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專家與體制的關係,談「政黨輪替」的奇怪幻想

從專家與體制的關係,談「政黨輪替」的奇怪幻想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台灣,專家就是處理體制內很行,遇到現在這種全球性不景氣,換誰都沒辦法,因為文官只會那套。那你說換嶄新的、激烈的變革,找年輕有活力有創意的去做啊。說的簡單,納稅人的錢要給,計畫總要寫得出來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篇是因為之前有人提到專業技能的困惑,覺得專家為何會處理不了問題,或者說現在都換黨執政了,怎麼一堆事情都推動得很慢,甚至還感覺倒退。呃,筆者看了一些人的想法後,發現很多人都誤解,甚至錯的很離譜,所以想解釋一下。

我們對專家的定義,是指對某一個領域有專業訓練,由理論與實務兼具的前輩,把經驗化成知識,透過教育體制選拔出適合的人,再把這個人逐步的教育訓練成新一代的專家。這個專家又可以把自己遇到的事情,經驗轉換為更多的知識,寫成一本本的教科書,一條條的SOP讓後面的人可以學習。要簡化成有專業知識的技術高手也是可以。

當我們解釋何謂專家,其實就已經把專家的優缺點都條列出來。專家的優點是,在「已知的系統內很厲害」,「在體制內或事不要脫離太遠都可以有效預測與處理」。簡單說就是內插法很強,外插法不要差太遠都還蠻準的。缺點就是,萬一狀況跟已知的差太多呢?變化無法用既有的系統去線性預估呢?那就完蛋了,鐵定會處理不來。也就是說,處理既有的事情可以穩固保守,但面對嶄新的變化則會顯得抗拒改變。

在台灣,請大家先面對一個現實,那就是教育體制不管打一開始為了哪個族群,現狀就是培養出一批批的專家,專家不是只有技術,還包含了專業的行政官僚。不管你願不願意承認,國民黨好歹自願或被迫接受美國的指導,現今的中華民國制度,需要一大批的文官才能運作。而這批文官,高階的那種外國人先不論,真正讓機器動起來的每根螺絲跟齒輪,絕大部分的背景或是意識形態偏向哪一種,「大家心裡都有數」。

這不光是行政文官系統,軍隊組織也是類似,只是進去軍組織的人力素質向來較差,所以感覺特別爛。其他好一點的,就是接近李登輝時期的公教人員,或者是國營事業的技術專才。筆者再次強調,高階以上的一堆外國人跟靠關係,不代表基層的人是草包跟腦包。沒有這些中下層的專家運作,中華民國早沉到太平洋裡,美國要你做什麼都會做不出來。

RTS1FTQQ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為何提這個?因為很多人對於政黨輪替有很奇怪的幻想,筆者認識很多人,甚至親友在阿扁八年期間,就充分領教過「文官系統反抗」是怎麼一回事。這些人不見得是恨民進黨恨之入骨,只是「覺得你是智障不想理你」這種消極反抗的程度,就搞到整個國家運轉幾乎卡住。許多人那八年都有一些經驗,就是自己或是朋友明明就是留洋的專家,換黨之後受邀來修改新的規章辦法,怎麼就是有一批人死都不理你?

一半是政治鬥爭刻意的,但另一半算是路徑不同,他們受的訓練是這種,你的訓練是那種,所以他們覺得你「根本不懂」,所以別說幫你做事,連數據都不給你,等你出包再羞辱你。若你有藍的朋友,一直跟你說什麼民進黨不會治國,沒有專家跟技術人才,其實講的是這個。你如果選擇用同樣的數據跟解讀辦法,轉個彎跟他談,這些人才會覺得你「巷子內的」,來聊聊吧。

問題就出在這,當國家選擇換個黨來,整套意識型態都要修正,這些體制內的人不想改,你要怎麼處理? 兩個辦法,一個是體制內逐步修正,你要講成招降納叛筆者也沒意見,透過系統內的合法手段,一步步調整人事物,然後讓新進的人接受的是新的系統化訓練,久了就會改。另一個就是革命,你把整批人全部幹掉,不管是換掉還是宰掉,然後找新的一批人上去做,現代已經沒辦法列寧式清算,所以只能自己養一大批專家等。

簡單說,俄國革命已經不能再現,你唯一的辦法就是學美國,各自養一大批專家,換人上台就整批去換掉,從上到下全部都處理。為何筆者一直說台灣的左派政黨成不了事?因為他們思想上宣揚的都是革命式做法,但自己始終都找不到足夠的專家配合,也沒有夠多的人有經驗可以承接執政。既革不了命,又把願意進入體制內緩慢改變的同志打成黑五類,結果當然只有失去專家支持,永遠在外頭叫囂,或是等自己上台後,被另一個口號翻掉。

