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性人天堂:為何那麼多人到泰國進行「性別重新安置手術」?

變性人天堂:為何那麼多人到泰國進行「性別重新安置手術」?
泰國變性人歌舞秀|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經濟不景氣,對倚賴旅遊業的泰國打擊頗大,許多行業都叫苦連天,可是其中卻有個異數──泰國遠近馳名的整容、變性手術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梁東屏

泰國是變性人天堂

全球經濟不景氣對倚賴旅遊業甚殷的泰國打擊頗大,許多行業都叫苦連天,可是其中卻有個異數,就是泰國遠近馳名的整容、變性手術業。

在泰國,變性手術有個滿學術的名稱,叫作「性別重新安置手術(Gender Reassignment Surgery)」,首都曼谷就有多家醫院及診所提供這類服務,但是最出名的莫過於有「變性教父」之稱披里查醫生所主持的「披里查美學研究院(Preechaq Aesthetic Institute)」。

披里查醫生之所以出名,正是由於他是首屈一指的變性手術專家,近三十年以來,經過他親自操刀的變性手術已經超過兩千五百例,放眼全球都無出其右者,他二○○六年在曼谷BNH醫院七樓所創立的「披里查美學研究院」更是變性手術的「麥加」,全球前來的病人絡繹於途,很多時候,披里查每天要為兩、三位病人動變性手術。

披里查有次對《曼谷郵報》表示,由於泰國本身政治不穩定,再加上全球經濟危機,泰國很多行業都在咬牙度日,但是「性別重新安置」這一行業似乎卻不受影響,每年一樣有三至四千外國人到泰國來尋求整容或變性。

那麼,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要到泰國來進行整容、變性手術呢?

披里查不諱言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泰國的手術費用非常低廉。譬如「性別重新安置手術」在泰國大約是二十七萬五千泰銖(八千六百美元),在美國就要五十一萬到一百二十萬泰銖之間(一萬六到三萬六美元)。

當然,泰國變性手術之所以出名,不僅僅是因為價格廉宜而已,其手術之專業也甚有口碑。披里查說:「我們從未作任何推廣宣傳,幾乎都是靠口耳相傳,另外,泰國巡迴各國的『人妖秀』顯然也收到了很大的宣傳效果」。

披里查也指出,現在泰國的變性手術在技術上精進,是全世界唯一能作到術後同樣能享受性交樂趣,這一點,也讓許多人趨之若鶩跑來泰國作變性手術。

泰國也面臨來自印度、新加坡、南韓的競爭。不過披里查倒不特別擔心,他認為印度的手術費用固然便宜,大約比泰國少百分之五十,但是手術的設備、品質都比較差;新加坡的優勢是手術品質有一定水準,然而價格卻比泰國貴了百分之五十;南韓一向被認為是區域內的變性、整容中心,但是價格有時是泰國的好幾倍。

披里查表示,譬如說隆鼻手術,泰國這邊僅需一萬五千至兩萬泰銖,南韓卻可高達十萬泰銖;雙眼皮手術,泰國還是一萬五千泰銖,南韓則是五萬至十萬泰銖。他說,「其實有很多韓國人還專程到泰國來動手術呢,因為他們在自己的國家負擔不起」。

披里查指出,以他的診所為例,百分之六十的客人來自美國,澳洲占百分之二十,義大利百分之十,其他則來自新加坡、南韓、日本等地,不過近年來,中東地區的客人有愈來愈多的趨勢。客人之中,以女性占了百分之八十,男性客人裡,十個裡面有一位會要求變性手術。

前來「披里查美學研究院」求診的客人來自全球各地,研究院走廊的世界地圖上插滿了標誌,台灣也赫然在目。那麼,究竟有多少台灣的客人前來求診呢?

