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務部長:廢死是台灣目標,「看狀況」決定要不要執行死刑

法務部長:廢死是台灣目標,「看狀況」決定要不要執行死刑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全國監所超收約5,000至6,000人,受刑人中也有4萬人睡地板,要達成一人一床目標,首先要緩解超收問題,但要蓋新監獄,但每個地區的居民都反對。

(中央社)
法務部長邱太三日前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談及死刑存廢、獄政改革、酒駕刑責以及陳水扁保外就醫的爭議,邱太三表示,無論是前總統馬英九還是現任總統蔡英文執政時代,廢死都是台灣的目標,死刑案若送到法務部,會看整體狀況決定要不要批准執行令。

廢死是台灣目標,會「看狀況」簽署死刑執行令

死刑存廢在社會上意見分歧,邱太三接受中央社專訪指出,前總統馬英九時代把「兩公約」國內法化,台灣接著簽了很多跟人權有關的公約,他自己也寫人權實施報告,請國際專家做評鑑、給建議;不過兩公約內相關死刑議題,「沒有辦法強制所有國家來做」,但是這是期待及未來的目標。

邱太三表示,不管是前總統馬英九還是總統蔡英文,台灣的終極目標是希望廢死,只是相關時程跟步驟要如何做到;他擔任法務部長後,要的是「執行死刑要慎重」,所以把過去死刑執行的流程及所要檢視的項目表,重新作整理。

邱太三解釋,死刑案件的執行通常是在三審定讞後,最高法院會先把卷宗送給高檢署,高檢執行檢察官檢閱完卷宗後,根據檢視表,覺得應該要執行,會再送到最高法院檢察署,而最高檢也有一份檢視表,當所有流程都走完,死刑案才會送到法務部,法務部裡面也有審核單位,目前有43名死刑犯待執行死刑。

記者問邱太三上任後,最高檢是否有送死刑執行案件到法務部批示;邱太三回答沒有。記者追問邱太三,如果死刑案經過高檢、最高檢檢視後送到法務部,是否就會簽署死刑執行令;他說,坦白說會看整體狀況,檢察官考量是純法律面,法務部則是要做綜合性考量,比如說檢察官不用考量跟人權公約的關聯度,法務部裡面要考量人權公約相關問題。

將近四萬受刑人沒床可睡,但又找不到新地建監獄

此外,邱太三上任後也力推獄政改革,為了解決超過六成的收容人沒有床睡的問題,邱太三說,矯正署正在興建三座容額共4,000人的新監獄,加上台北監獄、宜蘭監獄擴建等等措施,預計明年底前床位可望擴展至4萬5,000床;屆時將僅有約27%的收容人還沒有床睡。

邱太三認為,壞人關在監獄不會自動變好人,如果不協助收容人學習技能、安排就業,出獄後容易再犯;他認為,政府過去投注矯正的經費太少,應該多投資相關經費,「救一個算一個」,才能降低犯罪人口。

2010年酒駕撞死送報生的英商林克穎,一直以台灣監獄不人道為由,拒絕回台服刑,他的引渡庭正在英國法院審理中,邱太三說,林克穎案讓大家警覺,不是只有司法制度好就好,後端的獄政弄不好,英國也會考量是否將林克穎引渡回台。

邱太三說,總統蔡英文、前行政院長林全都曾巡視監所,也都認為那裡的環境亟待改善,他接任部長後也把全台監所跑了一遍,「坦白講那是不人道的地方啦」,因此經過評估後推出一人一床政策,作為獄政改革第一步,「至少讓大家有個床睡吧」。

邱太三指出,目前全國監所核定容額約5萬7,000人,實際上關了6萬2,000人,超收約5,000至6,000人;每天晚上有床可睡的僅2萬3,000人,剩下近4萬人睡地板,要達成一人一床目標,首先要緩解超收問題。

但要蓋新監獄,事情沒那麼簡單。邱太三透露,擔任桃園市副市長任內,曾希望台北監獄遷離現址,並向矯正署保證協助找到新土地,雖然國防部提供了三塊閒置營區,但每個地區的居民都反對,讓他深感蓋監獄大不易。

邱太三說,找新地點蓋監獄不容易,所幸在總統支持下,矯正署於八德外役監、雲林第二監獄與彰化看守所現有土地上,新蓋三座容納人數共4,000人的新監獄,加上台北監獄、宜蘭監獄擴建2,468人,全數完工可望消化超收的6,000人,經整修改建施工,2019年底前床位可望擴展到4萬5,000床。

酒駕犯是社會問題,重刑無法解決

除一人一床,邱太三認為,收容人技能訓練不可少,但請老師到監所上課受限人力因素效益有限,因此他推出自主監外作業政策,讓表現好、接近假釋的收容人可以白天外出工作,下班後返監。

