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的腔調才道地?走進檳城華人「迅速切換語言」的日常

誰說的腔調才道地?走進檳城華人「迅速切換語言」的日常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檳城的華人,或者說馬來西亞華人,除了語言混雜之外,迅速切換語言亦是種平凡的日常,多元文化著實地體現於地方生活空間,以及個人尺度的語言之中。剛開始和當地人閒聊或訪談的時候,對方講了一串華語混英語,我卻有「嗯?我剛剛聽了甚麼?」的感覺。

以當地華人來說,講華語時尾音會出現「liao」(ㄌㄧㄠˇ)、「woh」、「lah~」、「咩?」,單兩句話內,除了因人而異會參雜很多福建、廣東或客家方言之外,還會混很多英文與馬來字,比如說「你parking要park哪裡啊?」、「你的file要save給我咩」、「來幫我mop地」、「pandainya!(哇好聰明喔)」、「很geli(噁心)」等等。

檳城的福建話雖然我大概只能聽懂三成,大概就是和台語最接近的三成,「呷霸袂」的寒暄還是可以溝通的,不過和台灣一樣,年輕一輩的人講方言的比率也低很多了。當志工的時候和同事去書店挑選美工用紙,老闆是一位老安哥,印象很深刻的是安哥以「I think 嚕齁⋯」起頭給我們建議,「嚕」是你(汝)的意思,相當於台語的「哩」,這個福建話混英語也是老一輩檳城人的日常語言。

某次訪談一位組織的老闆,他和我聊天的時候講華語,當然偶爾混一點英語詞,訪談之間偶有幾位員工來處理公事:當華人同事來到辦公室的時候,華語混英文的比例變高了;當馬來人同事來的時候,變成馬來語混雜英語;當歐美人打電話來的時候,幾乎全英語;而當老闆拿起話筒和老朋友聊起天的時候,就是當地的福建話!另外,除了語言運用自如之外,看我是台灣人,對方似乎還會不自覺調頻成「台灣腔」,這些,都在不到一小時的訪談中。

檳城的華人,或者說馬來西亞華人,除了語言混雜之外,迅速切換語言亦是種平凡的日常,多元文化著實地體現於地方生活空間,以及個人尺度的語言之中。

何謂標準語言?

剛開始和當地人閒聊或訪談的時候,對方講了一串華語混英語,我卻有「嗯?我剛剛聽了甚麼?」的感覺。

有時就算講英語,當地腔的緣故偶爾也使我一時之間難以意會。有一次在301號公車上忘記怎麼和隔壁安娣聊起來,當時她說了一個字,唸起來似「tonp tan」,比手畫腳好久才知道原來是在講「Top 10」,就像台灣人講英語有台灣腔,日本人講英語有日本腔的道理一樣。

「哇你們會說、也聽得懂好多語言。」當我這樣投射敬佩的眼光時,當地人的反應總是無奈笑說「可是每一種語言都不精阿,因為我們的環境就這樣嘛。」華人甚至也會說「我華語不好」,特別學生時期是唸英校出身的,中文字可能也看不太明白,但華語溝通上是沒有問題的。

有些馬來西亞華人會在大學主修中文、或到中國大陸、台灣等地方求學,學成歸國時,中文能力通常會比一般人好上一些,「主修中文系」這件事的社會意義與功能,與台灣的脈絡就有很大的不同。

一位在台灣念書、畢業的多年檳城朋友,他比喻「在台灣得到的自由是學會講話,可以很貼切地表達自己,於是我有了自己。」他說以前他講一句話需要想很久,我在想,可能光一個單字就有太多語言可以選擇表達,這種懊惱對我來說,還真不容易體會。

另一位朋友曾說,他和馬來人同事講的馬來語沒有很標準,甚至很多華人也不太會講馬來語,他覺得這個國家的人民有一種默契是,雖然你講的華語、我講的馬來語、我們講的英語,都沒有很「標準」,「但就是你懂我也懂,知道彼此在說甚麼就好,因為語言就是用來溝通的嘛」。

我突然明白,在台灣講英語,總是很容易被糾正發音,而在馬來西亞被糾正發音的機率好像特別少的原因了。

我聽過一個例子,就連在台灣,一位出身在台北、會講台語的人,都會覺得宜蘭腔台語「怪腔怪調好好笑」,於是那位宜蘭阿姨,剛開始到台北生活都怯於開口講台語,只有回到宜蘭家鄉才真正敢大剌剌地講話。