披里查表示,來自台灣的客人相當多,平均每星期至少有一位,分別來作眼部、鼻子、胸部以及變性。他說,「每年,大約會有十至十五名台灣人來作變性手術,我不能透露他們的身份,只能告訴你其中不乏有社會地位的專業人士」。

泰國應該是亞洲地區對同性戀、人妖、變性人接受度最高的國家, 不論大街小巷都經常可以見到他(她)們的身影,甚至於高檔購物中 心、百貨公司的專櫃,很多售貨員都是身材相對高壯,卻留著長髮、 完全是女性打扮、被稱做「卡堆(Katoey)」的「人妖」。

我剛到曼谷時住的地方緊鄰羅敏成百貨公司,平時出入經常通過百貨公司抄捷徑,裡面好幾個專櫃的服務員都是「人妖」,其中一位長得很像台灣搖滾明星「伍佰」,每次見到我都跟旁邊的人交頭接耳,然後露出曖昧的微笑。

還有一位在現已經關閉的曼谷雙龍夜市工作的年輕人,平時穿的是男裝,但是塗口紅、眼影,每次見到我都側身半蹲,雙手扶在右腰,行那種嬌滴滴的古禮跟我問好。

我還認識一位開設服裝店的泰國婦人,熟了之後才知道常常到店裡的兩個「女兒」原來是「兒子」,這兩位兒子一天到晚吵著要變性,但是她的服裝店生意又不好,實在沒有餘錢,每次提起就流淚。

的確,許多泰國「人妖」都對自己還有「那根東西」耿耿於懷,始終認為自己是「被關在男人軀體裡的女人」,因此亟思能夠「去勢」達到真正的「解放」。

許多「人妖」努力工作、存錢,也都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完成變性手術。

幾年前,「泰國轉變女人協會」發起名為「姊妹之手」的計畫,每年提供五個名額,讓「人妖」免費進行變性手術,結果引起相當迴響。

「泰國轉變女人協會」主席、本身也是變性人的尤娜達表示,他成立協會的目的,就是盡一切可能來協助變性人改善她們的生活品質。「姊妹之手」則是第一個由民間團體所發動、提供免費變性手術的計畫,「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變性手術在泰國並不包括在醫療照顧裡」。

尤娜達也指出,所有的申請人都必須通過心理及內分泌醫生評估, 也必須至少先過一整年「女人的生活」,才能確認是否真的適合做變性手術。

二○一一年初,泰國一家名為「P.C. Air」的新航空公司一口氣雇用了三名包括二零零七年「蒂凡內小姐(Miss Tiffany)」譚雅娜在內的變性人擔任空服員。

「P.C. Air」將這些變性人空中小姐定性為「第三性」,正式開始服務之後,也都配上「第三性」的識別牌,以避免通行機場移民關產生困擾。該公司執行總裁彼得。尚恩表示,「本公司認為變性人很有擔任空服員的潛力」。當年二十三歲的譚雅娜表示,她非常高興能有這個機會作她一直想做的工作,「我起先以為他們(航空公司)也跟別的地方一樣,只是接受申請表作作樣子,並不會真的雇用我們」。「蒂凡內小姐」是泰國最著名的變性人選美大會,每年在距曼谷兩小時車程的海濱度假勝地芭提亞舉行,均會吸引大批遊客。

另一位獲得雇用的變性人潘塔侃則表示,他曾經去應徵過另家航空公司,但並未獲得錄用,後來在那家公司任職的朋友告訴他,他之所以未獲錄取,就是因為「變性人」的身分。

潘塔侃擁有卡色薩大學的旅館暨旅遊學位,他表示很樂於見到泰國社會給予變性人更多的機會。

泰國為了不讓變性人覺得受辱,該國國防部在徵兵時用「第二類」、「第三類」來稱呼變性人,而不是沿用過去的「心理異常(Psychological Abnormality)」或「性別認同障礙(Gender Identity Disorder)」,以免讓對方覺得被冒犯。

「第二類」指的是已經進行了隆胸的男人,「第三類」是已完全變性為女人的男人,而「第一類」則指的是「外表看起來是典型男人」的男人。

泰國軍方本來是計畫用「性別認同障礙」來取代「心理異常」,但是人權組織積極反對任何暗示「不正常」的名稱,軍方於是決定用前述不帶暗示意味的字眼。

在泰國,變性人一般不須被徵召入伍。該國陸軍後備司令部學術資源施師長戴克新上校指出,但是如果「第一類」的人數不夠,就必須徵召「第二類」。「第二類」以及「第三類」也必須連續三年到徵兵處報到,然後才能永遠解除徵集令。

說起變性跟美容,我以前有位泰國女友,每次沖完涼推門出來,都會嚇我一跳。因為她的臉上撲滿痱子粉,很像巴布亞。紐幾內亞深山中那種臉上塗粉彩的土人,但是痱子粉是白色,就更像國產片裡的殭屍。

我問她幹嘛要把臉塗成這樣?痱子粉不是應該抹在身上嗎?