邱太三透露,過去曾招募過更生人,但對方對過去一年的經歷支支吾吾,最後才不好意思地說剛關出來,而自主監外作業政策,可以讓收容人出獄後放心地說出獄前在哪工作,雇主也可以向前雇主打聽,讓更生人更有機會找到工作。

邱太三最後談到,監獄關最多的其實是酒駕犯,但許多酒駕犯罪其實是生活、經濟與工作條件下的結果,是社會問題而非單純的治安問題,若社會一直期待重刑化的刑事政策、將許多行為入罪化,監獄超收問題將更難解決。邱太三認為,酒駕等犯罪需要前端的預防與教育,並非一味地加重刑罰即可改變。

每年100-200件保外就醫,陳水扁的保外就醫馬政府時代就獲准

記者也詢問邱太三,陳水扁保外就醫引起的社會討論,是否為棘手問題;他表示,這沒有棘手不棘手,他相信陳水扁很聰明,因為大家都知道法律的界線在哪,他自己的基本態度就是「法律歸法律、政治歸政治」。

邱太三接著說,每年有100、200件保外就醫申請案,由監獄和矯正署審核,申請案不會到法務部;陳水扁在2015年初、馬政府時代就獲准保外就醫,當時陳水扁已經簽立切結書,裡面的遊戲規則,相信陳水扁也很清楚。

陳水扁保外就醫後,外出活動漸漸變多,邱太三表示,後來外界開始懷疑扁的病都已痊癒,台中監獄要陳水扁提出第二家醫院的診斷證明,結果第二家醫院也是認為陳水扁需要保外就醫。

然而陳水扁在1月北上前往翠山莊,出席前總統李登輝96歲大壽,中監事前未收到書面申請資料,引起各界熱議論,記者問法務部或中監或矯正署對此有何處置。

邱太三說,陳水扁遭到中監發函警告,後續還要研究如何處理,陳水扁醫療團隊曾對中監建議,為讓陳水扁心理上有所幫助,同意其跟親友私下聚餐,就像陳水扁的女兒陳幸妤的牙醫診所開業,中監認為他出席對病情有所幫助,所以准予出席;但中監擔憂的是,如果他要去比較遠的地方,要考慮安全性、即時醫療問題。

邱太三解釋,假設陳水扁從高雄北上到台北、台中參加活動,在公眾場合(例如坐高鐵等)萬一有不同政治立場人士刺激甚至是攻擊他,這安全誰負責;再者就是即時狀況的醫療,倘若臨時發生狀況,也需考量哪個醫院離活動會場最近;中監壓力實在很大,「我只能說,你們(中監)就依法做」。

此外,社會上對特赦陳水扁也意見分歧,邱太三表示陳水扁還有一些案件尚未定讞,特赦時要寫犯罪事實,如果判決都還沒確定,犯罪事實該怎麼寫?邱太三表示,有人建議可以先赦免判決定讞的案件,但還沒有定讞的部分,未來若被判有罪,「還要再特赦一次嗎?」而且不同罪名有不一樣的考量。

特赦對他來說,毫無問題是一個政治性考量,自己沒有什麼置喙的餘地,但他相信任何人要做特赦,一定會做整體情勢的評估,包括社會能否接受,有可能也會做民調。

邱太三指出,如果要特赦陳水扁,會告訴蔡總統如何寫特赦書,因為怎麼寫的效力會影響到有多少會被赦免,不過可行不可行是政治判斷,如果要特赦,在法律上來說只有判決定讞部分,停止審判的部分無法寫入特赦書中,因此要做整體考量。

邱太三:司法不可能有絕對的公平正義

而日前保外就醫的陳水扁,原本向台中監獄報備到台北探訪親友,結果是到翠山莊為前總統李登輝祝壽,被台中監獄認為是「踩紅線」,遭到發函警告,後續還要研究如何處理。中監的動作引起部份人士不滿,也指責邱太三辦綠不辦藍。

監委陳師孟也表明,要查辦綠不辦藍的司法官。如果未來監察院真的有所動作,邱太三說,現在無法回應這個問題,只能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邱太三表示,台灣司法一路走來非常坎坷,確實也有一些問題,但經歷不斷的政治與司法改革,包括審級制度、審檢分立與增加法官檢察官的保障,就是希望這套公開、可被接受的司法程序能獲得越來越多共識。

「司法絕對不可能去追求真實跟絕對的公平正義,它是一個可被接受的公平正義。」邱太三說,我們不可能回到事情發生的時間地點,綜覽全貌後再進行裁判,只能從留下來的東西推測當時的狀況。

邱太三坦言,司法過程必然會有瑕疵,畢竟司法官也是人,因此制度上讓不服的人可以上訴二審,再不服可以上訴三審,如果還是不服,還有再審跟非常上訴,如果已經過這麼多階段還無法讓人信服,那也不知道該怎麼講,「難道要將現有司法制度全盤丟掉」?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