台灣今天的體制問題主要有兩條線在影響,理解這個才能對現在的蔡政府有較清楚的認知,知道這個「民進」黨有多麼「不民進黨」,但又很「民進黨」。

RTSFSMB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主線一,是李登輝掌權後,整個黨國體制被大修,但沒有到被毀掉的程度,所以必須跟所謂的財經界、教育界、學術界等一堆界去妥協。讓很多原本上不了臺面的派系跟組織出頭,包括當時根本只是小派系的馬英九這批。這算是國家體制翻新的一大進展,因為過去許多靠血統關係晉升的路都斷了,你要不就是靠另一條路,不然就是依照現有的文官系統算功勳。

不管怎麼說,這算是第一次有意義的打翻掉整個既有的人力資源配置,很多跟筆者一樣外省籍的,對這變化深惡痛絕,說穿了就是自己熟知的那套升官圖被燒掉了,不知道該怎麼辦。但即便如此,也不是每個系統都完蛋,不然馬英九絕對沒機會,但至少馬被鄭推薦出去當招牌,吳敦義還換到一個虛的高雄市長位置。這是國民黨體制崩壞的隱憂,後面會提到。

主線二,是民進黨終於進入政治系統主流,等於宣告放棄革命路線,要走體制內改革。民進黨等於吸納了非國民黨的勢力,以及海外許多原本偏台獨色彩的專家。這些人專業技能不輸文官系統內的,甚至受過更殘酷的市場競爭,只不過欠缺行政經驗,不知道怎麼在國家既有系統內做事,其次是受到大大小小文官抵制,很多改革在地方是功敗垂成。

但是,至少民進黨,或者說是黨外勢力,確實慢慢掌握國家機器的運轉方法,尤其是俗稱鬥爭一流的新潮流,認知到體制內鬥爭的重要,早早就把大量人才灑到文官系統內,而且有些人直到今天,沒講可能都不知道他是新系的。這些人將在十幾年後形成另一個重要影響。

這兩條主線在兩千年交錯,第一次政黨輪替,文官系統以為將被洗牌,但其實洗不動。

RTXJLCW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者民進黨的人力資源還不夠,地方上的經驗很多,但中央政府的執行模式跟細節都不清楚,常常誤信他人,導致一堆內部情資外流,天天被立法院的多數國民黨洗臉。二者,國民黨採取焦土作戰,導致第一任幾乎是國家機器停擺,很多事情不密室妥協,根本不可能動。這狀況直到第三年,陳水扁才掌握住整個狀況,以及怎樣推動事情的辦法,若非如此選不上第二任。

如果事情到此為止,國民黨就沒有馬八年了。因為民進黨會透過掌握中央政府的運轉模式,成功的把黨產早早抄掉,系統性的殲滅國民黨的金脈跟人脈,事實就是當時連美國都覺得有無國民黨都沒差,搞不好陳水扁這個台獨還是活棋。不信筆者這樣說?反常識?那你太小看媒體洗版面的功力了。

主線交錯產生了一個深遠的影響,那就是台北市長馬英九的崛起,他自己是不怎樣,但派系透過合縱連橫,成功的把情治系統暫時統一,把連戰手中的權力奪走,順利掌握黨產的金流跟用法。所以在馬擔任國民黨副主席開始,國民黨對民進黨的炮火就開始無差別攻擊,簡稱國家內部內鬥內行,還把內鬥帶到國外去。 用盡了情治系統的合法手段,包括用錢買通對台熟悉的美國關鍵聯絡人,用媒體把每一個替扁政府做事的官員抹成深綠,所有的民進黨情資都被第一時間傳到媒體手上。

檯面下的手段更狠,包括把隱藏在國防外交預算中的買通外國官員經費砍掉,毀掉好幾條李登輝劉泰英建立的外國私人關係,這些你見不到報紙報導的部分,全部造成扁政府在外交上的困難。更黑暗的,就是直接栽贓你貪汙,然後法院檢調系統整個殺過去第一時間把你辦到死。為何陳師孟前幾天發下「狂言」?麻煩去查人家的背景,他比我們都要懂國民黨怎樣用法律鬥爭敵人。別的不說,光是好幾個所謂的次長、地方民代、鄉鎮長的貪汙,那個手法筆者看到報紙寫就心裡有數。很簡單啊,先父當年就被同樣的手段栽過,要不是後台硬一點,就被請去跟檢察官喝咖啡了。