她很理直氣壯地說,這樣皮膚會變白,「我不喜歡我的皮膚,太黑了」。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就像緬甸的女人也喜歡抹坦納坎粉漿,但是為了美白,卻把一張臉從早到晚弄得像印地安人一樣花花的。這是我想不通的事。

泰國女人崇拜白皮膚,不是新聞。她們也很羨慕北部清邁府的女同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那邊的女人皮膚較白。

有個現象其實很有意思。

泰國有許多來此退休常住的外國人,他們幾乎人人都有泰國女友、老婆,而這些女人也幾乎是一個比一個黑,一個比一個醜,都是矮冬瓜、塌鼻子、小眼睛、厚嘴唇。

我研究了很久,也實際採訪過,發現這些外國人是真心認為所找到的對象是絕色美人。因為他們在自己國家每天看到的都是白皮膚、高個子、大眼睛、挺鼻子的美女,早就厭煩啦。

所以,美的標準沒有絕對,還得看環境。

以此觀之,泰國女人追求美、白,誰曰不宜?而且膚色確實與一個人的機運、成功與否乃至於社會地位,有極其微妙的關係。

只不過,現在似乎有點過頭了。

因為除了充斥市場的各種包括臉部、身體、腋下美白霜、藥丸之外,一個名為「Lactacyd私密美白」的陰道美白沖洗劑,已經開始大舉進軍泰國市場,而且來勢洶洶,不僅街道上隨處可見廣告海報,電視上、廣播節目、網路上的廣告更是排山倒海。廣告中強調,「只要四星期,就會變得更白」。

015_Lactacyd_廣告牌在曼谷四處可見
Photo Credit: 印刻文學提供
廣告牌在曼谷四處可見

廣告上美麗的模特兒穿著緊身褲,搖擺生姿走向鏡頭,口中說著,「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看起來漂亮,但是緊身褲會讓妳的皮膚變暗」。然後在鏡頭進行小褲頭特寫時,廣告詞說道,「『Lactacyd私密美白』可以讓『那個部位』的皮膚變為更光亮、透明」。

「Lactacyd」最初是在印度上市,當時的廣告詞暗示較白的陰部,可以讓女人對男人更有吸引力,結果引起一片譁然。

在泰國,美白風潮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批評。批評者指稱美白產品改變了泰國人的價值觀,「美」的定義也被化妝品工業挾持,無法達到化妝品生產者或廣告業者設下標準的泰國女人,很有可能就因此失去自尊。

不過這些批評,顯然無法阻擋「Lactacyd私密美白」所造成的潮流。

相關書摘 ▶在金三角叱吒風雲的「海洛英教父」:一代傳奇人物羅星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閒嗑牙@東南亞》,印刻文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梁東屏

在時光停駐的國度中,生猛有力的見解、精闢的觀察入理,破解東南亞的各種意想不到的奇聞軼事。
新聞特派員最細膩特別的東南亞觀察!

在東南亞住了十六年,梁東屏記者生涯漂流多處,早鍛練一身入境隨俗、處變不驚的功力,在他心裡的東南亞,究竟是什麼模樣?在印尼亞齊街頭,男人不能穿短褲上街;雅加達因應塞車而發展出摩托車計程車駕駛「Go-Jek」與「騎腳踏車上班俱樂部」。
泰國是著名佛國,各種有關神佛的奇聞軼事也特別多,與人說話不可用腳指指點點,也不能隨便摸頭;一遇不順遂,可到寺廟進行「假死改運」;寺廟和尚身上多有法力刺青,據說有刀槍不入神力。

因為幾乎天天停電,仰光街頭到處可見發電機;拖鞋是緬甸大眾重要穿著,完全可登上大雅之堂。菲律賓情婦文化盛行,甚至還有《情婦的節儀》的指導手冊。緬甸人自身最推崇的民主鬥士另有其人;慈眉善目的老人難以與「鴉片將軍」連結;政治家強硬外表下,其實是圓融務實的領導者。柬埔寨首都金邊市金碧輝煌的皇宮裡,住著世上最孤獨的國王。無厘頭總統如何翻轉菲國的經濟。

一篇篇東南亞人文地理生活誌,熱帶季候的生猛有力全在其中,在作者眼下逐一現形。

閒嗑牙@東南亞
Photo Credit: 印刻文學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