到底甚麼是才語言的標準腔調?英式或美式的英語嗎?大台北或南部地區的台語?新加坡的Singlish、菲律賓的Taglish、被認為「軟軟的」台灣腔的華語就不標準嗎?當我們說「你不標準」的時候,不免在背後預設某種語言霸權,好像只有霸權才是對的、正確的、最標準的?一個人的語言,除了反映你在那裡生活,就算換了一身異國容貌,也難改一口本土腔調,腔調亦是「只有這個地方才有」的本土認同,而我們的世界從來就不是只有一個地方,因此也不只存在一種樣貌。


註解

註:據幾個當地朋友表示,檳城人對於住在威省地區的人,有時泛稱過港人、北海人,而北海(Butterworth)是威省的熱鬧市鎮;當地人常稱喬治市區的人為「坡底人」,市區外則稱「山頂人」。另外威省的大山腳(Bukit Mertajam)也是華人密度高的城市。

延伸閱讀

本文經GeogDaily地理眼獨家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楊之瑜


猜你喜歡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當你買房之後 別忘了做這件事! 
Photo Credit:臺銀人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45歲的王先生剛買了房,未料沒多久就遭遇車禍不幸受傷,住院療養後,所幸並無大礙,但他也因此而感到心驚膽跳。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要扶養的他,是家中唯一經濟支柱,萬一真有個閃失,近千萬的房屋貸款誰來承擔?這樣的事件何嘗不是台灣眾多家庭的縮影?

根據聯徵中心資料顯示,2021年平均房貸金額超過700萬元,以35~55歲為大宗,平均貸款金額則介於660~780萬元,再再證明人生責任最沉重的中壯族群,肩負不小的房貸壓力,更應該善用房貸型壽險,為家庭生活添加更可靠的保障,以避免家中頓失經濟來源,原本的幸福生活就此轉折。

房貸型壽險主要針對房貸而設計,所以借款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須為同一人,屬於定期險,保費較一般終身壽險低,免體檢額度亦可放寬,以臺銀人壽來說, 55歲以下免體檢額度為1,500萬元,56歲~60歲則為1,000 萬元,66歲以上則一律需要體檢。

該如何投保房貸壽險呢?臺銀人壽建議掌握五大重點

一、以家中經濟來源為主要投保對象:優先以肩負「房貸責任」的一家之主為被保險人,當其發生不幸而身故或完全失能,保險公司會將理賠金用來償還房貸,以避免還款壓力落在家人身上,才能預防房屋淪為被法拍的命運。

二、根據家庭責任及經濟能力選擇適合類型:房貸壽險有「平準型」與「遞減型」,差別在於保額是否固定不變。以貸款500萬,貸款20年,保額500萬元,保障期間20年為例,平準型保額固定,理賠金不會隨著房貸償還而逐年減少,直到繳完房貸為止,保額都維持500萬元不變。遞減型保額則會隨著時間而逐年遞減,當房貸還款十年後,房貸從500萬償還到剩下約250萬,相對的保額也會隨時間逐年遞減到約300萬。

若壽險保障不夠或家庭責任重的人,可以選擇「平準型」,保費雖比「遞減型」高,但保障相對較高,適合有經濟能力、且希望給家人多些保障者。若是已有較高壽險保障或家庭責任較輕的人,即可選擇「遞減型」,保費較平準型低,很適合小資族投保,經濟又實惠,較能輕鬆負擔保費。

三、把握足期足額、專款專用:房貸繳多久、繳多少,保額就買多少、保多久,例如房貸500萬元、貸款期限20年,房貸壽險保障最好也是500萬元、保險期間 20年,而且要專款專用,才能讓家人有保障。

四、是否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或失能理賠金之外,有些房貸壽險還會提供加值保障,除了身故及完全失能保障之外,還加入類旅平險概念,提供特定意外傷害身故保險金(搭乘大眾運輸交通工具)、完全失能扶助金、意外傷害失能安養金、重大燒燙傷等保障,可以說是集結「壽險」、「失能險」、「意外傷害險」等多元保障的保單。

五、選擇優質保險公司:房貸金額高、期限長達數十年,房貸壽險保障必須要能夠長長久久,才能有效規避長期房貸風險,因此,選擇優質保險公司很重要。臺銀人壽為國營品牌,有能力永續經營,且近7年來房貸壽險理賠金已逾上億元,協助許多家庭轉移債務風險、度過難關,獲得了良好口碑,成為許多人房貸壽險的首選。

晉升為有巢族固然欣喜,不過,風險不知道何時會來到,唯有投保了理債保單:房貸壽險,才能「留愛、留房,不留債」。

房貸壽險平準型VS遞減型

平準型 遞減型
特色 理賠金不會隨房貸清償而減少 理賠金隨時間逐年而遞減
保費 較高 較低
適合對象 希望給家人多一份保障者、築巢雙薪族 預算較低者、首購小資族、以房養老族、人生溫拿族

了解更多

臺銀人壽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