體制到此,黨國部分略過,重點是馬派的人,有系統的毀滅掉蔣經國後期到李登輝所培養的專家。這些人,特別是「國家體制化深的」,是那種不分藍綠,只聽制度的上司辦事,而且是「專家辦事你放心」,保證把事做好的優秀文官;不是在扁八年內鬥爭下台外放,就是馬英九上台後全面清算,中央政府內的優秀專業官僚,基本上是一個不剩。

主線兩條到這邊,發生了極大變化,優秀的專業文官,不是被迫成為民進黨,就是外放地方。而又正好民進黨在地方的選舉逐步進逼,剛好主席是蔡英文,標準的中華民國專業官僚訓練出身,他跟他找的派系,對於吸納這些專家有特別的魅力。把話說白了就是,文官系統在扁馬十六年內被洗過兩輪,真正的沒色彩專業官僚,幾乎都被民進黨吃掉了,留在馬身邊的「全部是自己人」,你只是以為他們不是而已,若非自己派系人馬,就是跟財經幫等其他大派合作妥協的人,例如某個前交通部長跟院長。

RTX3ERAN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蔡政府上台,懂這段文官變化的人,大致上都可以預測他的作法,一定是在既有的架構下逐步改變。而且蔡手上的名單已經夠多,至少行政體系等的人才夠多,這些人就算不是民進黨的鐵粉,至少也是中華民國派,總之不會是紅色,也不會被馬派的人收買。剩下哪些大的系統還要整頓?

檢調司法找體制內的邱太三去修理,手段不陰狠根本動不了這塊。監察院等到今天終於讓知道怎麼修理混蛋的陳師孟去處理,比黨國輩分高低,這些人都要跟他拜。財經幫的最後堡壘是央行,現在就看新系怎麼去談判,談到什麼程度不知道,因為還在進行。不然你以為最近半年,怎麼有人狂撒錢要打新系?大家真的以為只是新系平常顧人怨?因為真正的金脈整塊被滲入,甚至會被取代,仁社的人害怕了,才會做那麼明顯,找白手套去買名嘴跟網紅,幾乎無限制的買網路媒體。讀者有仔細看那些內幕,比對消息就可以抓出背後的目的其實就一個。

講這麼多,筆者還是修飾了很多部分,太細節的說了無用,還會害到人。總之,投蔡英文一票,選他上台的那刻,就該知道體制內改變的狀況,不管你再如何討厭文官系統,現實就是國家運轉要這些人,不然每個人都給你公文壓一小時,前後就差三天,一堆事情都不用做了。

不然,各位以為像是鄭文燦等,何以搶下高支持度?絕對不是會撒錢而已,而是走動式管理加上對文官的緊迫盯人,不然撒錢只會灑成宋楚瑜,要五毛給十塊,全部被吃掉。後面還有很多故事可以等著看,台大校長還沒鬥完,政大校長又一個,各位可以看馬派的人會有多雙重標準。筆者還在等著看馬會不會真的自己跳下去,自降格調只為了要權位。

最後,筆者想說的是。在台灣,專家就是處理體制內很行,遇到現在這種全球性不景氣,換誰都沒辦法,因為文官只會那套。那你說換嶄新的、激烈的變革,找年輕有活力有創意的去做啊。說的簡單,納稅人的錢要給,計畫總要寫得出來吧?你真的會接受一份計畫書,風險九十趴利潤一百倍嗎?很多網路上宣稱自己講的官員都不聽,有一半以上都是這種賭博計畫,文官系統內當然沒人會理你。

美國也是一樣的狀況,歐巴馬想要用自己的左派人馬,結果根本換不掉既有的,只得簽署一堆行政命令硬幹。最後只是給自己的矽谷電子菁英與華爾街支持者賺得荷包滿滿,國家整個都走鐘。川普上台也類似,他身邊的共和黨只要是非體制內的人,幾乎都出包炸掉下台,現在也是越來越體制化,他知道不這樣做,美國強大的國家機器也是開不動的。

同樣的狀況,中國也是一樣,日本也同樣,大家都一樣。你想要革命性的做法,首先是要有夠多的專家配合,可以承接整個政府機器運轉。若你沒有,光是高喊口號,真的聽你的去做,下場就是委內瑞拉。實例就在眼前,台灣人不是笨蛋,為何一堆人「失去理念」?別鬧了,全球性的停滯已經很慘了,大家只是不想更慘而已。

本文經王立第二戰研所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