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性別隔離」現象:跨越「男理工、女人文」的性別界限

高教「性別隔離」現象:跨越「男理工、女人文」的性別界限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追根朔源還是來自於台灣傳統的性別刻板印象與價值觀,女性被認為背誦能力強只能讀文科,這樣的價值觀透過學校教育的在至與社會互動的模仿,都一再的影響並再製我們每個人對於傳統性別的價值觀。

每年的2月11日對於女性來說是個特別的日子,為了能夠真正的實現性別平等,於是聯合國大會2015年時宣布每年的2月11日為「國際女性科學日」(International Day of Women and Girls in Science),希望各國政府制訂科學教育政策,鼓勵更多女性參與科學相關工作,並承認女性的科學成就。過去,傳統社會將重男輕女的觀念同時帶到了科系與職業選擇上,「男理工、女人文」的定律恆久不變,始終認為男性理解能力強適合讀理工科未來才有成就,而女性背誦能力強適合讀社會科或是文科。然而如此的定律在現代的社會中已經不復存在,有些女生選擇理工科系;男生則選擇社會科學,他們都有共通的特點,都是科系中的性別少數,而少數會不會就成為科系或班級中的弱勢或優勢?值得探究。

一、高等教育中的「性別隔離」現象

高等教育中的性別隔離現象在過去都一直存在,直到1960年代女權運動的興起,女性意識才開始擴散,開始強調兩性機會的均等。而女性在1960年代以前美國有70%的女性主修科系集中在教育、英文、藝術、護理、歷史、家政等六大領域,這樣的現象直到1980年代才慢慢趨緩。因此可以知道女性的性別隔離與認知和能力無關,主要取決於社會是否支持女性跨界。在台灣也有類似的現象,在1988年時,依然維持男重理科、女重文科的科系選擇。

然而,這樣的現象直到2010年時依舊未有顯著的改善,顯示出兩性在高等教育的就讀領域差異極大,而這也不是台灣獨有的現象,是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簡稱OECD)各國均有的現象。由此可知,性別隔離的現象並沒有因為高等教育的擴張或性別平等意識的抬頭而有下降的趨勢,雖然女性的高等教育參與率明顯的向上提升許多,但是仍然著重於人文社會科學,而男性則是著重於工程領域。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有越來越多的男性選擇進入傳統的女性學科領域中,反之女性也有人會選擇就讀男性的傳統學科。

二、非傳統科系中的性別差異

所謂的「非傳統性別科系」指的是全國各科系所相同性別少於百分之三十之界定。根據教育部(2016)大專校院概況統計中顯示出男女性在各學科別當中的差異比例,在比例當中男性明顯高於女性的學科為:自然科學學門、數學及統計學門、工程學門、軍警國防學門;女性明顯高於男性的學科為:教育學門、藝術學門、人文學門、傳播學門、醫藥衛生學門、社會服務學門。

表一:105學年度當中性別區隔明顯之學門

學門別 男性人數 女性人數 男性 女性
百分比例
教育學門 7,477 14,197 32% 68%
藝術學門 7,148 15,503 32% 68%
人文學門 26,662 61,838 30% 70%
傳播學門 8,147 15,443 35% 65%
自然科學學門 11,162 4,395 72% 28%
數學及統計學學門 8,388 4,064 67% 33%
工程學門 170,777 25,717 87% 13%
醫藥衛生學門 24,937 47,566 34% 66%
社會服務學門 3,983 20,016 17% 83%
軍警國防學門 904 106 90% 10%

資料來源:作者自行整理

從表一可以看出科系中的性別差異現象,也就是我們所謂的傳統性別科系。對於女性而言,進入男性為主的傳統科系是有助於提高職業聲望、獲得更高的職業和薪資。但是,對於男性來說,進入非傳統性別科系,也就是女性為主的科系中就讀,將會面臨著社會價值觀與性別刻板印象的考驗。我們都知道,高中升大學時的科系選擇經常讓許多人難以抉擇,需要參考諸多人的意見才能夠決定志願的順序,因此筆者想要知道的是身處非傳統性別科系中的學生如何在傳統的性別觀念下就讀,就讀非傳統科系時是優勢亦或是劣勢。一般來說,如果科系或班級中的男性或女性過少,就會造成無法發聲的狀況。高等教育是許多人受教的終點,跨越性別界限選擇非傳統科系實屬需要很大的勇氣,因為不知道未來會不會受到性別刻板印象的對待或歧視。

三、跨過性別界限的故事

筆者實際與六位(三位就讀社會服務學門的男同學與三位就讀工程學門的女同學)分別來自非傳統科系的學生接觸後,發現他們在班級中是班上的核心成員。與男同學與談的過程中,彰顯出就讀於非傳統科系的驕傲,不只不認為自己是弱勢,反而認為男生是撐起課堂互動的重要橋梁,而女生也有可能是因為男生發言而不敢表達自己的意見,這與我們傳統認知的有所差距,反而男性霸權與主宰的因子並未因為來到了女性多數的科系而弱化,反而更凸顯出了男性的特質與表現。

另外,就讀於工程學門的女同學,相較之下就顯得比較靦腆,不會有想要凸顯自己地位的想法,反而對於歧視女性就讀工程學門的男同學視若無睹,女同學在這部份會比較強調證明自己的能力其實不會低於男同學,女同學唯一覺得自己可以在工程學門生存的原因在於未來職場上的競爭力,許多企業都開始錄取女性工程師,從這樣的論述中還是可以發現男同學不用爭取就可以凸顯出來,而女同學必須要爭取才能有機會表現,可以想見,男性在理工與社會科學學門中都較為吃香。

四、何時才能有真正平等的高等教育?

高等教育是每個人接受教育的終點,也是每個國家的高等學府,理應該要更開放多元,怎麼反而會對女性造成歧視。女性主義發展至今,高舉女權與平等的價值,然而平等教育卻未與時俱進,反而停留在過去的舊思維當中,讓女性在工程學門當中遭受壓抑而無法發揮。追根朔源還是來自於台灣傳統的性別刻板印象與價值觀,女性被認為背誦能力強只能讀文科,這樣的價值觀透過學校教育的在至與社會互動的模仿,都一再的影響並再製我們每個人對於傳統性別的價值觀。高等教育是最後一道防線,應該要當領頭羊消除一切的性別歧視,才能向下扎根,才能期待未來的性別能真正的平等。

關鍵評論網專題 ►科學界的女性們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