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D患者別因為喘就不敢動,疾病控制與享受運動可以是雙贏

COPD患者別因為喘就不敢動,疾病控制與享受運動可以是雙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也常見於老年患者,且隨著年紀增加盛行率也越高,甚至根據流行病學推測至2020年將成為全世界第三大致死原因 ,而運動的角色不僅可以降低喘等症狀,更能提升生活品質。

文:鄭靖雯

這次要來介紹筆者從大學時代鑽研到研究所的疾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COPD),由於本疾病也常見於老年患者,且隨著年紀增加盛行率也越高,甚至根據流行病學推測至2020年將成為全世界第三大致死原因 (Hanania et al. 2010),而運動的角色不僅可以降低喘等症狀,更能提升生活品質,除了是肺復原復建計畫中著重的重點外,病患在長期抗戰疾病時,養成運動習慣也可以幫助減緩疾病惡化,因此就讓我們藉此認識並邀請COPD朋友一起大膽動吧!

什麼是COPD?

COPD是不可逆的慢性肺部疾病,一旦被診斷,疾病發展僅能延緩或持續惡化 (McCarthy et al. 2015),主要造成疾病原因是惡性刺激物質 (通常為香菸) 長期啟動發炎反應,造成肺泡彈性變差及呼吸道痰液增多,較差的回彈能力使得肺部難以「擠」出氣體至大氣中,吐氣的不完全導致氣體滯留於肺泡中,同時也使得下一口吸氣更難吸入足夠的新鮮空氣,最終產生喘等相關的症狀 (Vogiatzis et al. 2002)。在臨床上常以用力吐氣的第一秒氣體量 (Forced Expiratory Volume at 1 second,FEV1) 及用力肺活量 (Forced Vital Capacity,FVC) 比值小於0.7作為疾病診斷,並藉由FEV1的數值進一步細分疾病嚴重程度 (McCarthy et al. 2015)。

為什麼喘還要逼我動?

主要阻礙COPD運動的主因就是喘的症狀,因為在運動時,需要吸入更多氧氣,才可足夠供應活動的肌肉收縮出力,然而COPD本身疾病已造成喘的症狀,運動當下會使喘更加劇,導致多數患者抗拒運動,寧願減少每日活動,繼而漸漸影響生活自理的功能性能力 (Functional Capacity) (Zhao et al. 2016),Pitta等人研究團隊甚至發現,相對於一般老年族群,COPD老年患者花更多時間於臥姿而非站立或是走路 (Pitta et al. 2005); 同樣的,心理層面也受到疾病生理而降低社交能力,或是對疾病無助的恐慌感,減少了整體的生活品質 (Kosteli et al. 2017)。

但當介入運動後,患者開始習慣運動下病生理功能的改變,進入運動所產生的適應過程 (Adaptation Process),慢慢適應及克服本身疾病造成的症狀,長時間擁有運動習慣,病患對喘的耐受度 (tolerance) 變高,運動時所需的氧氣量降低,相對的,肌肉及運動能力也隨之提升,改善心理狀態及生活品質 (Zhao et al. 2016; Kosteli et al. 2017)。

該如何動呢?

根據美國運動醫學會 (American College Sport Medicine,ACSM),運動計畫主要需包含有氧運動及肌耐力運動,前者可使能量產生更有效率,同時也幫助克服肺部本身症狀;例如:Vogiatzis等研究人員設計了每周兩次共三個月的腳踏車有氧運動計畫給予COPD患者發現,不論是中強度持續訓練 (給予50%的最大做功速率〔Peak Work Rate〕,每次持續40分鐘),或是高強度間歇訓練計畫 (每次給予100%的最大做功速率30秒鐘後休息30秒鐘,持續此週期40分鐘),並每個月持續增加最高做功速率的設定,兩者運動方式皆改善了喘的情形、呼吸次數、每分鐘通氣量、呼吸做功程度、及生活品質等。

而肌耐力訓練可幫助肌肉訓練力量,增加生活自理能力外,同樣也能改善肺功能數值; 例如: 在給予高強度的大腿推蹬重力訓練機(Leg Press Machine) 每周三次為期八周後,改善了COPD病患的FEV1數值以及踩踏腳踏車的能力(Hoff et al. 2007)。而實證醫學也指出,若每周的運動計畫皆含有兩者運動方式,健康相關數值更有成效,甚至有最高等級的實證醫學效力 (Grade 1A) 。

在運動強度的部分,筆者認為主要運動目標是讓COPD老年患者有機會介入運動,提高對肺部症狀的適應能力,最需要注意的是運動強度,因為這會直接反應在喘的程度,在臨床上,多數使用伯格適量表 (Borg scale) 或是運動自覺強度表(Rating of Percived Exertion,RPE),以量化的方式評估運動時喘的程度;但若患者自行運動時,也可用同樣概念,自行感受在運動或活動時僅達到中強度喘的程度即可。有趣的是,有些學者甚至在有氧運動計畫部分提倡了單腳腳踏車 (One-Legged Cycling) 運動計畫,藉由相較低強度的方式,使COPD患者較容易克服本身肺部症狀,獲得運動所帶來的好處,且讓患者更有意願長時間介入運動(Evans et al. 2015)。而筆者也認為,運動的方式可依個人喜好及便利而選擇,COPD患者若能在運動期間檢視自己對喘的感覺,方可做為調整運動強度的依據,絕對是可以達到疾病控制與享受運動的雙贏局面,因此,走吧! 一起來運動,COPD的朋友們!

資料來源

  • Evans RA, Dolmage TE, Mangovski-Alzamora S, Romano J, O'Brien L, Brooks D, Goldstein RS (2015) One-Legged Cycle Training for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A Pragmatic Study of Implementation to Pulmonary Rehabilitation. Ann Am Thorac Soc 12:1490-1497 doi: 10.1513/AnnalsATS.201504-231OC
  • Hanania NA, Sharma G, Sharafkhaneh A (2010) COPD in the elderly patient. Semin Respir Crit Care Med 31:596-606 doi: 10.1055/s-0030-1265900
  • Hoff J, Tjonna AE, Steinshamn S, Hoydal M, Richardson RS, Helgerud J (2007) Maximal strength training of the legs in COPD: a therapy for mechanical inefficiency. Med Sci Sports Exerc 39:220-226 doi: 10.1249/01.mss.0000246989.48729.39
  • Kosteli MC, Heneghan NR, Roskell C, et al. (2017) Barriers and enablers of physical activity engagement for patients with COPD in primary care. Int J Chron Obstruct Pulmon Dis 12:1019-1031 doi: 10.2147/COPD.S119806
  • McCarthy B, Casey D, Devane D, Murphy K, Murphy E, Lacasse Y (2015) Pulmonary rehabilitation for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CD003793 doi: 10.1002/14651858.CD003793.pub3
  • Pitta F, Troosters T, Spruit MA, Probst VS, Decramer M, Gosselink R (2005) Characteristics of physical activities in daily life in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171:972-977 doi: 10.1164/rccm.200407-855OC
  • Vogiatzis I, Nanas S, Roussos C (2002) Interval training as an alternative modality to continuous exercise in patients with COPD. Eur Respir J 20:12-19
  • Zhao L, Peng L, Wu B, Bu X, Wang C (2016) Effects of dynamic hyperinflation on exercise capacity and quality of life in stable COPD patients. Clin Respir J 10:579-588 doi: 10.1111/crj.12260

本文經阿登的老人學筆記本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