前,台灣的數位化基礎建設究竟是否到位?

根據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公布的2022年台灣網路報告,顯示台灣網路使用率與相關應用服務逐年成長;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公布的2021年世界數位競爭力評比,台灣名列第八名,領先東亞其他鄰國如中國、日本、南韓。至於企業方面,星展集團公布的企業數位化準備程度調查,台灣有高達95%的中大企業已制訂數位轉型策略,位居領先群。

shutterstock_680075014
Photo Credit: Shutter Stock

也因為隨基礎建設聯網程度越高、數位化越普及,電腦系統遭受駭客攻擊或網路病毒感染的機率也越高。黃勝雄以台灣為例,台灣資訊系統平均一年收到的攻擊通報,累計高達150萬筆,舉凡像是前陣子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超商門市電視螢幕出現不雅字眼,以及外交部、國防部網站遭入侵,就是資訊系統被攻擊的明顯作為。

台灣在數位韌性做了哪些努力?主動式防禦讓敵方承受昂貴代價

既然台灣經常遭受外來駭客攻擊,多年來對資訊安全議題越來越重視,不過在提倡數位韌性的時候,比起資安防禦又延伸出哪些新的思考面向?黃勝雄指出,「如果考慮到國家的數位韌性,最重要關注兩種狀態,一個是極端的被攻擊情境、第二是面對戰爭的緊急狀况。」

JOHN7930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台灣網路資訊中心黃勝雄執行長

第一項極端被攻擊狀態,黃勝雄把網路流量耐受力,比喻為河道疏浚工程。假設一個工程能承受50年河川淹水情況,假設某一年突然河水大暴漲,能否有別條河道能疏浚;同理,資訊系統在平常也要針對極端的被攻擊狀况,列出多個腳本進行演練,在日後遇到突發攻擊,才能有配套措施加以應對。

第二種則是當發生戰爭時,台灣能否持續保持數位基礎建設的韌性。例如當我國網路基站遭受攻擊時,是否能夠即時運用海底纜線或低軌衛星,來保持對外通訊的暢通。因此在尚未開戰之前,台灣更該盤點戰爭情况超前部署,黃勝雄提出一個概念「主動式防禦」,也就是當敵方在尚未攻擊前,我們可以預先做足完整的準備方案;當敵人開始攻擊時,我們的數位建設就能發揮韌性實力,迫使對方在啟動攻擊之後,也要付出相對昂貴的代價,使潛在的攻擊者降低攻擊的意願。

從國家、企業、到個人層次,分別如何強勁「數韌力」?

如果平時就要培養數位韌性思維,甚至展開具體防禦行動,從國家政策、企業策略、乃至於個人行為,可以怎麼培養數位韌性力?黃勝雄針對這三大構面,分別論述當前台灣在數位韌性主題有哪些實際作為。

國家政策方面,近期數位發展部的成立,就是把資安核心業務加以整合起來,進行跨部會橫向溝通,有助垂直施展資安政策,協助各部會在依循資通安全管理法的架構之下,更能全面落實資通安全政策。另一方面,針對國際資訊戰接二連三的攻擊,我國政府除了對國內民衆宣導,黃勝雄也建議可以向外多對國際社群進行宣導,展示台灣資安政策的積極作為,號召更多民主陣營的夥伴,一起對抗無所不在的資訊烏賊戰。

至於從企業的角度來看,台灣超過九成以上是中小企業,除了運用有限資源打造基礎防線來抵擋網路攻擊,黃勝雄特別提到,台灣網路資訊中心負責維運的「台灣電腦網路危機處理暨協調中心」可以給民間企業提供免費、最新的網路樣態這類資訊,或是協助引薦公私部門的資源給一般企業,協助企業主更快瞭解當前的攻擊手法,進而在事前、事中、事後做好資安防護。

shutterstock_1823071271
Photo Credit: Shutter Stock

最後構面是民眾的個人層次,如何在日常生活培養數位素養,提升資訊解讀的能力?黃勝雄點出一個有趣現象,他說,「我們對資訊的過濾機制,不是來自資訊本身,而是來自傳送資訊的人,也就是你對他/她的信賴程度。」換言之,要對親友在群組傳送的訊息應保有更高警覺性,培養媒體識讀能力,或是從生活小細節,確保3C科技產品帳密不會輕易被盜用,自然讓想要癱瘓系統的攻擊者,同樣要付出較高的代價而不能得逞。

數位韌性的建構,與數位轉型一樣,它是階段性持續優化的過程而非結果,因此不會有停止的一天。黃勝雄最後強調,目前台灣在資訊技術及法律規範會持續擬定更完善的整合方案,並鼓勵中小企業、一般大眾對資安議題,在有限的範圍內,經常瞭解外面的世界發生哪些事情,不僅能免於成為資訊戰的受害者,同時持續充沛自我數位素養,每個人都可以為數位韌性工程做出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